第268章:藏在心底的愛意

第268章:藏在心底的愛意

他下意識的朝着光亮走去,越走越近,光亮越來越盛,這時候他忽然聽到身後有人喊道:「王爺!王爺!你醒醒啊……」

王爺?哦,這是在喊他呢,父皇剛剛為他封的安王,這是誰在喊他?似乎是一個女人,這世上還會有哪個女人會用這樣急切的聲音喊他呢。

「隨烜,隨烜,你給我醒過來!你不能死!」那女人竟然敢直接呼喊他的名字,他猛然想起來了,會這樣在乎他的人,肯定就只有小蝶啊。

小蝶,你回來了嗎?二哥哥終於找到你了嗎?

他終於不在向著那個光亮而去,轉身順着喊聲往回走,費力睜開眼睛。

迷迷糊糊看着眼前的女子,不是他的那個小蝶!他很失望。

拓跋雨兒見他睜開了眼睛,不知道為什麼,突然哭了起來,剛才她真的害怕他會死了。

今天是她把隨烜的行蹤告訴拓跋宏的,她以為隨烜這是被拓跋宏所傷,如果他死了,那她也是幫凶之一,隨烜雖然對她從未溫柔過,可是把她從北燕的泥濘中拔出來的是他,給她安穩日子的也是他。

拓跋雨兒自己也說不清對隨烜是什麼感情,這是這一刻,她內心只有一個想法,隨烜不能死了。

她的眼淚滴在隨烜的臉上,隨烜感覺到熱熱的。

「王爺,你撐住啊,我這就喊人來,你一定要撐住啊。」拓跋雨兒喊道。

「別哭了,難看死了……」隨烜輕聲說道,然後眼前一黑又暈過去了。

南嶽安王,在光天化日之下,在大街上竟然被人刺殺,震驚了整個朝野,皇上都震驚了,什麼也不顧了,跟六王爺一起,帶着一群太醫衝到了安王府。

太醫為他號脈之後,都是一頭冷汗,十分艱難的說道:「回皇上,安王這一刀傷在心口,十分兇險,心臟破裂,卑職……卑職也無力回天了。」

皇上的身形猛然一晃,然後勃然大怒:「什麼叫無力回天,你給我救他,趕緊救他,安王要是死了,你們所有太醫都給我陪葬!」

在這樣的時刻,皇上心裏掩藏的殘暴,暴漏無疑,六王爺趕緊上前勸慰:「皇上,您切莫動怒,肯定還會有別的辦法的。」

然後對着旁邊的太醫說道:「還不趕緊滾下去,讓別的太醫來看,還有趕緊去宮外找名醫,只要能救安王的,都會重重有賞。」

就在這時候,隨煬跟隨玉心也來到了安王府,隨煬跟太醫了解基本情況之後,立即從懷中取出一個小小的藥瓶,取出一粒白色的藥丸。

然後對旁邊的侍女說道:「拿水來……」

侍女趕緊端來一碗水,隨煬把那粒藥丸,給隨烜吃了下去。

「這是護心丹,我的一個好朋友給我的,上次我中毒命懸一線,就是靠這個護住心脈才能撐那麼久的,現在我給二弟吃了,暫時應該沒有性命之憂了。」隨煬對皇上說道。

皇上終於稍微鬆了一口氣,這護心丹其實是唐菲是隨煬的,有多珍貴,之憂旁邊的隨玉心知道。

然後隨煬又從袖中取出來一份名單,交給六王爺:「六皇叔,這份名單是上次給我治療時,比較靠譜的民間醫生名單,他們的地址也在上面,麻煩您趕緊派人去把他們請來。」

六王爺鄭重點頭,現在他終於深刻體會到,皇上為何冊封隨煬為太子了,他臨危不亂,自從他來了之後,身上的淡定和從容,就感染了在場所有人,讓所有人心中急躁的情緒都平緩了一些。

他不急不躁,沉穩有度,而且不留一點私心,隨烜現在是什麼心態,處在什麼敏感的位置,所有人心裏都清楚,可是他沒有一點私心,看上去就是極力搶救自己親弟弟的好哥哥。

隨煬來了之後,皇上內心也不再那麼急躁,太醫們趕緊為隨烜處理傷口診治。

服用了護心丹之後,他的脈搏穩定下來,看上去沒有剛才那麼兇險了,眾人都鬆了一口氣。

隨玉心跟着隨煬從安王府離開時,隨玉心看着隨煬欲言又止。

「心兒,你有什麼話就直接說吧。」隨煬問道,他實在是太了解這個小妹妹。

「皇兄,我覺得現在是個機會,那護心丹是菲兒給你的,現在護心丹救了二哥一命,你不是正好可以提一提菲兒,說不定父皇就同意了呢?」隨玉心說道。

隨煬聽到她提起菲兒,內心某個地方,猛然一痛。

隨煬自從大魏回來之後,雖然身體一天天好起來,還是如以前一樣,溫潤如玉,對任何人都和藹可親。

可是隨玉心還是發現,他跟之前不一樣了,他笑的時候少了,即使是笑的時候,那笑意也很少會到達眼底。

他不快樂!隨玉心陪着他經歷那麼多事,大約能知道隨煬是為了什麼不高興,都是為了唐菲。

隨玉心以為隨煬沒有帶唐菲回宮,是為了皇上和皇后的阻攔,他們不會同意他娶個江湖女子為妻的,她想要讓隨煬開心起來,所以就想辦法,打算把唐菲弄進宮。

「心兒,你別胡說八道,以後不準再宮裏提起菲兒!」隨煬立即嚴厲制止了隨玉心,他是想念唐菲,可是他心裏也清楚,唐菲不能進宮。

並不僅僅是因為皇上和皇后不會同意,更是因為他不捨得讓唐菲在深宮度過一生。

既然已經選擇放棄,就要堅持到底,那份純真的感情,只要放在心底就好。

可是隨玉心不明白這些,她簡單的頭腦里,只想着怎麼讓自己的皇兄高興起來。

京城裏蔣秀才的小院子裏,整日十分熱鬧,秦葉悠的計劃正在有條不紊的進行着。

上午孩子們讀書認字,下午稍微大一點的孩子學藥理,小一點的孩子就先學習認識藥草,晚飯後還有講學。

這裏除了蔣秀才,祁元修又從宮裏找了一個正規信得過的太醫,再加上秦葉悠,目前就這三位老師。

可是太醫有職務在身,奕王府附近還有天山派的人看守,秦葉悠出來一趟很不容易,祁元修按照秦葉悠的要求,找來一些大夫,先教著孩子們。

秦葉悠感覺這還不夠,想了想東方昱還在京城呢,這傢伙來無影去無蹤的,最適合做這個了,於是她悄悄出府,來到春風得意樓找東方昱。

「我不去!我堂堂藥王穀穀主,你竟然讓我去哄孩!」東方昱一口拒絕了秦葉悠的提議。

「東方,這不是簡單的哄孩子啊,我們這是在為未來做準備,現在天山派能斷了我們的藥材供應,以後就能斷了人才供應,這是我們計劃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啊,你不是說無條件支持我的嗎?」秦葉悠苦口婆心的勸說。

「既然這麼好,你為何不讓祁元修去去教啊?」東方昱反問道。

「他懂什麼啊,他去了也就能教教小孩子認字,你就不一樣了,你醫術精湛,而且藥理知識深厚,最適合教這些小孩子了。」

秦葉悠為了說服東方昱,不惜損祁元修兩句,暗暗心虛,這話千萬不能傳到祁元修的耳朵里,不然後果不堪設想。

不過這幾句話,明顯說到了東方昱的心坎里,他臉上終於露出笑意,大言不慚的說道:「哼,我自然比他強的多……」

秦葉悠笑着問道:「那你就是同意了?」

「不同意,無論如何我是不會去教小孩子的。」東方昱竟然還是一口拒絕,秦葉悠一口怒氣上來,奶奶個腿兒的,我都不惜損自己的男人兩句了,你竟然還不同意。

「東方,我不管,反正你答應幫助我了,就要幫到底,再說了,你那麼大個人了,難道還害怕跟孩子相處嗎?」秦葉悠口氣冷硬起來。

東方昱的眼神躲閃一下,張了張嘴,沒有說什麼,冷哼一聲,把頭扭過去,一副誓死不從的態度。

秦葉悠終於發現了問題所在,忍不住笑着問道:「東方,難道你真的怕孩子纏?你都沒有成婚,也沒有生子,為何害怕孩子啊?」

東方昱竟然難得的紅了臉,為何防止秦葉悠進一步逼供,他妥協一步說道:「這些與你無關,反正我是不會去教孩子的,不過我可以從藥王谷派人過來,我保證給你找個靠譜的還不行嗎?」

「你確定靠譜?要對孩子有耐心,還要真的有真才實學的!」秦葉悠步步緊逼。

「我親自去藥王谷選人還不行嗎?」東方昱實在是無奈至極了。

秦葉悠終於放心了,開心一笑,「東方,這事就拜託你了,你最好快點行動啊。」

東方昱見她剛才還橫眉豎目的,問題解決了,立即換了臉色,忍不住說道:「唉,真是遇人不淑啊,秦葉悠,你可真是讓我刮目相看啊。」

這時候春風端著一個茶盤進來了,笑意盈盈的給兩個人斟茶,秦葉悠端起來喝了一口,忍不住嘆息一聲:「春風,你的手藝越來越好了,這茶泡的剛剛好,東方,你真是太有福氣了。」

東方昱白了她一眼,表示暫時不想搭理她,秦葉悠目的達成,心情很好,閑來無事,於是把眼神就放在春風身上,笑着打量着她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68章:藏在心底的愛意

49.08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