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9章:進京

第269章:進京

「東方啊,春風這樣的美人,你竟然捨得把她留在這裡,也不怕被別的男人給追走了。」春風長的很美,雖然是青樓老闆娘,可是她身上沒有一點風塵氣息,秦葉悠作為女人,都願意多看她兩眼。

「春風不會跟任何人走的,我願意一直為谷主效勞。」春風低聲說道,她甚至不敢說願意一輩子伺候東方昱,就怕他發現她的心思。

「這傢伙陰晴不定,喜怒無常的,你待在他身邊,有什麼好的,簡直就是暴殄天物,還不如跟我。」秦葉悠笑著對春風說道。

「陰晴不定,喜怒無常的是奕王府的祁元修,悠悠,你這是在跟我搶人嗎?」東方昱不滿的瞪了秦葉悠一眼,竟然敢說他不好?

「你倆半斤八兩,誰也說不著誰。」秦葉悠直接說道。

春風默默的看著秦葉悠和東方昱拌嘴,其實心裡很羨慕,羨慕秦葉悠可以跟他相處的那麼輕鬆,那麼平和。

可春風的眼裡就只有羨慕,並不嫉妒,只是在心裡嘆息只有這樣美若天仙之人才能配得上谷主吧。

聊了半天,秦葉悠在窗前觀察了一段時間,東方昱在她背後說道:「別看了,都還在呢,兩人基本上不怎麼出門。」

秦葉悠點了點頭,她知道黑煞所做之事,不過她不動聲色,現在還不是出手的好時機,而且她不認為黑煞現在能有這樣的水平,能獨立完成整容手術。

從春風得意樓出來,秦葉悠沒有著急回府,在街上慢慢走著,暗中觀察一下,在她的身後不遠處,始終有兩個跟悄悄跟著。

她的心裡一陣厭煩,春風得意樓後院守衛森嚴,天山派的人可能無法靠近,不過這樣對東方昱也是一種威脅。

秦葉悠正在氣惱著被跟蹤的事情,沒有注意到前方走來一個人,這條街道比較熱鬧,她沒抬頭,一下子就撞在那人身上,這才猛然反應過來。

她趕緊抬頭跟那人道歉,發現是個胖胖的大嫂,挎著個菜籃子,似乎是要上街買菜的,大嫂憨厚一笑,趕緊扶住了她,拉著她的手說道:「沒事,我這身板,不怕你撞,倒是你啊,俊的跟瓷娃娃一樣,可別把你撞壞了。」

秦葉悠微微一笑:「大嫂,您客氣了,都是我不好,走路沒有看路。」

大嫂擺擺手,十分不在意,說笑兩句,兩人就分開了,周圍人也都沒有躲過的在意。

秦葉悠繼續不慌不忙的往前走著,來到優品閣,婉兒見到她來,立即笑著迎了上來。

「婉兒,進來生意怎麼樣?」秦葉悠隨意的問道。

「進來生意不錯,我們做了很多新品,京城一些大戶人家的夫人小姐都開始定製春節期間的首飾了。」

秦葉悠笑著點了點頭說道:「辛苦你啦,回頭好好犒勞一下你,先把近期的賬本拿來給我看看吧。」

婉兒立即答應一聲,然後帶著秦葉悠往後院走去,吩咐小夥計們看好店鋪。

秦葉悠來到廂房,悄悄打開手心裡的那張紙條,這是剛才在撞到的那位大嫂偷偷遞給她的。

紙條上只有簡單兩句話:悠悠,今天下午我在清遠茶樓新雅間等你,唐應。

唐應竟然來京城了,唐菲不是剛剛回去不久嗎?秦葉悠有些疑惑,以她對唐應的了解,他會選擇這樣的方式告訴她,肯定是發現奕王府周圍的異常。

婉兒站在她身側問道:「王妃,您要去嗎?如果您不方便,有什麼話婉兒可以代為傳達。」

她也知道王爺和王妃現在的一舉一動都在天山派的監督之下,行動頗為不方便。

「不必了,我肯定是要親自去見唐大哥的,他這次來大魏,肯定是有要事。」

秦葉悠苦苦思索了一番,怎樣才能悄無聲息的去見唐應呢,她轉頭看了一眼,旁邊的婉兒,頓時有了注意。

過了好一會兒,婉兒從後院走出來,來到前門,對著門口的小廝說道:「快去把馬車準備好,王妃累了,想要回府了。」

小廝答應一聲,婉兒轉身回去了,很快小廝把馬車聽到優品閣門口,等著王妃出來,上了馬車,然後策馬揚鞭架著馬車,很快離去。

與此同時,後院的後門處,秦葉悠穿著婉兒的衣服走了出來,她頭上的紗帽,步履匆匆的沿著小巷離開了。

剛才她跟婉兒換了衣服,讓婉兒拿著扇子當著面孔,很快上了馬車,把天山派的人引開了,同時她穿著婉兒的衣服從後門離開。

秦葉悠在小巷裡拐了幾次,終於來到大街上,直奔著清遠茶樓而去。

在經過一個路口的時候,她快速的轉頭一看,竟然發現後面還有兩個鬼鬼祟祟之人跟著他,她認的出來,跟蹤她的人就是天山派之人。

竟然沒有把他們甩掉,眼看情願茶樓就在附近了,秦葉悠心裡憤恨不已,她行事坦蕩光明,為何整日要像是犯人一樣呢,做什麼都要被人監視。

她的氣性上來了,索性一不做二不休,從空間內取出強性麻醉針,藏在袖子里,悄悄往後看了一眼,然後突然就加快腳步,往前走去。

後面那兩個天山派侍衛也趕緊加快了步伐,在一個小巷子口,秦葉悠猛然加快速度,閃身進了小巷,消失在這兩個人面前,這兩名侍衛一愣,頓時往這邊衝來。

他們剛剛拐彎,就猛然停住了,因為秦葉悠並沒有走遠,她就在小巷中間站著呢,這兩人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情景,頓時愣住了,看著秦葉悠。

秦葉悠好像不認識他們一樣,若無其事的往這邊走來,這兩人不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,不過秦葉悠表現的好像不認識他們倆,那他們也就只能裝傻,假裝繼續往前走去。

秦葉悠跟他倆走了一個迎面,擦肩而過的瞬間,她迅速出手,兩隻麻醉針一下子就插在這兩人的身上,迅速推出葯,這兩人還沒有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呢,就已經倒地了。

秦葉悠拍了拍手,然後把針管收起來,放在系統里處理掉了,抬腳踢了踢倒地的兩個人,你們就在這裡好好睡一覺吧,運氣好有人救你們,運氣不好被人當成死人活埋了,也不要怪我哦,誰讓你們惹我的生氣的。

解決掉這兩個人,秦葉悠十分輕鬆的來到清遠茶樓,在門口攔住小二問了一下:「新雅間是哪間?」

小二抬手一指二樓的一個房間,秦葉悠點了點頭,然後就往二樓走去。

來到新雅間門口,輕輕推開房門,房間里背著手,一身青衫,正對門口站在窗前的英挺俊美的男子,正是唐門門主唐應。

聽到開門聲,唐應轉過身來,看到秦葉悠,微微一笑,笑容溫暖親切:「悠悠,好久不見啊,你還好嗎?」

秦葉悠也笑了一下,走上前說道:「唐大哥,好久不見,我還是就是現在不如在唐門時那麼勤奮了,不再早起練功了,所以多長了兩斤肉。」

唐應微微一笑,兩人在桌前坐下來。

「唐大哥,你什麼時候來京城的,可是有什麼要事?」秦葉悠開門見山問道。

「唐門分舵出了姦細,聞莊主查出來,此人竟然是南嶽皇族派來的人,不知道該如何處置,於是讓我出面,我就是來處理這件事的。」唐應給秦葉悠到了一杯茶,淡淡的說道,似乎並不是怎麼在意。

秦葉悠倒是有些吃驚,唐菲跟隨煬的事情,剛剛結束,怎麼又跟皇族扯上關係了?

「都處理好了嗎?查不來是誰指派的嗎?」秦葉悠隱約有些擔心,趕緊問道。

「這邊已經處理好,那人畏罪自殺,不過幸好我趕來及時,多問了兩句,他雖然沒有說是誰指使的,我心裡大體已經有數了,就等著我回南嶽再確認一下。」

唐應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。

秦葉悠稍微放心一些了,她知道唐應做事,向來沉穩,他如果不動聲色,基本上就不會有什麼事。

「別說我了,我本想去奕王府找你,可是看到王府周圍有很多可疑之人,就沒有冒然靠近,悠悠,這是怎麼回事?對你有危險嗎?」說到這些問題,他的臉上終於露出一絲擔憂之情。

秦葉悠搖了搖頭,無奈的說道:「沒有什麼危險,只是有些煩人而已,這些都是天山派的人,王爺一直不肯娶文如意,天山派給王爺施加壓力呢,對我沒有什麼影響的。」

她的口氣輕鬆,唐應卻看的出來她眼中的無奈,她說的輕鬆,怎麼可能沒有影響呢,有個女人一直虎視眈眈的覬覦著她的男人,她心裡怎麼會好受。

「悠悠,要不我幫你處理掉那些人,祁元修呢,他就任由這件事發展下去嗎?」唐應有些不滿,當初秦葉悠執意要回到祁元修身邊,他沒有辦法阻攔,只能祝福她。

可是祁元修怎麼能讓她承受這樣的事情,在唐應看來,這就是祁元修沒有照顧好秦葉悠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69章:進京

49.27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