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0章:誣陷

第270章:誣陷

「是我不讓王爺行動的,之前王爺曾經殺了一批,可是天山派很快又派來一批,而且監視的更加嚴密,現在大魏還不能跟天山派直接對抗,所以我不讓王爺再出手了。」秦葉悠聽的出來唐應對祁元修的不滿,不由自主的就要維護他。

「悠悠,你沒有必要跟著他過這樣日子,你在唐門的那三年,何曾受過這樣的驚擾,不如跟我回去吧。」唐應忍不住勸說道,他從未對一個女人這樣動心。

秦葉悠離開之後,他不止一次的告訴自己,她已經心有所屬,他不該再有別的想法,只需要默默祝福她就好。

可是理智控制不了自己的心,他還是會想念她,想要把她留在自己的身邊,想要每天都能看到她的笑容。

這一次來分舵處理事情,其實並不是非要他來的,唐應只是很想再見見她,於是執意一個人來大魏。

如果她過的幸福,他會轉身就走,再也不讓自己有別的想法,如果她過的不幸福,那麼就想辦法帶她走,不讓她深陷水深火熱當中。

可是真的見到秦葉悠,她的生活狀態不算幸福,可是她的意志卻又如此就堅定,讓唐應覺得,現在執意帶她走,她反而不會開心。

「唐大哥,謝謝你的關心,我和王爺是夫妻,自然是要同甘共苦,我哪裡都不會去,唐大哥謝謝你的關心,如果你真的想要幫我,就幫我做另外一件事吧?就是我之前曾在信中跟你說過的。」

「我這次來也是為了跟你說這件事的,我帶著人都在聞家山莊,到時候你可以找聞莊主要人隨意安排。」唐應不等秦葉悠交代,立即說道。

秦葉悠笑著點了點頭,有些抱歉的說道:「唐大哥,我說的是另外一件事,今年的醫藥大會,醫藥盟極有可能不讓大魏參加了,到時候可能需要通過您來採購一部分藥材。」

唐應一怔說道:「這倒是沒什麼,都是小事,只是現在大魏和天山派已經如此水火不容了嗎?我們種植的藥材,有的一年可以豐收,而有的卻要兩三年才能成長起來的啊。」

秦葉悠何嘗不知道這些,她嘆了一口氣說道:「我會盡量想辦法拖延時間的,大魏還有部分藥材儲備,而且我也還有別的路子,到時候應該可以應付的了。」

唐應跟她朝夕相處了三年,自然知道她柔弱外表下的倔強和執著,於是不在多說什麼,只讓她放心,醫藥大會上,他會辦妥一切。

兩人在茶樓聊了許久,包括唐菲和隨煬的事情,唐應嘆氣不止,唐菲這次回去,明顯比之前多了一份愁緒,他擔心唐菲就是還沒有從對隨煬的感情中走出來。

「唐大哥,你放心吧,菲兒其實很懂事,當時我也跟她談過,她現在需要的只是時間,等時間久了,兩人久不接觸,她慢慢的就會放下了。」

唐應嘆了一口氣:「希望如此吧,其實我就很看好長松,他對菲兒也是真心,偏偏菲兒總是不明白。」

秦葉悠也笑了一下,勸慰道:「好事多磨,我看菲兒也不是對長松沒有一點感情的。你這個做哥哥的,就靜觀其變好了,長松聰明著呢。」

唐應微微挑眉,希望長松這小子爭氣吧。

秦葉悠還沒有到家,那兩個天山派的侍衛已經回到奕王府了,兩人是來找文如意告狀的。

文如意曾經交代過,只要秦葉悠出手,就要立即來跟她彙報,她就等著秦葉悠出手呢,這一次終於讓她逮著機會了。

秦葉悠跟唐應告別以後,剛剛回到奕王府,文如意就找上門來。

「秦葉悠,你為何要傷我天山派之人,你好大的膽子!」文如意上來就質問道。

秦葉悠回府之後,剛剛梳洗一番,勞累一天,綠蘿正在為她捶肩,她閉著眼睛很享受的模樣,跟怒氣沖沖的文如意形成了鮮明的對比。

「文姑娘,本王妃不知道你在說什麼,什麼天山派之人,我怎麼不知道啊?」秦葉悠緩緩說道。

文如意似乎早就料到她會不承認,對著門外喊了一聲:「都給我進來!」

門外立即走進來兩個男子,衣衫襤褸,臉上還掛著彩,滿含怨恨的看著秦葉悠。

秦葉悠看到這一幕,也是一怔,這是怎麼回事?她不過是扎了一針,難道他們為了冤枉她,故意把自己折騰成這個樣子,這對自己也太狠了吧。

「文姑娘,你們天山派可都是高手,你覺得以我這兩下子身手,真的能把他倆打成這樣你也太看得起我了。」秦葉悠笑著說道。

「就算是這臉上的傷不是你弄的,可也是你把他們都麻醉暈倒的,,你擅長用銀針,他們身上的針口就是證據,你別想抵賴。」文如意氣勢洶洶吼道。

秦葉悠緩緩說道:「好,既然你一口咬定是我,那麼請你回到兩個問題,第一我跟這倆人素不相識,也不知道他們是天山派之人,我為何要對他們出手?」

「第二,你們都是練武之人,自然知道要想用銀針把人弄暈,需要扎在特定的幾個穴位,你們說身上有針眼,可是在那幾個特定的穴位上?」

文如意一想,那兩人的針眼都是在胳膊上,根本沒有在穴位上,而且這兩人也沒有辦法說清楚人,當時是怎麼受的傷。

「你擅長用毒,誰知道你是不是給他們下了毒,他們才這樣的?」文如意來時胡攪蠻纏。

「我要是給他們下毒,他們也不可能活到現在!」秦葉悠的眼神猛然凌厲,她站起身來,走進文如意:「文姑娘,你何必揣著明白裝糊塗,你們天山派的人整日監視奕王府,跟蹤我跟王爺,今天就是我殺了他們,你們又能怎麼樣?」

文如意一下子就睜大了眼睛,高聲喊道:「你承認了吧!你終於承認了吧,其實你是想要殺了他們的吧?你好大的膽子,竟然敢跟我們天山派對抗。」

「就算是這樣,你又能拿我怎麼?無憑無據,就憑兩名侍衛身上的針眼,你能把我怎麼樣?文如意,就算是要鬧,也請你拿出點上的檯面的理由。」

秦葉悠直直的看著她,文如意對她的恨簡直已經深入骨髓,不然也不能夠抓住這一點點的小事,就想興風作浪。

文如意憤恨不已的看著她:「秦葉悠,你不用得意,我就是想要除掉你,總有一天我會讓從元修哥哥身邊消失,只有我才能配的上他。」

秦葉悠嘆了一口氣,對著綠蘿說道:「綠蘿,你帶他倆下去處理一下傷勢吧,雖然傷口不深,時間久了也容易發炎,儘快處理一下吧。」

那兩名天山派的侍衛頓時有些驚訝,說實話,當時秦葉悠的只是讓他們暈了過去,不幸的是後來被幾個熊孩子遇到了,頗受了一番折騰。

不過正是因為這番折騰,他們才醒了過來,然後立即回府跟文如意彙報這件事,沒有想到文如意竟然不但不讓他們包紮傷口,反而讓他們把傷口弄的更厲害一點,就是為了陷害秦葉悠。

即使如此,秦葉悠竟然還對他們這樣好,讓他們包紮處理傷口,他們倆頓時感動不已,綠蘿走過來,不冷不熱的說道:「兩位請吧……」

文如意不發話,他們不敢動,只能看著文如意,用眼神請求,文如意狠狠的瞪了他們一眼,剛剛想要訓斥。

秦葉悠先對文如意開口了:「文姑娘,讓他們去吧,咱們倆今天就把話說明白了。」

文如意有些驚訝,轉頭看著她,秦葉悠對綠蘿揮了揮手,綠蘿就帶著這兩個可憐兮兮的侍衛出去了。

綠蘿跟在秦葉悠身邊這麼久,也算是她的助理了,現在處理傷口包紮什麼的,都已經不在話下了。

「你有什麼話,就直說吧。」文如意冷著臉說道,她倒要看看秦葉悠今天還能有什麼把戲。

「文姑娘,你是不是覺得如果沒有我,元修就會娶你進門,你們倆就會恩恩愛愛。」秦葉悠直接問道。

文如意愣了一下,沒有想到她說的這麼直接,她一抬下巴,驕傲的說道:「那是

自然的,當初要不是皇上賜婚,非要元修哥哥娶你,我早就成為他的妻子了,我們可是有婚約的!「

秦葉悠輕笑了一聲:「我可以明白的告訴你,不管你們有沒有婚約,有沒有我,王爺都不會娶你,他心裡根本就沒有你。」

啪!這句話深深刺痛了文如意的心,她猛然拍了一下桌子,騰地站起身來。

「秦葉悠,你胡說八道!就是因為你,元修哥哥才不娶我的。」文如意惱羞成怒。

「當初我離開了三年,祁元修可有靠近你一步?」秦葉悠輕聲反問一句,文如意立即卡殼了,那三年,祁元修對她簡直冰冷到了極點。

「那還不是因為你的手段,你答應離開他,不辭而別,讓元修哥哥一直記掛著你,才會對你一直念念不忘。」文如意憤恨不已的說道。

秦葉悠直視著文如意,鄭重的說道:「既然如此,文如意,你有沒有膽量跟我賭一下,一年為期限,這一年我不會靠近王爺,你可以使出全身的招數,看一看王爺到底會不會多看你一眼,多靠近你一步?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70章:誣陷

49.45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