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1章:傷了她的心

第271章:傷了她的心

文如意冷著臉盯著秦葉悠:「你這話什麼意思?難道我堂堂天山派掌門之女,還需要你的施捨嗎?」

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啊,秦葉悠有些好笑的看著她,冷笑一聲說道:「剛才不是你說的,要是沒有我,王爺一定會要你,一定會喜歡你的嗎?怎麼?現在又沒有膽量跟我賭了,還是你自己心裡清楚,王爺根本就不愛你,不在意你?」

「胡說八道,元修哥哥怎麼會不愛我,好,賭就賭,就按照你說的來,一年為期限,你不準靠近元修哥哥,不準踏入怡然居半步,不準勾引元修哥哥,一年之後,我會讓你看到我是怎麼被元修哥哥娶進門的。」文如意惡狠狠的說道。

秦葉悠微微點頭:「好,既然是打賭,自然就要有賭注,如果你賭輸了,從此不準踏入奕王府半步!」

文如意臉色一變,這一瞬間,她心裡有些沒底,不過話已經說到這個份上了,容不得她後退了。

「如果我贏了,我要你主動離開奕王府,出家為尼姑,永遠不得還俗!」文如意盯著秦葉悠說到,眼裡都是挑釁。

秦葉悠忍不住感嘆,真是惡毒啊,她也不過是讓文如意不要來到奕王府而已,文如意卻要她賠上後半生的幸福。

「行,我答應你,一言為定,我們這就立字據,簽字畫押!」秦葉悠一錘定音。

文如意思前想後,感覺這個賭局對自己來說,並沒有什麼壞處,反正就算是不賭,祁元修對她也不好,不如先把秦葉悠支開,說不定祁元修就能看到她的好了。

一二兩份的協議簽好,文如意帶著其中的一份離開的梧桐苑。

送算了解一份心事,秦葉悠心情大好,親自囑咐葛媽媽多做了點好吃的,晚上準備好好慶賀一下。

可是整個梧桐苑整體的氣氛卻有些低迷,葛媽媽做好了飯菜,秦葉悠準備開吃,想了想吩咐綠蘿:「今晚心情好,去燙一壺酒來。」

綠蘿幾乎都要哭出來了:「王妃,您要是難過就哭出來吧。」

秦葉悠一怔,疑惑的問道:「我為何要哭啊?我今天心情尤其好呢。」

綠蘿終於忍不住握住秦葉悠的手說道:「王妃,我都知道了,您和文姑娘簽了一份協議,讓您不要靠近王爺,您就不要強顏歡笑了。」

秦葉悠一愣問道:「你這麼快就知道了?」她故意把文如意的手下,還有綠蘿都喊出去,就是不想讓這事宣揚開來。

「怎麼能不知道呢,清風苑那邊都可開花了,伺候文姑娘的幾個丫頭,笑的嘴都合不攏了。」綠蘿想起那幾個人的得意嘴臉,就氣憤不已。

秦葉悠聽到這裡,心裡突然感覺到不妙了,沒有想到文如意這樣沉不住氣,現在連丫頭都知道了,祁元修豈不是很快也知道了?

想到這裡她不敢在耽擱,趕緊說道:「綠蘿,快點去門口守著,王爺要來,就說我身體不適,早早休息了。」

「身體不適,還這麼能吃能喝?」一道冰冷的聲音在門口想起來,秦葉悠猛然抬頭一看,祁元修已經站在門口了,眼神幾乎冷的能冰凍人。

秦葉悠這一下不僅僅頭皮發麻,就連脊背都發麻了,她很乖順的低下頭,眼珠子卻在十分快速的轉動著,再抬頭的時候,眼神已經十分悲傷。

「王爺,我哪裡還能吃喝的下去,剛才您可能已經聽到了,綠蘿這是在安慰我呢,其實我心裡好痛好痛的。」秦葉悠捂住心口,說的十分悲傷。

站在她旁邊的綠蘿一臉無語,之前她怎麼一點都沒有看出來王妃悲傷啊,難道她是真的在剋制自己。

沒有想到祁元修居然冷哼一聲,根本不為所動,秦葉悠暗自著急,綠蘿想要替秦葉悠抗雷,主動上前說道:「王爺,請您不要責怪王妃,都是我……」

「出去!」綠蘿話還沒有說完呢,祁元修冷著臉一聲怒吼,嚇得綠蘿一哆嗦,趕緊跑了出去,在門口的時候,還回頭十分同情的看了秦葉悠一看,「王妃,您自求多福吧,我儘力了。」

秦葉悠一看祁元修這氣勢,知道今晚不是那麼容易好糊弄過去了,只能從實招來了。

「王爺,您都知道了?」秦葉悠笑著上前拉住祁元修的手,把他帶到桌前,扶著他坐下,親手為他倒上一杯茶,雙手奉上。

「哼,你別以為你做賢惠狀,我就能放過你,秦葉悠啊秦葉悠,還有你不敢做的事情嗎?」祁元修滿腹怨氣,對她怒目而視。

真的很想揍她一頓,天底下也就她有這個本事了,把他氣成這個樣子,他又奈何不了她。

「我也不是故意的嘛,那時候文如意逼上門來,我也沒有辦法呀。」秦葉悠受氣小媳婦一樣的站在他的身旁,期期艾艾的說道。

以往她作出這樣的姿態,祁元修早就會收斂一下脾氣了,可是今天他絲毫不為所動。

他冷哼一聲:「哼,你倒是會推脫,你如果不願意,文如意能逼著你簽這份協議?她那點腦子,能是你的對手?還出家做尼姑,你真想的出來!」

一頓訓斥,秦葉悠絕望的發現,現在她說什麼,恐怕祁元修是完全都不會聽進去了,不如索性承認了。

「好吧,我承認,是我提出跟文如意簽訂這份協議的。」她豁出去了,直接說道。

祁元修的眼神瞬間變的更加冰冷,他一把捏住秦葉悠的下巴,看著她的眼睛說道:「你是怎麼答應我的?不管發生任何事,我們都不要放棄彼此,這就是你的承諾嗎?我祁元修在你眼裡,就這麼不值一提嗎?說不要就不要了!」

秦葉悠看到他眼中的受傷,突然一怔,她知道這樣的時候必須要說實話了。

她靜靜的看著祁元修,淡淡的說道:「王爺知道的這麼細緻,想必文姑娘已經拿著協議給你看了,而且詳細的說了,當時是我怎麼主動要簽協議的吧?」

祁元修看著她平靜的面容,沒有回答。

秦葉悠繼續說道:「敢問王爺一句,我在協議中可說了,我要離開王爺?王爺會因為這份協議愛上文如意?」

祁元修回憶一下,她確實沒有說要離開,也沒有說要放棄,他也當然不會因為這份協議愛上文如意,相反,他現在反而更加反感文如意了。

如果這兩件事不成立,那麼這份協議,其實就是個廢紙,秦葉悠下了那麼大的賭注,只因為她相信他。

「那你為何要這樣?」他低聲問了一句,口氣已經緩和不少,秦葉悠沒有回答,靜靜的看著他。

這時候祁元修才猛然反應過來,她能是為了什麼?還不是為了大魏,為了他!

他脫口而出:「你是為了不讓文如意拿出禁藥令牌?」

「那些孩子成才最快需要三到五年的時間,一年內能收穫也只是普通藥材,打量藥材我們需要兩到三年的儲備時間,王爺,眼下我們是不愁了,可是我們不能不為長遠打算。」

秦葉悠看著他,靜靜的說完了這一番話,祁元修終於放開了她,內心是排山倒海一般襲來的內疚和自責。

他緩緩坐下來,自己給自己倒了一杯酒,一仰頭一口喝完了,久久沒有說話。

這一下秦葉悠有些納悶了,剛才他發火暴怒,她都能理解,現在都解釋清楚了,他為什麼反而看上去更加悲傷了。

秦葉悠在他旁邊坐下來,輕聲說道:「王爺,真的不是我故意放棄你,你記得我們曾經說過兩不放棄,可是你是否還記得我曾經也說過,我要守護好你的夢想,所以我不得已這樣做,如果這樣傷到了你的心,我也很抱歉……」

她的話還未說完,祁元修猛然伸出胳膊,把她摟進懷中,緊緊的抱住了,低聲說道:「不要再說了……我都明白,我只是感覺有些無地自容,是我沒有保護好你,是我連累你至此。」

秦葉悠聽了這話,終於明白了祁元修為何會這樣,這傢伙是自責呢,自尊心受不了了吧,他這樣的大男子主義,怎麼能忍受的了,自己被老婆護著。

想到這裡,她猛然掙脫他的懷抱,橫眉豎目,指著他說道:「你小瞧誰呢?我為什麼就需要你的保護啊,我又不是菟絲子草,只能攀附別的植物生存,我是可以跟你並肩而立的參天大樹!知道嗎?」

祁元修被她吼的一怔,剛才那樣誤解她,她都沒鬧,怎麼這樣一句話,她就惱了呢?女人依附男人,這不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嗎?她為何如此激動?

這些疑惑在他心頭滾過,反而把剛才的自責和傷感給趕走不少。

秦葉悠還不算晚,抬起手指著他說道:「還有啊,別以為我都是為了你,我也是為了我自己,文如意整天虎視眈眈的覬覦我的男人,我早就看她不順眼了,不過是放個長線,用一年時間讓她滾蛋,你明白嗎?」

這一刻,祁元修感覺自己的老婆真是的霸氣外漏啊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71章:傷了她的心

49.63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