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2章:披着羊皮的小狐狸

第272章:披着羊皮的小狐狸

秦葉悠發現自己這發了一通火之後,祁元修的神色緩和了不少,看上去不像剛才那樣難過了。

終於鬆了一口氣,也坐下來,給自己倒了一杯水,心裏不斷腹誹,姑奶奶,我容易嗎?為了他,為了他身後那勞什子夢想,她費盡心機,完了還得安慰他的情緒。

她自認為做老婆做到她這個份上,應該也沒有幾個了吧,如果一年之後,祁元修真的淪陷在文如意的溫柔鄉,他就真是瞎了眼了。

不過想到這裏,秦葉悠覺得世上沒有絕對的事情,她還是有必要給祁元修打一針預防針。

她給兩人都倒了一杯酒,柔柔一笑,嬌媚說道:「王爺,你沒有好好看看那份協議,我只是說我不能靠近王爺,可是沒有限制王爺的行為啊,你要是心裏有我,經常來看看我不就是了。」

祁元修看着閃動着盈盈水光的大眼睛,明亮濕潤,十分可人,祁元修忍不住親了一下她的額頭,笑着說道:「你這個小狐狸……」

她到底還是給自己留了一手啊,依偎在他寬闊的胸膛上,她多少有些不舍的,以後怕是不能什麼時候想見,就能見到了,文如意也不傻啊,祁元修自然是不能經常來了。

秦葉悠想了一下說道:「以後啊,有外人在的時候,你最好對我凶一點,訓斥我兩句也沒有關係,文如意不是那麼好糊弄的,咱們得做的真一點。」

祁元修驚訝的看着她,有些疑惑的問道:「我明白你的意思,可是你這樣會不會很沒有面子啊?」

秦葉悠噗嗤一聲笑了出來,戳着他的胸膛說道:「面子值多少錢啊,我又不會掉塊肉,無所謂的。」

「王爺,你會因為這樣就看不起我嗎?」她抬頭問道。

「當然不會。」

「你會因為這樣,就喜歡上文如意嗎?」她繼續問道。

「除非我腦子進水了。」他一本正經的回答道。

「那我還有什麼好擔心的。」秦葉悠輕鬆的說道,嘴角還帶着一絲得意的笑容,眼睛彎成了月牙的形狀。

她這樣看的開,更是令祁元修刮目相看,他眼神明亮的,看着她白皙的笑臉,因為喝了兩杯酒,雙頰透著微微的緋色,更顯的嬌媚,他忍不住胡亂在她臉上親了一通。

笑着說道:「你這個小狐狸,什麼都算計好了吧,讓我給你做一件小綿羊的外套,好把你這隻小狐狸藏在裏面對不對?」

秦葉悠笑而不語,用眼神回答道:對的,王妃我就是這樣打算的。

兩人正在笑鬧,突然聽到院中有人吵鬧之聲,仔細一聽,竟然是蕙娘的聲音。

秦葉悠嘆了一口氣,來得倒是挺快,文如意還挺聰明的,知道自己需要在祁元修面前重新樹立美好想像,現在不能再出面惡人了,於是就讓蕙娘來。

綠蘿自然是攔不住蕙娘的,秦葉悠早就關照過,蕙娘習慣了倚老賣老,連秦葉悠她都敢動手,更別說這些小丫頭了。

她囑咐院中的丫頭們,蕙娘再來鬧事的話,只需要大聲嚷嚷兩句,意思一下,就可以了,不用硬攔著,以免白白遭打,留着讓她來應付。

蕙娘很快就沖了進來,進門就看到祁元修和秦葉悠坐在桌前,桌上酒菜豐盛,兩人臉上都帶着點酒意。

一股怒氣上涌,她指著秦葉悠說道:「秦葉悠,你這言而無信的小人,明明跟如意約好了,怎麼能出爾反爾!」

啪!祁元修猛然拍了一下桌子,站起身來:「蕙娘,不管葉悠做了什麼,她都是我的王妃,不是你張口就能罵的!你這樣無視她,就是在無視我!」

蕙娘不敢人祁元修,只能憤恨不已的瞪着祁元修。

「蕙娘,您不必生氣,我說出的話,自然會做到,只是文如意這樣沉不住氣,你這樣激怒王爺,恐怕對她也不會有什麼好處。」秦葉悠緩緩說道。

蕙娘瞪了她一眼,然後說道:「元修啊,如意今晚親手煲湯,親自給你端過去,可是你不在,她失落的端了回去,正好被我遇到,我這才生氣找過來的,如意沒有做錯事情,你要怪就怪我吧。」

實際情況是,下午的時候,祁元修剛剛回府,文如意就去找他,然後添油加醋的把她跟秦葉悠簽訂協議的事情給說了出來,故意秦葉悠主動簽這樣的協議,就是沒有把祁元修放在眼裏。

如她所料,祁元修十分生氣,文如意心裏很痛快,就算是祁元修因為生氣,都沒有給她好臉色,她也不在意。

後來,文如意為了表現自己的賢惠,親手煲湯,給祁元修送去,卻發現祁元修不在,一打聽才知道,他去梧桐苑了。

文如意頓時氣的摔了燙,這才發現,自己被秦葉悠鑽了一個空子,秦葉悠可以不靠近祁元修,但是祁元修要怎麼做,就沒人能限制的了了。

她怒氣沖沖的回到清風苑,左思右想,都覺得現在她不能直接殺到梧桐苑去。

後來,就想到了蕙娘,於是拿着協議,又找到蕙娘處,一把鼻涕一把淚的,十分委屈的事情說給會蕙娘聽。

「如意啊,你別哭了,你這傻孩子,那個女人詭計多端的很,要不然怎麼能把元修給迷成這樣,別哭了,蕙娘給你出氣。」

文如意這才慢慢停下啜泣,可憐兮兮的說道:「我本以為這是我的機會,只要秦葉悠不整日纏着元修哥哥,他肯定會明白我的心意,明白我父親的苦心,可是……可是現在,這全都沒用了!」

說着文如意又大哭起來,蕙娘一想,也覺得這是一次機會,要是秦葉悠不纏着元修了,文如意這麼好,說不定兩人就成了,到時候不用動手,秦葉悠就得離開,一舉兩得啊。

想到這裏,她覺得無論如何都得幫助文如意,這才有她闖進梧桐苑大鬧一通的事情。

秦葉悠扯了扯祁元修的袖子,悄悄給了他一個眼神。

祁元修起身,冷冷說道:「既然如此,那我就去嘗嘗那湯!」

蕙娘一喜,很快就跟着祁元修離開了。

這兩人走後,梧桐苑終於歸為平靜,綠蘿看了一眼桌上的飯菜,好似什麼都不動,她問道:「王妃,菜也涼了,我端去重新熱一下吧。」

秦葉悠面無表情,看着空落落的院子,緩緩說道:「不必了,我不想吃了,都撤了吧。」心裏酸酸的想着,不知道文如意的湯做的可還合他的胃口。

祁元修在清風苑用了晚飯,說是晚飯,也不過是三兩口喝了一碗湯,然後不顧文如意的明示暗示,直接起身離開了。

即使如此,文如意也很開心,還有一年的時間,只要沒有秦葉悠那個女人的打擾,元修哥哥肯定會看到她的好。

晚上文如意就寢之前,侍女突然來報說,司馬前求見。

「這麼晚了,他來這裏做什麼?告訴她,我現在不方便見他,讓他明天再來吧。」

文如意的話剛剛落地。

司馬前已經站在門口,他直接推門進來說道:「大小姐,我等不了明天了,你被騙了,你知道嗎?」

「司馬前,我給你臉了是不是?我的房間也是你能隨便闖進來的嗎?給我滾出去!」文如意瞪着眼睛說道。

「大小姐!這都什麼時候了,你今天簽的那份協議,是秦葉悠騙您的,就是為了拖延禁藥令牌拿出來的時間,您切不可被她忽悠了啊。」司馬前心急如焚的喊道。

文如意並不傻,她回來之後,也思考了半天,秦葉悠會跟她簽這份協議,肯定不僅僅是為了置氣。

秦葉悠的目的或許就是為了把她趕出奕王府,文如意倒是沒有害怕,她向來自負,感覺一年之後,會被趕走的定然是秦葉悠。

司馬前從剛才進來,就反覆說她被騙了,被秦葉悠忽悠了,這樣文如意的自尊心很受打擊,司馬前的意思是她不如秦葉悠,她蠢,而秦葉悠聰明?

「司馬前,你胡說八道什麼,禁藥令牌我一直藏的很好,這裏守衛森嚴,秦葉悠怎麼會知道?」文如意冷著臉質問道。

「這也說不一定啊,畢竟是在奕王府,萬一他們知道呢,咱們得早作打算啊。」司馬前也沒有確切的證據證明秦葉悠和祁元修知道了令牌的事情,他也只是感覺到。

文如意白了她一眼,然後說道:「就算是知道了,又能怎麼樣?我父親給我禁藥令牌,為的就是逼着元修哥哥娶我,併除掉秦葉悠,現在有更好的辦法更達成這個目的了,我自然選擇更好的辦法。」

司馬前脫口而出:「大小姐,您就這麼確定您一定會贏嗎?這件事怎麼看都是陰謀啊!」

文如意怒目而視,高聲斥責道:「司馬前,你什麼意思?你是說我一定會輸給秦葉悠嗎?從剛才開始你就一直說我不如她,你這麼欣賞她,不如把她當主子吧!」

司馬前十分焦急,又沒有辦法辯駁,只能說道:「大小姐,我司馬前對您是忠心不二的啊,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您好啊。」

「哼,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,你是為了我好,還是為了你自己好,你心裏清楚!你來大魏的時間太久了,是不是也該回去了?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72章:披着羊皮的小狐狸

49.82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