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3章:出爾反爾

第273章:出爾反爾

司馬前一怔,震驚問道:「大小姐,您這是什麼意思?」

文如意十分不屑的看著她,說道:「司馬前,別以為我不知道你什麼意思,自從給你來了之後,就一直攛掇我,想讓我把禁藥令牌拿出來,想讓我跟王爺決裂,對不對?」

司馬前被說中心思,頓時已經,然後很快反駁道:「我絕對沒有這個意思啊,我只是奉命辦事,這些都是掌門安排的,要說我有私心,那也都是為了大小姐好。」

「哼,你的好意,我心領了,你明面上是來跟王爺表達謝意的,在這裡住的時間也不短了,不好再繼續住下去了,讓人家說醫藥盟不懂規矩,你回去吧。」

文如意直接就開始攆人了,司馬前十分不忿,可是當著文如意的面,他也不敢說什麼,只能點頭答應了一聲,然後頹然離開了。

南嶽皇宮,這幾天宮裡的太醫,南嶽的名醫,還有江湖上有名氣的赤腳大夫,都請來了,全部都對隨烜的傷勢表示無奈,誰也救不了他,現在就憑著那顆護心丹維持著最後一絲氣息。

南嶽皇帝十分憂心,已經派人往其他各國尋找名醫了。

隨玉心突然求見,皇上正在和六王爺商議隨烜的病情呢,本不想見她,可是她執意不肯走,而且說也是為隨烜而來的,於是就讓她進來了。

「父皇,之前大皇兄中毒時,我帶著大皇后前往大魏求醫,曾找唐門大小姐唐菲引薦,她跟大魏的幾個名醫都十分熟悉,最後治好我大皇兄的奕王妃,跟她情同姐妹,不如我們去尋了唐菲來,讓她帶人為二皇兄醫治啊。」

其實她的本意就是想要把唐菲給引進宮來,想要成全隨煬的心事。

皇上有些不悅:「我們南嶽皇室想要請個大夫,何須借唐門的面子?真是胡鬧!」

「唐菲也懂醫術,而且跟奕王妃十分親密,想必醫術也差不到哪裡去,不如就讓唐菲進宮為二皇兄診治一番。」隨玉心還是不肯死心。

六王爺冷眼旁觀,別的他不清楚,可是隨煬和唐菲之間的事情,他在大魏也算是親歷了,當時隨煬狠心斬斷了情絲,是多麼不容易,他看的清清楚楚。

當時隨玉心也在跟前,這丫頭到底想要做什麼?他微微皺眉。

皇上到底也沒有同意,還訓斥了隨玉心兩句,讓她不要添亂了,隨玉心委屈的告退,六王爺想了一下,然後也跟皇上告辭了。

他匆匆出來,在門外長廊的盡頭,看到了隨玉心鬱鬱寡歡的身影,六王爺跟隨上去,隨玉心聽到身後的腳步聲,轉頭看了一眼,無精打採的喊了一聲:「六皇叔……」

六王爺看著她,低聲說道:「你喊我一聲皇叔,有些事情我就要提點你兩句。」

隨玉心疑惑的抬頭看著他,六王爺說道:「不要冒然攙和別人的感情之事,你大皇兄當時在大魏已經決定放下唐姑娘了,他自然有他的想法,你又何必為難他。」

隨玉心聽了之後,臉一紅,隨即梗著脖子說道:「可是大皇兄一直不開心,我知道他心裡放不下唐菲,所以我才想要讓唐菲進宮的。」

「這只是你的想法,你這樣做只會讓你大皇兄更加為難,唐姑娘就算是進了宮,他也不會開心的,時間會治癒一切的。」六王爺緩緩說道。

看著隨玉心倔強的眼神,他知道這姑娘怕是還沒有想開,又說道:「你皇兄當初下了那麼大的決心,終於放下的事情,難道你還想看著他再痛苦一次嗎?」

隨玉心終於低下頭說話話,六王爺以為她想清楚了,嘆了一口氣,隨後離開了。

其實隨玉心固執的很,還是覺得自己有必要把唐菲給叫來,這樣她的大皇兄又會變成以前那個開心的大皇兄了。

她悄悄叫來自己的侍衛,然後吩咐道:「你們都給我聽好了,去唐門務必把唐菲給我帶來!」隨後又填上一句說道:「她如果不來,就說是太子殿下吩咐的,她一定會來的。」

隨玉心認為唐菲如果知道是隨煬的意思,一定會歡欣鼓舞,欣然前往的。

可是不是每個人都如她一般,覺得大皇子超級無敵好的。

唐菲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,她正巧跟長松要下山,遇到南嶽皇室侍衛上山。

「你們是什麼人?要來唐門做什麼?」長松十分警惕的問道,然後把唐菲攔在自己的身後。

「你是什麼人?為何要攔我們的路?」侍衛首領沒有回答他的問題,反問了一句。

「我們就是唐門之人,這是我們大小姐,有話你可以直接說了。」長松冷冷回答道。

「我們找的就是大小姐,唐小姐,請隨我們進宮一趟吧。」那名首領直接說道。

長松立即就冷下臉來:「憑什麼你們讓我們去,我們就去,我們大小姐還有事,沒空!」

然後轉頭對唐菲說道:「大小姐,我們走!」

唐菲見這群人這樣蠻不講理,也不太高興,就算是她曾經跟皇室有接觸,那也是她真心為了幫助隨煬,絲毫不曾虧欠他們,憑什麼他們要對她吆三喝四的,把她當成什麼人了。

那名首領見這兩人竟然一點都不把她放在眼裡,十分不高興,立即上前一步擋住他們的去路說道:「你們竟然敢不把皇室放在眼裡,你們還知道自己站的是南嶽的土地嗎?」

「我們是南嶽的子民,又不是南嶽皇族的奴隸,憑什麼你們怎麼做我們就要怎麼做!你現在站的還是我們唐門的地盤呢,小心惹火了我們,直接敢你們下山!」長松冷著臉反駁道。

那首領一怔,衡量一下,他們帶著的這些侍衛,雖然都是高手,但是唐門深不可測,如果正面起了衝突,必然是一場惡戰。

這時候他突然想起來,來之前公主曾經吩咐過,就說是太子殿下讓她去的,她自然會同意來的。

想到這裡,那首領似乎明白了什麼,他打量一下唐菲,眼中露出不屑,心裡想著這女子怕是也想做太子妃吧,裝的這麼清高,還不是想要進宮做娘娘!

「好吧,實話告訴你,是太子殿下來讓我們帶你去的,現在願意跟我們走了吧?」首領看著唐菲說道。

隨煬被立為太子之事,舉國上下都知道,唐菲自然也聽說了,猛然聽到隨煬讓她進宮,她的心緒的確波動了一下。

可是那名首領眼中的鄙夷,她也看的清清楚楚,她漲紅了臉色,高聲說道:「太子殿下又怎樣,我說不去就是不去,就算是皇上請我,我也不去!」

說完轉頭就跟長松一起往山上走去,那名首領第一次被人拒絕的這樣沒有情面,而且還是一個毫不起眼的江湖平民,他的臉上掛不住,再加上臨走之前公主曾經囑咐過,一定要把唐菲帶回去。

「敬酒不吃吃罰酒,你既然這樣不聽話,那麼就別怪我不客氣了。」他刷的抽出長劍,直接就要上來搶人。

長松怎麼可能讓他得手,他似乎早就有準備了,立即衝過來對戰,那群侍衛一擁而上,長松以一敵十,縱使他武功再高,應對起來也有些吃力。

他轉頭對唐菲喊道:「大小姐,你先走!」

唐菲如何肯扔下他不管,這群人凶神惡煞的,她一走,他們萬一下狠手,長松將十分危險。

就在長松跟她說話的瞬間,一不留意,已經被對方抓住時機,他的胳膊挨了一刀,鮮血頓時湧出來。

唐菲一看就急了,她高聲喊道:「你們走住手!別打了,我跟你們走!」

聽到她的喊聲,對方侍衛終於停手,長松一愣喊道:「大小姐,你這是何必!我無論如何不會讓他們帶走你的。」

這時候身後突然傳來腳步聲,眾人抬頭一看,原來是唐門有人發現了這裡的動靜,帶著人來支援了。

長松頓時鬆了一口氣,這下看這些侍衛還有什麼能耐帶走大小姐,那群侍衛也全身戒備,時刻準備應戰。

唐菲轉頭制止身後那群人衝上來,然後對長松說道:「我不會有事的,你放心,我就是去問問隨煬,既然當時已經說清楚,他為何出爾反爾,又這樣咄咄逼人!問清楚了,我心裡就不會有疙瘩,以後才能繼續平靜。」

長松想了想說道:「那我陪你一起去。」

「不行!哥哥不在家,我也走了,你必須得留下看守唐門,你放心我不會有事,我知道隨煬的為人,我只需要去了結一些事。」

唐菲執意不讓長松跟著,長松扭不過她,只能答應了,那群侍衛這時候也不敢小覷唐菲了,帶著她一起返回了皇宮。

這時候唐應還遠在大魏,不知道他的寶貝妹妹在一起出走了,秦葉悠把唐應帶來的人,都悄悄的安排在學堂里,這樣學生們的課程更加充實豐富了。

秦葉悠悄悄回到優品閣,然後再從優品閣回王府,在路上的時候,她忍不住感嘆,現在學堂事情越來越多,她事事都想親自關照。

可惡的天山派侍衛總是像牛皮糖一樣跟著她,這什麼時候是個頭啊,她唉聲嘆氣的回到梧桐苑,綠蘿迎上來,悄聲說道:「蕙娘來了……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73章:出爾反爾

50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