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4章:夫妻演技派

第274章:夫妻演技派

秦葉悠小心翼翼躲避天山派侍衛,然後在學堂勞累一整天,早已筋疲力盡,沒有多大耐心了。

她聽到綠蘿的話,有氣無力的說道:「來就來唄,王爺又不在這裡……」後面的話她沒有說出來,祁元修都來這裡,蕙娘還有什麼好鬧騰的。

「元修不來你這裡,你就不是王妃了嗎?整天不在府里待著管家,一出去就是一整天,你還有點王妃的樣子嗎?」蕙娘從屋裡走出來。

她來了半天了,就像等著秦葉悠回來好訓斥她幾句,可是左等右等不見她來,而而且梧桐苑的下人們看上去對她很客氣,其實都沒有好臉色。

蕙娘早就憋了一肚子火,聽到秦葉悠不咸不淡的話,頓時火從心頭起,三兩步就沖了出來,對著秦葉悠就開火了。

如果是在平時,秦葉悠也就忍了,可是今天她心情不好,沒有什麼耐心,於是冷哼一聲,直接頂了回去:「我做什麼,只要王爺沒有意見就行,還輪不到別人指手畫腳!」

蕙娘沒有想到她會這樣直接反駁她,頓了一下,氣的眼睛都立起來了,然後說道:「別以為你有王爺給你撐腰你就無法無天了,我告訴你,只要我還有一口氣,我就一定會把你送元修身邊趕走!」

秦葉悠冷笑一聲:「蕙娘,不要再說這樣大大話了,我嫁過來四年了,你要是有這個本事早就使出來了,何必等到現在。」

她句句都是諷刺,眼神更加輕蔑,蕙娘被她氣的幾乎暈倒。

「秦葉悠,你不要太得意,現在如意有約定在手,你輸定了!我今天就是來跟你說的,既然簽訂協議,就要遵守,做言而無信的小人也不要做的這麼明顯!」

秦葉悠終於明白她今天來的目的了,看來又是為了給文如意出頭呢。

自從跟文如意簽了協議,秦葉悠就沒有踏入怡然居半步,可是祁元修到梧桐苑卻更勤了,即使偶爾祁元修當著別人的面不給秦葉悠面子,都不能讓文如意滿意。

這不又指使蕙娘找上門來了。

「蕙娘,我就想問問你,你為何總是看我處處不順眼,我嫁給王爺這麼多年,為王爺付出了多少心血,難道你都看不見嗎?為何就這樣容不下我?」

蕙娘十分不屑的說道:「就算你是真心又怎樣,你怎麼能比得上如意,如意背後的勢力,你有嗎?你的存在就是個多餘!」

蕙娘最後一句話真的刺痛了秦葉悠的心,她就是再不在意,畢竟人心都是肉長的,都是有感覺得,會痛的。

秦葉悠猛然上前一步,走到蕙娘跟前,直視著她的眼睛,蕙娘下意識瑟縮一下,想起上次秦葉悠發火掀桌子的事情,她又後退兩步。

秦葉悠冷著臉說道:「文如意是有背景有勢力,可是她這些年給王爺帶來了什麼好處,除了威脅就是威脅,你口口聲聲為了王爺好,可是王爺真正想要的是什麼,真正在乎的又是什麼,你真的知道嗎?」

蕙娘沒有說話,這個問題也曾經質問過她,她沒有辦法回答,她不知道元修真正想要什麼,也不知道他到底要怎麼樣,可是她知道自己做這一切都是為了他好。

就這一條理由,蕙娘覺得自己就能在祁元修跟前挺直腰背說話。

「我不用知道他真正想要什麼,我只知道,你只會連累他,只要沒有你,一切都會好起來。」蕙娘故意氣秦葉悠。

「那我就告訴你,我秦葉悠這輩子不會離開祁元修,我死也要死在他面前,我們永遠不分開,死也死一塊,你就死了這條心吧!想讓我離開他,做夢!」秦葉悠終於壓制不住怒火,朝著蕙娘怒吼道。

蕙娘何曾被人這樣怒斥過,頓時紅了老臉,指著秦葉悠顫抖的說道:「我是你的長輩,你竟然這樣跟我說話,你眼裡還有沒有規矩?」

「長輩?德高望重的是長輩,你這樣倚老賣老的,什麼都不算!」秦葉悠一句話就給她頂了回去。

蕙娘全面落敗,倉惶逃走,最後無力的扔出一句狠話:「你給我等著,你給我等著!」

「慢走,不送,我在梧桐苑等著,你有什麼天兵天將就都給我拉來吧。」秦葉悠絲毫不讓。

把蕙娘氣的掉頭就走。

梧桐苑感覺從來沒有這樣痛快過,綠蘿趕緊過來給秦葉悠上茶,紅袖給她捏肩,就連葛媽媽笑著從廚房出來問她,晚上想吃什麼。

秦葉悠閉著眼睛,享受著這全方位的伺候,說道:「別急,晚上可能還要有人來,到時候看看再說吧。」

祁元修的書房裡,蕙娘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把秦葉悠說的話,原原本本的複述給祁元修,滿臉淚水的說道:「我活了這麼大年紀,還從來沒有被人這樣吼過,她眼裡根本就沒有我這個長輩!簡直無法無天了!」

祁元修托著腮,靜靜的聽著她的控訴,面上看不出任何錶情。

蕙娘控訴了半天,終於停了下來,問道:「元修?你怎麼不說話?難道她這樣無禮了,你還想護著她?」

「她真的這樣說?死也要死在我跟前?」祁元修挑了挑眉毛問道。

蕙娘立即來了精神,義憤填膺的說道:「是的,還詛咒你死呢,說死也要跟你死在一塊,聽聽,她說的這叫什麼話,你的命多金貴,她是什麼賤命,這樣的話竟然也說的出口……」

啪!祁元修冷著臉猛然一拍桌子,把蕙娘嚇了一跳,後面的話都給嚇沒了,驚恐不已的看著祁元修。

祁元修轉頭看了她一眼,然後說道:「太過分了!秦葉悠怎麼能這樣說話呢?簡直無法無天了,我這就去找她算賬!」

祁元修怒氣沖沖的站起身來,然後就往外走去,看著他走到門口,蕙娘才反應過來,心裡頓時狂喜,心想元修終於開竅了,終於看清楚那個女人的真面目,她趕緊就想起身跟著去看熱鬧。

「你就不用去了,蕙娘,你受委屈了,先回去好好休息,我這就去給你出氣!」說完大跨步往外走去。

蕙娘一聽,心裡更加高興,忙不迭的就去清風苑分享好消息去了。

祁元修猛然推開梧桐苑的門,怒去沖沖的進來,高聲喊道:「秦葉悠,你好大的膽子,我慣著你了是吧,竟然敢如此狂妄不羈。」

綠蘿和紅袖正在廚房說話呢,商量著晚上做什麼好吃的給秦葉悠,看到祁元修如此氣勢洶洶而來,都是一驚,連忙就要衝出去護主。

葛媽媽在案板上專心揉面,沒有一絲慌張,看著這倆丫頭急著要往外沖,她抬頭說道:「都回來吧,沒事的。」

綠蘿和紅袖驚訝回頭看著葛媽媽,紅袖忍不住說道:「王爺好像很生氣呢,怎麼會沒事?」

「你哪次看王爺跟王妃生氣,從院子里就開始嚷嚷的?別嚇擔心了,快來幫忙吧,晚上要多做一些了。」葛媽媽笑著說道。

綠蘿和紅袖一向比較敬重葛媽媽,她說話想來穩重,一般只要葛媽媽說的事,就沒有不準的,兩人這才稍微穩住了,沒有衝進去護著主子。

祁元修進了房間,秦葉悠正靠在軟榻上,閑閑的翻著賬本。

「王爺興師問罪來了?妾身甘願認罰!」秦葉悠說道。

「你這也是認罰的態度?本王來了,你連動都不願動一下?」祁元修挑眉問道,然後順勢坐在她的旁邊,把她手中的賬冊拿出來,順手就仍在一邊。

「我還得看呢,你給我拿過來,管著這麼大的家業我容易嘛。」秦葉悠起身去撈賬本,半途被祁元修抓住,摟在懷中。

「死也要死在我面前?」祁元修低頭問道,秦葉悠一怔,然後打算裝傻,裝聾,裝什麼都不知道。

祁元修也不等他回答,繼續問道:「永遠也不要跟我分開?」

秦葉悠悄悄的想從他懷中掙脫出去,結果沒有成功。

祁元修俯身在她耳邊問了最後一句:「死也要跟我死一塊?」

秦葉悠的臉已經慢慢的紅透了,她後悔死了,之前不改為了氣蕙娘,什麼狠話肉麻話都往外扔的。

「我錯了,王爺,我不該跟蕙娘頂嘴的,您別說了,我真的認罰!」秦葉悠簡直欲哭無淚。

祁元修笑著說道:「你錯了?真的認識到錯了?」

秦葉悠猛點頭,心裡想著,只要您老人家不再提剛才那些肉麻話,我什麼罪都願意認啊。

「那你說說,你都錯在哪裡了?」祁元修居然還追根究底,明顯不願意放過她。

「我錯在……我錯在不該說狠話,不該跟蕙娘吵架。」秦葉悠絞盡腦汁給自己扣罪名。

「不對!」祁元修高聲喊道,把秦葉悠唬的一怔,她哭喪著臉說道:「王爺,我錯在哪裡了?您就直接說了吧,算您行行好,還不行嗎?」

祁元修終於滿意,笑著說道:「你錯在沒有把剛才那些話,當著我的面說給我聽,我從另外一個人的嘴裡聽到這些話,嚴重減低了我的幸福感,你說這是不是你的錯?」

秦葉悠愣了一下,眨巴兩下眼睛,終於反應過來,祁元修,你大爺的,你剛才這是在忽悠我呢,明明心裡樂開花,居然還假裝生氣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74章:夫妻演技派

50.18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