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5章:寵.物

第275章:寵.物

蕙娘跑到清風苑,邀功一般的跟文如意詳細彙報了她的戰果,文如意越聽臉色越難看,蕙娘一開始不覺得,後來越來越覺得心虛,逐漸說不下去。

「如意,元修去訓斥秦葉悠了,這說明他倆並沒有那麼情比金堅,你難道不高興嗎?」蕙娘問道。

文如意冷笑一聲,高興?她現在滿腔怒火,真是不怕狼一樣的對手,就怕豬一樣的隊友啊。

「蕙娘,我問你,你今天去找秦葉悠為的是什麼事?」文如意問道。

蕙娘一怔,回答道:「不是去警告她,不要讓她靠近元修嗎?我還狠狠的罵了她一頓呢。」

文如意已經懶得跟她計較,是你狠狠罵了人家一頓,還是人家把你給罵跑了?

她看著蕙娘問道:「那你說,現在元修哥哥和秦葉悠在做什麼呢?」

蕙娘眨巴一下眼睛,獃獃的看著文如意,腦子轉了一圈,終於明白過來,現在秦葉悠和祁元修正在梧桐苑呢。

她去了就是要讓他們不要靠近的,可是現在卻促進了兩人靠近,蕙娘這才反應過來,自己做了什麼蠢事,臉上頓時有些掛不住。

「可是……可是我派去的小廝說,王爺進門就訓斥了秦葉悠呢,在院子里就開始訓斥,下人們都聽到了。」蕙娘勉強辯解道。

「蕙娘啊,你跟在元修哥哥身邊這麼多年,你什麼時候見他真正生氣的時候,會大聲訓斥別人了?」文如意用恨鐵不成鋼的眼神看著她說道。

蕙娘老臉一紅,她怎麼會不知道,祁元修越生氣的時候越平靜,他大聲嚷嚷的時候,基本上就是做戲給誰看的。

下午的時候,蕙娘被秦葉悠一頓怒斥,氣的頭暈腦脹,只想去告狀,讓祁元修為她出頭,沒有想那麼多,現在反應過來,她竟然還有臉來邀功!真是丟人丟到姥姥家了。

蕙娘頹然坐下,剛才臉上得意的表情也都不見了,喃喃說道:「唉,如意,我真是年紀大了,不中用了,竟然做處這樣的蠢事來。」

蕙娘低著頭,沒有注意到文如意用多麼不耐煩的眼神撇了她一眼,等她抬頭的時候,文如意已經換了另外一幅面孔。

她悠悠嘆了一口氣,拉著蕙娘的手說道:「其實這也不怪你,咱們娘倆都是一樣的,性格耿直,哪像她滿心算計!不是你不行,只是她太狡猾了,所以元修哥哥才會被她給迷惑了啊,你想想,在她來之前,元修哥哥何曾忤逆過你?」

蕙娘聽了文如意的這一番挑撥離間話,立即產生共鳴,感覺確實是在秦葉悠出現之後,祁元修才不聽她的話的。

其實她沒有注意到,在秦葉悠出現之前,祁元修每天的事情不是帶兵打仗,就是朝堂之事,又哪一件是她能置喙的,這哪裡是秦葉悠的錯,明明就是她閑的太久,太想管事情的錯。

不過,小人的常態就是,自己從來不會錯,錯的都是別人,在文如意的挑撥離間之下,蕙娘把這所有的錯都歸到秦葉悠的頭上,對她更加恨之入骨了。

文如意嘴角帶著冷笑,緩緩的喝了一口茶,心裡惡毒的想著,秦葉悠,你給我等著吧,我不會讓你過的安寧的。

祁元修惹惱了秦葉悠,還死皮賴臉的非要留下來用晚飯,秦葉悠不樂意,他又費力哄了一陣,終於把她逗笑了,然後讓綠蘿上菜。

秦葉悠一邊吃飯,一邊思索著,這好像不是第一次了,祁元修每次逗她,把她逗的惱了,然後他在哄勸,再把她逗得高興了。

秦葉悠隱約感覺到,他似乎是有些享受這個過程,她轉頭看著整吃的高興的祁元修,這家話沒事就來逗逗她,逗她生氣,再逗她高興,這……好像是養寵物的套路吧?

想到這裡,她心裡又湧起一股無名怒火,祁元修正在吃著飯,想著剛才她好玩的表情,心情很好,沒有注意到她情緒的變化,看著空了的湯碗說道:「再給我盛碗湯,葛媽媽的手藝是越來越好了,還是你會調教啊。」

兩人相處的時光比較少,祁元修每次來的時候,只想多跟她相處,不讓旁人在旁邊打擾,所以這吃飯的時候,也就只有他倆,這盛湯盛飯的活,自然就是秦葉悠了。

可是姑奶奶今天心情不好,她假裝沒有聽到,自顧自的吃著飯,祁元修這才轉頭看她,見她面色不虞,問道:「又怎麼了?剛才那事不都過去了嗎?還在生氣?」

「我哪裡敢生王爺的氣啊,只是王爺每次來,都把下人給趕出去,那王爺就自己盛飯盛湯吃吧,我也累了,伺候不動了。」秦葉悠故意置氣的說道。

祁元修這才發現自己的小妻子又生氣了,他一點都不介意,自顧自的盛了一碗湯,還十分好心的為她夾了一筷子菜,笑著說道:「行行行,你不伺候我,夫君我伺候你還不成嗎?」

秦葉悠無語的看著他,看到他眼神中的雀躍,得了,新的一輪逗弄寵物都開始了。

她很想抱著他的腦袋十分用力的搖晃一下,質問他:王爺,你的驕傲呢?你的冷酷呢?你的高冷呢?你的氣勢呢?你這樣賤兮兮的,難道是神經錯亂了嗎?

可惜她只能想象一下算了,以她的慘痛經驗來分析,如果她真的這樣做,只會激起祁元修更像逗弄她的樂趣。

秦葉悠無語問蒼天,這都是什麼扭曲心理啊!我有點想換老公了啊。

吃過晚飯,祁元修還不想離開,待在梧桐苑,躺在搖椅上,舒舒服服的搖晃著,喝著綠蘿剛剛給泡的清茶。

秦葉悠在旁邊扭著小手絹,不滿的瞪著他,這是她的慣常坐的位置啊。現在她倒是有點期盼,蕙娘或者文如意再來鬧騰一番,把這尊大神給弄走吧,太煩人了!

追風突然進來說道:「王爺,九皇子來了,在怡然居等著您呢。」

「九皇子來了,這麼晚了,定然是有急事啊,王爺您快點去看看吧。」

祁元修還沒有說話呢,秦葉悠已經快速站起身來說道,追風有些驚訝的看著她。

祁元修轉頭無奈的說道:「夫人,你就這麼迫切的想要趕我走啊。」

秦葉悠訕訕的低下了頭,恰到好處的表現自己的不好意思,她剛才已經表現的這麼誇張了嗎?真的是太不符合她謹言慎行的行事風格了,都怪祁元修,被他氣暈頭了。

「你讓九皇子直接來梧桐苑吧。」祁元修直接吩咐追風,追風答應一聲,很快離開。

秦葉悠悄悄嘆了一口氣,沒有想到祁元修竟然十分銳敏的察覺到了。

「你似乎有些失望?」他轉頭問道,眼神里閃爍著危險的光芒,秦葉悠立即警惕起來,她預感到如果這個問題回答不好,今天她就別想安寧。

她想了想,抬頭說道:「我只是有些著急,三皇子和五皇子失蹤多日,一直沒有音信,九皇子肯定是為這事來的,唉,可憐他一片苦心了。」

說起那兩位皇子,祁元修的表情也嚴肅起來,秦葉悠終於成功的轉移了他的注意力。

當初小鎮客棧著火,皇上派出大批孔雀翎高手,決心置兩名皇子與死地,幸好祁元修派去的侍衛及時趕到,可是對方人數太多,當時情況混亂,這些侍衛也只能拖延孔雀翎,讓兩名皇子逃跑。

大火之後,清理屍體,並沒有兩名皇子的,而且之後孔雀翎加緊在附近搜尋,祁元修的侍衛這才確定,兩名皇子還沒死,可是卻不知道他們到底去哪裡了?

這段時間,寒星一直帶人在外尋找,可是一點線索都沒有,這兩名皇子就好似人家蒸發了一樣。

追風很快帶著九皇子來到梧桐苑,他一進門竟然撲通一聲跪倒在祁元修的跟前,高聲說道:「六皇叔,救命啊……」

祁元修一驚,看了追風一眼,追風趕緊上前攙扶九皇子,勸慰道:「九皇子,請起來說話吧,這段時間王爺一直在追查兩位皇子的下落,您不用這樣的。」

九皇子卻執意不肯起身,他抬起頭看著祁元修說道:「六皇叔,我今天來不是為我五哥,而是為了我自己。」

「你自己?宮裡出什麼事了?」祁元修開口問道。

九皇子紅了眼眶,顫抖說道:「二哥死了,三哥五哥生死不明,現在父皇想對我下手了。」

「他又要做什麼?」祁元修立即皺眉問道,皇上到底要喪心病狂到什麼地步啊,九皇子無權無勢,謹小慎微,而且年紀尚下,能對他有什麼威脅力。

「父皇說二哥和五哥子在江南失蹤了,要讓我去江南追查這件事,可是我什麼都不知道啊,六皇叔,我有些害怕,我怕我去了之後,也跟幾位哥哥一樣。」九皇子顫抖不已的說道。

這短時間幾位皇子接連出事,九皇子畢竟是個孩子,惶恐不已。

皇上竟然派這十幾歲的孩子去江南,這意圖真的是再明顯不過了,祁元修氣憤不已,他猛然起身說道:「我這就進宮找皇上。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75章:寵.物

50.37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