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6章:太后的勸說

第276章:太后的勸說

「小九,你不用怕,六皇叔一定會說服皇上的。」祁元修拍了拍少年的頭,然後把他扶起來,柔聲說道。

五皇子臨走之前,特意來奕王府把九皇子託付給他,他怎麼也不能讓九皇子出事。

「王爺,你現在不能進宮。」一直安靜的坐在祁元修身後的秦葉悠,這時候突然開口說道。

祁元修轉頭看著她問道:「為何不可?」

「你現在進宮為九皇子求情,皇上不就知道九皇子來求你的事情了?就算是這一次九皇子逃過一劫,然後呢,皇上對他已經不信任了,他以後怎麼辦?」秦葉悠焦急的說道。

「我自然不會去求情,我半個字都不會提九皇子,我會親自請求皇上,讓我去追查皇子失蹤之事。」祁元修說道。

「你以為皇上會察覺不到嗎?怎麼這麼巧,他剛剛讓九皇子去江南,你就去請命,王爺,這事你切不可出頭。」秦葉悠拉住他的胳膊。

這時候九皇子突然低聲說道:「六皇叔,王妃說的對,今天是我冒失了,我不該來的,不如就讓我去江南了,說不定真能找到五哥,找不到的話能跟五哥一起死,我也死而無憾。」聲音里都是絕望。

秦葉悠轉頭看著他,怒氣沖沖的說道:「你這小孩子瞎說什麼,你也不能去!給我老實待著。」

她的火氣上來了,怎麼就不能好好聽她說話呢。

「悠悠,這也不行,那也不行,難道你有別的辦法?」祁元修問道,他感覺秦葉悠應該已經有主意了。

「九皇子,你現在就進宮,然後直接去太後宮里,說給太后聽,別說一句皇上的不是,就是跟太后告別,表現的悲傷一點,太后自會保護著你。」她快速說道,終於把心裡的話都說出來了,十分痛快。

祁元修眼睛一亮,對啊,怎麼忘記太后了呢,他笑著說道:「真是高招,真不愧是我祁元修的夫人,你真是讓我刮目相看,太聰明了啊。」

現在不管誰替九皇子出頭,都會被皇上誤解是九皇子背後的靠山,九皇子又不能抗旨,唯獨太后可以,太后可是皇上的親媽啊,皇上能說什麼,而且前面幾個皇子出事,祁元修已經給太后打了預防針,他料定太后鐵定會護著九皇子的。

秦葉悠白了他一眼,心裡腹誹,真是不要臉啊,誇獎別人,還不忘帶上誇自己。

她面上還謙虛的說道:「王爺過獎了,我們婦道人家,自然也就只能想到婦道人家的辦法。」

祁元修眼神一閃,最後的笑意怎麼都忍不住。

九皇子回宮之後,直奔太後宮里,太后剛剛要就寢了,突然聽到九皇子求見,本不想見了,忽然想到進來發生的事情,於是又起身。

「春芳,讓他進來吧。」天後吩咐道,九皇子隨後走進太后的寢宮。

九皇子生母卑微,他又不是機靈的孩子,太后想來對他無感,淡淡的問道:「小九啊,這麼晚了,有什麼事情嗎?」

九皇子緩緩走近太后,跪下磕頭說道:「皇祖母,孫兒明天就要去江南了,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來,今夜特意來跟皇祖母求情的。」

太后一聽「江南」兩個字,頓時心裡一驚,她的三個寶貝孫子,一個死在江南,還有兩個在江南失蹤了,現在聽到這倆字,她就心驚。

「好好的,你去江南做什麼?」太后問道。

「父皇說我是皇子,理應鍛煉一下了,於是派我去江南,尋找二哥和五哥。」九皇子說道。

太后一聽突然就不做聲了,怔怔的不知道在想什麼事情,九皇子又磕頭說道:「皇祖母,孫兒自小在這深宮裡長大,平時多考外祖母照拂,明天我就要離開了,以後不能時常子您身邊伺候著了,您老人家一定要注意身體。」

九皇子一邊說著,眼眶又紅了起來,這一番話說的情真意切,就連太后聽了都有些動容。

平時她基本上沒有單獨照顧過九皇子,不過是宮裡有什麼節日慶賀之類的,每位皇子她都會賞賜一番,當然這賞賜的厚薄是不一樣的,得寵的幾位皇子自然厚一點,向九皇子這樣的就薄一點。

但是不管賞賜了什麼,九皇子都是畢恭畢敬的前來謝恩,平時隔三差五的就來請安。

這樣一想,太后心裡頓時有些憐惜九皇子了,而且聽到是皇上派他去江南的,她的心裡更加堵得難受。

「小九,你哪裡都不能去,以後就留在皇祖母身邊,我看看誰敢把你怎麼著?」太后突然說道。

九皇子聽到這句話,終於鬆了一口氣,在心裡不由自主的佩服起來奕王妃,她真是料事如神,就連太后的反應都猜中了。

他趕緊照著秦葉悠交代的話說道:「能在皇祖母身邊伺候著,孫兒自然是十分樂意的,可是皇命不可違,父皇那邊……」

「你父皇那邊,你不用管,我會跟他說的!」太后立即說道,口吻已經冷了下來,想到皇后越來越大的肚子,她的眼神更加冰冷了。

第二日一大早,就傳出太後頭痛發作,請了太醫去看,皇上作為孝子,自然要立即就去探望的,他去了之後發現九皇子竟然在太后的身邊,正在陪著太后說話呢。

「文軼,你怎麼再這裡?」皇上有些不悅的問道,今天應該是九皇子動身的日子了,他怎麼會在太後宮里。

「小九怎麼就不能在我這裡,我頭痛發作,小九正好能陪著我說會話,我這會感覺好多了,太醫也會所,我頭痛是因為愁緒太深,哀家能不愁嗎?」她眼神銳利的掃了一眼皇上。

「哀家的基本寶貝孫在接連出事,哀家現在就是死了,都沒臉去見先帝啊,好在還有個小九陪在我身邊,陪我說說話,讓我稍微寬慰一下,怎麼?你還不願意嗎?」太后等著皇上說道。

皇上自然不能說不行,只能瞪了九皇子一眼,心裡想著,這小子平時裝的唯唯諾諾的,關鍵時刻倒是挺有主意的啊,知道投靠太后。

「兒子自然願意啊,只要母后的身體能好受,兒子做什麼都願意的,文軼,你一定要好好照顧祖母。」皇上淡淡的說道。

「兒臣遵命!」九皇子趕緊答應著,唯恐皇上又反悔了。

「你看看你這口氣,跟孩子說話就不能溫柔一點。」太后語氣緩和了,就算是指責皇上,也是帶著笑意的。

「母后,孩子們大了,自然要嚴厲點管著他們,不然不成器的。」皇上無奈說道。

「哀家知道,你就是嘴上嚴厲,心裡還是十分疼愛他們的,這幾個皇子出生的時候,哀家記得你那個高興啊,抱著都不願意撒手,他們小的時候,親手教他們習字練武,你啊,其實就是個慈父。」

太后的一番話,讓皇上也想起來,這幾個皇子小的時候,那時候他也年輕,著實喜歡他們,大皇子聰明,二皇子乖巧,三皇子最調皮,性格也像他,唉。

想到這裡他的內心一陣心酸,親密無間的父子之情,怎麼就走到今天這步田地了呢,他雖然狠毒,可是知道二皇子被亂石砸死的那天夜裡,他獨自在御書房裡坐了一夜。

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錯了,他只知道他想要的就是千方百計保住自己的皇位,誰都不能覬覦。

太后見皇上的神色有些動容,隨即說道:「這幾個孩子都是孝順的,你把他們都教的很好,我知道文軒的事情,讓你傷透了心,可文軒那孩子都是被陳榮給教壞了,她仗著自己是皇后,一直把文軒帶在身邊養著,這才把孩子給教壞了,最終惹得你們父子鬧僵,你們都沒錯,錯的是陳榮!」

皇上沒有說話,太后這些話都說到他的心口上了。

太后趁熱打鐵:「其他這幾個皇子啊,大小都是由太傅教導,有專門看管照顧,皇上您也親自教導,他們可都是好孩子啊。」

「這些……自然明白。」皇上低聲說道。

太后見他如此,也不好再說太多了,於是有說起自己的病情,勸慰了皇上兩句,然後就讓他回去了。

皇上回到養心殿,一直怔怔的,難道自己真的做錯了嗎?

這時候大太監進來說道:「皇上,皇後娘娘來了……」

皇上嗯了一聲,說道:「讓她進來吧。」

「皇上,臣妾親手做了一點小點心,您嘗嘗看怎麼樣?」皇后笑意盈盈的走了過來。

「你現在還做什麼點心,好好養著身子是正事。」皇上抬頭看了她一眼說道。

葉子熏本就身材嬌小,懷孕之後,也只是腹部稍稍隆起,一點不影響她的身段,反而稍微豐腴一點之後,更顯得氣色好。

她十分敏銳的發現,皇上的情緒似乎不太好,抬起手為皇上輕輕摁著肩膀問道:「皇上似乎有心事?還在為二皇子和五皇子的事情擔憂嗎?」

皇上點了點頭,好一會兒沒有說話。

葉子熏想了一下又說道:「說起來,今天不是九皇子動身的日子嗎?怎麼宮裡也沒聽見動靜啊,臣妾本來打算去送一送他的。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76章:太后的勸說

50.55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