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7章:皇后的心計

第277章:皇后的心計

皇上嘆了一口氣,無可奈何的說道:「太後頭痛發作,心情不好,讓文軼陪著她呢,這樣以來,我還怎麼讓文軼去江南,回頭再說吧。」

葉子熏一愣,很快就感覺到這其中的玄妙,太后一直不喜歡她,而且對最近皇子們發生的事情也十分關心,怕是早有警覺了。

不過她面上依舊不動聲色,笑嘻嘻的說道:「皇上說的是,自然是母后的身體要緊,只不過這九皇子平時看著悶不吭聲的,沒想到竟然這樣討太后歡心呢。」

皇上其實心裡也一直這樣想的,怎麼會這麼巧,他要派九皇子走,太后就病了,從來都默默無聞的九皇子,突然成了太后的知心人。

葉子熏見皇上的神色有些變化,又緊跟著說道:「二皇子和五皇子的事情,還是要有人去查的吧?這樣下落不明,怎麼能行呢?」

皇上想起太后說的話,他有些猶豫了,內心最深處的拿點人性幾乎要被喚醒了。

「是在找不到也沒有辦法了,隨他們去吧。」皇上嘆了一口氣說道,這句話聽上去很頹廢,可是葉子熏一聽就明白,皇上似乎對那幾個皇子動了惻隱之心了。

她暗自憤恨,看來還是小覷太后了,沒想到她幾句話,就能把皇上說動,到底是多少年的母子了。

皇上如果放棄追殺那幾位皇子,現在只是稍微惻隱,以後可能就會想念,等到時候三皇子和五皇子回來,父子之間畢竟血濃於水,到時候如果父子和解,那還有她的孩子什麼事。

想到這裡,葉子熏決定再燒一把火,她輕輕幫皇上揉著肩膀,輕笑一聲說道:「臣妾一直都知道,皇上宅心仁厚,最疼愛幾位皇子了。」

皇上聽了這話,微微一笑,自己也感覺自己之前做的很好。

葉子熏悠悠說道:「臣妾記得我剛剛進宮那一年,文軒都已經是太子了,皇上還時常關照他的日常,日常賞賜都源源不斷,那時候臣妾就感覺皇上一定是一位慈父。」

皇上這時候臉色已經陰沉下來了,葉子熏好像猛然發現自己說錯話了,她有些驚慌的跪下說道:「皇上,請恕罪,臣妾不是故意的,臣妾就是……」

「你說的沒錯,我之前確實是對他太好了,所以他才會無法無天,什麼都想要,就連朕的皇位他都想要!」皇上怒氣沖沖的說道,前太子祁文軒就是他心頭的一根刺,時時隱痛。

今天葉子熏故意把這根刺用力往裡摁一下,他心口的疼痛更加劇烈了,讓他有些柔軟的心,瞬間又變的冷硬起來。

他冷冷對旁邊的太監說道:「去把夏毅喊來。」

葉子熏還跪在地上,低著頭,嘴角露出一絲得意的惡毒笑意,一閃而逝。

「你快起來吧,別跪著了,你這還懷著身孕呢,一定要小心一點。」皇上伸手把葉子熏扶起來。

葉子熏站起來,小鳥依人般依偎在皇上身邊,笑著說道:「不管什麼時候,臣妾還有臣妾腹中的孩兒,都指望著皇上呢,您千萬不要再生氣了。」

皇上溫柔一笑,葉子熏拉著皇上的手,放在自己的腹部,輕聲說道:「皇上,您摸摸他,雖然他還很小,可是我覺得他什麼都知道呢,偶爾還會稍微動一下。」

皇上動作輕柔,心裡更加堅定了剛才的想法,那些存了異心的東西,絕對不能再留了,以後他還有別的孩子,他親自教導,親自撫養長大。

夏毅來了之後,葉子熏就退下了。

「到現在還沒有線索?孔雀翎的辦事效率什麼時候這樣低了?」皇上冷著臉問道。

「回皇上,當時三皇子和五皇子逃跑之後,我曾經命人在附近全面搜索,種種跡象表明,兩位皇子是跌落山崖,那山崖很高,下面就是一條湍急的河流,估計是凶多吉少了。」

夏毅回答道,這些日子,他幾乎出動了所有的孔雀翎成員出去找,杳無音訊。

「活要見人,死要見屍!」皇上的聲音里都帶著一絲陰冷。

「這……皇上,那山谷里經常有野獸出沒的……」夏毅猶豫著要不要直接告訴皇上,兩位皇子,可能連屍骨都找不到呢。

「夏毅,就算是只剩下一兩根骨頭,你也要給朕找回來!」皇上用力拍了一下桌子,突然怒吼道。

夏毅不敢再出聲了,只能答應著,心裡暗暗叫苦,那山谷下經常又被野獸殘害之人的屍骨,他哪裡能分辨的出來,哪一塊骨頭是皇子的啊。

實在不行,就隨便挑一塊骨頭,交上去應付差事吧,再這樣下去,整個孔雀翎的人都要受不了了。

此時,距離京城一百二十里的一個山丘旁的茅草屋裡,五皇子祁文轍正靠在床頭,怔怔的想著事情。

這茅草屋雖然看上去簡單,其實布置的還挺精緻的,屋頂的茅草很厚很結實,這樣能保證這小小的屋子,冬天不會冷,夏天也不會熱。

茅草屋分裡外兩間,祁文轍現在躺的是內間卧室,外間是一個小小的客廳加餐廳,茅草屋外有一個籬笆小院,還有一間小廚房。

卧室的窗戶看著的,窗外秋高氣爽,藍天白雲,一個身材纖細的身影正在廚房裡忙碌著,淡淡的蒸氣緩緩飄出來,帶出來濃濃的香氣,那個身影就是他的救命恩人。

祁文轍看著她神情專註的,從鍋里舀出一點湯,嘗了嘗味道,小臉鄭重無比,他的臉上就不由自主的浮現出笑意,他的救命恩人,醫藥盟容副盟主的小徒弟夏青青。

他醒來已經有半個多月了,左腿骨折,右胳膊骨折,身上大大小小的傷無數,不過經過這半個多月的調養,身上的傷已經好的差不多了,就是腿和胳膊還不能動,生活全夏青青照顧。

當時他們從客棧死裡逃生,跟三皇子一路往外逃走,結果追兵很快追來,黑燈瞎火的被追到懸崖上,兩人一起失足跌落下去。

等後來他醒來的時候,已經是在這個茅草屋裡了,睜眼眼睛就看到一張圓圓的娃娃臉,她十分高興的喊道:「你終於醒了啊,我就知道,我終於可以出師了。」

娃娃臉的主人其實是個姑娘,只是圓圓的小臉,清秀的大眼睛,十分顯小,她十分健談,見到他醒來,一停不停的說話。

祁文轍很快就弄清楚來龍去脈,原來他跌落山崖之後,隨著水流一直到漂了幾十里,中途竟然還拐彎到了,被衝到岸邊,然後正好遇到在河岸處捉魚的夏青青。

夏青青是醫藥盟的弟子,從小在醫藥盟長大,是從副盟主容行遠,從小就把治病救人當成使命。

她試了一下發現祁文轍還有脈搏,於是就把他托到了自己住的小院子,為他診治。

河岸不遠處,就是醫藥盟的一片葯田,外圍都有人把守,裡面住著的就只有夏青青,她照看這裡的藥草。

祁文轍不知道外面的情勢,在夏青青熱情的做自我介紹的時候,他只是淡淡的說自己姓文,夏青青就喊他文大哥,祁文轍淡淡的喊她小夏姑娘。

把夏青青給樂壞了,笑著說道:「從小到大,醫藥盟的人都只管我叫青青,或者小青青,小夏子,頭一次聽人喊我小夏姑娘呢。」

夏青青在治療他的時候,有一股異常的熱情,祁文轍仔細觀察之下,發現她並不是對他熱情,似乎只是對治療有十分大的熱情,相處下來一段時間,祁文轍就摸透了這姑娘的生活脾性。

她過著十分簡單規律的日子,每天早晨起床,練劍,做飯,巡查草藥田,就這幾件事,現在多了一件每天為他治療,換藥熬藥檢查傷口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十分規律。

祁文轍幾乎以為自己到了世外桃源,其實每天就這樣安靜平和的度日,也很好,夏青青除了醫術,還有一項拿手活,就是廚藝,尤其擅長做魚。

祁文轍養傷的這短時間,可是沒少喝她做的魚湯,他能恢復的這麼快,跟喝了那麼多魚湯不無關係。

他雖然很想就這樣拋開所有煩擾,就這樣在這裡安穩度日,可是他心裡也清楚,這不過是個妄想,他身上背負太多,她也有她的背景,這裡沒有屬於他們的永遠。

「小夏姑娘,你身為醫藥盟的弟子,年紀輕輕的為何要在這可看守葯田呢?」祁文轍曾經假裝無意的問道。

聽到這個問題,夏青青有些不好意思,臉上出現一片緋色,苦笑著說道:「師父說我沒有從醫的天分,我之前不信,闖了禍,於是就被師父罰來這裡看守葯田了。」

「你畢竟年少,會犯錯也是正常的,你師父這樣直接否定你,也是有些嚴厲了。」祁文轍替她打抱不平。

夏青青連忙擺手,替師父辯解道:「這不是師父的錯,師父也是為了保護我,都是我自己太自以為是了。」然後她緩緩說了當年之事。

夏青青是容行遠撿來的孩子,到醫藥盟的時候,也就幾個月大,因為是夏天在河邊的青草從里撿到的,於是給她取名夏青青。

她雖然出生悲苦,卻天生樂觀,但是卻逃不開命運的捉弄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77章:皇后的心計

50.73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