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8章:被救了兩次

第278章:被救了兩次

夏青青是容行遠的幾個徒弟一起撫養長大的,她在醫藥盟長大,自小對醫術十分感興趣,只是可惜沒有天賦,除了辨認藥草辨認的快,別的方面都不行。

可她偏偏不信邪,非要跟着師父學,結果學號脈,給一個大姑娘號出了喜脈,人家姑娘家裏人,差點打上門。

學配藥,結果突發奇想,多加了一位草藥,結果病人是病是好了,卻添了拉獨自的毛病。

最後容行遠不讓她碰草藥了,讓她學針灸,開始時學的很好,她得意忘形,醫藥盟一個副盟主的孫子生病,讓她幫着照看兩天,她又要給人家孫子針灸,說是好得快。

結果兩針下去,小孩子差點癱瘓了,小孫子是那位副盟主的命根子,他憤怒不已,發誓不會放過夏青青,一下子就告到盟主那裏去,執意要把夏青青趕走,不能留着她禍害醫藥盟的名聲。

她也嚇壞了,從次不敢碰銀針了,容行遠狠狠的責罰了她一頓,然後跟盟主求情,不要趕她走了,她無父無母,自小在醫藥盟長大,趕出去之後,就無家可歸了,請求把她發配去看葯田。

盟主看到容行遠的面子上,勉強答應了,於是夏青青就被容行遠送到這片葯田,命令她沒事不準隨便外出,不準給任何人診治看病,她雖然不舍,卻也清楚師父的苦心,勉強答應了。

她的幾個師兄師姐,放心不下她,來看她,幫她翻修了茅草屋,她就在這裏安居下來。

祁文轍聽完她的遭遇之後,想了想,這或許是容行遠真的為她好,最起碼在這裏她過的輕鬆,可是未免孤單了一些。

於是他也理解了,為何夏青青每天跟他有那麼多話要說。

他低着頭,看着自己的胳膊和腿包紮的整整齊齊,最後還打了一個漂亮的蝴蝶結。

這些日子以來,他明顯能感覺身上的傷口慢慢癒合,這說明夏青青對他的治療是很有效的。

「小夏姑娘,我覺得你的醫術很好,或許當時只是巧合,總有一天你師父能看到你的成就的。」他有些同情的勸慰道。

夏青青立即雙眼明亮,笑着說道:「你也這樣看的對不對?我就知道,這些年我在這裏,每天沒事就看醫書,自己練習呢。」

她目光炯炯有神的盯着祁文轍,笑着說道:「你是我第一個真正單獨負責的病人呢,而且你身上的傷也很全面,跌傷,刀傷,擦傷,還有骨折,正好讓我可以全面練習一下呢。」

祁文轍額頭一排黑線,勉強笑了笑說道:「能對你有幫助,我也很榮幸。」自己這是成了她絕佳練手的機會了啊。

夏青青十分高興,仔細端詳著祁文轍,像是看着自己的作品一樣。

她十分滿意的說道:「你身上的各處傷勢,我都記錄下來了,每天怎麼治療的也都記錄下來了,我要把你樣樣的好好的,白白胖胖的,回頭我一定要帶你去見師父,讓他看看,我也能治病救人了。」

她說到做到,每天定時為他熬藥,換藥,平時做各種滋補藥膳給他吃。

祁文轍有些過意不去,跟她說:「姑娘的大恩大德,在下感激不盡,以後一定會報答姑娘的。」

夏青青擺手笑着說道:「不用,不用,我還要感謝你呢,你讓我太有成就感了。」

祁文轍簡直哭笑不得,只能繼續享受夏青青無微不至的照顧。

夜晚的時候,兩人都住在這間小小的卧室里,夏青青的小床讓給他住,晚上就在房間拉了一個帘子,她在這邊搭了一個竹制的小床的。

可能是因為自小在醫藥盟那樣的環境中長大,周圍都是師兄師姐,她的性格也大大咧咧的,不拘小節。

這天夜裏,兩人剛剛歇息下,祁文轍心事多,夜裏想事情,睡的晚一些,突然聽到門外有糟亂的腳步聲。

「小夏姑娘!」他輕聲喊了一聲,夏青青已經睡熟了,竟然沒有聽到。

祁文轍沒有辦法,不敢太大聲,只能起身走到夏青青的床邊,輕輕推了他一下,然後說道:「小夏姑娘,快醒醒!」

夏青青這才醒來,迷迷糊糊的問道:「文大哥,怎麼了?你怎麼起來了?出什麼事情了嗎?」

祁文轍突然覺得想笑,這傻姑娘,半夜醒來,自己床前站着一個男人,她最先想到的竟然不是自己的安穩。

祁文轍說道:「外面好像有人來了,可能是為了追殺我的,待會我出去應對,你老實待在房間里,不管出了什麼事情,你都不要出來。」

祁文轍不想連累她,這樣簡單美好的姑娘,就應該一生都過着平安無憂的日子。

夏青青這時候才反應過來,她快速起身,並沒有多少驚訝之色,手腳麻利的把布帘子一扯,收齊兩張竹椅子搭好的小床。

然後拉着祁文轍的手往床邊走去,小聲說道:「你說這樣斷胳膊折腿的,出去能幹什麼,既然是追殺你的,你就先給我藏好。」

祁文轍愣了一下,執意不肯往床邊走去,輕聲說道:「小夏姑娘,我不能連累你,他們如果發現我,你也活不成的。」

夏青青輕笑一聲:「文大哥,你是不知道我的厲害吧,趕緊躺下,他們不會發現你的。」

說着輕輕把祁文轍往床上一推,直接把他推到床的內側,然後她掀開床內側的床帘子,在床頭摸索一下,不知道觸動哪裏的機關,窗帘內側竟然打開一個通道。

「快進去!這是我師兄給我翻新房子的時候,為我留的密道,誰也發現不了的。」夏青青快速說道。

祁文轍一愣,沒有想到這小小的茅草屋裏,竟然還有這樣絕妙的機關,可見夏青青的師兄們是真的很關愛她了。

情勢緊急,祁文轍來不及多想了,他躲進密道,夏青青放下窗帘子,然後整理一下床鋪,假裝躺下。

這時候那群人已經到了她的小院中,夏青青反身下床,直接站在門口喊道:「誰在外面?你們可只能這是什麼地方?」

「夏姑娘,這些人是官府的人,說是有個案犯逃跑了,就在這一帶,為了姑娘安全,想要過來搜查一下。」門外有人喊道。

夏青青一聽,原來是葯田外的看守之一,她本來還在疑惑,她這個小院在葯田中間,本不起眼,外人很少有知道的,這些人怎麼可能找到這裏來,原來是出了內賊啊。

她猛然打開房門人,冷著臉對着外面的人說道:「我沒見什麼案犯,你們走吧,不要再打擾我休息了。」

人群中有個人走了出來說道:「姑娘,那案犯十分狡猾,很有可能藏在某個地方,你沒有發現呢,不如就讓我們進去搜一下吧。」

「我有個姑娘的卧室,也是你們一群老爺們說搜就搜的嗎?我告訴你們,這裏是醫藥盟的地盤,不是你們可以撒野的地方。」夏青青氣勢十足的喊道。

那名守衛這時候上前打圓場,對夏青青的說道:「姑娘,他們這是為了公務,讓搜查完了,沒找到人也就回去了,你這樣反而會讓人覺得欲蓋彌彰呢。」

夏青青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環視一周說道:「好,我就讓你們搜,如果搜不出來,就立刻給我滾!不然就別怪我不客氣了。」

說着她就讓開了,站在門口,那群人見她這樣坦蕩,心裏頓時感覺,今晚可能又沒戲了,應該也不在這裏了。

幾個人到了房間里仔細的看了一下所有的角落,果然沒有發現任何別人的蹤跡,幾個人失望之極的走了出來。

夏青青冷著臉說道:「現在放心了?你現在我可以回去睡覺了吧?」

那群人沒有找到人,都有些失望,沒好氣的說道:「打擾姑娘了,姑娘一定要小心,那人看上去平常,其實是極為殘忍兇狠之人。」

夏青青冷笑一聲說道:「多謝你們的提醒,我知道了。」

然後轉頭對那名侍衛說道:「李未,這些藥草有多珍貴,不用我說,你也明白,下次你如果膽敢再隨意放人進來,就別怪我跟盟主彙報了!出了什麼事,你自己擔着吧。」

那名侍衛立即點頭答應,夏青青不再理其他人,轉身回到房間,反手就關上房門。

然後趴在門縫裏,看到那群人走遠了,這才打開密道,把祁文轍扶出來。

「小夏姑娘,你有救了我一命啊,大恩不言謝,此時也沒有別的話能表達我的心意的,真的是感激不盡了。」祁文轍說道。

「你到底是什麼人?」夏青青沒有回應他的話,只是看着他,認真的問道。

祁文轍一怔,緩緩抬起頭來,看着夏青青明亮的雙眸,他再也說不處騙她的話了。

「我是大魏五皇子祁文轍,被人追殺,掉落懸崖,這才被姑娘所救。」祁文轍實話實說了。

夏青青似乎並不驚訝,反而好奇的問道:「你做了什麼事情?他們為什麼要追殺你,是你的仇人嗎?」

祁文轍看着她,嘆了一口氣,緩緩說道:「這些事,真是一言難盡啊。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78章:被救了兩次

50.92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