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9章:囑咐

第279章:囑咐

祁文轍看著夏青青明亮的雙眸,那麼單純,那麼純凈,他並非有意隱瞞,只是不願讓單純她,知道人間還有這樣陰暗的事情。

「我得罪了一個很厲害的人,他不願意放過我,所以才會一路追殺我」祁文轍淡淡的說道。

夏青青看到他眉宇間的悲傷,下意識的就不想讓他說更多,彷彿那樣只會讓他更悲傷。

「難過的事情,就不要說了,你在這裡好好養傷,我會保護你的。」她輕聲說道。

她救回來的這個男人,被她從奄奄一息的狀態,一直養到現在身體逐漸康健起來,她十分有成就感,感覺自己很厲害。

他的表情總是淡淡的,就連微笑都是那麼清淺,眉宇間總是帶著一股憂鬱,眼神里藏著她看不透的心情,她不知道他到底經歷了什麼事,可是卻總是忍不住想要撫平他微微皺著的眉頭,讓他能開心起來。

兩人低聲訴說,祁文轍從密道里出來,因為腿腳不方便,也沒有立即下床,就依靠著牆,半坐在床上,夏青青依靠在床頭,靜靜的聽他說話,慢慢的就感覺眼睛有些沉了。

「真的很想看看你真心高興的樣子呀……」她迷迷糊糊的說道,然後就閉上眼睛睡著了,毫無防備的在他跟前睡著了。

祁文轍輕笑了一聲,這姑娘單純的像個孩子,有時候卻又心思十分細膩,能看出他的憂鬱。

天亮之後,夏青青依舊她每天的固定項目,練劍,做飯,巡查葯田,昨晚這些之後,她還悄悄的去葯田外打聽了一下,知道昨晚那些人並沒有走遠,還在附近搜尋。

回來之後,她跟祁文轍說道:「外面那些人,怕是一時半會還不會離開,這附近有兩座山頭,他們找的很仔細,怕是要等些時日。」

祁文轍點了點頭,其實從昨晚之後,他心裡就有了想法,不能再這樣等下去了,現在他行動不便,萬一那些人再回來,或者發現什麼蛛絲馬跡,到時候不但他活不了,還會連累夏青青的。

昨天晚上沒有被發現,是他幸運,但是他不可能每次都那麼幸運,祁文轍不敢存在僥倖心理,他必須提前做打算了。

「小夏姑娘,我這裡有一封信,你能不能找人給我送到奕王府,親手交給奕王妃,在只有他能救我了。」祁文轍拿出一封信,鄭重其事的交給夏青青。

夏青青第一次被人這樣正式的託付事情,而且生死攸關的大事,頓時感覺自己十分重要了,她接過信,點了點頭,板著小臉,十分嚴肅的說道:「文大哥,你放心吧,我親自去送信,保證送到奕王妃的手中。」

「奕王府?文如意現在不就在哪裡嗎?那我可得小心一點了。」夏青青說道。

祁文轍一怔,隨即問道:「你親自去?師父不是不讓你離開這葯田嗎?」

夏青青狡黠一笑:「我偷偷的去,師父不知道,其實我還經常去鎮上趕集買好東西呢,京城距離這裡不算遠,我快馬加鞭去,說不定傍晚就能回來吃晚飯了呢。」

祁文轍微微一笑,問道:「你跟文如意很熟?」她是醫藥盟長大的,認識天山派掌門的女兒似乎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,可是從剛才夏青青的話里,祁文轍聽出來,夏青青似乎不喜歡文如意。

「算不是很熟,我小時候,她經常來醫藥盟,總是趾高氣昂的,我看不慣她,不願意靠近,她就經常欺負我。」現在說起小時候的事情,她的還是被氣的小臉紅撲撲的,看來是小時候被欺負的很厲害。

祁文轍突然有點心疼她,很想摸摸她的頭安慰一兩句,抬起手,想起什麼,然後又放下了。

「雖然我覺得盟主一直都很好,可是我覺得讓文如意這樣一直住在王府里,其實很不好,人家奕王也是有王妃的嘛,她怎麼能這樣呢。」夏青青一臉不屑。

祁文轍輕笑了一聲,誇獎道:「你說的對,觀點很正,沒想到你在這葯田裡,消息倒是很靈通,什麼都知道啊。」

夏青青嘻嘻一笑,圓圓的小臉上都是得意,她悄悄跟祁文轍說道:「我師兄和師姐,每個月都會給我寫信,告訴我醫藥盟還有江湖上的趣事,所以我什麼都知道呢。」

祁文轍忍不住又笑了一聲說道:「你真的是容副盟主手下所有人的小寵物了。」

「那是自然,誰讓我這麼可愛,這麼天生麗質,這麼魅力無邊呢。」夏青青捧著自己的小圓臉,大言不慚的說道。

祁文轍朗聲大笑,夏青青看著他俊朗的面容上突然展開的笑意,頓時看待了,原來他真正開心的笑起來,竟然這樣好看啊。

祁文轍笑著說道:「是嗎?謝謝你的誇獎。」

夏青青這才反應過來,自己剛才竟然忍不住把心裡話說出來了,頓時小臉通紅,立即上馬就要出發了。

臨走之前還不忘囑祁文轍:「我已經做好午飯,熱湯在爐子上燉著的,一定要記得喝,等我晚上回來跟你一起吃晚飯。」

等你一起吃飯……不知道為什麼,這句話似乎觸動了祁文轍內心的某根心弦,他微微一笑,點了點頭,跟她揮手道別:「去吧,我等你,路上注意安全。」

祁文轍看著夏青青騎著馬,策馬奔騰而去,他又在門口站了好久,然後才轉身回到屋裡,他自己已經記不清楚,又多久沒有像剛才那樣開懷大笑了。

夏青青一路疾馳來到奕王府,想到文如意還在這裡,不想讓她認出來,夏青青找了一塊面紗把臉遮住了,來到門房直接說:「我要見王妃。」

門房上下打量她一下,蒙著臉,只能看到一雙忽閃著大眼睛,衣著打扮簡單隨意,並不像是權貴之人,頓時就存了蔑視之心。

「你是誰啊?我們王妃可不是別人想見就能見的,先報上大名來。」門房倨傲的說道。

狗眼看人低啊,夏青青氣的說道,然後拿出一塊玉佩,遞給那個門房,直接說道:「你把這個給你們王妃一看,她就知道我是誰了,看看她讓不讓我進去。」

門房一聽她這說話的口吻,似乎不是一般人,又打量一眼她手中的玉佩,晶瑩剔透,一看就是好東西,最要緊的是上面雕刻了一隻蟒,這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。

他不敢再耽擱,看了一眼夏青青,小心翼翼的說道:「姑娘請在這裡稍等,小的這就進去通報。」

然後一溜煙的跑向了梧桐苑,夏青青百無聊賴的等在奕王府門口,正巧這時候祁元修回府,在門口遇到牽著馬正在等候通報的夏青青。

「你是誰?站在王府門口做什麼?」祁元修問道。

夏青青正等著著急呢,她還想早點送完信,然後回去陪文大哥一起吃晚飯呢,見到有人來問,她以為這人只是好奇,直接說道:「我在這裡等著見奕王妃啊,這王府就是麻煩,傳個話還要這半天。」

「你要找誰?我可以帶你進去。」祁元修見這姑娘氣質似乎與眾不同,眼神清澈澄明,身上有一江湖人特有的氣質,他於是就想幫助她一次,更多的想要滿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,不知道府里誰跟這個姑娘認識。

夏青青轉頭看著他,這個男人,身材高大挺拔,俊朗清冷的氣質,帶著一股強大的氣勢,她瞬間反應過來了,這個男人應該就是奕王,文哥哥說道餓唯一能救他之人。

不過在確定身份之前,她還是不敢輕信,只是說道:「我要找奕王妃……」

原來是找秦葉悠的,祁元修恍然大悟,想想也是,整個王府,除了他也就秦葉悠認識外面這各種各樣的江湖人士了。

「跟我來吧。」其院系說了一聲,然後就往府里走去,夏青青立即跟在她的身後。

剛剛進府不久,去傳話的小廝已經回來了,看著祁元修,恭敬的喊了一聲王爺。

夏青青確定他就是祁元修了,頓時放心,小廝對夏青青說道:「姑娘,請隨我來,王妃等著您呢。」

秦葉悠見到那玉佩吃了一驚,她認識幾個皇子身上帶著的玉佩,她手裡拿著的這塊玉佩,背面隱隱刻著一個「五」字,這是五皇子的玉佩。

她拿著玉佩,料定來人肯定是跟五皇子有關係了,就是不知道來人帶來的是好消息還是壞消息。

她站在院中翹首等待,沒想到等來的確是祁元修:「王爺,您回來了?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說……」

話還沒說完,就看到祁元修身後還跟著一個小姑娘,她微微驚訝的問道:「這位姑娘是……」

祁元修笑了一聲:「人家口口聲聲是來找你的,你竟然不認識她嗎?」

然後轉頭對夏青青說道:「姑娘,到了這裡可以把面紗取下來了吧。」

夏青青搖了搖頭,堅定的而說到:「我不想讓你們府里的某個人見到我,請恕我不能除掉面紗。」

然後她轉身對著秦葉悠說道:「奕王妃,五皇子讓我帶封信給你。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79章:囑咐

51.1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