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0章:春風中毒

第280章:春風中毒

秦葉悠和祁元修聽他提起五皇子,同時一怔,然後問道:「他怎麼樣了?可還活著?」

一看這兩人關切的眼神,夏青青就知道祁文轍說的沒錯,這兩人是值得託付之人。

「他還好,當初從懸崖墜落,跌入河中,受了很多傷,不過現在傷口基本上都癒合了,就剩下胳膊還有腿上骨折的傷害沒有長好。」

秦葉悠和祁元修同時鬆了一口氣,秦葉悠山前拉著夏青青的手,柔聲問道:「當時肯定是姑娘你救了五皇子吧?」

夏青青點了點頭:「我在水邊把他撿回去的。」

說完之後她就從身上取出一封信,遞給秦葉悠:「王妃,這是五皇子讓我交給你的信。」

秦葉悠也有些好奇問道:「難道不是給王爺的嗎?」五皇子什麼時候這麼信任了她了啊,她和祁元修之間,他更信任的應該是王爺吧。

夏青青感覺自己的辦事效果受到了質疑,大聲說道:「絕對沒有錯,文大哥交代的清清楚楚,讓我一定要親手交給奕王妃的。」

秦葉悠接過信,疑惑了一下,然後就明白過來了,笑著對祁元修說道:「不愧是五皇子,知道你現在肯定是重點監視對象了,於是把信給我,讓我轉交吧。」

打開信封,裡面果然還有一個信封,上書致奕王,她就是個中轉站。

祁元修早有預料,他十分平靜的接過信,大體瀏覽一遍,知道了事情的前後,心裡已經有了打算。

在祁元修看信的時候,秦葉悠已經拉著夏青青在旁邊坐下來,讓綠蘿上了點心和茶水,熱情的招待她。

夏青青沒有見過這麼精緻的點心,於是不在扭捏,取下面紗,就拿起來點心,嘗了一塊,頓時臉上就綻出笑容,太好吃了。

秦葉悠微微笑著,看著她的稚嫩白皙的小圓臉上,愉悅的表情,這姑娘全身上下都透著一股單純美好的氣質,在醫藥盟這樣的地方,還能長成這樣的性格,真的實屬不易,一定有很多人照顧著她寵著她吧。

這時候祁元修已經看完了信,他走了過來,坐在秦葉悠的旁邊,對夏青青說道:「我會安排人過去的,他不會再有事了,這段時間就辛苦你了。」

「不辛苦,文大哥人很好,其實我在葯田裡,也沒有人陪我說話,他在了正好可以陪我說說話,我很高興的。」夏青青十分直接的說道,這姑娘是一點也不掩飾自己的情緒。

祁元修對她的好感度也倍增,又詢問了一下,那天晚上前去搜查之人都是什麼樣子的,說了什麼話,夏青青記憶力和模仿力都很好,活靈活現的再現了那天晚上的情景。

祁元修和秦葉悠都有些忍俊不禁,不過祁元修基本上可以斷定,那天晚上的人十有八九就是孔雀翎。

說完這些之後,夏青青突然起身,然後在祁元修和秦葉悠的跟前跪了下去。

這兩人都有些驚訝,秦葉悠趕緊去攙扶夏青青起身,問道:「夏姑娘,你這是何意?」

「夏青青在這裡謝過兩位的救命之恩了,之前兩位仗義出手相救,挽回了我師父的一條命,我夏青青無以為報,就在這裡給你們磕個頭吧。」說完之後,她十分用力的磕頭。

秦葉悠趕緊用力把她扶起來,說道:「容副盟主,德高望重,一生致力於治病救人,他有危險,任何遇到的人都會出手相救的,而且容副盟主還曾幫助過我們,姑娘你實在不必如此客氣的。」

「我是師父撿來的,如果沒有師父,就沒有我,所以你們救了師傅,就等於是我的大恩人。」夏青青有些激動的說道。

等她從師兄們給她的信中知道這件事的時候,容行遠已經回到醫藥盟了養傷了,她膽戰心驚,不敢想象如果師父出事了,她會怎麼樣,這麼多年以來,師父就是她內心的依靠啊。

三人又說了一會兒話,祁元修問起容行遠的近況,夏青青一一回答了,眼看著天色不早,她就要起身告辭了。

秦葉悠喜歡這個姑娘,想要挽留她:「青青,你這一來一回這麼遠,吃過晚飯再回去吧,正好可以休息一下。」

「謝謝王妃,不過我還是早點回去吧,說好了回去陪文大哥一起吃晚飯的。」夏青青說道。

秦葉悠看了一眼祁元修,他微微點了點頭,秦葉悠也就不再勉強了,現在府里這麼亂,唯一夏青青認識的人,應該就是文如意了,看上去她兵不待見文如意。

於是他倆也就不再勉強夏青青留下,秦葉悠看了一眼綠蘿,綠蘿轉身提了兩個小包裹過來。

秦葉悠接過來,然後親自交給夏青青說道:「這是一包點心,都是我院里葛媽媽做的,她最擅長的就是做點心了,你帶一點回去嘗嘗吧。」

「這一包是五十兩銀子,五皇子這些日子多虧姑娘照顧了,用錢的地方肯定也不少,這些銀子姑娘你就拿著吧,算是我們的一點心意。」

夏青青想了一下,結果那個裝點心的小包袱,笑著說道:「文大哥來了之後,陪我說話,還能讓我免費練手,按道理說我應該給他錢的,這些我不能要。」

她裝銀子的小包袱推了回去,然後搖了搖手中的那個小包袱:「這包點心我就帶著了。」

秦葉悠沒有讓祁元修出來,她親自送夏青青出門。

祁元修轉頭吩咐追風:「你護送夏姑娘回去,注意不要暴漏她的行蹤。」

追風點了點頭,現在躲避門外這些天山派之人的跟蹤,他已經十分擅長了。

秦葉悠回到梧桐苑,祁元修還在這裡沒走。

「王爺,您打算派人去接五皇子回來嗎?」秦葉悠忍不住問道,雖然他現在有夏青青照顧,不過想來是不太安全的,不然五皇子也不會寫信來來了。

「不用,現在那附近還都有孔雀翎的人,我們貿然接人出來,反而會暴漏行蹤,現在敵人在明,我們在暗,更加有利於我們,我派人到周圍悄悄保護著他們即可。」

祁元修顯然是經過了深思熟慮,秦葉悠也感覺他說的十分合理。

「可是皇上那邊恐怕不會善罷甘休啊。」她也十分擔憂。

「這個我自有安排,現在五皇子已經確定沒事了,不知道三皇子怎麼樣了,寒星一直沒有傳消息回來,怕是還沒找到。」祁元修嘆了一口氣,眉頭深深的皺起來。

祁文轍吃過午飯之後,先來無事,就在門口等待著夏青青,平時她在的時候,這茅草屋裡裡外外都能聽到她的聲音,她總是能發現那麼多有趣的事情,嘰嘰喳喳說個停,卻並不讓人感覺厭煩。

現在她突然不再了,反而顯得屋裡空蕩蕩的,有些寂寥。

旁晚夕陽西下,天邊出現了絢爛的彩霞,祁文轍看著地平線的突然出現一個小黑點。

雖然看不清楚身影,可是他知道那就是夏青青的,黑點越來越近,看的越來越清楚,果然是夏青青策馬疾馳而來。

夕陽下,她騎著駿馬而來,長發在身後隨風飛舞,雙眸明亮,就連天邊的彩霞都趕不上她身上的光彩。

祁文轍怔怔的看著她走進,發生下馬,笑著向他走來,心裡某個地方,突然就變的十分柔軟。

春風得意樓,春風醒過來之後,照常梳洗打扮,到巡察一番,到廚房看看採購的情況,然後照理翻看賬本。

總是感覺到臉頰痒痒的,她做事規律,強忍著不適,把事情做完之後,回到房間找了一下鏡子,頓是驚嚇不已,她的臉上突然起了一大片紅疙瘩,血紅色的,十分滲人。

春風嚇得頓時跌坐在地上,摸著臉上的紅疙瘩,春風得意樓上午不營業,她不上濃妝,就只是撲了一點粉,早晨吃的也清淡,不知道這是怎麼了?

頂著這樣一張臉人,晚上肯定沒有辦法招待客人了。

她趕緊找來一個心腹,安排了一下春風得意樓的事情,然後找來帶著長長帽紗的帽子帶上,匆匆出門。

從春風得意樓後面出來,右拐,進入一家小小的藥鋪,裡面坐著一位年輕的大夫。

「成勛,幫我看看我的臉。」春風著急的說道。

她帶著帽子,大夫一時沒有認出來她來,聽到她的聲音,猛然起身,走到她的身邊問道:「你的臉怎麼了?讓我看看!」

春風取下帽子,成勛頓時震驚不已:「怎麼會這麼嚴重,你這明顯就市中毒了啊,趕緊隨我進來!」

然後他起身走到門口,把鋪子的門關上,這裡本來就是暗巷,來往之人很少,成勛平時主要就是幫助春風得意樓的姑娘們看看病什麼的,故而來的人更少了。

不過他也不以為意,成勛的真實身份其實藥王谷在京城分舵的使者,春風是明使,藥王谷的人都知道,成勛是暗使,除了谷主和春風,別人都不知道他的身份。

這時候春分臉上的疙瘩已經有破了的,還有流膿,痛癢難忍,成勛用銀針取了一點膿液,監測一下,果然是中毒了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80章:春風中毒

51.28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