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1章:卑微到塵埃

第281章:卑微到塵埃

成勛作為藥王谷在京城的暗使,醫術精湛,勝過京城的很多大夫,不過是因為他在這暗巷裏,不被人知道罷了。

可是他用盡所有辦法,竟然都查不出來春風臉上的毒素是什麼成分,看着春風痛苦不已的表情,他心急如焚,只能先給她用一般的清潔消毒的藥水清洗。

清洗之後春風的臉更加慘不忍睹,成勛藏起來所有的鏡子,不想讓她看到自己的樣子,沒有想到春風還是在水盆里發現了自己幾乎毀容的臉。

成勛正在外間配置藥材,聽到裏面傳來咣當一聲巨響,他立即沖了進去,看到春風跌坐在地,全身顫抖。

成勛一個箭步衝過去,把她扶起來,焦急問道:「春風,你怎麼了?是不是毒素又發作了?」

春風一把抓住成勛的胳膊,哭着說道:「成勛,我是不是要完了,我的臉毀了,這可怎麼辦啊?」

成勛眼中流露出心疼,勸慰道:「你別怕,有我在,不會讓你毀容的,就算是你毀容了,我也一定會陪在你身邊的,不要怕啊。」

「不是!」春風激動的喊道:「不是這樣的,我怕的不是我的臉毀了,我怕的是如果我的臉毀了,我就再也不能經營這春風得意樓了,那我對谷主來說,還有什麼用啊。」

春風是藥王谷成員,可是她並不懂醫術,對東方昱來說,她唯一的作用就是經營春風得意樓,把這裏作為京城分舵。

成勛震驚的看着她,眼神里都是不可置信,她竟然這樣想,女人最在意的難道不是自己的臉嗎?她都這樣了,擔心卻是能不能對東方昱有幫助。

「春風,你怎麼這麼傻,谷主對你來說,就這樣重要嗎?」成勛看着她,眼神悲痛的問道。

春風默不作聲的點了點頭,哽咽道:「我已經習慣在這裏等着他了,如果有一天我離開了,我都不知道該怎麼活。」

成勛怔怔的看着她,許久之後,又是一聲深深的嘆息,輕手輕腳的把春風扶起來,讓她坐在桌前。

「你現在中的這個毒,十分蹊蹺,我也分析不出其中的毒性成分,應該不是出自我們藥王谷,你在這裏等着我,我去找找別的大夫,這京城中擅長解毒的,我基本上都熟悉,我讓他們都看看,一定會想出辦法來的。」

成勛沉穩淡定的語氣,讓春風稍微放鬆一些,她輕輕擦了擦眼淚,然後說道:「我還是回去等你吧,樓上還有一些事,我還沒有交代清楚,今晚也得做些調整,我不出面,客人不能怠慢了。」

成勛想了想,雖然她現在這樣不適合再操心勞力的,可是留她一個人在這裏,指不定她又胡思亂想什麼,於是就點頭同意了,親自送春風回去了。

他帶着之前從春風臉上取下的毒液,來時滿京城的找大夫。

傍晚時分,成勛終於回來了,春風聽到敲門聲,答應一聲,成勛推門進來。

看着他低沉的臉色,春風心裏也跟着一沉,知道成勛可能沒有找到解藥,成勛自責的幾乎不好意思抬頭看她。

「沒有找到解毒之法,對不對?」春風輕聲問道。

成勛面色沉重的點了點頭,隨即很快的說道:「你別擔心,我再想想別的辦法。」

春風搖了搖頭,這一次她倒是沒有那麼激動了:「我想了一天,如果我的臉真的毀了,不能再幫助谷主了,我就回藥王谷,就是洗衣做飯掃地打雜都行的。」

只要谷主不趕她走,她做什麼都願意的,而且在藥王谷,說不定還能經常見到谷主,這樣一想,春風倒是覺得沒有那麼難過了。

成勛卻有些接受不了她這個想法,艱難的說道:「春風,你又何必這樣,谷主也不會同意你做這些事的。」

春風笑而不語,到時候怎麼勸說谷主,她都想好了。

「其實還有一個辦法,我們還沒有用。」成勛突然說道。

春風一怔,問道:「還有什麼辦法?我今天盤問了一整天,也沒有查出來是誰下的毒。你找的大夫也都不行,我們還有什麼辦法。」

「還有一個人,我們還沒有去找呢,那就是奕王妃,她可是現在赫赫有名的解毒高手,我們可以去請她來為你解毒。」成勛說道。

「不可!」春風一聽,竟然立即就拒絕了,「谷主臨走之前,曾經吩咐過,奕王現在已經知道我們這個分舵的事情,他和谷主向來不和,更是因為奕王妃鬧得不可開交,現在因為我請奕王妃過來,恐怕會觸怒奕王,連累到藥王谷的。」

成勛氣的一拍桌子,憤怒不已的問道:「那你的臉呢,你就這樣放棄了嗎?就這樣毀容也不在乎了嗎?關鍵是你做這些,你以為谷主會樂意嗎?」

春風沒有辦法回答成勛的問題,東方昱肯定不會樂意她這樣做的,可是她做這些心甘情願啊。

成勛衝到春風跟前,直視着她問道:「春風,你告訴我,你這樣委屈自己到底算什麼?我了解谷主,他不會樂意你這樣折騰自己的。」

「那你就不要告訴他,谷主不知道這些事,不就行了。」春風立即說道。

成勛眼神閃爍了一下,淡淡的說道:「晚了,我已經派人給谷主報信了。」

春風一下子就站起身來,驚怒不已的問道:「你怎麼能這樣做?誰讓你告訴谷主的?」

「我們藥王谷的明使,被人下毒陷害,這樣重大的事情,難道不應該告訴谷主一聲嗎?」成勛瞪着她說道。

春風急得要哭出來,成勛心下不忍,轉而又說道:「春風,你這樣不上不下的算什麼,不如索性就跟谷主把心事都說了,說了之後,要麼谷主答應你,要麼你就從此死心,對自己好一點,你委委屈屈跟在谷主身邊算什麼!」

春風何嘗不想跟東方昱表明自己的心意,可是她不敢說,她怕說了之後,東方昱就再也不願見她,再也不願讓她待在他身邊了,那樣她真的會生不如死。

她對東方昱的愛,真的是已經卑微到塵埃里。

春風自己也感覺心酸不已,再加上臉上的痛苦,她嚎啕大哭。

成勛又嘆了一口氣,輕輕拍着她的背,動作溫柔,語氣卻十分嚴厲:「哭哭哭,你就知道哭,你這樣還能為谷主做什麼?」

即使這樣,他也沒有離開,春風折騰了一天,又大哭了一場,終於累了,成勛給她熬了一碗安神湯,她喝了之後就睡著了。

成勛深深的看了一眼她的睡顏,然後悄悄走了出去,找到春風的貼身侍女小桃紅,吩咐道:「看好你主子的房間,我在回來之前,誰都不能靠近。」

他沒有直接去奕王府,成勛心裏也清楚,如果真的去請奕王妃,怕是一定會驚動奕王,到時候就算谷主不怪罪,春風也會怪罪他的。

想到他平時收集的情報,忽然想起來,優品閣的婉兒姑娘,可是奕王妃曾經的貼身侍女,現在專門幫她打理店面的。

於是成勛一拐彎,朝着優品閣的方向走去。

婉兒正在對賬本,聽到小廝說有人找她,一抬頭看到一個布衣青衫的男子,站在門口,正在看着她。

「請問你是哪位?找我有何事?」婉兒抬頭問道,確定自己不認識眼前這人。

「婉兒姑娘,在下成勛,我有個非常重要的朋友中毒,想請王妃給看一下,勞煩姑娘給傳個話。」成勛說完微微恭身作揖。

婉兒聽了這話之後,靜靜的大量這個男人,他面容沉靜如水,簡單的衣衫掩蓋不住他擁有的獨特氣質。

婉兒經營優品閣這麼久,什麼人沒見過,早就練就一雙火眼金睛,當即就判斷這個男人絕對不是什麼普通人。

「不好意思,你既然知道王妃的身份,自然就應該清楚她並不是大夫,這個忙我幫不了你,你請回吧。」婉兒微笑卻又十分疏離的說道。

對於她的拒絕,他並不意外,也並不氣餒,繼續說道:「婉兒姑娘,我知道你對我還有懷疑,我並不是壞人,這次請問王妃所救之人,對我來說十分重要,不然我也不會冒然前來打擾。」

婉兒問道:「你要救的是誰?」

成勛猶豫一下,然後直接說道:「春風得意樓的老闆。」

「春風姑娘!」秦葉悠出門不方便之後,很多事情,就傳話給婉兒,讓她去操作。

婉兒曾經去找東方昱的時候,遇見過幾次春風,對她印象很好。

成勛見婉兒認識春風,頓時鬆了一口氣,點頭說道:「是的,春風被人下毒,幾乎要毀容,我實在是沒有別的辦法,這才來打擾姑娘。」

「那你為何不直接去王府?」婉兒問道。

「谷主臨走之前曾經交代過,讓我們不要隨意打擾王妃,春風不願意違抗谷主的命令,所以我只能找姑娘給傳個話。」成勛的臉色有些不自然,低聲說道。

婉兒眼珠子一轉,就明白了他話中的意思了,如果真的是春風,那這個忙自然是要幫的,不過婉兒向來行事謹慎,她轉身對成勛說道:「這裏距離春風得意樓也不遠,你先帶我去看看吧。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81章:卑微到塵埃

51.47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