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2章:下毒之人就在身邊

第282章:下毒之人就在身邊

成勛本想在春風不知情的時候,把秦葉悠請去,到時候她也就沒有辦法反對了,沒有想到婉兒這樣謹慎,他想了一下,只能答應了。

這件事無論如何不能依著春風的性子來了,不然她真的就毀了。

成勛帶著婉兒從春風得意樓的後門進去,來到春風的房間,一路上他已經想好了,怎麼說服婉兒的話。

小桃紅還盡職盡責的守在房間門口,看到成勛回來,她立即起身,滿臉期盼喊道:「成大夫,這位就是能救我主子的?」

成勛點了點頭,並沒有多說什麼,然後推開門,帶著婉兒一起進入房間,讓小桃紅繼續守在門外。

春風竟然還在睡著,成勛表情一松,想著這樣也好,反而不用解釋了。

他又看了春風一看,發現好像不太對,她的臉頰紅的異常,額頭也滲出層層冷汗,表情似乎有些痛苦。

他趕緊過去試了一下她的額頭,滾燙!

婉兒猛然看到春風的臉也嚇了一跳,曾經嬌媚如花的臉上,現在布滿了大大小小的紅疙瘩,有的已經破裂流膿,慘不忍睹。

「不好,肯定是感染引起高燒了!」成勛驚呼一聲,然後就輕聲喊著:「春風……春風你醒醒。」

從她的表情判斷,他應該是被夢魘給絆住了,必須讓她醒來,不然她會更累。

春風的表情更加痛苦了,她用力搖著頭,眼角有淚水,胡亂喊著:「我的臉,我的臉毀了啊,我的臉……」聲音悲戚。

然後又不知道夢到了什麼,雙手胡亂揮舞著,喊得更加凄厲了:「不要過來,你們不要過來,不要傷我的臉啊!」

成勛再也很忍不住,一把握住她揮舞的雙手,低聲說道:「別怕,我來了,我會保護你,誰也不能傷害你,不要害怕哈。」

春風在他的安撫之下,漸漸安靜下來,依然低聲抽泣著,他輕輕拍著她,猶如拍著照顧一個嬰兒。

婉兒在旁邊看著,有些感動,這個不動聲色,一直波瀾不驚,甚至帶著點冷意的男人,這時候竟然這樣的溫柔,他是真的很愛眼前這個女人吧。

「你好好照顧春風,我這就回王府稟告王妃。」婉兒看著成勛說道。

成勛點了點頭,低聲說道:「多謝婉兒姑娘了,請務必讓王妃來一趟,我先替春風謝謝你了。」

婉兒轉頭看著他,輕聲說道:「我儘力吧,能不能來也要看王妃。」

奕王府內,秦葉悠吃過晚飯,正在書房內編寫孩子們的教程,突然聽到輕輕的敲門聲,她應了一聲:「進來。」

看到婉兒推門而入,秦葉悠微微有些驚訝,「婉兒?這麼晚了,你怎麼過來了?」

婉兒立即就把成勛來找她的事情說了一遍,最後說道:「王妃,我親自去看了,春風的臉確實是中毒了,現在真的讓人不敢看。」

秦葉悠聽完之後,立即皺眉說道:「走,我們這就去看看,帶著我的小藥箱。」

婉兒點了點頭,她就知道,王妃一定會去的,只要有病患,不管是誰,王妃都不會置之不理,她之前會那樣跟成勛說,並不是為了讓他著急。

她只是心疼王妃,不想輕易開這個先例,不然以後他們有什麼事,都要她來喊王妃,王妃就不用做別的事情了。

綠蘿剛剛要來跟婉兒說會話,就看到婉兒已經帶著王妃換好外出的衣服,還提著王妃的小藥箱。

「婉兒姐姐,你怎麼才來就要走了,這是要去哪裡?」綠蘿趁著秦葉悠檢查藥箱的功夫,趕緊問答。

「我們去春風得意樓,你守好梧桐苑,不要讓別人知道。」婉兒輕聲囑咐道。

秦葉悠一抬頭,正好聽到她這句話,微微一笑,婉兒就是心細,她說的這個「別人」,指的肯定就是祁元修。

婉兒不想讓祁元修誤會她去春風得意樓的事情,所以讓綠蘿隱瞞。

秦葉悠笑著說道:「無妨,王爺要問,你就實話實說,他最近正愁著沒有理由訓斥我呢。」

婉兒和綠蘿驚訝的看著她,怎麼看上去王妃好像還有點期待被訓斥啊。

她們沒有再耽擱,讓車馬房準備好了一輛小小的馬車,兩人立即趕往春風得意樓,就算身後跟著天山派的人,她也顧不得了。

反正她跟藥王谷來往過密之事,也不是什麼秘密了,上次在醫藥大會上,東方昱當著眾人的面救了她,從此之後,所有人就都知道了,奕王妃跟藥王穀穀主東方昱關係不一般。

兩人來到春風的房間,成勛正在用小勺子一點點的喂著春風喝葯,她臉上的疙瘩似乎已經清理過,看上去沒有剛才那麼嚇人了。

成勛見婉兒和秦葉悠一起來了,終於放下心來,他趕緊起身說道:「見過王妃,深夜把王妃叫來,實在是慚愧。」

「成大夫,不必客氣,我跟春風認識,她有難我自然要出手相助的,先讓我給她檢查一下吧。」秦葉悠沒有太多寒暄,上來就直奔主題。

「春風這明顯就是中毒了,不知道她身上別處有沒有癥狀,我需要給她做個全面的檢查,成大夫,麻煩您去外間稍微等一下吧。」

成勛立即答應一聲:「那就有勞王妃了。」說完之後,立即退了出去。

秦葉悠給婉兒一個眼神,婉兒立即會意,去門口守著了。

秦葉悠快速的從系統內取出採集設備,採集了春分臉上的膿液,放在系統里檢查,在等待間隙,她有位春風做了一個全面的檢查,發現她全身上下,就只有臉上有傷,看上去這毒並不是由內而外的,而是由外至內。

系統很快給出結果,春風中的毒叫做漫天紅,這是一種白色粉末狀的毒粉,有腐蝕皮肉的毒性,好在系統內也給出結果,秦葉悠趕緊把藥方寫下來。

她又出去一些消炎止痛的藥膏,去掉包裝,然後開始為春風臉上的疙瘩上藥。

對門外的婉兒喊道:「婉兒,請成大夫進來吧。」

成勛聽到這話,三步並作兩步,直接沖了進來,問道:「王妃,怎麼樣了?」

「成大夫,你放心,春風是中了漫天紅,不過還可以挽救,按照我說的讓春風內服外用這些葯,她的臉還會恢復如初的。」

聽到這句話,壓在成勛心頭的一塊大石頭終於落地,他十分感激的對秦葉悠說道:「王妃,實在是太感謝您了,您這就是救了春風一命啊,來日一定會好好報達您的。」

「成大夫,客氣了,其實也裡面也有你的功勞,她中毒已經一整天了,要不是你及時為她清理流膿,清潔面孔,消炎,她的臉這會兒肯定已經毀了,我就是再厲害,也回天乏力,所以春風能得救,主要靠你啊。」

成勛被她說的有些不好意思,秦葉悠不再說話,小心翼翼的為春風上藥,動作輕柔,表情認真,成勛都不敢打擾。

身為尊貴的王妃,居然還能親手做這樣的事情,而且醫術還這樣精湛,他對秦葉悠真是十分敬佩了。

成勛上前說道:「王妃,這樣的小事,還是讓我來吧,您休息一會兒。」

「不用,她臉上的疙瘩現在很敏感,還是我來吧,你們男人的手,畢竟不如我們女人的輕柔。」秦葉悠絲毫沒覺得這樣有失身份。

在她看來,治病救人就是她的天職,早已刻進骨血了。

幫春風臉上塗好了藥膏,秦葉悠跟成勛來到外間,詳細的囑咐這些內服藥和外用藥的用法和用量,以及注意事項,成勛一一記下來。

最後秦葉悠問道:「這漫天紅似乎並不是江湖上常見的毒粉,我剛才檢查了一下春風的房間,就只在這盒粉里發現了這種毒素。」

秦葉悠拿出那盒粉,如果她料想的沒有錯,春風應該就是今天早晨用了這個粉,然後才中毒了。

成勛盯著這盒粉,面色陰沉,低聲說道:「多謝王妃提醒,我一定會把這個兇手給揪出來的。」

秦葉悠見他已經意會了她的意思,也就不再就留,隨即帶著婉兒離開了。

剛剛回到梧桐苑,綠蘿一臉驚恐,一溜小跑出來說道:「王妃,您可算是回來了,剛才王爺來了,我按照您說的,告訴王爺您去了春風得意樓,王爺發了好大的火呢,吼得我耳朵都要聾了,您趕緊去看看吧。」

秦葉悠聽了之後,微微一笑,心想著祁元修的演技是越來越精湛了,看把綠蘿給嚇的。

待會見到他之後,必須得提醒他一句,演戲歸演戲,可不能隨意嚇唬她的丫頭了。

推門進去之後,果然看到祁元修面色不虞的坐在桌前,見她進門,抬頭就是一個冰冷的眼神殺過來。

秦葉悠暗暗感嘆,表情很到位啊,看上去好像真的是憤怒了呢。

祁元修不僅僅表情很到位,接下來的怒吼也很到位:「你還知道回來啊,半夜去青樓會情郎,秦葉悠,還有什麼事情是你做不出來的?」

秦葉悠一怔,這麼大一口黑鍋,就要扣在她的頭上啊,就算是演戲她也不能接啊。

「王爺,你今天的戲,是不是演的有些過了?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82章:下毒之人就在身邊

51.65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