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3章:自作多情

第283章:自作多情

祁元修一個冰冷的眼神拋過來,涼涼的問道:「你覺得我是在演戲給你看?」

秦葉悠被他的眼神看的有些瘮的慌,這才反應過來,祁元修這是真的生氣了。

這段時間,因為秦葉悠跟文如意簽訂的協議,祁元修時常因為一點小事故意來訓斥秦葉悠,藉機跟秦葉悠見面。

今天秦葉悠以為他是習慣性的發作,現在看來是他是真的怒了,於是趕緊解釋道:「如果你非要說我去會情郎,我也沒有什麼好辯解的,只是你口中的情郎,現在可是面目全非,臉上長滿了紅疙瘩,有的還化膿留血了。」

祁元修眼睛一亮,竭力剋制自己的幸災樂禍的表情,帶着笑意問道:「東方昱,現在已經變成這樣了嗎?」

秦葉悠轉頭無奈的看了他一眼,這兩個人絕對是八字相剋,她搖頭說道:「不好意思,王爺,讓您失望了,不是東方昱,是春風得意樓的老闆春風。」

「原來是她啊,一個青樓老闆,也值得你半夜三更的跑去出。」祁元修的口氣里,是難掩的失望。

「春風對我幫助很大,我早就把她當成朋友了,朋友有難,我自然要出手相助。」秦葉悠說的十分乾脆。

祁元修有些驚訝,她竟然一點也不在意,他見慣了京城貴族女子,但凡跟青樓沾邊的是碰都不願碰,提都不敢提的,她卻絲毫不避諱,一片坦誠。

殊不知秦葉悠來自現代,人人生而平等的概念,早就深入內心,就算是來到這古代,她還是一樣覺得,大家都是平等的,乾的活不一樣而已。

祁元修現在早已不生氣了,隨口問道:「你這半夜三更的前去,你的朋友應該沒有什麼大礙了吧。」

秦葉悠頗為擔憂的搖了搖頭,在桌前坐下,嘆了口氣說道:「她中了漫天紅,這毒粉毒性很大,幸虧她身邊有懂醫術的,細心照顧着她,不然她的臉可就真的保不住了,就是這樣,也得小心翼翼的養傷。」

秦葉悠想起春風曾經明媚白皙的容顏,十分惋惜,忍不住說道:「也不知道是什麼人,怎麼忍心對這麼好的姑娘下手。」

祁元修突然說道:「漫天紅?我好像什麼時候聽說過這種毒」

他凝眉思索了一會兒,秦葉悠直直的看着他,如果他能想來,很有可能推斷出是誰給春風下的毒。

「我想起來了,那一年的醫藥大會上,醫藥盟的一個女弟子曾經用過,用在自己的師姐臉上,兩人似乎是為了一個男人爭風吃醋。」祁元修一臉不屑的說道。

醫藥盟的人?他們為什麼會對春風下毒?醫藥盟和藥王谷是死對頭,這在江湖上是人盡皆知的事情,春風又是藥王谷的人,她會被下毒,也很有可能啊。

「那最後誰贏得了那個男人呢?」問清楚了之後,秦葉悠忍不住八卦。

「誰也沒有贏,兩個女人鬧得不可開交,讓醫藥盟在醫藥大會上顏面盡失,盟主一氣之下,把這兩人都逐出師門,那個男人好像最終取得是他小師妹。」

「嘖嘖嘖,真是太悲慘了,兩人爭來爭去的,結果人家的心思根本就沒在她們身上,所以啊,做人還是不要太自以為是的好,這個男人也可惡,如果對人家沒有意思,為何還要讓人誤會!」秦葉悠忍不住感嘆道。

她最討厭這樣中央空調一樣的男人,男人如果要拒絕一個女人,有的是辦法,只要拒絕到位,女人一般不會糾纏,怕的就是他不喜歡人家,偏偏還享受人家對他的殷勤,真是人之賤則無敵。

「如果是你,你會怎麼做呢?」祁元修看着她義憤填膺的小臉,突然問道。

「如果是我?那好不好辦,我直接拿兩把劍,一把架在我的脖子上,一把架子你的脖子上,問你到底怎麼選擇?你如果選擇我就好說,如果選擇被人,我就一劍封喉,然後再抹脖子。」

秦葉悠說完就笑着躺依靠在軟塌上,祁元修靜靜的看着她,並沒有出聲,他看的出來,秦葉悠雖然笑着,可是他的眼中沒有笑意。

他相信,如果真有那麼一天,以她的性子,肯定會做的十分利落,不過不會是這樣兩敗俱傷,她一定會直接轉身離開!

他忍不住氣惱的想到,該死的,就算是離開了他,相信她也能過的很好,想到這裏他更想緊緊的抓住她。

伸長了胳膊一摟,然後就把她摟在胸前,低聲說道:「我現在就給你答案,我選擇你,我肯定選擇你,你相信嗎?」

秦葉悠卻不買賬:「男人說話算數,母豬都能上樹,也不知道是誰在江面上選擇了文如意。」

祁元修氣絕,一句話都反駁不出來。

第二日,秦葉悠找了一個機會,又偷偷溜出去,到了春風得意樓找春風,她臉上的胳膊,已經開始變軟了,顏色淡了很多,之前破了的,也開始結疤。

春風坐在窗前的椅子上,微微仰著臉,成勛站在她身前,用一把極為精細柔軟的小刷子,為她的臉上藥。

面對這樣一張讓人有些不敢直視的臉,成勛沒有一絲不適表情,嘴角甚至帶着淡淡的溫柔笑意,如果忽略春風臉上的疙瘩,這幅畫面看上去好像是丈夫為自己心愛的妻子描眉畫眼呢。

秦葉悠笑看着這幅畫面,有些感動,她已經嗅到了愛情的氣息,愛情的種子,不管在什麼樣的土壤里都能發芽啊。

成勛為春風上好了葯,看出秦葉悠似乎跟春風有話要說,跟春風囑咐了兩句:「千萬忍住不要碰水,不準吃口味重的,我回頭會來檢查的。」

春風笑着點頭答應了:「我記住了,你都說了多少遍了,我的耳朵都要起繭子了。」

成勛這才跟秦葉悠點了點頭,起身離開了。

「成大夫對你真體貼啊。」秦葉悠笑着打趣她。

春風十分自然的笑了笑:「他啊,我們認識這麼多年了,猶如親兄妹一樣,說話都比較隨意,讓王妃見笑了。」

秦葉悠笑了笑,沒有再說什麼,親兄妹?看來成勛大哥的愛情之路,註定要坎坷了。

秦葉悠在春風跟前剛剛坐下來,春風就起身要給她施禮,頗為動容的說道:「要不是王妃出手相救,我這輩子就算是毀了,這樣大的恩情,春風實在是無以為報,以後王妃有用的着我的地方,請儘管開口。」

秦葉悠把她扶了起來,笑着說道:「你這話我可記住了,以後要找你的事情還多著呢,你可不許反悔,反正你知道的,之前我已經找過你那麼多次了。」

春風也笑了起來,秦葉悠並不推辭,反而誠懇接受,這樣兩人之間反而更加融洽。

「說起來,是誰給你下的毒,你心裏有數了嗎?」秦葉悠低聲問道。

春風臉色一沉,回答道:「我大約能猜個大概,只是不太確定,到底是不是她?」

「我聽說這漫天紅曾經在醫藥盟出現過,最近是不是醫藥盟要對藥王谷動手?你可要小心。」秦葉悠囑咐道,她是真的擔心春風的安危。

她更加擔心的是,醫藥盟不會是知道了藥王谷幫助大魏種植藥材之事,所以出手以示警告。

春風聽到她的話,微微一怔,眼神堅定不少,緩緩說道:「醫藥盟?果然是她,她竟然恨我至此!」

秦葉悠一聽她這個口吻,就知道她確實知道下毒之人是誰了,於是問道:「春風,到底是誰要害你,下這麼重的毒手,你可以小心。」

「是碧兒姑娘……」春風喃喃說道,有些失神,臉上倒是並沒有多少憤恨之情。

秦葉悠暗暗吃驚,不太明白春風為何會這樣淡定,謹慎問道:「你如何確定是她的?碧兒確實是從醫藥盟出來的。」

春風嘆了一口氣,解釋道:「那日谷主給了我一盒水粉,說是一個朋友專門製作這個的,效果很好,他就幫我帶了一盒,當日碧兒姑娘就在旁邊,她那個眼神彷彿要吃了我一般。」

秦葉悠雖然向來不對人性抱有多大期望,可是因為一盒粉,就要給人毀容,這也太惡劣了一些。

她憤憤不已的說道:「這事一定要告訴東方昱,身邊怎麼能留這麼惡毒之人!」

「算了,好在有王妃在,我的臉還能救回來,這件事就這樣吧。」春風淡淡的說道。

秦葉悠震驚不已的看着她,毫不客氣的說道:「春風,以德報怨可不是什麼美德,她都這樣對你了,難道你都不生氣嗎?就這樣放過她了,那下次她還對你動手,你怎麼辦?」

春分見秦葉悠如此激動,更能見她對自己的真誠,十分感動,可是她也有自己的思量。

「王妃,您忘記了嗎?當初碧兒姑娘是如何離開醫藥盟,如何進入藥王谷的?」春風輕聲說道。

說起這個秦葉悠自然不會忘記,當初碧兒姑娘,在醫藥盟冒死救下東方昱,被醫藥盟逐出師門,然後被東方昱帶到藥王谷,調養好久才挽回一條小命。

想到這裏,她似乎明白了春風的用意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83章:自作多情

51.83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