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4章:原來是欺騙

第284章:原來是欺騙

「你是為了你們谷主,所以才選擇忍氣吞聲的吧?」秦葉悠問道,看向春風的眼神都帶著一絲絲的同情。

春風輕輕點了點頭:「谷主知道此事,他如果相信我,懲罰碧兒姑娘,就會有忘恩負義之嫌,他如果不替我出頭,似乎對我沒有交代,到時候他自然為難,所以這事就到此為止吧,以後我多加註意就是。」

秦葉悠為她的深情感動,也為她的大度感動,這世上有幾個人能做到如此的?她差點毀掉的可是花容月貌的容顏啊,現在雖然能治癒,卻也需要經過層層考驗才行的,可是春風竟然就這樣原諒了碧兒。

秦葉悠對她更加刮目相看,她忍不住說道:「東方昱何德何能啊,能遇到你這樣一位好姑娘。」

春風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然後低下頭說道:「你不知道,谷主為我做的更多,如果不是谷主,我還不知道在哪裡忍受煉獄之災呢。」

這姑娘溫柔善良,又寬容大度,難怪成勛會對她這樣上心了,這麼好的姑娘在身邊,東方昱竟然都不知道珍惜,簡直就是暴殄天物的。

這邊春風慢慢養著,臉色上的疙瘩一天天的減少,情況好轉很多,而南嶽的安王隨烜就沒有這麼幸運了。

唐菲被南嶽的侍衛帶著來到南嶽的都城郢都,一路往王城而卻,最後卻沒有去東宮,而是來到安王府。

唐菲有些疑惑的問道:「你們不是說太子殿下找我的嗎?為何要帶我來安王府?」

「進去你就知道了,我們只是奉命行事,別的什麼都不知道。」侍衛似乎有些迴避,直接就把她帶進府中,推進一個房間里。

唐菲十分警惕,發現這裡處處透著詭異,她轉頭一看,發現床上居然還躺著一個男人,只是男人看上去面色灰白,緊閉雙眼,看上去似乎已經沒有什麼生氣了。

處於習慣,她走上前悄悄為這個男人試了一下脈搏,震驚的發現,這人脈搏很弱,似乎隨時都有可能撒手人寰,他的心脈似乎受到了重創。

他們把她帶到這裡來,讓她見這個生命垂危之人,到底是什麼意思,唐菲十分不解,她轉身就想離開這個故意的地方。

「你想去哪裡啊?」忽然有人說道,唐菲一抬頭,竟然看到隨玉心緩緩走了進來。

「公主?你怎麼也在這裡?不過正好,有些侍衛找到唐門,說是太子殿下找我,卻把我帶到這裡來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,你知道嗎?」唐菲急切問道。

「你剛才看了我二哥的傷勢了,你能把他治好嗎啊?」隨玉心並沒有回到她的問題,反而反問了一句。

唐菲一愣,躺在這裡的這位竟然是安王?不過她沒有明白過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,只能先回答道:「實在是抱歉,我也無能為力,如果沒有別的事情,我可以離開了嗎?」

隨玉心聽到她一心想走,並且拒絕救治隨烜,頓時有些著急,直接喊道:「不行,唐菲,你不能走,你必須要治好我二哥。」

唐菲一頭霧水問道:「公主,你這是什麼意思?我真的無可奈何,我們唐門是制毒的,又不是治病救人的,我真的無能為力。」

隨玉心一著急立即喊道:「你跟奕王妃不是很熟嗎,你可以請教她啊,只要你能救活我二哥,你跟太子哥哥,就能成了啊。」

唐菲聽到她的話,頓時愣住,反應過來隨玉心所說的能成是什麼意思,頓時臉一紅。

「公主,我和太子殿下是青白的,請您不要說這樣的話。」隨即她又反應過來,直接看著隨玉心問道:「派侍衛帶我來的,不是太子殿下,而是你對不對?你怎麼能這樣愚弄別人!」

唐菲已經有些生氣了,她一路上都在生隨煬的氣,當初在大魏,他阻斷了兩人之間的感情,為何現在又要來撩撥她?沒有想到這一切都是誤會,都是隨玉心在搞鬼。

隨玉心被唐菲指責,臉上有些過不去,她身為公主,向來驕矜,很少有人敢這樣跟她說話。

「我這是給你機會,你知道不知道?你如果能治好我二哥,我父皇和母后說不定就會同意讓你留在太子哥哥身邊,不然你這輩子都別想嫁給太子哥哥。」

唐菲惱羞成怒,她臉紅紅的,竭力控制自己的怒氣,對隨玉心說道:「你們皇室之人,就這樣喜歡都逗弄別人嗎?我告訴你,我還真是不稀罕嫁入你那寶貝皇兄,我討厭皇室,討厭你們每一個人!」

想起隨煬當初的決絕,她心裡勉強有些意難平。

隨玉心氣急了,沒有想到唐菲竟然敢這樣說,她有想起隨煬鬱鬱寡歡的神情,都是為了眼前這個女人,而她竟然這樣不在乎,竟然說不想嫁入皇室。

隨玉心感覺自己的權威受到了挑戰,同時也感覺唐菲辜負了隨煬的一片深情,頓時心狠起來。

「你何必口是心非,如果不是心裡惦記太子哥哥,為何你聽說是他要你來,你立即就來的,唐菲,你能不能不要這麼虛偽?」

唐菲惱怒不已,不管其他,也不想在這裡繼續承受侮辱,於是轉身就想離開。

「誰讓你走的!」隨玉心大喝一聲,然後對侍衛喊道:「給我攔住她!」

唐菲怒目而視,終於忍不住對隨玉心喊道:「你到底想要做什麼?我說了,我救不了這個人,我對嫁入皇室也絲毫不感興趣,我要會唐門,請你們讓開!」

「哼,你以為這是什麼地方,你想來就來,想走就走,我偏不讓你如意,我就是要把你帶到我太子哥哥身邊,你有本事就把你剛才的話再說一邊!」

唐菲聽到這話,頓時有些驚慌,她不願意這樣去面對隨煬,明明已經告別了的,她卻像個傻瓜一樣,有找到郢都來,她不願讓他看到這樣的她。

於是她拼了命的往外闖,那些侍衛上前攔她,發現這個小姑娘並不會武功,攔住她並不費吹灰之力,隨玉心見她窘迫,心裡有一種異樣的暢快感覺。

當初在大魏人人都喜歡唐菲,反而對她並不怎麼待見,她一直嫉妒唐菲。

侍衛們見公主似乎很樂意他們這樣逗弄唐菲,於是更加起勁,唐菲像是一隻受驚的小獸,到處逃竄,可是往那邊跑,都跑不出去,她清楚的看到周圍這些人臉上的嘲諷。

士可殺不可辱,她何嘗受過這樣的屈辱,當即取下頭上的發簪,就要自殺。

突然她的手腕一陣痛麻,似乎是被什麼東西敲了一下,發簪掉在地上,然後一個黑色身影閃過,在她反應過來之前,她身邊的這些侍衛,已經全部被黑衣人給打倒了。

「這麼一群人,欺負一個弱不禁風的小姑娘,你們南嶽皇室,果然是極其不要臉啊!」黑衣人十分不屑的說道。

「你是誰?竟然敢私闖王府,來給把他給我拿下!」隨玉心怒吼道。

這時候唐菲已經認出來這人是誰,他就是曾經救過她一命的秦朗。

「真是沒有出息,你不會武功,身為唐門之人,不會用毒啊,竟然由著這群雜碎欺負你!」秦朗雖然救了唐菲,對她的態度卻一點都不好,上來就訓斥道。

唐菲低下頭,有些汗顏,這時候剛才被打倒的侍衛有沖了上來,秦朗不再多言,直接拉起唐菲,揮手幾招,再一次把那群侍衛打倒了,這一次保證他們一時半刻爬不起來,然後大搖大擺的帶著唐菲離開了。

隨玉心看著秦朗的背影,剛才她一直沒敢吭聲,她看的出來此人來者不善,身上帶著一股殺氣。

想到這裡她猛然想起來,為何她會覺得此人眼熟了,當初在大魏奕王府,就是他要來刺殺皇兄和她的,看上去之人竟然跟唐菲是認識的。

隨玉心不敢再耽擱,立即就要進宮跟皇上彙報。

秦朗帶著唐菲來到一家客棧的廂房裡,這裡似乎是她的落腳點,唐菲對他自然是十分感激,這已經是第二次被他救了。

秦朗根本就願意承受她的感激之情,劈頭蓋臉的說道:「你別謝我,我也不想救你,不過想到悠悠那麼在意你,要是她知道我見死不救,肯定會怪罪我的,所以我才把你救回來的,你如果想要感謝,那就謝謝悠悠吧。」

唐菲不知道該如何是好,這人脾氣怎麼看上去這麼壞啊!她有點害怕。

隨玉心進宮找皇上的時候,他正在跟六王爺商量怎麼救隨烜,聽到太監來報,公主求見。

皇上微微皺眉,心想他現在忙著呢,哪有功夫見她,這丫頭不知道又要搞什麼鬼。

於是讓太監回了她,可是隨玉心卻執意不肯走,等在門外。

六王爺看不過去,勸皇上:「不如就讓公主進來說說話吧,我也幾天沒見她了,不知道又有什麼事情要說。」

皇上於是點頭,傳隨玉心進來說話。

隨玉心進了大殿之後,立即跪下說道:「父皇,我有重要的事情要稟告,我和太子哥哥在大魏遇刺,那個刺客現在竟然就在郢都!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84章:原來是欺騙

52.01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