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6章:強悍之人

第286章:強悍之人

奕王府內,秦葉悠依舊每天忙碌不已,她本是懶散自由之人,可是現在天不亮就要起床,府里的一應事務,雖然都交給了福伯去打理,可是她也做不了甩手掌柜。

很多事情,福伯都要來請示她,由於白天的時候,她經常一走就是一天,不是經常在家,福伯只能早晨來請示。

秦葉悠不好意思總是讓福伯等著,於是就早起一點,等著福伯來請示。

天氣越來越冷,她早晨尤其不願意早起,每次祁元修早晨練劍之後,偶爾會過來陪她一起用早飯,結果經常看她眼下難掩疲憊之色。

問過之後,有些心疼,立即就要去找福伯來,讓秦葉悠攔住了。

「王爺,您的好意我是心領了,您千萬不要跟福伯說,更加不要訓斥他,福伯管着整個王府,我不知道多省心,現在只需要偶爾早起,沒什麼的,怎麼說我也是王妃嘛,總要操點心的。」秦葉悠絮絮叨叨的勸說着。

開什麼玩笑,要是福伯撂挑子,她去哪裏找這樣得力助手,難得的是還忠心耿耿。

祁元修笑了一下,捏了一下她的小鼻子,冷哼一聲:「你還知道自己是王妃啊,整日整日的不在府里,比我這個王爺事務都繁忙。」

秦葉悠不好意思的笑笑,其實按照現在的標準,她着實算不上合格的當家主母,除了家裏的賬目,別的她很少過問,一切交給福伯,她只是偶爾督查一下,表示自己還存在。

也不像是一般公侯人家的夫人,沒事在家辦個宴會之類的,間接幫夫君拉攏拉攏人心,這些她都不在行,也怪不得蕙娘看不上她了。

秦葉悠趕緊討好的笑道:「這還不是王爺心疼妾身嘛,妾身十分感激,來來來,我給王爺再盛碗湯吧。」

祁元修看着她白皙柔嫩的小臉,忍俊不禁,索性就放開了讓她伺候着,秦葉悠自知理虧的時候,就會表現的十分殷勤,直把祁元修伺候的十分舒心,然後笑着送他出門。

回到屋裏,回味一番之後,這才反應過來,不對啊,她雖然不管家,可是她忙外面的事情,都是為了誰,還不是為了他嗎?

姑奶奶在外面累死累活,難道還做錯了嗎?她頓時懊惱不已,恨不能把祁元修抓回來,讓他也伺候自己一番,心裏那樣還能平衡一點。

忍不住腹誹了大半天,在想像中還祁元修翻來覆去虐了半天,這才心情稍微好點了,想了一下,今天好像沒有什麼要緊的事情要做。

學堂里的孩子們的冬衣,已經安排好開始趕製了,各個鋪子裏的賬冊都已經查驗過了,今天上午也不用去上課,思來想去,她現在竟然無事可做,於是大喜,直接就往卧室衝去。

先睡個回籠覺吧,可不能辜負了這大好的時光。

綠蘿無語的看着她,正想勸她兩句,想了想還是算了,正要悄悄掩上門退出去,就聽到紅袖說道:「郡主來了……」

要是別人,綠蘿肯定會直接回了,王妃正在休息,不宜打擾。

可是這郡主並不是別人,她才不會管你睡不睡覺,一切阻攔都是白費的。

「秦葉悠,這都日上三竿了,你怎麼還在睡啊?」蘇嫣兒的聲音太具有穿透力,秦葉悠想無視都不行,只能痛苦不已的爬起來,歪歪扭扭的讓綠蘿伺候她梳妝。

帶着一臉睡意出來,蔫蔫的問道:「我可不像郡主那麼勤快,每日早起練劍,說吧,郡主今天來找我什麼事情啊。」

「沒什麼事,我就是來找你玩。」蘇嫣兒有些不自然的說道。

秦葉悠跟她絲毫沒有客氣,一個白眼就翻過去,直接戳穿她:「你又來打聽某個人的下落的吧?我真的是不知道。」

秦葉悠並沒有說謊,秦雲飛帶着陳姨娘和雲念去了北疆,小住一段時間之後,秦明源對自己的小兒子十分喜愛,病情好了大半,只可惜北疆的氣候,確實不太適合雲念養病,他去了不久就病了。

秦明源實在是無奈,只能讓秦雲飛把這母子倆送回京城,送別的時候依依不捨,老淚縱橫,陳姨娘擔心他的身體,跟他保證一定會經常寫信告知雲念的情況,等雲念大一些了,身體好點了,就帶着他來北疆。

秦明源老來得子,心情美的沒話說,重新燃起了生活的鬥志,秦雲飛終於放心了,心愿已了,把陳姨娘和雲念安頓好了之後,再去大理之前,他跟秦葉悠說想出去走走,然後就真的走了,現在誰也不知道他在哪裏。

蘇嫣兒的臉上頓時出現失望的神色,眼神里也都是落寞,秦葉悠看着這位元氣少女,變的如此憂鬱,頓時覺得不忍心。

「嫣兒,你怎麼就不明白呢,君公子不辭而別,肯定有他的理由,說不定他也有什麼難處,不方便跟你說,或許只是你們緣分淺而已,你何必如此執著?」

蘇嫣兒抬頭看着秦葉悠,眼神堅定:「不管他有什麼難處,我都願意跟他議程承擔!」

秦葉悠苦笑一聲,這傻丫頭,她都不知道是什麼難處呢,竟然就直接說願意。

「男人都是好面子的,你願意的事情,他未必願意,或許他只是不想讓你看到他的落魄和狼狽,所以才躲開了你呢。」秦葉悠差點就要忍不住告訴她真相了,等她知道秦雲飛只是一個被流落髮配的罪臣之後,她是否還願意這樣痴情。

正說着呢,就見祁元修從外面走來,秦葉悠悄悄打量一眼蘇嫣兒,她的表情還是很落寞,祁元修的到來對他沒有產生一點影響,她心裏暗自高興的一下下

祁元修今天心情不錯,在虎翼營的事情上,他跟皇上的意見相左,兩人爭執不下,皇上其實只是為了爭奪兵權,而不顧士兵的安危。

祁元修不管他,直接先斬後奏,在冬天來臨之前,讓虎翼營撤離極北苦寒之地。

皇上今天喊他去,定然是要訓斥他一番的,沒有想到皇后突然有事,胎象不穩,皇上立即什麼都不管了,趕緊去看望皇后,祁元修半路接到傳話,皇上今日不見他了。

雖然折騰了一下,但是少了一番口舌之爭,祁元修也十分樂意,想起早晨秦葉悠可愛的模樣,他回府之後忍不住又來到梧桐苑。

遠遠就看到蘇嫣兒坐在那裏,鬱鬱寡歡的模樣,之前秦葉悠曾經跟他提過蘇嫣兒的事情,看這樣子,他猜測蘇嫣兒肯定又是來訴苦的。

今天他心情好,大步跨進廳堂之後,笑着說道:「嫣兒也在呢?」

蘇嫣兒無精打採的跟他打了一個招呼:「王爺……」

秦葉悠微微一笑,這姑娘真是有趣,自從有了她的君公子之後,還依然直呼秦葉悠的名字,似乎已經習慣了,卻不在喊祁元修為元修哥哥了,中規中矩的喊他王爺。

祁元修看了秦葉悠一眼,兩人目光對視片刻,秦葉悠微微挑眉,祁元修就明白過來,跟他猜測的一樣,這丫頭還是為情所困,於是他決定多做一件好事。

「近日虎翼營演練,我發着這些小子門越來越成才了,各個武藝高強,以後再戰場上定時能掙來功勛的好男兒,嫣兒,你這也老大不小了,要不我給你介紹一個?」

祁元修笑着問道。

秦葉悠差點暈倒,不僅僅是因為祁元修要給人介紹對象,還因為他的話。

王爺啊,您這也太直接了吧,蘇嫣兒雖然大大咧咧的,可到底是個女孩子了,怎麼能直接提起她的婚事呢。

可是她沒有想到的事,自己真的是小看了蘇嫣兒,只見她臉上沒有一絲羞澀,反而瞪着眼睛,直接回應道:「我找的是夫君,又不是找保鏢,你說的這種誰稀罕啊。」

秦葉悠目瞪口呆,嘆為觀止,暗暗覺得蘇嫣兒怎麼如此不同,不會跟她一樣,也是穿來的吧。

祁元修會頂兩句,竟然也不氣惱,反而笑着繼續問道:「那你說,你喜歡什麼類型的,我看看軍營里有合適的嗎?」

蘇嫣兒滕的一下站起身來,臉色漲紅了,怒氣沖沖說道:「我才不要你多管閑事,有這個功夫,你還是多管管自己吧,看你們王府都成什麼樣了!」

說完她撇了一眼清風苑的位置,然後冷哼一聲,跟秦葉悠告辭之後,都沒有搭理祁元修,直接就轉身離開了。

祁元修看着她怒氣沖沖離開的背影,轉頭對笑着倒在軟榻上的秦葉悠問道:「你們女人都這樣善變嗎?這丫頭怎麼變成這樣了?」

秦葉悠笑到不行,好不容易忍住了,擦了擦眼角笑出的淚花,一點都不同情他,問道:「怎麼了?你不適應了?女人善變,主要是取決於男人。」

祁元修不太懂,只感覺女人這種生物實在是太難懂。

秦葉悠笑夠了,然後說道:「王爺,你今天已經來了兩次了,還是趕緊回去吧,不然的話,我估計蕙娘很快就會殺過來的。」

祁元修冷哼一聲,然後對着門外喊道:「綠蘿,關門!沒有我的允許,誰都不許進來!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86章:強悍之人

52.38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