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7章:密道

第287章:密道

秦葉悠苦笑一聲,勸說道:「王爺,您還是讓我清靜一下吧,我不怕事,但是我怕鬧。」

說着就要往外趕祁元修,綠蘿都跟在後面着急,清風苑那位整天恨不能王爺十二個時辰都待在那裏,王妃倒好經常把王爺往外趕,於是忍不住說道:「王妃,您放心吧,大門我給您看着呢。」

秦葉悠無奈的看着綠蘿,你到底是跟誰一邊的,看不出來,你家王妃很想休息嘛?

祁元修十分讚賞的看了一眼綠蘿,這丫頭就是上道,回頭得好好獎勵一番。

綠蘿一看情勢不太對,趕緊低頭,繼續裝傻。

這時候外面傳來了敲鑼打鼓的聲音,十分熱鬧喜慶,秦葉悠好奇問道:「今天這已經是第二撥了,今天是什麼日子啊,外頭怎麼會這麼熱鬧?」

綠蘿剛才收到秦葉悠警告的眼神,正在忐忑,這時候正是她表現的機會了,趕緊上前說道:「王妃,我聽葛媽媽說,今天可是個極好的黃道吉日呢,非常適合嫁娶,今天京城有很多戶成親的呢。」

住在這京城繁華地段的,大多非富即貴,婚嫁的排場自然都十分浩大,所以這吹吹打打的喜慶之聲,幾乎一直不斷,大街上站滿了看熱鬧的人。

秋高氣爽,艷陽高照,確實是個好日子,秦葉悠感覺自己的心情也舒爽了好多,於是不再攔著祁元修,吩咐綠蘿泡茶,兩人進屋說話。

秦葉悠總覺得今天的祁元修今日似乎有些異常,並不是他日常的風格,顯得有些心不在焉。

「王爺,您今天是有什麼事情要說吧?」秦葉悠忍不住問道。

祁元修看了她一眼,嘴角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,轉頭問道:「看出來了?現在還不能告訴你。」

這樣一說,秦葉悠更加好奇了,追問不停,祁元修終於答應了:「時辰也差不多了,我們去卧室說吧。」

去卧室說?秦葉悠挑眉,用嫌棄的眼神看着祁元修,意思十分明顯:大哥,大白天的你想什麼呢?

祁元修知道她想多了,湊近她悄聲問道:「夫人,你為何用這樣的眼神看着我,我只是說去卧室說話,你想到哪裏去了?」

秦葉悠被他盯着慢慢漲紅了臉,心裏知道,他肯定是故意,憤然起身,往卧室走去,憤憤不平的想着,祁元修,你給我等著,我看你能耍出什麼花招來。

兩人進入卧室,卧室的一側安置一張紅木大床,中間擺放一張小小的圓桌,四周幾個圓凳。

秦葉悠在凳子上坐下來,祁元修抱着胳膊,並沒有坐下來,而是環顧房間的四周,好像是第一次打量這個房間。

「王爺,現在有什麼話可以說了吧。」秦葉悠微挑着眉頭看着他問道。

「還不到時辰……」祁元修神秘兮兮的說道。

「您老人家說個話,也要挑吉時啊,您這是不是在逗我啊。」秦葉悠被這樣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的感覺給弄的沒有耐心了。

就在這時候,外面禮炮聲更響,可能真正到了吉時了,祁元修上前拉着秦葉悠的手,秦葉悠冷哼一聲,心想你剛才不還一本正經的質問我嗎?現在幹嘛來拉人家的手。

她剛剛想要甩開,突然發現祁元修並不是拉着她往床邊走,而是往牆角走去,這傢伙到底在搞什麼鬼。

兩人面向牆壁,站在牆角,祁元修專註的盯着牆角,秦葉悠一頭霧水。

就在這時候,她突然聽到一陣奇怪的響聲,突然看到牆角的地磚動了一下,把她嚇了一跳,下意識的就往祁元修的方向靠過去。

祁元修嘴角帶着笑意,十分淡定,繼續觀看,那地磚被先到一邊,突然就從裏面鑽出來一個人,秦葉悠震驚不已的睜大眼睛,定睛一看,居然是冷月!

這時候她這才反應過來,有人挖了一個地道,然後終點站是她的卧室!她轉頭看着祁元修問道:「王爺,你這是何意,難道因為文如意不想讓你來,你就相出這樣一個辦法,半夜從地道而來?」

想到這裏,祁元修的形象在她心裏出現了毀滅性的裂縫。

祁元修忍俊不禁,敲了一下她的額頭,戲謔道:「你這小腦袋瓜里,整日都在想些什麼?我要見你,什麼時候需要偷偷摸摸了的?」

「那這個地道是通往哪裏的?」秦葉悠有些臉紅,不知道為什麼,她今天的想法總是那麼不正經,一定是因為眼前這個男人。

「這是通往蔣家小院的,知道的人很少,你可以放心來回,裏面我已經安排專人守護著,你只管放心來回。」

秦葉悠許久說不出話來,她看着祁元修,還有灰頭土臉,剛剛從裏面鑽出來的冷月,眼眶一紅,然後就要落淚。

從這裏到蔣家小院的距離並不近,他竟然悄悄的為她辦了這樣一件大事!她記得有一次她從蔣家小院回來,抱怨了兩句,嫌天山派的人太礙眼了,動不動就跟蹤。

當時祁元修只是隨意說道:「沒事,我來想辦法。」

後來就再也沒有提這件事了,沒有想到他竟然悄無聲息的就挖起了地道。

祁元修見她紅着眼眶的樣子,心裏更加高興,柔聲說道:「看把你感動的,至於嘛,現在是不是覺得你的夫君挺偉大的啊。」

冷月也在旁邊助力說道:「王爺特意囑咐,這是給您專用的,地道裏面佈置的很好,危險時刻可以藏身,裏面還有水源和食物儲備,都會定期更新。」

秦葉悠噗嗤一聲笑出了聲,眼淚也在這一瞬間低落,看着祁元修感動不已的說道:「王爺,你確實挺偉大的,不如再挖一個通往我外祖母的小院的地道吧。」

祁元修和冷月同時一怔,通往那個小院?上百里的路程吧?

秦葉悠看到剛才兩人臉上臭屁的表情,蕩然無存,心情更好了,她突然就笑了起來。

祁元修這才反應過來,剛才秦葉悠一本正經的在開玩笑呢,忍不住又戳了她一下。

這是秦葉悠從來到這個世界之後,最為感動的時刻了,她要的其實並不多,只要眼前這個男人的心,只要他願意一心為她,她就知足了。

因為她的一句話,他竟然就為她挖了這一個地道,這份情誼,足以說明一切了。

蘇嫣兒從奕王府回來之後,一直悶悶不樂,也不讓人跟着,自己的再大街上漫步目的的走着,不知不覺就走到那片曾經開滿桂花的河堤。

現在桂花已經開完了,樹上的葉子有的也已經開始變黃,更顯得蒼涼,觸景傷情,蘇嫣兒鬱鬱寡歡的離開了這裏。

秦葉悠說她和君公子緣分淺,可能就到此為止了,可是她不相信。

蘇嫣兒以前覺得自己喜歡祁元修,喜歡的程度驚天地泣鬼神,所以不顧一切,就連他已經成親都不顧了,整日去鬧騰,一直到後來死了心,也就放手了。

可是等她遇到君公子之後,她才猛然發現,她以前對祁元修的感情或許並不是愛情,她那時候有過嫉妒,有過羨慕,有過傷心,有過失望,可是沒有現在這樣患得患失的愁緒,也沒有這樣心心念念絲絲縷縷的挂念,這才是真正的愛情吧。

最讓她不能放下,不能看開的,是她知道君公子心裏不是沒有她的,他看向她的眼神,帶着溫度和情緒的。

一個男人愛不愛你,他的眼神騙不了人,拜祁元修所賜,她知道一個男人如果不愛你,他的眼神是平靜無波的,可是君公子不是。

從他們第一次見面,她就看得出來,他看她的眼神,跟別人不一樣。

蘇嫣兒並不是猶豫不決之人,可就是因為他的眼神,她無論如何也放不下他,不管什麼結果,她就想知道他的想法,就想問他一句話。

蘇嫣兒正一邊想着事情,一邊漫無目的在走着,突然聽到前面一聲爆喝:「你去不去?不去我就打死你!」

蘇嫣兒嚇了一跳,猛然抬頭,就看到旁邊一個小酒館的門口,一個醉醺醺的男人,正揪著一個女人的頭髮,左右開弓的打她。

蘇嫣兒一看這情況,想都沒有想,直接就沖了上去,一腳就把那個醉漢給踹到一邊。

「你一個大男人,光天化日之下打女人,簡直豬狗不如!」蘇嫣兒怒吼道。

男人被踹到之後,好半天才爬起來,罵罵咧咧的說道:「老子管教自己的女人,與你有什麼關係!你這娘們多什麼事!」

蘇嫣兒怒不可遏,心口所有的不快,都有了發泄的渠道,她衝上前對着那個醉漢一陣拳打腳踢。

旁邊嚇呆了婦人這才反應過來,衝上前來拉住她:「姑娘,別打了!快別打了!」

「這樣的男人,你還護着他?你腦子進水了嗎?」蘇嫣兒對着那個女人恨鐵不成鋼一般的怒吼。

「可是他是當家的啊,我們全家還指望着他呢,你打死了他,我們娘倆怎麼活啊。」女人又哭着求道。

旁邊有人看不下去,直接說道:「你這個女人真是看不清情況啊,你男人都要把你賣到妓院了,你還想着護着他?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87章:密道

52.56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