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8章:終於等到你

第288章:終於等到你

蘇嫣兒一聽,幾乎要出離憤怒了,通過周圍七嘴八舌的議論,她才知道事情緣由,這個男人整天酗酒成性,嗜賭成性,回家打老婆孩子,現在賭債還不上了,人家債主找到家裡去。

他老婆沒辦法,帶著孩子逃出去,去酒館找他,結果他就要把老婆給賣了。

天底下竟然有這樣喪盡天良的事情!

「滾!要你們多管閑事的,她是我老婆,要打要罵都是老子說了算,我想打就打!」醉漢醉醺醺的又要動手,她老婆嚇得立即縮成一團。

「今天這事我就管定了!」蘇嫣兒怒氣沖沖喊了一聲,然後抽出隨身帶著的長鞭,用力抽了過去,那個男人嗷嗷慘叫。

旁邊那個女人又沖了上來,哭著抱住了蘇嫣兒的雙腿,苦苦哀求:「別打了,我求你,別打了,再打就打死了啊。」

蘇嫣兒被她抱住,動彈不得,這時候那個醉漢終於反應過來,惱羞成怒,被蘇嫣兒打紅了眼睛,見她現在不能動,直接抓過旁邊的椅子,朝著她砸過來。

眾人驚呼一聲,眼看椅子就要打在蘇嫣兒的頭上了,突然一個黑影閃過,動作迅速,一腳就踹飛了那張椅子,然後一出手,一掌把醉漢推了出去。

男人出手不輕,醉漢直接吐出一口鮮血,半天沒有爬起來,那女人直接放開蘇嫣兒,衝到男人身邊。

蘇嫣兒愣住了,怔怔的看著眼前這個男人,這是他第三次救她了,似乎每當她有難的時候,他就會出現。

秦雲飛看著她愣愣的,走上前,關切的問道:「郡主,你怎麼樣了?剛才有沒有傷到你?」

蘇嫣兒看著他,怔怔的問道:「你去哪裡了?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多久了?」聲音里都帶著酸楚。

秦雲飛心口微微刺痛,卻什麼都做不了,只能輕聲嘆了一口氣,打量她一番,覺得她似乎沒有什麼事。

於是轉頭對著那對夫妻說道:「夫妻本是同林鳥,大難臨頭各自飛,這是常理,你老婆都要被你賣到妓院了,關鍵時刻卻還護著你,這樣的老婆你確定真的要賣了他嗎?」

男人眼神閃爍一下,轉頭看著旁邊女人紅腫的臉,出現懊悔的神色,低下頭了,突然又咳了兩聲,嘴角滲出血絲。

女人唯唯諾諾,卻又緊張的問道:「孩子他爹,你怎麼樣了?要不要緊啊?」

男人搖了搖頭,低聲說道:「我沒事,芸娘,我不是東西,我對不起你跟孩子。」

芸娘哭著搖了搖頭:「我不怪你,我知道你心裡苦……」

兩人相互攙扶著站起身來,男人看了一眼秦雲飛和蘇嫣兒,向他們微微鞠躬,轉頭對芸娘說道:「我們回家吧,我去找那些債主說,只要他們給我一點生機,我就會拚命賺錢還錢,等還完了錢,我們的日子就好了。」

芸娘拚命點頭,已經哭道說不出話來,兩人相互攙扶著走遠了。

秦雲飛走到蘇嫣兒跟前對她說道:「走吧,我送你回去吧。」

蘇嫣兒沒有動,靜靜看著她問道:「然後呢,然後你在一次消失在我面前對吧?」

秦雲飛不敢看她固執的眼神,低聲說道:「郡主,你心裡清楚,我給不了你想要的生活,你也不了解我,不要再執著下去了。」

蘇嫣兒眼眶紅了,淚水慢慢的積蓄起來,在眼眶裡慢慢打轉,她依舊平靜的看著秦雲飛,淡淡的說道:「我偏不!」

說話的聲音都帶著一絲顫抖,眼淚終於掉落下來,她有些慌亂的抬手去擦,又覺得這樣在秦雲飛的跟前很丟人,轉身急匆匆往前走去。

秦雲飛沉默的跟在她的身後,兩人一前一後,走了一會兒,竟然又回到了當初他們相遇的地方。

蘇嫣兒擦乾了眼淚,轉過身,看著站在她身後的秦雲飛。

「君公子,今天我就把話直說了吧,我喜歡你,從第一次見你我就知道我喜歡你,我就想問問,你跟我的想法是一樣的嗎?你是怎麼看我的呢?」

她豁出去,實在是受夠這樣整日牽腸掛肚的日子。

秦雲飛看著她,眼神竟然有些悲傷,輕聲說道:「嫣兒,你是個好姑娘,你說細化我,可是你知道我是什麼樣的人嗎?知道我以前有過什麼樣的過往嗎?甚至你知道我的真名嗎?你什麼都不知道,怎麼就敢說喜歡我。」

這是他第一次直接稱呼她為嫣兒,自己的名字被他喊出來,竟然這樣動聽。

蘇嫣兒的心也跟著柔軟起來,她微微仰著頭,看著高大的秦雲飛,堅定的說道:「是的,你說的這些,我都不知道,可是我喜歡的就只是你這個人,跟你說的這些都無關,不管你叫什麼名字,來自哪裡,做過什麼,我都不在乎!」

她的眼神熾熱又堅定,鏗鏘有力的清清楚楚的表達自己的心意,她就是這樣的女子啊,洒脫爽利,敢愛敢恨,愛恨都十分痛快,他愛的就是這樣的女子啊。

蘇嫣兒沒有注意到,從剛才開始,秦雲飛就一直緊握雙手,他在竭力剋制自己,不要衝動,不要害了她,一定要拒絕她,他不管給自己心裡暗示。

在她哭的時候他忍住了,在她悲傷的時候他忍住了,可是聽到她這番熾熱的表白之後,他再也忍不住了,內心拚命吶喊的都是,他愛這個女子!

如果他再堅定一點點,再狠心一點點,就能把她推開了,她以後的人生就會是平安和順的了,他就不會拖累她了。

可是他再也堅持不下去了,看著她哭紅了的雙眼,看著她充滿期盼的眼神,他再也忍不住了,鬆開了緊握的雙拳,伸出有力的胳膊,一下子就把擁入懷中,低頭深深的吻住了她。

這一刻,他才真正看清楚自己的內心,他抵禦不了她,因為他的心早就淪陷了。

前方的路再難走,再坎坷,只要她還在他懷中,再難走的路,他都不怕了。

幸福來的太突然,蘇嫣兒都懵了,只感覺到他的熱烈和渴求,跟隨他的節奏,迎合著他。

許久之後,他終於放開她,額頭抵著她的額頭,四目相對,這一次他的眼裡不在有克制,全是柔情。

她一直以為,他們倆之間,她是付出多的,她是用情深的那個,現在看到秦雲飛的痴情眼神,蘇嫣兒才明白過來,他才是情根深種那人,只不過他會掩藏而已。

想到這裡,她心裡狂喜,忽然又想到,就因為他的剋制,她這段日子才會過的如此煎熬,頓時有些氣惱,用手捶著他,不滿的說道:「你為何不早點跟我說這些話,你如果早點告訴我,我這些日子就不會這麼痛苦了。」

秦雲飛摟著她,輕輕拍著她的背說道:「是我不好,以後不會了,以後我再也不會讓你傷心了,我什麼都告訴你。」

蘇嫣兒聽到他的話,心裡十分甜蜜,無聲的笑著。

兩人在樹底下坐下來,秦雲飛和盤托出自己的身份,蘇嫣兒震驚不已,原來他是秦葉悠的弟弟啊。

怪不得當時秦葉悠會那麼拚命的救他,而且事後還那麼關心她。

「你不要怪我姐姐,是我不讓她告訴你的,我就是怕我耽誤你,嫣兒,我還有背的重要之事,還要離開至少兩年,你願意等我嗎?」秦雲飛問道。

他覺得就算是蘇嫣兒不願意,他也不會怪她的,表明了自己的心意,知曉了她的心意,他覺得此生無憾了。

蘇嫣兒問道:「你要去哪裡?不能帶著我一起嗎?」

「這是一件極為機密的事情,我不能告訴任何人,也不能帶你去的,不是防著你,是為了你的安全著想。」大魏自己種植藥材,一旦事發,跟天山派對抗的話,到時候不知道會有什麼慘烈的爭鬥,他不想牽扯進來蘇嫣兒,只想她平平安安的。

蘇嫣兒十分順從的點了點頭說道:「好吧,我等你回來,不過你要答應我一件事,一定要保護好自己,我要你平平安安的回來。」

秦雲飛握住她的手,鄭重的點了點頭:「我答應你!」

奕王府內,祁元修突然收到密信,這是一封帶著血跡的密信,上面簡單寫道:「五皇子被抓,我等拚死追擊,奈何對方太過狡猾,我們中了埋伏,請王爺速速支援!」

密信的最後還畫了一個簡單的地圖,似乎就是五皇子被囚禁的地方。

祁元修看著密信上的血跡,知道事情可能嚴重了,通過二皇子的死,他知道皇上是鐵定要殺這幾位皇子了。

如果五皇子真的落入孔雀翎的手中,十分危險!孔雀翎首領夏毅,曾經是江湖上的冷血殺手,手段極其殘忍,不論男女老少,只要給錢,不管什麼原因,什麼任務他都接,曾經被整個江湖追殺,後來被皇上拉攏,成為孔雀翎的新一任首領。

祁元修立即吩咐追風準備一下,他來到梧桐苑跟秦葉悠告別。

「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帶著追風出門,留下冷月保護你,你自己要小心,皇上最近跟天山派走的有些近,你要留意,記住,不管發生什麼事情,你自己的安全最重要!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88章:終於等到你

52.75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