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章:腿又廢了

第28章:腿又廢了

追風進來的時候正好看到這一幕,他一驚,趕緊把手裏的東西放下來,直接沖了過去,看到秦葉悠嘴角有血跡,更加擔憂,「王妃,您怎麼樣?是不是傷到了?」

「先別管我,我沒事,快點摁住王爺,他的腿不能動,我快要摁不住了。」秦葉悠着急喊道。

祁元修那一掌其實傷到她了,她額頭冒出冷汗,幾乎要穩不住的時候,見到追風猶如見到救星。

追風趕緊過去穩住了祁元修,秦葉悠終於得空從空間中悄悄取出銀針,在祁元修幾處重要的穴位上紮下去,他瞬間安靜下來,不再掙扎。

追風把祁元修抱着放進葯浴桶中,秦葉悠小心翼翼護著祁元修的腿,不讓沾到水。

「王妃,您有沒有受傷?這裏有我照看,要不您去休息一下吧。」追分看着她嘴角的血跡,有些不忍。

秦葉悠卻堅定搖了搖頭:「這葯浴中的藥材,要分批量分種類的放進去,你可能弄不清,還是我來吧。」

就這樣她不眠不休的照顧著祁元修,每天幫他換藥,喂他吃藥,給他做葯浴,一晃十天過去。

這期間陳副將終於憑藉當初的聖旨,把兵權給奪了過去,然後數次派兵去攻打最後那座城池。

結果次次都是敗退,不管用什麼戰略,敵人好像都有準備,而且時不時還有偷襲,大魏軍傷亡慘重。

軍醫營於是又忙碌起來,大批的傷員被送回來。

祁元修的病情已經穩定,秦葉悠為他檢查過,體內的毒素正在慢慢的減少,於是空閑時間她依舊去軍醫營幫着搶救傷員。

這一日祁元修終於醒來,一轉頭看到的是守在床邊的追風,他問出的第一句話就是:「秦葉悠呢?」

追風見他醒來,十分的興奮,立即回答道:「王妃在軍醫營,最近那邊傷員太多,王妃幫着救助傷員。」

「我昏迷了幾天?現在外面什麼情況?」祁元修一聽傷員很多,心裏頓時一沉。

追風神色黯然說道:「王爺,您昏迷了十天,陳副將拿出聖旨奪走兵權,這幾日雖然一直在攻城,但是每次都是慘敗。」

「聖旨?」祁元修眉頭一皺,他怎麼不知道還有聖旨這回事。

「皇上給陳副將的,如果軍營里的主帥出了什麼意外,將由他主持大局。」追風想到陳副將的平庸無能,憤憤不已。

祁元修冷笑一聲,他明白過來,那份聖旨怕是皇上早就下了,就等着他戰死或者被刺殺而死呢。

「王爺,現在怎麼辦?程虎他們因為不滿陳副將的指揮,已經被關押起來了,陳副將每次派往前線的都是我們的人,這段時間上傷亡太多了。」追風的拳頭都攥得咯咯響。

「淡定,我們現在要按兵不動,既然聖旨都拿出來了,怕是後面的大招也都該出現了。」祁元修高深莫測的說道。

「這段時間都是王妃照顧我的?」祁元修突然問道,然後他就發現,提起秦葉悠,就連追風的面色都緩和好多。

他詳細跟祁元修敘述了,秦葉悠怎麼為他醫治,怎麼不眠不休的照顧他的。

「我竟然還給了她一掌?她都沒有躲開?」祁元修有些驚訝的問道。

追風點了點頭:「王妃一動未動,當時嘴角都出血了,她還是緊緊護住您的腿。」

祁元修沉默了好久,淡淡的說道:「這個傻瓜……」

秦葉悠從軍醫營回來的時候,已經累的搖搖欲墜,可是回來之後,第一件事就是去查看祁元修的傷勢。

累倒極點的她,根本就沒有發現祁元修已經醒來,正在看着她呢。

她低着頭,查看他腿上的傷,嘴裏念念有詞:「嗯,不錯,傷口基本上癒合了。」

「你平時就是這樣心不在焉的為我醫治的?」頭頂突然出現一個聲音。

秦葉悠一頓,然後猛然抬頭,看到他帶着好看的笑容,正看着她呢。

「你醒了?」她輕聲問了一句,然後綻開一個燦爛的笑容,接着說道:「我就知道你肯定會醒來的,你現在感覺怎麼樣了?」

看到她如此激動,祁元修心裏也覺得暖暖的,她是真的為他擔心了。

「別的還好,只是我的腿沒有知覺了……」他平靜的說道。

秦葉悠十分震驚,直接說道:「不可能,我一直詳細觀測著呢,你的腿不受影響啊,腿上的筋也長的很好,怎麼會沒有知覺?」

她最怕的就是這個結果啊,有什麼打擊能比得到之後再失去更大呢。

這時候追風正好帶着薛老走了進來,秦葉悠立即拉住薛老說道:「薛老,你快看看,我給王爺做了全面檢查都沒有問題,可是他的腿沒有知覺,你快看看,能看出是怎麼回事嗎?」

追風聽了一愣,剛才王爺醒來明明十分平靜啊,難道剛才沒有發現嗎?

薛老為祁元修也檢查了一下,發現他的腿確實沒有問題,他跟隨在祁元修身邊多年,對他十分了解。

薛老抬頭看了一眼祁元修,祁元修朝他眨了一下眼睛,然後說道:「最近我中毒,身體不行,很多事都需要你們操心了,還得麻煩陳副將繼續忙碌一段時間了。」

薛老似乎明白過來了,他恭敬點頭說道:「王爺的腿怕是受毒素侵蝕,需要再繼續休養一段時間看看,老夫一時也查不出原因。」

追風瑞敏,看到祁元修和薛老兩人之間的眼神交流,似乎也懂了,表情放鬆很多。

這時候只有秦葉悠還在心急如焚,她拿出一根銀針,直接插進祁元修腿部的穴位上,祁元修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。

秦葉悠問道:「真的沒有感覺?」

祁元修搖了搖頭,薛老和追風欽佩的看着他,用眼神表示,王爺,您真能忍!

眼見秦葉悠又拿出來一根銀針,追風收到祁元修的眼神暗示,立即上前說道:「王妃,王爺的腿或許只是太久沒有活動的緣故,您先不要扎針了,免得起反作用。」

秦葉悠想了想,覺得他的話似乎有點道理,收起來銀針,囑咐祁元修:「你既然醒來,就趕緊起身活動吧,躺久了,是不太好的。」

祁元修趕緊點頭答應着,同時給了追風一個讚許的眼神:做得好,回頭給你漲工錢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8章:腿又廢了

5.13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