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9章:被人暗算

第289章:被人暗算

祁元修嚴肅鄭重的表情,讓秦葉悠隱約感覺到有些不安,祁元修去哪裡她向來不問,他願意讓她知道的就會告訴她,不願意說的她也不多問,可是今晚她心中莫名的不安。

「是出了什麼事情了嗎?」秦葉悠一邊幫他繫緊披風,輕聲問道。

「嗯,寒星來了封密信,五皇子被抓走了,如果是孔雀翎,恐怕會比較兇險,我要親自去看看。」祁元修凝眉說道。

秦葉悠親自送他出門,輕聲囑咐道:「注意安全,我等你回來。」

祁元修點了點頭,反正上馬,高大的身影立在馬背上,策馬疾馳而去,追風緊跟在他後面。

外面天色陰沉,狂風一陣陣呼嘯而起,秦葉悠在門口站了許久,然後才回到府里。

當天夜裡就下起了大雨,一場秋雨一場寒,夜裡已經有些陰冷了,綠蘿幫她換了一床厚一點的被子。

秦葉悠在燈下坐了許久,一直沒有聽到祁元修回來的動靜,她讓綠蘿派人去怡然居門口等著,只要王爺回來,不管多晚,都要來跟她彙報。

一直等到深夜,綠蘿推門進來,有些不忍心的說道:「王妃,夜已經很深了,現在下大雨,夜裡濕冷,您還是早點上床休息吧。」

秦葉悠點了點頭,緩緩起身,輕聲問道:「王爺還沒有回來嗎?」

「還沒有呢,我跟小順子說好了,只要王爺一回來就來報,您說吧,我替您守著,王爺回來我就叫醒您。」綠蘿一邊說著,一邊伺候秦葉悠梳洗,扶她上床躺下了。

聽著外面嘩嘩的雨聲,心裡想著事情,秦葉悠睡的並不踏實。

睡到迷迷糊糊的時候,她猛然問道一股血腥之氣,她的嗅覺異常靈敏,頓時驚醒,以為是祁元修回來了,受傷了,她腦袋還沒有清醒呢,就已經翻身坐起來。

轉頭一看,房間里的角落確實有個身影,可即使看不清楚,她也可以確定這個人並不是祁元修。

「你是誰?」她冷聲問道,全身戒備,綠蘿就在外間,冷月晚上也在梧桐苑,只要她高聲一喊,他們隨即都能衝進來。

「王妃,別怕,我是寒星……」那個說道,並沒有靠近,只是站在角落一動未動。

秦葉悠趁機快速點燃床頭的蠟燭,仔細一看,果然是寒星,他的臉上都是傷痕,臉色蒼白,身上淋濕了,正在滴滴答答往下低著水。

秦葉悠一低頭,發現滴在地上的水是血紅色的,他的身上也帶著傷!看他站都站不穩的樣子,看來是傷的很重。

秦葉悠顧不得其他,直接翻身下床,披上一件衣服,點亮屋裡的蠟燭。

「你別站在那裡了,到這邊來,讓我看看你的傷?」秦葉悠著急說道。

寒星這才敢蹣跚的從角落走出來,他氣息微弱的說道:「王妃,屬下實屬無奈,走了密道,後面一直有人追擊我,我趕回來跟我王爺彙報。」

秦葉悠聽到這裡,猛然頓住:「你跟王爺彙報?王爺接到你的密信,白天就出發去了,到現在還沒有回來啊。」

她的心口跳的很快,好像預感到什麼事情了,緊緊的盯著寒星。

寒星也很震驚,他搖頭說道:「我並沒有寫什麼密信啊!」

嘩啦一聲,秦葉悠不小心碰倒了桌子上的水杯,杯子滾到桌下,摔得粉碎。

外間的綠蘿聽到聲響,立即沖了進來,看到寒星驚叫一聲:「你怎麼進來的?」

冷月隨即也沖了進來,看到寒星也是一愣:「寒星,你回來了?半夜三更在王妃房裡做什麼的?」

「都別問了,寒星,你趕緊說!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」秦葉悠突然拔高了聲音,怒吼了一聲。

眾人一驚,都看著他,寒星這才交代道事情的來龍去脈。

祁元修命令他帶人保護五皇子,為了防止暴漏五皇子的行蹤,他們並沒有太靠近那片葯田,只在外圍守著。

結果不知道怎麼被人發現了,他們被大群高手圍攻,寒星被打暈,抓起來關在一個密室里,他醒來之後,想盡千方百計,這才殺出重圍,逃了出來。

那群人十分瘋狂的尾追攔截,似乎十分懼怕他討回來,寒星被追的緊了,沒有辦法,他知道密道的事情,於是悄悄從密道逃了回來。

秦葉悠聽完之後,全身一陣陣的出著冷汗,這樣說來,那封信不是寒星寫的,那麼會是誰寫的呢,這件事一看就是陰謀。

那封信就是引祁元修上鉤的誘餌,他十分信任追風,冷月和寒星,這三人辦事一直很靠譜,再加上他對五皇子的關切之情,情急之下,竟然沒有發現那封信是假的。

「不對,我們的筆跡都是經過嚴格訓練的,就怕有人會冒充我們的筆跡寫信給王爺,這麼多年,王爺怎麼會分別不出來那到底是不是你寫的信,寒星,你老實交代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」

冷月突然說道,然後長劍一揮,就架在了寒星的脖子上。

寒星一愣,不可置信的問道:「冷月,你竟然懷疑我?我跟隨王爺這麼多年,就算是為了王爺賠上我這條小命,我都願意,早就做好了為王爺犧牲一切的打算,我怎麼會陷害王爺,你這樣說話,是要誅心的!」

寒星情緒激動的喊道,他一激動,血流的更快的,直感覺到一陣頭暈目線,然後就暈倒了。

「先別說這些了,快,先把他搬到廂房去,我要查看一下他的傷勢。」秦葉悠趕緊吩咐道。

綠蘿和冷月,這才手忙腳亂的把寒星搬到了秦葉悠的專用「手術室」。

這兩人都知道秦葉悠的規矩,她為人診治的時候,身邊不能有別的人,冷月和綠蘿很自覺地就退了出去。

秦葉悠趕緊為寒星檢查了一下,索性他身上的傷都不足以致命,會暈過去,只是失血過多,秦葉悠趕緊為他輸血,然後埋頭開始處理他身上大大小小的傷口。

其中居然還有一個是貫穿傷,看上去似乎是一隻箭直接穿透了他,這麼重的傷,他竟然還能撐到現在,秦葉悠表示很佩服啊。

終於處理好所有的傷,秦葉悠已經斷定,寒星不會是裡應外合陷害祁元修之人,他身上的傷幾乎都是差點就要致命的,他能活下來,只能說明他運氣好。

如果只是演戲,他是習武之人,自然知道那些地方是致命的,就算用苦肉計,他也要避開這些地方的,從他身上的傷口來看,他顯然沒有。

輸液結束,看到他的連誰稍微有些紅潤,秦葉悠算是放下心來,然後把輸液用的工具放在系統里處理好了,這才打開門,讓起她人進來。

冷月還是一臉戒備,秦葉悠對他說道:「你不用這樣看著寒星,別傷了兄弟感情,他應該沒有撒謊,我已經檢查過了。」

冷月一怔,隨即問道:「王妃,你又如何確定?」

「憑他身上的傷,處處都幾乎致命,他能硬撐到已經不易。」

剛才要不是她有充足的血漿,及時為他輸血,寒星怕是性命堪憂了。

冷月這時候終於鬆了一口氣,可還是有些疑惑問道:「可是王爺收到的那封信……」

「如果我猜測的沒錯,那封信確實出自寒星之手,不過他不知道而已。」

秦葉悠取出一根銀針在冷月跟前晃了一下說道:「我剛才用著銀針測了一下,他內體有一種叫做迷迭香的毒藥,用了之後會讓人產生幻覺,他們肯定就是用了某種辦法操控寒星寫了那封密信。」

冷月聽到這裡才終於相信寒星是被冤枉的了,不過這樣看來,王爺就更加危險了,對方很明顯就是要因王爺上鉤的。

秦葉悠自然也想到了這一點,她快速說道:「冷月,不能再等了,你趕緊帶人去找王爺。」

「王爺臨走之前吩咐了,我唯一的任務就是保護王妃的安危,我不能離開的。」冷月雖然也為祁元修擔心,可是他也是個忠誠的侍衛。

秦葉悠急了:「我整日待在府里,能有什麼事,如果王爺真的出了什麼意外,我才是真的活不下去了,你別說這麼多廢話了,趕緊去找王爺。」

冷月神色無奈:「可是我也不知道王爺去了哪裡啊,那封密信就只有王爺和追風看過,就算是出去尋找,都沒有方向啊。」

秦葉悠心急如焚,重重的嘆了一口氣,看來現在唯一的辦法就只能等著寒星醒過來,然後問一下了。

為了不打草驚蛇,秦葉悠幫寒星做了初步的診治包紮之後,並沒有把他挪出梧桐苑,而是把他藏在了密道里。

這也是她第一次進密道,裡面竟然十分寬敞,走了不遠就看到一間密室,裡面有一幾顆碩大的夜明珠,把密道里照的猶如白晝。

密室里有石床石桌石凳,還有一些基本上的生活用品,密室的對面還有一個暗室,這裡存放的應該就是定期更換的食物和水。

祁元修想到的真的是很周到,這樣就算是來了天災人禍,往這裡一躲,誰也找不到,想到祁元修她心裡又是一陣揪痛,十分擔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89章:被人暗算

52.93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