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0章:習慣強大

第290章:習慣強大

安排好了一切,秦葉悠獨自坐在卧室里,靜靜的想了一宿,一直到天亮。

然後她就喊來綠蘿和冷月,開始安排事情了,現在她的內心雖然慌亂,可是面上已經能保持沉穩,這也是祁元修教給她的。

現在他有危險了,換她來保護他。

「冷月,你去夏青青的葯田,再次確認一下,五皇子是不是被抓走了?如果那封信是假的,那麼信上的內容很有可能也是假的,不管結果如何,天黑之前給我答案。」

冷月立即領命而去。

「綠蘿,你準備一下,我們這就去神醫門找薛神醫。」秦葉悠等冷月走了,隨即吩咐綠蘿,她故意不想讓冷月知道她要出門的事情。

臨走之前,秦葉悠又讓紅袖去優品閣,把婉兒叫來。

除了要問店鋪的事情,或者看看賬本,秦葉悠很少讓婉兒回來,因為知道她的確太忙,所以紅袖特意去找婉兒回來的時候,她就預感到可能發生什麼事情了。

「婉兒,你照顧好寒星,守好這個院子,除了梧桐苑的人,誰都不能進來。」秦葉悠囑咐道。

「王妃,您放心的去吧,我會守好梧桐苑的。」

秦葉悠點了點頭,婉兒做事一直都很靠譜,所以這項艱巨的任務只能交給她了。

在路上的時候,她就一直祈禱,薛神醫可以定要在家啊,他老人家總是喜歡四處遊走,經常不再門中。

到了神醫門,綠蘿上前報上家門,神醫門的弟子立即說道:「請隨我來吧。」

秦葉悠聽了之後,心裏的一塊石頭落了地,謝天謝地,薛神醫總算沒有出去。

隨着神醫門的弟子,走過前面佈置的陣法,來到薛神醫的房門前,秦葉悠讓綠蘿守在門口,給她一個眼色,綠蘿自然明白,這是不讓任何人靠近的意思,她輕輕點了點頭。

薛神醫見到秦葉悠很高興,笑着問道:「奕王妃,今日怎麼有空來神醫谷?可是為了藥材的事情?」

秦葉悠深情端肅,直接說道:「薛神醫,我今天來,並不是為了藥材之事,之前神醫提供的藥材,已經全部種植完畢了,我今天是另外一件要事相求。」

說着她從袖中取出一個小小的藥瓶,遞給薛神醫,這裏面裝的是寒星的血液,當時她為寒星包紮的時候,取了一點他的血液,就是想要看看,他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。

「我已經檢查過,這分血液里含有迷迭香,可以讓人產生幻覺,只是不清楚,人們是怎麼利用這種幻覺的,不知道薛神醫能否清楚?」秦葉悠一邊說着,一邊把小瓶子遞給了薛神醫。

薛神醫接過去之後,拿着來到旁邊的一個小柜子旁邊,取出一個布包,打開來裏面是一排大小不一的銀針,他取出其中的幾根檢測一下,然後又放在鼻端下聞了一下。

秦葉悠安靜的站在旁邊等候着,她看到薛神醫的眉頭深皺,一顆心也緊跟着提了起來。

過了好一會兒,薛神醫才終於說道:「這份血液裏面,不但有迷迭香,還有很微量的紫熏香,這份血液的主人,怕是中了魂墮術。」

秦葉悠暗自吃驚,她那麼先進的系統,都只能檢測出迷迭香,沒有想到在這古代,薛神醫憑藉銀針和經驗,就能判斷出另外一種成分,果然神醫這個稱呼不是白叫的。

她焦急問道:「薛神醫,什麼是魂墮術?」

「這是一種上古秘術,據我所知,現在會這個秘術的人很少,使用魂墮術,需要把含有迷迭香和紫熏香的毒液,注入人的體內,然後通過秘術操縱,可以讓中毒之人根據指令做事。」薛神醫緩緩說道。

秦葉悠一驚,看來那封信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寫出來,為了以防萬一,她再次確認道:「被使用魂墮術的人,會有別的感覺或是記憶嗎?」

薛神醫搖了搖頭:「不會有任何感覺或者記憶,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,不過魂墮術一般時間持續不了多長時間,越是意志力堅定的人,越是容易醒的早。」

秦葉悠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,隨即問道:「神醫,您剛才說現在會這個秘術的人很少,您知道現在還有誰會嗎?」

薛神醫捋著花白的鬍子,緩緩說道:「據我所知,現在還會魂墮術的人只有兩個,一個是西域國師白晴楓,還有一個就是天山派門下水月洞洞主申漣。」

秦葉悠一聽天山派立即警惕起來,大約可以猜測到了,這肯定就是天山派的人下的手。

薛神醫問道:「這中毒之人是奕王府的人?」

秦葉悠面色憂愁的回答道:「神醫,實不相瞞,這一次王爺可能遇到麻煩了,我實在是沒有辦法才來跟薛神醫求助的。」

然後她就把之前發生的事情,跟薛神醫詳細的說了一遍。

薛神醫一聽立即說道:「那這事十有八九就是申漣所為了,西域國師多年前,在大魏曾為情所傷,發誓此生再也不會踏足大魏一步,她不可能來大魏做這樣的事情的。」

秦葉悠也點了點頭,隨即就想到天山派這一次會這麼大動作,肯定跟她和文如意簽的協議有關。

文如意看不透的事情,她背後的天山派不一定看不透,尤其是天山派掌門,或許已經摸清秦葉悠的目的,所以就想要用這樣的方式警告祁元修一下吧。

不過這樣看來,祁元修暫時應該沒有生命危險,天山派還想利用她,文如意現在也還不想放棄他,如果只是警告,應該不會傷及他的性命。

想到這些,秦葉悠稍微放心了一下,擔憂府里的事情,她沒有久留,弄清楚事情的真相之後,秦葉悠謝過薛神醫,然後就起身告辭了。

回到奕王府,已經臨近傍晚,幾乎做了一天的馬車,她疲憊不堪,但是也顧不上休息了,她直奔密道查看寒星的傷勢。

婉兒照顧的很好,只是寒星還沒有醒來,秦葉悠為他檢查一下,各項指標都很正常,現在的昏迷,應該只是機體受到傷害之後的,一種自我保護。

她走出密道,已經累的精疲力盡,梳洗一番之後,連晚飯都沒有吃,冷月還沒有回來,她一顆心一直放不下,站在窗前,看着天邊的彩霞流雲,在心裏默默祈禱:老天爺,請您一定要保佑祁元修,讓他能夠平安歸來。

夜色朦朧之際,冷月終於回來了,跟他一起回來的,居然還有風塵僕僕的追風,可是依舊不見祁元修的身影。

追風只要跟祁元修出氣,就一直會緊跟在他身後,現在竟然一個人回來了,秦葉悠心裏一驚,立即起身問道:「追風,你為何沒有跟王爺一起回來?」

追風立即跪下,十分自責的說道:「屬下沒用,找不到王爺了,請王妃責罰。」

秦葉悠現在哪裏還有心情責罰什麼,祁元修身邊最貼身的三個侍衛,追風,冷月和寒星,這三人不管什麼時候,總有一個人是跟在祁元修身邊保護着他的。

寒星現在昏迷不醒,追風和冷月都在這裏了,他現在在外就是獨自一人啊,秦葉悠的感覺自己的心跳都要不正常了。

越是這樣,她越不能慌,竭力控制住自己,她冷靜的說道:「追風,我相信你,你先起來,告訴我到底是怎麼回事?你為何會與王爺分開的?」

追風這才起身,詳細的解釋一下之前他和祁元修出門之後的事情。

按照當時那封「密信」里的指示,五皇子已經不再葯田那邊了,完全就是個陌生的地方。

祁元修帶着追風出門之後,似乎感覺到哪裏不太對,他立即對追風說道:「我們分頭行動,我繼續去找寒星,你去醫藥盟的葯田看看五皇子是不是確定不在那裏了,確定之後,再來跟我匯合。」

然後兩人就分開了,追風來到葯田,小心翼翼靠近,暗中觀察了一下,發現五皇子竟然還在葯田!

這就說明那封信是假的了,他當即就明白過來,王爺可能中了圈套了,追風立即策馬疾馳,去追祁元修。

奈何地圖上的那個地方跟葯田正好在相反的方向,兩人從京城出來后,一個往北,一個往南,等追風憑藉記憶找到那個地方的時候,早已經不見祁元修的身影,只在那裏發現了打鬥了痕迹。

他頓時有些心慌,不知道祁元修出了什麼事情,在周圍找了一圈,沒有任何線索,他不斷擴大尋找範圍,不停的尋找,可是祁元修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。

追風無奈只能抱着最後一線希望,打算先回府看看,是不是祁元修已經回來了,結果在半路遇到冷月,兩人一對,這才發現事情比他們想像的要更加嚴重了。

他們已經可以確定王爺肯定是出事了!

秦葉悠聽完之後,雙手緊緊握成拳,全身忍不住的顫抖,她從來沒有想到,一直這樣強大的祁元修竟然也會有出事的一天。

她習慣了他的強大,習慣了被他保護,習慣了他的周密體貼,卻忘記了他也是一個凡人啊,也會有疏忽的時候啊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90章:習慣強大

53.11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