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2章:妾身做不到

第292章:妾身做不到

宮女們立即下去了,文如意這才高興起來,緩緩在院中的小花園裡走著,觀賞著,這院中的菊花確實好看,各種顏色的都競相盛開著。

她正看得入迷,突然就感覺腳腕處一陣鑽心的劇痛,低頭一看,立即驚叫一聲,在她的腳旁邊有一條小白蛇,剛才就是它咬了她一口。

「蛇!有蛇!」文如意驚叫著,聲音都變了。

小太監聽到她的驚叫聲,也嚇了一跳,趕緊看過來,那條小蛇呲溜一下鑽進花叢中,不見了蹤影。

文如意只覺得腳腕處劇痛不已,然後整條腿都開始發麻,慘叫不已。

小太監趕緊扶著她就近在文鳶公主的宮裡躺下,然後立即吩咐人去給皇上傳話。

皇上知道之後,大吃一驚,經問道:「這是怎麼回事?怎麼可能在宮裡被蛇咬呢?」

「回皇上,據說是文姑娘想去觀賞菊花,沒有想到花叢里有蛇,然後就被咬了。」小太監戰戰兢兢的回答道。

「立即穿太醫,在宮裡當值的太醫,都給傳過去!」皇上高聲喊道,本來一切都很順利,所有的事情都按照他的計劃來的,如果這時候文如意在宮裡出事,惹火了天山派,他將功虧一簣啊。

想到這裡,皇上再也坐不住,直接起身親自去看文如意。

皇上本以為不就是被蛇咬了嗎?區區蛇毒,定然是難不住太醫院的,他心裡多少有點底。

可是等他到了青蘿宮,就見一個個太醫交頭接耳的,好像都挺焦急。

「怎麼回事?蛇毒接了嗎?」皇上進門就問道。

太醫們趕緊跪下,為首張太醫說道:「回皇上,這位姑娘中的蛇毒,著實蹊蹺,微臣實在是判斷不出來到底是什麼毒啊。」

「一群廢物!」皇上大怒,「你們居然連個蛇毒都解不了,你們還能做什麼?我看你們太醫也不要做了,都給我回家歇著去吧。」

太醫們解不了蛇毒,也都十分自責,聽到皇上這話,全部戰戰兢兢,他們都是有經驗的老太醫了,可是這種蛇毒實在是特殊,沒有人認識。

問過當時的小太監,只說是是一條小白蛇,別的什麼也不知道。

「皇上,這個季節,大多數蛇都已經開始準備冬眠了,現在還在外面的,大多都是有劇毒的,這位文姑娘所中蛇毒之後的反應,跟平常的反應也不一樣,您來看。」

張太醫大膽說道,然後引著皇上來到床前,文如意已經痛的哭腫了眼,她被咬的那條腿,小腿部已經發紫了。

「毒素擴展的很快,如果不能儘快解毒,這位姑娘的這條腿怕是會保不住了,為今之計,只能儘快截肢,防止毒素擴散。」張太醫焦急的說道。

文如意一聽要截肢,當即就慘叫一聲:「不!我絕對不要截肢!我不要變成殘廢!」

在疼痛和心裡刺激之下,她終於暈了過去,皇上的額頭也出了一層冷汗,文如意在宮裡出事,天山派絕對不會善罷甘休,他頓時有些驚慌。

抓住張太醫的胳膊問道:「張太醫,你一向是最讓朕放心的了,難道就沒有別的辦法嗎?我要你救她,一定要救她,不準死,也不準殘廢。」

「皇上,皇上請您先別激動,還有別的辦法的,只是不知道行不行的通。」張太醫緩緩說道。

「這都什麼時候,你還賣什麼關子,趕緊給我說!」皇上怒吼道。

「我們可以找奕王妃來,她是解毒高手,之前很多我們太醫都束手無策的劇毒,她都能給解開的,現在也就她或許有辦法能救文姑娘了吧。」張太醫似乎也不太確定的說道。

皇上鬆了了手,愣怔一瞬間,淡淡的說道:「我怎麼忘了,還有個奕王妃呢,她肯定能解毒的,當初奕王的腿都是她治好的呢,她還有什麼是不能的。」

皇上很快下旨,傳奕王妃進宮。

奕王府內,冷月和追風十分擔憂,現在這樣危機的時刻,王妃進宮真的十分危險。

秦葉悠毫不在意,她收拾好藥箱之後,轉身對他們說道:「不必為我擔心,這一切都在我的掌控當中,你們儘管去尋找王爺就行。」

冷月有些不安的說道:「皇上喜怒無常,現在他又跟天山派勾結,王妃您確定要去嗎?」

「不入虎穴焉得虎子,這一次我必須要去。你們趕緊再出去尋找王爺,我會盡量多打探消息有什麼事,我們儘快通氣。」秦葉悠安排好府里的一切事宜,隨後就帶著綠蘿進宮了。

青蘿宮內,皇上正在焦躁不已的等待著,見到秦葉悠走進來,他眼睛一亮。

秦葉悠恭恭敬敬的給皇上請安,皇上不耐煩的擺擺手:「別來這些虛禮了,趕緊看看文姑娘,我要你趕緊把她治好。」

「文姑娘?她怎麼了?她今天不是來宮裡給皇上請安的嗎?」秦葉悠假裝不明白,故意問道。

皇上氣的臉色都青了,沒好氣的說道:「你趕緊給她看看,她被蛇咬了!情況很嚴重!」

「皇上,妾身實在是惶恐,區區蛇毒,讓太醫院的太醫來看看就行了,妾身實在是不敢在宮裡顯擺這點醫術啊。」秦葉悠看上去果然那十分惶恐。

「秦葉悠,你怎麼這麼多廢話!真讓你看,你就看,我告訴你,如果治不好文如意,我就砍了你的頭!」皇上終於被秦葉悠氣的暴怒不已。

秦葉悠更加惶恐了,趕緊點頭答應一聲,往床前走去,旁邊的張太醫看的清楚,這奕王妃的惶恐只是在臉上,她的眼睛里並沒有害怕,反而還帶著一絲諷刺。

秦葉悠取出銀針,在文如意的腿上扎了一針,本來已經昏迷的文如意,當即被痛的慘叫一聲醒來,轉頭一看,秦葉悠正拿著銀針在扎她,頓時就怒了。

「秦葉悠,你在做什麼?」她忍著痛怒吼道。

「如意啊,你中毒了,我得先檢查一下你種的什麼毒啊,有點痛,你忍著點啊。」秦葉悠風淡雲清的溫柔說道,可是手上的動作卻並不溫柔,說話間,又快速的在文如意的腿上扎了一根銀針,文如意再次慘叫一聲。

「秦葉悠……你是不是故意的,檢查是什麼毒,用得著用這麼多銀針嗎?」文如意疼的滿頭大汗,面目猙獰的質問道。

「現在不確定是哪種蛇毒,所以我要挨著排除啊,雖然有點疼,但是為了保命,如意啊,你就忍著點哈。」秦葉悠一副醫者仁心的慈悲模樣。

接二連三的又扎了很多針,把文如意痛的死去活來,慘叫連連,就連皇上在旁邊看著都是一頭的冷汗。

就在文如意被她折磨的奄奄一息,疼得生無可戀,恨不能直接死了算了的時候。

秦葉悠突然喊道:「找到了,我知道如意中的什麼毒了!」

文如意已經痛的連開心的表情都做不出來了,只在心裡暗暗發誓,等她好了,一定要報仇!皇上自然驚喜不已:「既然知道是什麼毒,那就趕緊解毒啊。」

秦葉悠十分慚愧的說道:「這種毒比較特殊,我沒有現成的解藥,需要慢慢配置。」

她轉頭看了一眼文如意,一臉憂愁的說道:「在這之前,為了防止毒素繼續擴散,我需要先為她扎針,抑制毒素擴散。」

文如意一聽扎針,現在就感覺到頭皮發麻,顫抖著問道:「需要扎多少針?」

「九九八十一根……」秦葉悠十分同情地看著她說道,文如意一聽,眼睛一瞪,就被嚇暈了。

皇上都有些看不下去了,不滿的對秦葉悠說到:「扎八十一根針,你想把她紮成刺蝟啊!就沒有別的辦法了嗎?」

秦葉悠嘆了一口氣:「別的辦法,妾身實在是做不到啊。」十分無奈的樣子。

「有什麼是你做不到的!就算是你有困難,克服困難也要給我做到,如果救不了文如意,我就唯你試問!」皇上惡狠狠的說道。

秦葉悠似乎很害怕的瑟縮來一下,然後一狠心說道:「那就只能先截肢了,截肢之後,毒素不會擴散。」

剛剛悠然轉醒的文如意聽到這句話,立即伸出手,抓住了秦葉悠的衣服,顫抖著說道:「我不要截肢,你扎針吧,就算是把我紮成刺蝟,我也願意。」

秦葉悠微微一笑:「那就好,如意啊,你的選擇是對的。」

秦葉悠拿出一個布包,打開之後,裡面全是大大小小的銀針,文如意直接再次被嚇暈了過去。

扎針結束,秦葉悠於是開始配置草藥,然後熬出來,讓文如意喝了下去。

一會兒之後取下毒針,她腿上的青紫果然開始慢慢的消退,皇上終於鬆了一口氣。

「皇上,文姑娘現在這樣不能移動,請您開恩就讓她先住在宮裡吧,我明天會再送解藥來。」秦葉悠來到皇上跟前,小心翼翼的說道。

皇上見文如意喝下藥,毒素在減退,以他過河拆橋的性格,現在已經開始盤算,怎麼對付秦葉悠了,猛然停到她的這個話,頓時驚訝的問道:「明天?難道這個毒不能今天都解開嗎?」

秦葉悠微微一笑:「這自然是不能的,妾身用的以毒攻毒的法子。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92章:妾身做不到

53.48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