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3章:為他報仇

第293章:為他報仇

皇上生性多疑,聽到秦葉悠說的有些玄乎,頓時就不太相信她了,冷著臉問道:「既然你能結了這毒,自然知道這是什麼毒了?」

秦葉悠微微一笑:「回皇上,臣妾也不知道文姑娘中的毒叫什麼名字。」

皇上一聽,頓時怒目圓睜:「胡鬧!你既然不知道中了什麼毒,難道這半天都是再瞎折騰嗎?秦葉悠,你好大的膽子。」

看到皇上被她氣的吹鬍子瞪眼的,秦葉悠心裡終於稍微好受一點了,你們合起伙來算計我老公,我豈會對你們心慈手軟,現在就生氣?讓你更加生氣的還在後面呢。

面對暴怒的皇上,秦葉悠反而愈加平靜。

她笑著說道:「皇上,您別生氣,我只是說我不知道她中什麼毒,並沒有說我不知道怎麼解啊,這是我最近研製的解毒方法,就是分析毒性的毒發原理,然後再用相剋的毒藥給抵消掉,可以說是改良版的以毒攻毒。」

皇上不懂醫理,被她饒的有些暈,底下跪著的太醫,卻有懂的,他們還有的就出自天山派,自然是向著文如意的。

有人提出質疑:「按照王妃的說話,以毒攻毒,毒性在減弱,相抵消的毒,毒性也要減弱,豈不是又要換藥,而且所換毒藥,毒性原理還不能變,這個如何能掌握的了?」

秦葉悠十分讚賞的看了一眼這位太醫,笑著回應:「這位太醫問的很精準,這確實就是我這招改良版以毒攻毒的關鍵所在,怎麼控制毒性和掌握火候,那就是我的本事了,這個只可意會不能言傳。」

其實這些都是秦葉悠忽悠它們的,那條小蛇本沒有什麼毒性,只是小蛇的毒牙上,被塗上了秦葉悠特製的毒藥,這個毒只能由她來解。

事後如果有人疑惑,為何只有她一個人知道這是什麼毒,自然會覺得她可疑,尤其是她跟文如意的關係並不怎麼融洽的情況下,所以她只能說自己也不知道這是什麼毒。

每個人解毒的方法不一樣,這就無可非議了,每個大夫的習慣不同而已。

皇上這時候也終於反應過來了,就是說文如意身上這個毒,只能慢慢的以毒攻毒,但是每天用什麼毒,用多少毒,這個只有秦葉悠能控制住。

他冷冷的瞥了一下秦葉悠,只要這個女人應承下來能救文如意,不過過程怎麼樣,他只要結果。

「那你就不要回去了,留在宮裡照顧文姑娘吧。」皇上直接吩咐道。

「留在這裡自然也可以,只是我慣常用的工具,都在王府,現在如意姑娘情況比較問題,我可否回王府取一下?」秦葉悠誠懇的問道。

皇上想了一下,這似乎也沒有什麼,點了點頭,算是答應了。

秦葉悠當即回到王府,招來冷月和追風,吩咐道:「這兩天,我會一直在宮裡,你們趕緊散播消息出去,就說文如意進宮見皇上,卻中了劇毒,現在只有我一個人能解。」

追風當即反應過來:「王妃這是要威脅天山派?」

「是的,他們既然敢對王爺動手,那麼我就對文如意不客氣。」秦葉悠的眼神中閃爍出一絲冰冷。

現在文如意的生死握在她的手中,天山派自然會掂量一下,如果祁元修真的有什麼事,她就讓他們一命抵一命。

冷月有些擔憂:「這樣以來,天山派的人會不會猜測到,是咱們下的毒?以後會更加瘋狂的反撲。」

秦葉悠的嘴角,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:「放心吧,狼狽為奸之人,看似是一體,其實本就是兩心,他們之間本就有不太信任的苗頭,我再加把火,到時候他們只會懷疑彼此。」

「王妃,您如果要住在宮裡,一定要十分小心,皇上既然對王爺下手,自然不會輕易放過您的。」冷月忍不住提醒道。

秦葉悠根本就不在乎,從她知道天山派跟皇上勾結,陷害祁元修的時候,恨意就激發了她全部的戰鬥力,她現在最想知道祁元修的生死,第二想要做的就是報仇,為了這些她根本就不在意自己的死活了。

「我就等著我對我下手呢,天山派文如意的死活在我手裡,皇上的死活我還沒有掌握呢,我就是要讓他們知道,只要王爺有事,他們誰也別想活!」

秦葉悠全省都是即將爆發的戰鬥力。

追風和冷月既震驚又敬佩,同時問道:「您要對皇上動手?」

秦葉悠微微點了點頭:「這有什麼不可以的?皇上再位高權重,也只是個人,要是他膽敢傷害王爺,我一樣不會放過他!」

其實很多事情,人們總是存了習慣性思維,覺得有些可以做,有些不能做,有些想都不要想。

秦葉悠本就不是這個世界上的人,她的思維方式跟這裡的人不一樣,在她的世界,不管是誰,殺人就是要償命!

她看似柔弱,其實作為外科醫生,也見慣了生死,她要是硬起心腸,也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。

別人不敢豁出去的,觸到了她的底線,她絕對就能豁出去了,祁元修就是她的底線。

來到這個世界,誤打誤撞的嫁給他,雖然他並不是體貼溫柔之人,可是從來都是真心對她,一心一意護她安穩,不讓她收到驚擾。

他面冷心熱,一心一意為國為民,可是就因為阻攔了某些利欲熏心之人的道路,就被這樣圍追堵截,性命堪憂,這口氣她咽不下去,她一定要報仇,一定要救他!

追風和冷月看著秦葉悠眼神中的堅定和決絕,終於明白,王爺為何把王妃看的這麼重要了,他們倆都是拿生命來對彼此好的人啊。

秦葉悠回道宮中,慢慢治療文如意的毒,文如意不在奕王府了,奕王下落不明,奕王妃也進宮了,奕王府周圍的侍衛也都不見了蹤影。

這更加方便了追風和冷月尋找祁元修,他們派出大量的暗衛,四處尋找,每天回來匯總消息。

秦葉悠在宮中也沒有閑著,一邊幫文如意解毒,一邊悄悄觀察皇上的動靜,她一直在等待一個機會,等待靠近皇上的機會。

這一天,機會終於到來了,醫藥盟的葉副盟主來了。

秦葉悠見到葉副盟主來,她就知道散步出去的消息管用了,天山派的人著急,葉副盟主代表的可是整個醫藥盟,親自來看文如意了。

葉副盟主來了,皇上自然會親自接待,他現在跟天山派狼狽為奸,現在還算是同盟,盟友派代表來了,皇上怎麼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。

「王妃,大小姐到底中的什麼毒?」葉副盟主問道。

「具體什麼毒,我也沒有檢查出來,現在唯有用以毒攻毒的法子來慢慢解著。」秦葉悠回答道。

「那就有勞王妃了,文掌門讓我給您帶句話,一切就麻煩王妃了。」葉副盟主緊盯著秦葉悠說道,眼神似乎別有深意。

秦葉悠假裝沒有看出來,笑著說道:「這是自然,只是最近王爺外出后一直沒有消息回來,我日夜擔憂,難免有些精力不濟,不過我一定會竭盡全力的。」

葉副盟主的眼神閃爍了一下,心裡明白,定定的看著秦葉悠,皮笑肉不笑的說道:「王爺福大命大,自然不會有事的,王妃放心吧。」

「承蒙葉副盟主吉言了。」秦葉悠笑著說道,眼神交流之間,兩人就達成了協議。

皇上接見葉副盟主,兩人寒暄兩句,皇上就屏退左右,葉副盟主低聲說道:「皇上,掌門讓我給您帶句話,行動暫停。」

皇上眼睛一瞪:「這是為何?之前已經說好的,現在馬上就要成功了,文掌門為何出爾反爾。」

「虎毒不食子!文掌門就這一個女兒,自然不能用大小姐的性命去冒險。」葉副盟主說道,還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皇上。

皇上的臉色頓時青一陣白一陣,他殘害皇子,幾個皇子不是慘死就是失蹤之事,早已經在各國之間傳開了。

「現在恐怕已經來不及了,夏毅帶著孔雀翎早已經出去多日了,我現在也沒有他的消息。」

皇上可不想錯過這麼好的機會,這麼多年了,他一直想要除去祁元修,現在終於馬上就要成功了,他怎麼能放棄。

葉副盟主的臉馬上就冷下來了:「皇上的意思是,不同意了?您的手下,難道您還說了不算嗎?」

皇上看了他一眼,心下憤恨,現在極少有人敢這樣無禮的跟他說話,區區一個醫藥盟的副盟主,竟然這麼囂張。

「孔雀翎只是一個殺手組織,接了任務,來去無蹤,葉副盟主也是江湖中人,這個規矩應該清楚的,何來朕不願意之說?」皇上冷著臉說道。

葉副盟主盯著他,看了許久,然後緩緩起身說道:「既然如此,我也就不多說了,我還要去看望大小姐,就不奉陪了。」

說完不等皇上說話,氣哼哼的拂袖而去,皇上也氣的臉色鐵青,心口一陣陣的翻滾著怒氣。

當天晚上皇上就氣的胸口憋悶,太醫來診治一番之後,也沒有發現異常,被皇上訓斥了一頓。

回想葉副盟主的話,皇上決定去青蘿宮看看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93章:為他報仇

53.66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