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4章:一箭雙鵰

第294章:一箭雙鵰

青蘿宮內。

文如意已經睡著了,秦葉悠正在幫著她做腿部按摩,聽到門外響起了腳步聲。

她的嘴角露出一個諷刺的笑容,一閃而逝,心想他終於來了。

皇上進來之後,看到這一幕,笑著說道:「王妃真是賢惠啊,這樣的事情讓宮女來做就行了,何須你親自動手啊。」

秦葉悠聽到聲音,故作驚訝的趕緊起身,然後福身說道:「見過皇上……」

皇上態度冷冷說道:「起來吧。」

一聽這口吻,秦葉悠就知道葉副盟主這枚棋子發揮作用了,她低著頭輕聲說道:「文姑娘的腿疼的厲害,我給她熬了一碗安神湯,讓她喝了睡著了,這樣就不覺得痛了,我是學醫的,懂穴位,宮女自然比不上我的手法好。」

「王妃,你在朕的跟前,就不用演戲了吧,我雖然一直在宮裡,可也聽說過你們倆在奕王府並不融洽。」皇上面帶諷刺的說道。

秦葉悠並不氣惱,微微嘆了一口氣說道:「確實是這樣的,文姑娘跟王爺曾有婚約,而我又是皇上親賜的王妃,王爺一時為難,文姑娘自然接受不了,其實這些我都能理解,她氣我惱我,都情有可原的。」

這樣就把這不融洽說成單方面的了,文如意不待見我,可是我寬容大度啊。

秦葉悠轉而說道:「再說了,文姑娘可是天山派的掌門千金,就算不為何王爺,我也得為這大魏子民著想啊,自然要對文姑娘好點。」

皇上緊盯著她,似乎對她的話很有很興趣,問道:「哦?那如果有一天,奕王和文姑娘,你只能救一個,你會選擇救誰?」

秦葉悠似乎愣了一下,沒有先到皇上會這樣問她。

「王爺是我的夫君,女子在家隨父,嫁人隨夫,王爺就是我的天,我當以王爺為重。」秦葉悠低聲說道。

皇上聽到這個話,臉色愈加冷淡,冷哼一聲:「拿你剛才所說的為了大魏子民就都是假的了?」

秦葉悠緩緩搖頭,繼續說道:「請皇上聽我說完,我一切聽從王爺的,可是王爺的心中全部都是為國為民的想法,到時候他定然會犧牲自己,讓我去救文姑娘,所以我的選擇就是先救文姑娘,然後再去救王爺,如果救不過來,我就隨他一起死。」

她的聲音並不高,但是句句鏗鏘有力擲地有聲。

皇上一愣,更加懷疑葉副盟主的話,剛才他口口聲聲的說為了文如意著想,好似如果祁元修死了,秦葉悠就會弄死文如意。

現在看來根本不是這樣一會事。

皇上本就多疑,現在對天山派更加懷疑了,想著天山派覺得他就是這樣軟弱可欺。

秦葉悠看著皇上關切問道:「皇上,您的臉色似乎不太好,是不是哪裡不太舒服,讓妾身為您把把脈?」

皇上搖了搖頭,然後說道:「不必了,不過有些胸悶,過會就好了。」

秦葉悠卻搖了搖頭,擔憂的說道:「皇上,妾身感覺你好像並不是胸悶這樣簡單,您是不是一陣陣出汗,還有些口乾舌燥?」

皇上一驚,這些癥狀似乎都是被她說中了,他神情有些驚慌,盡量保持平靜的說道:「那你就替朕看一下吧。」

秦葉悠點了點頭,然後就開始為他號脈,眉頭皺的越來越深,最後驚慌的抬頭說道:「皇上,您這是中毒了啊?這種毒無色無味,可以隨空氣吸入鼻腔,平時沒有什麼癥狀,可是一旦生氣,就會毒發,慢慢侵蝕心臟,因為心慌冷汗和憋悶。」

「好大的膽子,到底是誰?吃了雄心豹子膽了,敢給朕下毒,徹查!一定要徹查!」皇上暴怒不已。

「皇上,您先別激動,您且想想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由感覺的?」秦葉悠悄聲問道。

皇上微微一回憶,似乎就是從葉副盟主離開之後,隨即他又想起來,葉副盟主最後離開的時候,似乎會動了一下袖子,難道是他?

他的眉頭皺的更深了,葉副盟主為何要對他動手,難道就是因為他不答應放過祁元修,可是他好像也沒有十分堅持。

「皇上,您可一定要注意身體啊,現在幾個皇子下落不明,王爺出去之後也一直沒有回來,您要是有事了,這大魏的江山可怎麼辦啊?」秦葉悠十分焦慮的說道。

皇上聽了卻是一頭冷汗,是啊,現在大魏的皇宮裡沒有能頂起來的皇子,祁元修生死不明,夏毅一直沒有回來報信,如果他要是再出了事,那這大魏江山可就沒主了,就成了人人搶食的肥肉了。

怪不得天山派這麼容易就跟他合作,難道他們的目標不是祁元修,而是整個大魏?

想到這裡,皇上氣憤不已直接怒吼道:「休想!他們想都別想!」

秦葉悠趕緊說道;「皇上,您別生氣,這個毒粉並不致命,幸虧我們發現的早,我可以為您解毒的。」

秦葉悠說著就從她的小藥箱里,拿出一個小瓷瓶,遞給皇上。

皇上接了回去,狐疑的說道:「你竟然能解醫藥盟的毒?」

其實他是不相信秦葉悠有這樣的好心,之前他幾次三番的陷害祁元修不成,他不相信秦葉悠一點都不知道。

「皇上,您忘記了,妾身最擅長的就是解毒。」說道這裡她頓了一下,似乎有些猶豫,然後又抬起頭看著皇上說道:「其實妾身這也是為王爺,王爺離家之後,一直沒有回來,妾身實在是擔憂,請皇上一定要想想辦法啊。」

她說的情真意切,皇上都有些動容了,然後她表現的有目的一些,她就皇上,是為了讓皇上去尋找她的夫君,這樣反而更加讓人信任了。

皇上於是放心的吃下了解藥。

秦葉悠看著他離去的背影,臉上都是冷笑,其實皇上根本就沒有中毒,而他剛才吃下的解藥,才是真正的慢性毒藥。

她早就發現葉副盟主生氣時喜歡帥衣袖,所以在她跟葉副盟主說話的時候,她故意在他的袖子上撒了一些藥粉。

葉副盟主去跟皇上談話,不歡而散,從這點秦葉悠就可以判斷出來,祁元修暫時應該還沒有性命之憂。

從葉副盟主生氣的表情,還有皇上那副疑神疑鬼模樣來看,這兩人肯定是談崩了,如果祁元修已死,他們就沒得談了,有的談就說明他還活著。

現在天山派忌憚她,不敢對祁元修不利,皇上在她的挑撥離間之下,也不相信天山派,暫時不會對祁元修動手了。

勞心勞力一整天,她也感覺到身心俱疲,夜裡躺在床上,輾轉反側睡不著,披衣起身,來到窗前。

看著窗外的明月,心裡就跟油煎一樣難受,也不知道祁元修現在在哪裡了?現在是否還安全?

想著想著眼淚就落下來,只盼著他能平安歸來。

皇上吃了秦葉悠給的藥丸之後,果然感覺到好多了,對此更加確定是天山派對他下毒之事,更是氣憤不已。

經過兩天的醫治,文如意腿上已經疼的沒有那麼厲害了,前兩天她一直忍著,秦葉悠救了她這件事,讓她心情很複雜,她說不出感謝的話,可是又沒有骨氣不讓她治,畢竟她更加害怕截肢。

現在好一點了,她就又恢復了趾高氣昂的氣勢,冷淡的瞥著秦葉悠說道:「你別以為你救了我,我就對你感激不盡,我們天山派自會感謝你,但是我不會把元修哥哥讓給你的。」

秦葉悠似乎早就料到她會這樣,一點都不在意,平淡一笑:「嗯,我知道了。」

這樣敷衍的回答,讓文如意差點仰倒。

「哼,你這是什麼態度,你這不屑一顧的眼神是什麼意思?你看著我說話!」文如意的大小姐脾氣爆發。

秦葉悠終於轉頭看著她,依舊淡淡的說道:「看你中氣十足,狀態還挺不錯的,好了,現在躺下扎針吧。」

文如意一聽扎針兩個字,立馬就慫了,這些日子她可是扎針扎怕了,瞬間沒有了剛才的氣勢,用最後一絲骨氣,強硬的說道:「你你你……你輕點啊!」

秦葉悠沒有忍住,撲哧一下笑出了聲,文如意惱羞不已,卻也沒有辦法,狠狠的只捶床。

秦葉悠在文如意的鬼哭狼嚎之下,輕鬆的為她扎針,心情十分愉悅,同時暗自覺得自己被這群變態逼得心更狠了。

剛剛扎針結束,文如意聲嘶力竭了吼了半天,一旦輕鬆下來,這會兒累的昏睡過去了。

秦葉悠正在收拾自己的藥箱,然後就聽到身後有人喊道:「皇嬸,您還好嗎?」

她一回頭,就看到九皇子站在門口了。

「九皇子?你怎麼到這裡來了?你不是一直陪在太後身邊的嗎?」秦葉悠驚訝問道,隨即又十分擔憂的問了一句:「怎麼了?難道皇上又為難你了嗎?」

「沒有,又皇祖母在,父皇最近都沒有找我,今日扶桑過的長公主來了,皇祖母陪著她呢,我聽說你住在青蘿宮,所以來看看你。」九皇子趕緊解釋道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94章:一箭雙鵰

53.85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