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5章:尋找故人

第295章:尋找故人

秦葉悠知道九皇子是個懂事的孩子,就是膽小一些,明知道宮裡的形式這樣敏感,還敢來看她。

「我沒事,不過是皇上讓我在這裡照顧一下病人。」秦葉悠不願讓他跟著擔憂,故意說的風淡雲輕。

「嬸嬸,我已經聽說了,其實中毒的這個是六皇叔的未婚妻,您真的一點都不介意嗎?」九皇子一臉認真的問道。

秦葉悠一頭黑線,看來這深宮裡八卦的傳播速度也是很快,她笑了一下說道:「你懂什麼啊,事情並不是這麼簡單的,沒有什麼介意不介意之說。」

然後像是招呼小孩子一樣,對著九皇子招了招手說道:「來,我這裡有葛媽媽親手做的點心,宮裡可能吃不到,你來嘗嘗吧。」

九皇子正好今日閑來無事,於是就跟著來到跟著進了宮殿。

「以前文鳶姐姐住在這裡的時候,我還經常來玩的,文鳶姐姐走了之後,我就很少來了,我們經常坐在院中賞花,偶爾還對詩。」九皇子感嘆道。

物是人非啊,秦葉悠想象了一下,能跟文鳶對詩了,說明九皇子也不小了,那時候應該就是文鳶出嫁后又回來的時候吧。

一個失意的公主,和一個不受重視的皇子,兩人倒是惺惺相惜。

當初她幫著文鳶離開之後,其實文鳶曾經給她來過兩封信,現在兩人過著閑雲野鶴的日子,分外逍遙自在。

她的前半生過的那麼苦,現在的這份幸福也是她應得的吧。

秦葉悠招待他喝茶吃點心,說一些趣事,九皇子看著明顯開朗很多。

「皇祖母對你好嗎?」秦葉悠輕聲問道。

九皇子點了點頭:「嗯,皇祖母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對我這樣好過,她總是讓我陪在她的身邊,時時關心我的功課,讓我一定要努力上進,但是要低調行事。」

秦葉悠看著九皇子一派感動的神情,有點苦澀,太後會突然這樣,自然不是因為突然爆發了祖孫之情,而是因為現在其他幾個皇子都生死不明,九皇子是她手裡最後一張牌了。

她拼了一輩子為自己的兒子打下的江山,不會允許葉子熏的野心存在的。

聊著聊著說起來,這次來的扶桑的長公主,她跟太后竟然是舊識,兩人年歲相差不小,怎麼會認識熟悉的呢。

九皇子說道:「當年,各國之間為了和平,曾經互派質子到各國,扶桑過派來的就是長公主的弟弟,她不放心弟弟,一起跟著來了,那時候皇祖母還是宮裡的娘娘,兩人一來二去就認識了,好像還挺投機,就成了朋友了。」

秦葉悠忍俊不禁,打趣道:「小九啊,不簡單啊,這麼久遠的事情,你都能知道的這麼清楚。」

九皇子不好意思的撓撓頭說道:「皇祖母偶爾閑來無事,就喜歡說以前的時候,我就陪著她,所以才知道的。」

老人家到了這個年紀,旁邊有個聽話的孫子,聽她說話,其實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吧,希望太后對九皇子除了利用之外,也能有點真心吧。

太后的寢宮裡,房間里只留下一個嬤嬤貼身伺候著,太后和長公主說這話。

這長公主四五十歲左右,保養的很好,面容恬淡的,只是一雙眼睛略顯滄桑,一看也是經歷很多事的人。

「一晃多年,您都成了太后了,那時候我就看出來,你是個有福的,以後有的是榮華富貴的日子呢。」長公主笑著說道。

「什麼榮華富貴,我都這把年紀了,還在乎這些外在的嗎,只要子孫們都好好的,我就心滿意足了。」太后帶著淡淡的愁緒說道。

大魏的事情,在各國皇族之間都傳開來了,長公主也不好直接什麼,只能勸慰道:「太后,兒孫自有兒孫福,您就盡量看開一些吧,年輕的時候那麼拼,現在也該休息一下了。」

長公主的一席話,也讓她太后想到了自己年輕的時候,她從一個貴人,步步為營,千方百計當上的了皇后,本以為就可以休息一下了。

後來才發現,就算是皇后,也有很多不得已,那些覬覦皇后之位的狐狸精們,她還得挨個去收拾,那些年,她就連睡覺都是在算計。

等終於熬成了太后,本以為可以頤養天年了,沒想到到了這把年紀還要為兒子的事情操心,她這一輩子就沒有消停過。

越想越覺得累,太后深深的嘆了一口氣,說道:「算了,哀家這輩子註定就是個勞碌命,別的什麼也不想了,說起來,還是你的命好啊,一雙兒女都長大成人,也都有出息了。」

長公主微微一笑,笑容里竟然也帶著一絲苦澀:「好不好的,也就那樣了。」

皇宮裡長大孩子,有幾個是容易的,這位長公主為了自己的親弟弟能登基,也是付出了很多,政治聯姻下的婚姻能有多少幸福。

「好了,咱們也不說這些陳年往事了,說說吧,你這次怎麼有空出來走走了?這麼多年都不見你來大魏了。」太后笑吟吟的問道。

長公主微微一笑,淡淡的說道:「年紀大了,想一想這一輩子竟為別人而活了,自己都沒有好好為自己打算過,現在我夫君也去了,兒子們也大了,我就想為自己而活,趁著還能動,就出來走走,到處看看。」

太后的眼中出現了艷羨的表情,話說就算是長公主,人家也有可以歇息的一天,她這被子就算是得老死在宮中了。

「你能看的這樣明白,也算是沒白活一場,你既然來大魏了,咱們相識一場,哀家自然得好好招待你,說吧,你有什麼想去的地方,想吃的,想看的,哀家都為你安排的妥妥的。」

太后說的十分豪爽,好似這樣她也可以享受到一樣。

長公主看看太后,沉吟了一會兒,並沒有立即回答,等了一會兒終於說道:「其實我這次來大魏,就是為了尋找一個人,這是我唯一的願望,還請太后能夠幫忙。」

太后微微一怔,長公主二十年多前離開大魏回國,就再也沒來過,她想要找什麼呢?

「你要找的可是一位故人?你說吧,只要是他還活著的,我一定把他帶到你的眼前來。」太后態度十分堅定。

長公主一聽這話,似乎頓時鬆了一口氣,低聲說道:「我要找的人是秦明源,據說他也在朝為官……」

太后一愣:「居然是他?他已經不在了……」

長公主的臉頓時變的蒼白,就連聲音都變了:「不在了?他是什麼時候去世的,五年前我還打聽過,他官拜丞相之位啊!」

太后見長公主反應如此強烈,也微微吃驚,二十多年前,她和長公主還算熟悉,也不曾聽說她跟秦明源關係近啊。

太后趕緊說道:「他還活著,只是已經不是朝廷官員了,你別激動。」

長公主這才平靜下來,用手帕摁了摁眼角,剛才一激動,眼淚都要出來了。

「不管他當不當官,都不要緊,我只想見見他,只要他活著就好,他現在在哪裡?」

長公主問道。

太後有些猶豫不決,秦明源被流放之事,還有流放之前的事情,都讓她有些開不了口,看著長公主期許的眼神,她都不知道該個跟她解釋。

過了許久,太后終於說道:「唉,前幾年,他因為犯了事,一家老小被發配到了北疆,現在還在北疆呢。」

長公主一愣,眼神十分複雜,她竭力剋制自己,然後問道:「他是犯了什麼事?」

太后嘆了一口氣,對於剛才自己誇下的海口,有些汗顏。

只能勉強解釋道:「秦明源的小女兒,曾經是皇上的妃子,回家省親之時,被人姦汙,這事還鬧得沸沸揚揚,人盡皆知,皇家顏面盡失,秦明源治家不嚴,守護不利,於是就被皇上發配到北疆了。」

長公主看著太后,救救不曾說話,這樣的事情也超過了她的想象。

太后以為長公主會選擇去北疆探望秦明源,或者因為這樣的事情而放棄不見了。

沒有想到長公主突然起身,然後走到太后的跟前,緩緩的半跪下說道:「太后,我有一事相求,萬望您能答應。」

太后趕緊說道:「你有什麼事,站起來說,我們倆之間,不必如此的,你快起身。」

「不,我說的這事,或許會讓太後為難,可是為了我餘生唯一的願望,我就求太后這一次了,請太后答應。」

太后多麼精明,一看長公主這個樣子,心裡的大約就明白她要做什麼了。

她嘆了一口氣,給旁邊的嬤嬤一個眼神,那個嬤嬤趕緊上前攙扶長公主。

「你是想求我,把秦明源放回來吧?」太后緩緩問道,長公主輕輕點了點頭。

「我既然剛才答應你了,現在也不會食言,不過當初發配他的是皇上,我現在也不過是個太后,想要放他回來,還需要皇上的同意,我會儘力一試的。」

長公主這才起身,低聲說道:「那就多謝太后了。」

太后看著她問道:「你和秦明源之間,到底有什麼淵源?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95章:尋找故人

54.03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