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6章:守得雲開

第296章:守得雲開

長公主坐下之後,嬤嬤趕緊為她又添了一杯水,她握著茶杯,久久不曾說話,思緒回到了三十年前。

她的母親靜妃,在後宮的爭鬥中,不幸被人利用慘死,臨死之前緊緊握著她的手囑咐道:「慧兒,一定要照顧好你弟弟,一定要保護好她。」

那一年她不過是十二歲,也還是個孩子,她流著淚答應母親:「母妃,你放心,我一定會保護好弟弟,就算是拼上我這條命,我也會保護好弟弟的。」

母親死不瞑目,她知道母親放心不下,也知道母親走的不甘心。

母妃去世之後,姐弟倆在宮裡無依無靠,明爭暗鬥當中,她千方百計的保護著弟弟,可是她的力量太過弱小了。

她可以保護弟弟不挨餓受凍,不被那些小宮女太監欺負,甚至可以保護弟弟不被別有用心的皇子利用,可是她抵抗不了別人背後雄厚的勢力,她也沒有辦法跟命運對抗到底。

母親去世的第二年,各國戰爭暫告一段落,簽訂一份停戰協議,前提條件是,各國都要派一名皇子為質子到別國去。

別的皇子或者有父皇的寵愛,或者有母系強大的背景,只有他們姐弟倆,什麼都沒有,於是她的弟弟,當時候的八皇子,就被派往大魏做質子。

那時候年僅十三歲的她,在宮裡思索了一夜,把所有的辦法都想了一遍,最後絕望的發現,她沒有任何有效的辦法能阻止這件事。

既然無法阻止,那麼就只能迎頭而上,第二日,她就跪在了父皇的殿門前,言辭懇切的請求,她要跟弟弟一起去大魏。

皇上大怒:「你一個公主,這樣做成何體統?」

她絲毫沒有畏懼,義正言辭的跟父皇說:「母妃臨走之前,因為擔憂皇弟不能閉眼,我親口答應會照顧好他,母妃這才放心離去,女兒不能做言而無信的不孝之人,請父皇恩准。」

小小的她,眼神堅定,神情真摯,皇上也被感動了,於是就同意了,讓她隨著八皇子一同前往大魏。

在大魏整整帶了六年,這六年來姐弟倆在大魏忍辱負重,卧薪嘗膽,弟弟爭氣,最終回國成為太子,父皇去世之後,登基成為皇帝。

這些年姐弟倆付出了多少,沒有人知道,在大魏的日子,有多艱難,也沒有人知道。

長公主就是在那時候認識秦明源的,他那時只是一個小小的秀才,就住在質子府的旁邊,年少時的秦明源英俊清秀,滿身讀書人的清雅。

對長公主的遭遇也十分同情,也十分欽佩她為弟弟犧牲一切的勇氣,贊她是時間少有的大無畏奇女子,就是男兒也少有能比得上。

她偶爾有難過失意,他時時寬慰一二,一來二去,兩人就傾心了,那時候她盤算著,如果不能回去,就在這裡有他陪著,過一輩子也不錯。

當時的八皇子一直卧薪嘗膽,從來沒有放棄回國的機會,他暗中跟國內的很多大臣都有聯繫,內外連接,時時拉攏。

那些大臣也都是老狐狸了,看中八皇子的沉穩淡定城府算計,他是可造之材,可畢竟是質子,在最後出手相助的時候,總還是有些猶豫。

那時候以內閣大臣沈時為首,那一夜,八皇子來到姐姐的房間,跪在姐姐跟前哭訴道,他們回國在即,現在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了,只求姐姐能答應他一件事。

誰也不知道那一夜這一母同胞的姐弟倆說了什麼事情,只知道過了不久,長公主就申請回國了,她本就不是質子,只是陪著弟弟,也沒有阻攔她回國的理由。

她回去后不就,就嫁給了沈時的兒子,一個性格殘暴的殘廢。

再後來,在沈時的幫助下,八皇子也回國了,不過幾年,太子被廢,八皇子被立為太子,後來皇帝駕崩,八皇子登基稱帝,一直敬重自己的姐姐,這麼多年她的子女在皇帝的照拂之下,或是嫁了好人家,或是入朝為官,成為棟樑。

人們都稱讚長公主,說她們接地來命好,無依無靠的居然還成為了皇帝,和尊貴務必的長公主。

只有他們自己心裡清楚,這些年付出了多少心血,幾次都是拿命拼出來。

太后聽完之後,也唏噓不已,年少時誰沒有心動過啊,年少時沒有得到的,這些多年一直縈繞在心口,那份感覺,她也清楚的很。

「我能理解你,不過這麼多年都過去了,你們也都各自成家了,不如就把這事放在心裡豈不是更好,何必再拿出來呢,你想見他,我可以送你去見見他。」

太后苦口婆心的勸說,這一次她不是為了推脫,是發自內心的勸說。

「有些話真的有些難以說出口,其實我的大兒子,他的父親就是秦明源,我夫君也知道,這麼多年他不曾多看一眼那可憐的孩子,孩子心裡苦了那麼多年,我這當娘的心裡煎熬了這些年,現在就想讓他見見父親,讓他也享受一下被父親關愛的感覺……」

長公主說道這裡,突然悲從中來,好似多年的委屈終於有了一個缺口,捂著臉泣不成聲。

太后怔怔的看著她,眼中也出現了同情之色,都是當娘的,不管對別人怎麼樣,對於自己的孩子,都是掏心掏肺的,真心實意希望他好啊。

「好,我答應你,我想辦法把秦明源弄回來。」太后終於答應。

長公主自是感激不盡,哭了好久,這才擦乾了眼淚,低聲問道:「他這些年過的怎麼樣?」

太后想了一下秦明源的曾經,看著長公主,眼神複雜,人都是會變的啊,這麼多年了,當初英俊清雅的青年,早就變了模樣,物是人非事事休,不知道長公主還能接受的了嗎?

「他後來自然娶妻生子了,第一位夫人去世的早,留下一個女兒,現在嫁給了奕王,後來又扶正了一位,太不成調,秦大人也算是毀在她手裡吧,那個丟人現眼的妃子就是後來這位夫人的女兒……」

太后挑揀著說了說這些年秦明源的際遇,長公主獃獃的聽著,感嘆了一聲:「他這些年也不容易啊。」

九皇子再來找秦葉悠的時候,告訴她這個消息,秦葉悠震驚不已,秦明源要回來了?

太后既然答應了,那十有八九這事就能成啊,不過她想的是,要是秦明源能回來,為了長公主的體面,那麼自然就要免了他的罪,這樣說來,那秦雲飛也就能回來了,不再收連累了,倒是一件好事。

秦葉悠抬頭窗外,正好一片落葉滑下,遠處是秋天湛藍的天空,近來接二連三有好事傳來,她沉積多日的愁緒,終於飄散了開來。

昨日追風悄悄送來消息,王爺來信了,只說他一切安好,有些事要處理,還需要幾日才能回來。

秦葉悠當時就落下淚來,捧著那封信哭了好久,明明是好消息的,不知為何,她就是想哭,信上說了一個地方,讓追風前去埋伏。

追風給秦葉悠送來信,立即就去準備了,冷月依舊暗中保護著秦葉悠。

文如意打量秦葉悠喜上眉梢的神色,就覺得不順眼,陰陽怪氣的問道:「看你這神色,是有好事發生了啊?」

秦葉悠抬頭看她一眼,直接回答道:「是啊……」

竟然一個字都不願多解釋一下。

文如意一怔,臉上就有些難看,又開始抱怨:「元修哥哥還沒有回來嗎?你不是他的妻子嗎?自己的夫君出去這麼久,都沒有消息,難道你都不知道著急嗎?」

秦葉悠淡淡的瞟了她一眼,輕聲說道:「你怎麼知道我沒有消息的?我們夫妻之間的事情,難道還要讓別人都知道嗎?」

兩句話就把文如意給堵了回去。

秦葉悠這邊的事情,終於又了進展,而南嶽這邊,就還是一團亂麻。

長松從唐門下山之後,直奔南嶽都城,悄悄潛入皇宮,結果根本就沒有找到唐菲。

稍微打聽之下,唐菲當初被人救走了,然後就下落不明了,他心急如焚的尋找了三天,沒有一點消息,不敢再耽擱了,只能跟唐應彙報。

唐應一聽唐菲失蹤了,頓時也著急了,直接下山來到南嶽都成。

隨玉心被關禁閉,當初說是隨煬帶她走的,可是長松在太子東宮打聽了一下,隨煬根本就不知道這件事,想要尋找都無從下手。

唐應想了一下,然後就給秦葉悠寫了一封信,唐菲這丫頭,跟秦葉悠關係最親了,會不會是她直接去大魏找秦葉悠呢。

唐應在信中把事情前後都解釋了一遍,如果唐菲去了,一定要儘快給來信。

隨煬最近也發現了異常,感覺到京城的波雲詭譎,可是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,只覺得心裡隱隱不安。

這一日他來到安王府,想要看看隨烜怎麼樣了,一進門就看到一個侍女正拿著一個小小的細嘴小壺,正在往隨烜的嘴裡灌著什麼東西。

「你在做什麼?」隨煬一驚,立即出生呵斥道。

那個侍女嚇了一跳,手中的小壺差點扔了,轉過頭驚慌失措的看著他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96章:守得雲開

54.21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