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7章:卑微愛情

第297章:卑微愛情

隨煬看到這張臉,微微一怔,心頭更加警覺,眼前這名女子的容貌,跟他記憶力的某個女子著實很像。

他的二弟,也就是隨烜,當時就是因為那名女子而性情大變。

「你叫什麼名字?剛才在做什麼?」隨煬冷冷問道。

「奴婢小蝶,剛才正在為殿下喝水,太醫說了,每日要定時給殿下喝水才行。」拓跋雨兒小心翼翼的說道。

隨煬盯著她,嘴角帶著一抹諷刺:「你也叫小蝶?這可真是巧啊。」

拓跋雨兒並不知道隨煬跟玉蝶的故事,當是只有拓跋宏告訴她,讓她用這個名字待在隨烜的身邊。

隨煬卻是知道這些的,他不動聲色,走到隨烜的床前,默默的看了一會兒,他的呼吸比較清淺,似乎並沒有什麼異樣。

「好好照顧他……」隨煬囑咐了一聲,深深的看了一眼,然後就離開了。

拓跋雨兒看著他的背影,眼神隱晦,喊著淡淡的哀愁,這段日子以來,照顧隨烜已經成了她的寄託。

她不知道該何去何從,直接離開,她沒有這個勇氣,留下來,又不知道以後會怎麼樣。

知道前幾天,拓跋宏的再一次找到了她。

拓跋宏到底是不甘心,就這樣灰溜溜的離開,他也沒有別的選擇了,這幾個國家,現在能個北燕對抗的也就大魏和南嶽了。

在大魏他沒有任何的勝算,南嶽就是他唯一的選擇,所以他無論如何不能讓隨烜死,隨烜活著,他才有機會。

拓跋宏翻出師父曾經留給他的秘籍,拿出師父臨走之前留給他的救命丹藥,躲在房間里研製了五天,終於研製出一瓶藥粉。

他的師父毒姬花如眉,曾經給他留下一味丹藥,可以救死扶傷有奇效,他一直都留著打算給自己救命用的。

現在他也顧不得那麼多,這一次如果不能逆襲,他或者也沒有意義了。

這些藥粉不能一下子用上,必須每天都要控制好量,緩緩服用,於是他選擇了拓跋雨兒。

這時候拓跋宏真的十分慶幸當初的選擇,把拓跋雨兒送到隨烜的跟前。

「這些藥粉可以救隨烜的命,你分成五份,每天給他服用下去,他會好起來。」拓跋宏悄悄潛入安王府,找到拓跋雨兒,跟她囑咐道。

拓跋雨兒拿著藥粉,有些不敢相信,她眼神中的警惕,拓跋宏看的清清楚楚。

「哼,你不用懷疑,我不會害死他的,現在他對我還有用,你就按照我說的來。」

拓跋宏冷冷說道。

拓跋雨兒低著頭答應了,抬頭問道:「皇兄,你想要讓安王幫你做什麼呢?」

拓跋宏一怔,他早已習慣了拓跋雨兒對他的言聽計從,從來沒有想到她竟然還會有反問的一天,這有些不同尋常。

隨後,他的嘴角就露出一抹諷刺的笑容:「你這是關心他?你對隨烜動心了?」

這可不是個好苗頭,拓跋雨兒如果對隨烜動心,那麼她執行他的命令的時候,就很容易打折扣了。

「我沒有……我只是想知道,還有什麼是我能做的嗎?」拓跋雨兒小心翼翼的說道。

「哼,你最好事沒有,你自己是什麼貨色,你心裡清楚,你以為隨烜真的會看上你,我勸你不要痴心妄想,落得一個被羞辱的下場。」

拓跋雨兒死死的咬住嘴唇,竭力忍住淚水,這是她心裡的最大的隱痛,她知道自己早已不配奢望愛情了。

可是再卑微的人,她也有心,也會心動,也會不由自主的喜歡一個人。

從那日來時,拓跋雨兒就小心翼翼的為隨烜用這種藥粉,她想好了,如果拓跋宏是要害死了他,那麼她就跟著陪葬。

漫漫人生,對她來說,已經沒有多大的意義了。

夜涼如水,拓跋雨兒坐在隨烜的床前,輕輕為他擦著臉和手,輕聲跟他說這話。

南國的深秋也不會很冷,她開著一扇窗,風吹動了窗外的一棵花樹,淡淡的香氣順著窗戶漂了進來。

她很喜歡這個國家,這裡的氣候溫暖濕潤,不像北疆那麼乾燥寒冷,如果可以她真的可以在這裡一直生活下去。

「隨烜,你不知道我又多麼感激你,你把我從北疆帶來南嶽,我感覺彷彿又重生了一樣。」

「隨烜,你已經躺了這麼久了,是不是該起來鍛煉一下呢?你的長槍我每天都會擦拭,我感覺它好像也很寂寞,就等著你呢,你快點醒來好不好?」

「隨烜,你天生就應該是在沙場征戰之人,這樣沒出息的躺在床上,並不是你的風格啊,別讓我笑話你,快點醒來吧。」

「隨烜,如果你能挺過去這一次,我就再也不想離開的事情了,我會一直留在你身邊。」

拓跋雨兒絮絮叨叨的一直說著,隨烜依舊靜默無聲的躺在哪裡,拓跋雨兒的眼淚在眼眶裡緩緩打轉。

終於忍不住留下一滴來,然後她就伏在他的床前,讓眼淚留個痛快,不知道為了他,還是為了自己。

廚娘端著一個托盤,上面放著一個小小的蓋碗,看到這一幕,悄悄的退出去了。

隨烜醒來的時候,正是清晨,晨光透過窗戶照了進來,他一低頭,就看到了趴在床邊的姑娘。

她的手還緊緊握他的手,晨光照在她的頭上,暈出一圈淡淡的光圈。

「小蝶……」他的聲音有些沙啞,吃力的喊了一聲她的名字,拓跋雨兒聽到之後,一下子就驚醒了。

看到他睜開眼睛,有那麼一瞬間,她有一種如夢如幻的感覺,伸出手,悄悄的觸碰一下他的手,輕聲問道:「殿下,您真的醒了?我不是在做夢?」

「你太吵了,在我耳邊,絮絮叨叨了這麼久,把我吵醒了……」隨烜斷斷續續的說著,聲音雖然虛弱,可是卻清晰。

拓跋雨兒眼淚瞬間湧出來,臉上卻帶著笑說道:「殿下,太好了,您醒來真的太好了,這些日子,奴婢這就去喊太醫。」

隨烜拉住她的手,並沒有鬆開,輕聲說了一句:「我還是比較喜歡你喊我的名字。」

拓跋雨兒一怔,隨即驚訝的問道:「難道您都聽到了?」

隨烜笑著點了點頭,拓跋雨兒的臉頓時就變紅了,她本以為隨烜昏迷什麼都聽不到,所以才放心的說自己的心裡話。

不過她也暗自慶幸,自己沒有說更多機密之事。

「殿下,小蝶那都是胡言亂語的,您不要當真,我……我這就去喊太醫了。」拓跋雨兒羞怯的說道,然後一轉身就出去了。

隨烜看著她的背影微微一笑,其實他只是隱約有點印象而已。

隨烜醒來之事,很快就傳開了,太醫們連連稱奇,他們都表示行醫這麼多年了,從來不曾見過這樣的情況,受傷的心脈,竟然自己能癒合,而且癒合的速度這麼快,實在是沒有辦法用常理來解釋這一切。

皇上聽說之後,終於也忍不住來探望他,六王爺自然也會跟著一塊來。

「烜兒,你好好養傷,刺殺你之人,父皇一定會抓到的。」皇上激動之餘,竟然還像是哄孩子一樣對著隨烜說道。

想起他立下那麼多軍功,父皇將然把太子之位給了隨煬,隨烜的心裡就很不是滋味。

他淡淡的說道:「讓父皇操心了……」聲音平靜無波,聽不出任何情緒。

皇上自然也知道他心裡的想法,他表情微微變化了一下,然後說道:「你這次能醒來,其實也要感謝太子,當時是他取出護心丹給你服下,這才保住你的命。」

隨烜默默無語,並沒有回應,六王爺見這兩人之間,氣氛有些僵,立即站出來說道:「殿下能醒來,就是萬幸,一定要修養好身體才是,話說那個刺客後來又在安王府附近出現,還是要多加小心才行。」

他的話成功轉移了,這兩個人的注意力。

「老六,有線索了嗎?」皇上問道。

「暫時還沒有,那人救走唐姑娘之後,就好似人家蒸發了一般,一點線索都沒有留下。」六王爺有些慚愧的說道。

「唐門呢?那刺客既然救了唐菲,自然跟唐門有些關係的,你們有沒有去唐門找一下?」皇上立即問道,如果不除了這個刺客,他永遠不會安心。

「回皇上,已經派人去了,根絕我們的人刺探的情報,唐菲根本就回去回去。」六王爺說道。

隨烜這時候聽的雲里霧裡的,不知道怎麼又跟唐門聯繫上了呢,在他昏迷的時候,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?

他雖然不知道,可是面上也沒有表現出來,不動聲色的跟皇上還有六王爺寒暄了幾句,父子倆之間的關係依舊冷冰冰的。

皇上不得已只得先走了,六王爺勸慰了隨烜幾句,然後也跟著皇上離開了,他還有更艱巨的任務。

這些人都走後,隨烜又把拓跋雨兒給叫了過去,問道:「我昏迷的這些天,你都一直在我身邊嗎?」

拓跋雨兒不太好意思的點了點頭,她不僅僅在他身旁,而且還每天把他照顧的無微不至,包括擦洗和換衣服。

「之前六王爺和皇上所說的刺客,還有唐門之人,是什麼意思?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97章:卑微愛情

54.4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