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8章:太在乎

第298章:太在乎

拓跋雨兒一聽就知道,其實隨烜昏迷的時候,並不太知道外面的事情的,可能只是近期快要醒來了,有了意識,所以才會聽到一點。

聽到她哭著讓她醒來,哭著說他是她唯一的依靠了。

他不由自主的就想到隨玉蝶,那個可憐的女孩子,曾經也是這樣跟她說的,她就是他唯一的依靠了,當時他沒有保護好玉蝶,這一次他一定要珍惜。

拓跋雨兒把隨玉心把唐菲劫持而來,然後在這裡逼迫她就隨烜,最後卻被人救走的事情,詳細的說了一遍。

為了保護自己,也為了隨烜的安全,拓跋雨兒每天除了照顧隨烜,還會關注府里的動靜。

這也是她從小膽戰心驚過日子,形成的習慣。

隨烜聽了之後,凝眉思索一下,沉聲問道:「你是說那名女子,跟我大哥隨煬有關係?」

拓跋雨兒點了點頭,慢慢回憶著說道:「是的,當時我就記得公主說了,只要那姑娘救了你,她才有資格嫁給太子殿下。」

「哼,我生死未卜,這兄妹倆竟然把我當成工具,好,很好!隨煬,隨玉心,你們給我等著。」隨烜冷著臉說道,胸口劇烈起伏。

拓跋雨兒趕緊勸慰:「殿下,您千萬不要生氣,現在身體要緊啊。」

「你說的對,他們一個個的都盼著我死,我偏偏要好好活著!小蝶,也就只有你了,只有你是真心希望我醒來。」隨烜淡淡的說道。

拓跋雨兒看到他眼神中的落寞,有些心疼,這些年她都形成習慣了,一緊張就握住他的手。

她不願見他眼中出現憂傷,立即又握著他的手說道:「殿下,您不要這樣想,其實很多人都關心的,不僅僅是我,還有廚娘,還有咱們府里的人,還有六王爺……」

說道這裡,她突然看著隨烜正看著兩人的手,她猛然反應過來,隨烜現在已經醒來了,不是昏睡的時候了,她怎麼還能這樣主動的握住他的手。

她頓時臉紅不已,快速鬆開了手,看隨烜的表情,似乎還有些失望。

傍晚的時候,拓跋雨兒見外面天色較好,空氣清晰,就打開的卧室西面的窗戶,然後輕輕的扶著隨烜緩緩坐起來,在他身後放了兩個靠背,讓他正好可以看見絢爛的晚霞。

他在房間里憋悶的久了,非常適合看看這些壯麗的景象,以緩解一下心緒。

「殿下,太子殿下來了……」有侍女進來彙報道。

隨烜面色一冷,淡淡的說道「請他進來吧。」

他躺在床上,看著隨煬緩緩走進來,心中思緒翻滾著,他的這位皇兄,他是向來不服氣的。

長的沒有他高大,武功也不如他,性格還有些柔弱,經常有些婦人之仁,書讀的多了,人也有些傻,這樣的人父皇怎麼能讓他當太子?

隨煬應著隨烜絲毫不叫掩飾的嫌棄目光走了進來,笑著說道:「二弟,看你炯炯有神的目光,就知道你恢復的很好了。」

這兄弟倆年紀相仿,身後背景也差不過,隨煬是皇后所出,隨烜也是貴妃所出,自小皇上對他倆的寵愛也是最多。

這就導致了,兩人之間的競爭也最激烈,兩人從小斗到大,就連表面的平和都懶得維持了,每次見面必將是唇槍舌劍,你來我往。

「聽說我受傷之後,是皇兄給了我幾顆護心丹,我在這裡謝過了,想必皇兄心疼壞了吧?不過也不要緊,這樣在父皇心裡,你肯定更加分了。」隨烜無不諷刺的說道。

隨煬不以為意,他似乎早就習慣了這樣,也不客氣,直接回道:「二弟不必客氣,能接著你的傷,在父皇面上有個表現的機會,送幾個護心丹也是應該的。」

隨烜面色不動,胸口卻又起伏了,他身體未愈,隨煬知道不能太刺激他了,來往兩句之後就算了,轉而正了正臉色。

「你昏迷時,心兒曾經帶來一個女子,來給你治病,你可知這事?」隨煬問道。

隨烜看著他,腦中飛速的轉動,看情況隨煬並不知道那女子是誰啊。

「我當時昏迷,能知道什麼?怎麼了?皇兄,那女子跟你有什麼關係嗎?」隨烜挑著眉問道。

隨煬並沒有回到他的問題,只是說道:「救走那名女子之人,很有可能就是當日刺殺你之人,你被刺殺之前可沒昏迷吧,對那人可有印象?」

隨烜一怔,下意識的回憶刺殺之前的情景,只記得一個男人的身影,跟他參見而過,那人他並不認識。

「我並不認識,不知道是什麼?」這一次隨烜說的是實話。

「竟然有人敢在都城,刺殺皇室之人,這人必不簡單!」隨煬皺眉說道,隨即問道:「你府中之人,當日可見過那名女子,對她可有什麼印象?」

隨烜嘴角隱隱出現一絲笑意,他還以為隨煬這幅無欲無求的模樣,不會因為任何事而亂了心神了,可是今天每當提起那名女子,他的眼神就會出現波動。

那個女人對他來說絕對不一般!

隨烜自然不會告訴他,那女子就是唐門之人,讓隨煬難受,簡直就是他與生俱來的本能了。

隨煬一無所獲,有些失望的離開安王府,隨烜隨即叫來侍衛。

「趕緊給我出去找,那天來王府的那名女子的下落,一定要在太子殿下找到之前,給我找來。」隨烜冷著臉吩咐道。

現在整個南嶽都在找秦朗和唐菲,明著是皇室中人在尋找,按著是唐門之人在尋找,可是兩人就像是蒸發了一樣,一點蹤跡都找尋不到。

大魏,皇宮內,秦葉悠正在讀著唐應給她寄來的那封信。

看完之後,她深深的嘆了一口氣,唐菲這丫頭,看上去乖順聽話懂事,其實也是個倔強認死理的孩子。

她之所以回去郢都,唯一的理由,肯定就是為了見隨煬,別的都是借口。

不過她既然是被隨玉心帶走的,那麼就有可能有危險了,隨玉心曾經在王府里住著的那段時間裡,秦葉悠冷眼旁觀,知道她就是一個被寵壞了公主。

這樣的人都是沒有敬畏之心,自私自利之人,這樣的人為了達成自己的目的,什麼手段都會用,從不顧忌他人感受,唐菲落入這樣的人之手,說不定就要吃苦頭。

她的失蹤或許也跟這個有關,秦葉悠很想直接去南嶽幫著尋找,可是現在她實在離不開。

祁元修雖然來信了,可是還沒有見到他真人之前,她還是不敢放下心來。

這段時間,她一邊幫文如意解毒,一邊幫皇上解毒,當然她同時只能做一件事,所以就兩頭顧不過來。

那能怎麼辦,在皇上跟前她委屈的表示,天山派勢力強大,她得罪不起,文如意和葉副盟主都不讓她離開。

在文如意和葉副盟主跟前,她也只能無奈表示,皇命難為,當然要以皇上為重。

天山派和皇上的仇怨算是越級越深了。

秦葉悠悠閑站在旁邊,坐等漁翁之利,這一出離間計,她感覺火候差不多了,就開始計劃著班師回朝了。

現在祁元修已經有了消息,不確定什麼時候就能回來了,她必須要回王府,而且回去之後,還能想象辦法,看看怎麼派人去支援唐應,尋找唐菲。

自然這話不能讓她來說,不然皇上定然起疑,現在她住在宮裡,多麼方便皇上監視她啊。

於是這一日,秦葉悠給文如意治療結束之後,隨意的說道:「文姑娘,你身上的毒素已經驅除的差不多了,腿也沒有什麼大礙了,沒事的時候,就可以多走走了。」

「你確定已經好了嗎?為何現在偶爾還會有刺痛感?」文如意對她始終警惕。

秦葉悠平靜回答道:「這是因為毒血驅除乾淨之後,會造成一部分血液的流失,所以才會有刺痛感,你多活動一下,增加血液循環,這種癥狀自然就會消失。」

文如意半信半疑的站起來走了幾步,感覺果然好一些了,秦葉悠笑著說道:「我說的沒錯吧,等王爺回來了,肯定都看不出來,你曾經受過傷。」

文如意猛然抬頭,盯著她問道:「你說什麼?元修哥哥要回來了?」

秦葉悠彷彿猛然反應過來,自己說漏嘴了,神色懊惱不已,連忙說道:「沒有,我也不知道王爺是不是要回來了,文姑娘,你儘管好好養傷吧,王爺要是回來了,我會派人來知會你一聲的。」

文如意狐疑的看著她,過了好一會兒,突然冷笑一聲:「你來知會我?你是打算要離開皇宮,獨自回去見元修哥哥,對不對?還想把我受傷的事情隱瞞過去?」

秦葉悠連忙擺手:「文姑娘,你誤會了,我怎麼會這樣想呢。」

文如意見她驚慌失措的表情,頓時更加認定她有鬼了,冷笑一聲:「哼,秦葉悠,你休想得逞!你救我不過是因為皇上命令你的,你巴不得我永遠見不到元修哥哥吧。」

秦葉悠十分無奈的嘆了一口氣,表示無言以對。

這在文如意看來,就算是默認了,她怒氣沖沖喊道:「來人,去把葉副盟主請來!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98章:太在乎

54.58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