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章:偷雞不成

第29章:偷雞不成

「你確定奕王的腿站不起來了?」陳副將緊緊的盯著薛老問道。

薛老認真的點頭說道:「是的,老夫親自檢查過了,王爺的腿真的無法站立了。」

「哈哈哈哈,真是天助我也。」陳副將得意的仰天大笑。

薛老面無表情的看著他,陳副將這才反應過來,自己一時得意忘形了。

「咳咳,我的意思事,王爺能搶回一條命,已經是上天眷顧了,他的腿讓他慢慢休養就行。」陳副將強行掩飾著說道。

薛老為人正直,實在是看不慣他的小人嘴臉,聽到陳副將虛偽至極的話,他終於忍無可忍的說道:「最近軍醫營里的傷員太多,忙不過來,將軍如果沒有別的事情,老夫就先退下了。」

陳副將的臉色微微一變,最近幾場仗都是他帶兵打的,全部慘敗而歸,薛老的話好像別有深意,他故意冷著臉說道:「那就忙去吧。」

看著薛老轉身就走,他憤憤不已,忍不住說道:「老不死的,下次我就換了你!」

不過一想到祁元修的腿又廢了,他就心花怒放,忍住不想要嘲諷祁元修一番。

陳副將來到祁元修的帳篷外,毫不例外的又被追風剛給攔下了。

有了上次的經驗,這一次陳副將有備而來,帶著眾多侍衛,打算以多欺少,如果追風敢再阻攔,他就讓手下的侍衛群起攻之。

追風依舊冷著臉說道:「王爺身體還未恢復,現在不已被探望,將軍回頭再來吧。」

「本將就要今天見!」陳副將十分囂張,追風面色冷如冰霜,要不是王爺有交代,他肯定會執劍跟陳副將他們打一場了。

可是祁元修吩咐過,讓他稍微阻攔一下即可。

追風只能冷著臉說道:「陳副將既然對王爺如此關心,那就請吧。」

陳副將沒有想到追風這次竟然這樣好說話,害的他想要教訓一下他都不行了。

只能不甘心的推開門,走了進去。

這時候祁元修正坐在床上,秦葉悠正在為他做推拿,幫他促進血液循環。

秦葉悠對這個陳副將印象很差,抬頭看了他一眼,發現他身後帶著的那群侍衛。

「陳副將,你帶著這麼多侍衛來,是什麼意思?知道的以為你是來探望王爺的餓,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來抓人的呢。」她故意陰陽怪氣的說道。

陳副將上次見識過她的脾氣,在她這裡吃了癟,早就不滿了:「王妃,卑職好心來看王爺,您一再阻攔,是為何意?您之前治好了王爺的腿,現在王爺卻有不敢行走,是不是你故意推脫不肯好好醫治?」

好一個倒打一耙,顛倒黑白的本事。

祁元修神色平淡的說道:「陳副將的消息倒是靈通,本王剛剛醒來不久,還未下床呢,您就知道我的腿不能行走了?」

陳副將看著祁元修躺在床上的模樣,心裡一陣暢快,忍不住說道:「下官也是關心王爺,王爺您的腿既然廢了,以後就好好休養吧,外面自有下官們分您分擔。」

他此話剛剛說完,秦葉悠忽然起身,陳副將正好就站在她的旁邊,她起身之後,抬起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扇了陳副將一巴掌。

啪的一聲脆響,她用了很大的力氣,陳副將的臉頰上頓時出現一個紅手印,他都被打懵了,就連祁元修都是一愣。

「你這娘們敢打我?」陳副將怒不可遏,雙眼幾乎要噴出活來。

秦葉悠說道:「我打的就是你,王爺貴體金軀,你竟然說王爺廢了,這不但是詛咒,還是侮辱,我身為王妃,當然要替王爺教訓你!」

陳副將怒火攻心,下意識的抬起手就要打回來,祁元修的臉瞬間就冷下來,涼涼說道:「陳副將,你是要當著我的面,打我的王妃嗎?」

陳副將一怔,祁元修冰冷的氣勢,把他震住了,一時之間不敢動彈。

秦葉悠還在氣頭上說道:「你敢動我一下試試,我可是皇上親自賜婚的王妃,你的打我就是打皇上的臉,你連皇上的臉都敢打,你還有什麼不敢的,難道是想要篡權不成?」

陳副將被她的話訓斥的一愣,向來都是他借著皇上的氣勢欺負別人,沒有想到今天竟然被人用同樣的方法對付回來。

祁元修差點沒忍住笑出聲來。

這麼一頂大帽子扣下來,陳副將自然更加不敢動手了,氣到哆嗦:「王妃,這話可不能亂說,我對皇上只有敬重和忠誠。」

陳副將轉頭看著祁元修說道:「王爺,王妃如此無端打我,羞辱我,您難道就由著她嗎?這樣以後本將在軍種的威信何存?」

秦葉悠哼了一聲,嘟噥道:「說的好像你現在在軍中有威信一樣。」

「葉悠,你過分了,快跟陳副將道歉。」祁元修突然對她說道。

秦葉悠轉頭猛然看著他,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他竟然讓她道歉?他是眼瞎了嗎?她明明是為了維護他好不好?

剛才她會那麼生氣的扇陳副將,也是因為怕他的話刺激到祁元修,他竟然這樣狼心狗肺!

陳副將得意的看著秦葉悠,等著她來道歉。

秦葉悠把下巴一揚,堅定的說道:「我不道歉!我並沒有做錯任何事,說錯任何話,我為何要道歉?頭可斷,血可流,個人氣節不能丟,王爺您看著辦吧!」

祁元修的眼神里閃過一絲讚賞,但是很快又掩飾過去了。

他無奈的看著陳副將,十分痛惜的說道:「陳副將,沒辦法,我這個王妃啊,向來蠻橫,就連我也經常挨訓,您擔待點吧。」

意思很明顯了,我老婆厲害的很,我也管不了,你自己看著辦吧。

陳副將這時候也看出來,這夫妻倆一個唱紅臉,一個唱白臉,他今天是討不著便宜了,只能氣哼哼的說道:「王妃如此強悍,我也不敢要她給我道歉,下官還有事,告辭了!」轉身拂袖而去。

看著陳副將的背影消失在門口,祁元修終於忍不住笑了起來,他看著秦葉悠說道:「看不出來啊,你還有如此強勢的一面。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9章:偷雞不成

5.31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