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9章:陷害

第299章:陷害

文如意一聲令下,門外很快有人應了一聲,葉副盟主來了之後也在青蘿宮住下了,他是奉了盟主之命,前來照顧文如意的,文如意還未痊癒,他自然也不能離開。

葉副盟主很快到了,秦葉悠十分識趣的離開了。

葉副盟主皺着眉頭看了她一眼,他一把年紀,見多識廣的,總覺得這奕王妃沒有她表現出來的那麼簡單。

文如意見葉副盟主的眼神一直追隨者秦葉悠的身影,頓時就想到別的地方去了,葉副盟主各方面都十分出色,唯有一點不好,就是有些好色。

她以為葉副盟主被秦葉悠的美貌所迷惑,有些不滿意的咳了一聲,葉副盟這才轉過頭來,問道:「大小姐,你叫我來,是有什麼事情嗎?」

文如意淡淡的點了一下頭,問道:「這些日子,秦葉悠給我用的葯,你每日都會檢查,沒有發現什麼異常吧?」

「我都檢查過了,沒有任何異常,雖然都是以毒攻毒,在用藥和用量的選擇上,她都掌握的很好。」葉副盟主回到道。

文如意得意的冷笑了一聲,「諒她也不敢對我怎麼樣,如果治不好我,別說我父親不會放過她,就是皇上也不會放過她!」

然後她轉頭看了一眼葉副盟主,又問道:「既然如此,那你就去跟皇上說一聲吧,我不想住在宮裏了,我要回奕王府。」

葉副盟主一怔,立即問道:「大小姐,你現在還沒有完全恢復,不如在這裏養的好好的再回去,這皇宮裏的藥材也齊全,何必急於這一時呢。」

他其實有自己的打算,大魏他可以常來,皇宮卻不是他輕易能來的,葉副盟主還想趁此機會,多了解一下宮裏的情況,最好是能在這裏多佈置一下自己的眼線。

天山派掌門有意掌握整個大魏的皇族,如果現在他在這裏安插進自己的眼線,以後肯定會大有幫助的。

文如意卻有些生氣,怒斥道:「我說回去就回去,你哪裏這麼多話,難道醫藥盟還卻藥材嗎?而且我現在基本已經好了,只需要好好調理養著即可,還需要什麼藥材啊!」

葉副盟主見文如意如此執著,有些疑惑,於是說道:「好,我這就去跟皇上說一聲,安排回奕王府之事,冒昧問一句,大小姐,為何如此急着回去呢?」

文如意眼神閃爍一下,不太好意思承認是因為知道祁元修快要回來了,她扭捏一下說道:「沒有什麼原因,就是我想回去了而已。」

葉副盟主見她這副模樣,心裏已經有數了,他微微一笑說道:「恐怕是奕王妃跟你說了什麼吧?大小姐,咱么折騰了這麼久,您真的就打算這樣回去了?」

文如意聽他似乎話裏有話,看着葉副盟主,直接問道:「你什麼意思?有話就直說,這裏沒有旁人。」

葉副盟主微微靠近文如意,低聲說道:「大小姐,你在奕王府為的是什麼目的,這次王爺不在家,難道不正是好機會嗎?你是因為什麼被蛇咬的呀?」

文如意聽了這話,眼睛稍微眯了一下,頓時明白過來,她為什麼被蛇咬,自然是因為進宮找皇上啊,她找皇上的目的,不就是為了借刀殺人嘛。

對啊,她怎麼能輕易就離開呢,差點就被秦葉悠給忽悠了。

想到這裏,文如意的臉色終於緩和,她對葉副盟主不再不耐煩,反而笑着說道:「果然還是葉副盟主看問題清楚啊,是如意魯莽了,那就有勞葉副盟主了,你去找皇上吧,我們還是要回去,至於別的事情,你知道該怎麼辦吧?」

葉副盟主笑着點了點頭,兩人相視一笑,眼神中都是狠毒。

秦葉悠見葉副盟主去見皇上了,心就定了下來,她的計謀成功了,讓文如意提出離開,文如意走了,她自然就沒有留在宮裏的理由了。

「文姑娘要回奕王府?」皇上看着葉副盟主問道。

葉副盟主點了點頭,之前因為是否暫時放過祁元修的之事,兩人鬧得不歡而散,又因為皇上誤會葉副盟主給他下藥,兩人之間的關係更僵。

「這段時間承蒙皇上的關愛,大小姐已經好的差不多了,不好繼續打擾皇上了,所以我們打算先回奕王府養著了。」葉副盟主不管心裏怎麼想的,面上功夫還是做到了,話說的十分客氣。

「她現在還不能離開!」沒有想到皇上竟然一口拒絕。

葉副盟主微微皺眉,他們天山派掌門千金的來去自由,什麼時候由別人說了算了。

不過想到此行的目的,葉副盟主暫時壓制住內心的火氣。

他勉強笑着對皇上說道:「皇上,葉某隻是說要帶大小姐回去,並沒有說所有人都回去啊,葉某知道皇上還有別的事情沒有處理完,或許還需要奕王妃,大小姐回府後,我可以繼續照顧她的。」

皇上看着葉副盟主,兩人對視一下,同時笑了一下,彼此之間已經心知肚明了。

他的臉色稍微柔和一些,氣氛也沒有剛才那麼緊張了,笑着說道:「既然如此,朕會安排人護送文姑娘回府,以後如果還需要什麼藥材,盡可以進宮來要。」

葉副盟主知道皇上明白他的意思了,他此行的目的達成了,於是笑着起身說道:「那葉某就代大小姐,先謝過皇上了。」

皇上很快傳令,讓秦葉悠覲見。

秦葉悠匆匆趕往皇上的御書房,臨走之前吩咐綠蘿可以收拾東西了,等她回來就可以啟程回王府了。

她怎麼也沒有想到,這一走差點就沒能回來。

御書房內,秦葉悠給皇上請安之後,皇上的神情十分冷淡,許久都沒有讓她起身。

她有些不安,一直低着頭,跪在地上,腦海里飛快的思索著,到底是哪裏出了問題,有什麼把柄被皇上抓住了嗎?

過了好一會兒,皇上緩緩抬頭,見秦葉悠還跪在地上,一動不動,神色平靜,看不出一絲慌亂,真不愧是祁元修的老婆,好定力,竟然這樣沉穩。

他放下筆,突然開口呵斥道:「奕王妃,你可知罪?」

秦葉悠抬頭,大無畏的看着皇上,淡淡的說道:「妾身愚鈍,不知道皇上在說什麼,還請皇上明示。」

「奕王殘害皇子,圖謀造反,你可知情?」皇上盯着秦葉悠冷冷說道。

秦葉悠的心頭好像被什麼猛然撞擊一下,她感覺到眼前一黑,然後很快的閉上眼睛,深吸一口氣,還不行,一直深吸了四口氣,這才稍微平靜一些。

「子虛烏有之事,妾身不存在知情不知情一說,臣妾只知道王爺忠軍愛民,別無二心,還請皇上明查。」秦葉悠擲地有聲的說道。

皇上這個問題問的刁鑽,不管她說知情,還是不知情,都是認定祁元修做了這樣的事情,所以她不能回答。

皇上冷哼一聲:「忠軍愛民?這些日子,他無緣無故失蹤,就連朕都不知道的他的行蹤,這就是你所謂的忠軍愛民?」

「王爺對皇上一片忠心,又是皇上的親弟弟,知道他下落不明,皇上該擔憂的不應該是王爺的安危嗎?您為何還要潑一盆髒水下來?」秦葉悠直接毫不客氣的指責道。

「奕王妃,你好大的膽子,竟然敢指責朕。」皇上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,龍顏大怒。

秦葉悠眼神十分勇敢,她抬着頭,直視着皇上回應道:「王妃是妾身的夫君,是妾身的天,他被人誣陷,妾身如果一句話都不說,那就是妄為人妻了。」

「好好好,好一個伶牙俐齒的奕王妃,朕今天算是見識了,我告訴你,不管你承認還是不承認,朕手裏都有確鑿的證據,你們誰都逃脫不了!」皇上惡狠狠的說道。

秦葉悠面露不屑:「皇上如果真的有確鑿證據,直接定罪就可以了,有為何還要讓我來問話!」

「你簡直不識好歹!朕這是給你機會,你知道不知道,奕王謀逆,死罪一條,但是當初你是朕賜給他的,所以朕想給你留一條活路,你知道嗎?」皇上氣哼哼的說道。

秦葉悠簡直想要仰天大笑,皇上啊,你真以為我是三歲小孩子,這樣好騙呢。

不過說道這裏,她倒是有些好奇,皇上的真實目的是什麼了。

她知道皇上想要弄死祁元修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,她是奕王妃,自然也不能倖免,可是今天他擺出這樣一副面孔,倒是讓她把我不准他的目的了。

秦葉悠於是做出一副茫然的神情,獃獃的問道:「妾身愚鈍,實在是不明白皇上的意思,還請您直說吧。」

皇上見她不像剛才那樣尖銳鋒利的回擊了,臉色也稍微緩和一下,淡淡的說道:「奕王謀逆造反之事,已經是板上釘釘了,如果你肯出面指證他,早有謀逆之心,證明自己的清白,我可以留你一條名。」

秦葉悠聽了之後,許久沒有說話,也沒有什麼表情,其實她的大腦在飛快轉動,她終於明白皇上的目的了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99章:陷害

54.76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