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0章:過河拆橋

第300章:過河拆橋

皇上想要殺死祁元修,之前他說的板上釘釘,有證據什麼的,都是狗屁!

他根本就什麼證據都沒有,不過是跟天山派狼狽為奸,陷害祁元修,但是奈何祁元修在大魏的人氣太盛,皇上冒然殺了他,堵不住悠悠之口。

他必須要找一個強有力的理由才行,現在看來,幾個皇子接連出事,沒有把這個嫁禍給祁元修更好的理由了,然後再讓秦葉悠出面作證,整件事就完美了。

既然祁元修的老婆都說他圖謀造反了,別人自然不好再說什麼。

秦葉悠雙手緊緊的握成拳,簡直要出離憤怒了,心想皇上你還能更無恥一點嗎?

他不僅小看祁元修,更小看了她秦葉悠,她就是死,也不會敢這樣喪良心的事情。

「怎麼樣?奕王妃,你考慮的怎麼樣了?我奉勸你一句,一定要為自己着想啊。」皇上緩緩說道,秦葉悠這時候的沉默,在他看來就是在猶豫而已。

秦葉悠在祁元修身邊這幾年,跟他也學了很多,其中就跟他學會了,越是憤怒的時候,越要冷靜。

她緩緩抬頭器,眼神清明,表情平靜,甚至還帶着淡淡的笑意:「沒有想到皇上為妾身想的這樣周到,妾身真是感激不盡呢。」

皇上頓時高興了,笑着說道:「那你就是答應了?那好,我這就安排人……」

「皇上!」秦葉悠突然高聲說道:「妾身恐怕要讓皇上失望了,妾身不能答應皇上,一日夫妻百日恩,妾身既然嫁給了奕王,就要跟他同舟共濟,同生共死,絕對沒有自己苟且偷生的道理!」

她義正言辭,眼神銳利,表情肅穆,全身的浩然正氣,讓皇上既震驚又有些不敢直視,他反應過來之後,頓時怒不可遏,合著剛才她那一幕幕的都是在做戲啊。

「奕王妃!我警告你,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!你不答應,就要算作奕王的同謀,一樣得凌遲處死!」皇上開始恐嚇她。

秦葉悠沒有一絲膽怯,她淡定的說道:「人生自古誰無死,我不怕死,我相信人在做,天在看,善有善報惡有惡報,老天爺都看着呢!」

就在這時候,窗外猛然轟隆一聲炸雷,然後就是天山雷鳴,大雨狂作。

皇上的臉色有些蒼白,看着秦葉悠正義凌然的表情,他莫名的有些心虛。

「來人!」皇上高聲喊道。

門外立即有侍衛進來,他命令道:「把奕王妃給我押下去關入天牢,沒有我的允許,誰都不準見她!」

侍衛立即答應一聲,然後就要來拉扯秦葉悠,這時候秦葉悠已經自己站起身來,對着走來的來侍衛冷冷說道:「不要碰我,我自己會走!」

在陰暗潮濕的天牢裏,秦葉悠開始思索整件事,皇上之前對她的態度還可以,為何突然會這樣反目,而且對祁元修殺氣騰騰。

她突然想到下午葉副盟主去找皇上的事情,他們之間必定說了什麼,現在文如意已經無恙,皇上的毒也已經解了,祁元修還有她秦葉悠對他們來說沒有用了。

他們罪惡的計劃,自然可以繼續執行了。

秦葉悠冷哼一聲,果然姜還是老的辣,她嘀咕了葉副盟主,文如意好對付,她身後的天山派並不好對付,以前她沒有應對過這樣複雜的情景,那是因為她身前有祁元修擋着。

他替她當下這所有的煩擾,讓她可以高枕無憂,現在他不再身邊,她就需要自己面對了。

這樣看來祁元修的情況依舊危機啊,不過好在她還留了一手,皇上還有文如意,你們可能高興的早了一些。

夜深人靜之際,秦葉悠眯着眼睛正在靜靜的思考,突然聽到牢房外傳來一聲悶響,她猛然睜開眼睛,看向牢房門口,怎麼?他們這麼快就想對她下毒手了?

「王妃,不要驚慌,是我來救你了。」

居然是冷月的聲音,他一身黑衣,剛才剛剛打到看守的獄卒,現在正在他身上摸索牢房的鑰匙,摸了半天,終於被他找到了。

立即來到牢房門口,就要打開牢房上的鎖,秦葉悠走過來,悄聲制止道:「冷月,你趕緊走,我現在還不能逃走。」

冷月一怔,驚異問道:「為何不能走?皇上這一次是起了殺心,我答應過王爺,誓死要保護你的安全的。」

「冷月,你冷靜一點,聽我說!」秦葉悠低低的喊了一聲。

冷月不解的看着她。

「我現在逃走,就正中皇上下懷,他就坐實我是畏罪潛逃的罪名,這樣反而會連累王爺,我都畏罪潛逃了,那王爺的罪名肯定就是真的了,所以我不能走,我必須要讓皇上親自同意把我放出去才行。」

冷月聽到這裏,頓時急了:「這怎麼可能,皇上既然把您關進來了,怎麼可能再把您放出去,他這不是打自己的臉嗎?」

秦葉悠冷笑一聲:「我就是要讓他打自己的臉,你趕緊走!放心吧,天山派回來救我的,皇上忌憚天山派,到時候他肯定會同意的。」

提起天山派,冷月似乎更加氣憤,低聲說道:「王妃,您就被指望他們了,您被囚禁,我們都很着急,文如意他們竟然就這樣直接收拾東西回府了,綠蘿去跪求葉副盟主跟皇上求情,還遭到他們的奚落。」

冷月說到這裏,更加氣憤,全身的肌肉都繃緊了。

秦葉悠嘆了一口氣說道:「這傻丫頭,幹嘛去求他們,他們巴不得我死呢,你快回去吧,安慰她一下,我不會有事的,最晚明天下午,我就能回府了,你相信我,我自有辦法的。」

冷月看着秦葉悠堅定的眼神,看到她眼裏的自信,知道她可能真的有辦法,只能轉身離開了。

他心裏想着,反正不管什麼時候,他都能衝進來救人,實在不行,他就再闖一次天牢。

秦葉悠回到牢房內的稻草床上,緩緩的坐下,靠着牆壁,閉上眼睛養神,明天還有一場惡戰呢,她必須要養精蓄銳。

文如意,你好一招過河拆橋啊,明天我就要讓你哭着來求我。

而這時候的奕王府清風苑內,確實一片歡快喜悅的情景,文如意感覺從來沒有這樣暢快過。

知道秦葉悠被皇上打入天牢,她樂不可支,這一次終於要除掉秦葉悠這個可惡的女人了,就算是她被蛇咬,也算是因禍得福了。

於是她下令,整個清風苑的人今晚可以盡情吃喝,慶賀一下。

氣的綠蘿都想要放火了,幸好被冷月及時制止了,他悄悄告訴綠蘿,明天王妃就能回來了。

綠蘿震驚不已的轉頭看着他問道:「你說的是真的嗎?王妃真的能從天牢裏出來嗎?我可是聽說了,被關入天牢之人,很少有能活着出來的。」

「放心吧,我今夜悄悄去看過王妃了,她沒事……就算有事,那天牢也攔不住我,我會及時把王妃救出來的。」冷月也說的十分自信。

「冷月,你太厲害了!」綠蘿笑着蹦了起來,臉上還掛着淚花呢,眼神閃閃發亮的看着冷月,滿是崇拜的目光。

冷月的臉微微一紅,稍微有些不好意思。

當夜,文如意喝下葉副盟主為她熬制的湯藥,喝之前她還確認道:「這副湯藥跟秦葉悠之前給我用的一樣對吧?」

葉副盟主點了點頭說道:「大小姐,你就放心吧,我從醫這麼多年,簡單的照着方子配藥還是不再話下的。」

文如意放心了,葉副盟主的醫術在醫藥盟也是數一數二的,她一仰頭就喝乾了湯藥,然後就躺下睡了,一想到終於除掉秦葉悠了,她在夢裏幾乎都要笑醒了。

第二日清晨,文如意一覺醒來,突然感覺到臉上有些刺痛,她翻身下床,來到桌前照了一下鏡子,頓時尖叫出聲。

葉副盟主還沒有起床呢,就被一個侍女給推了起來,侍女驚慌時所的喊道:「您快去看看大小姐吧,她的臉毀了,現在都要瘋了啊。」

葉副盟主一驚,臉毀了?這是在呢么回事?

他連忙起身來到清風苑,剛剛踏進大門,就聽到嘩啦一聲巨響,緊跟着就是文如意的怒吼聲:「滾!都給我滾!你們都在看我笑話是不是,信不信我挖了你們的眼睛!」

下人們嚇得四散逃竄,他皺着眉頭走了進去,一看到文如意的臉,頓時也震驚了,她的臉上佈滿了紅疙瘩,密密麻麻,除了眼珠子,竟然沒有一處是好的。

文如意一看他,直接就沖了過來,她披頭散髮,雙目赤紅,一把揪住葉副盟主的領子怒吼道:「葉雲鶴!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?我喝了你的葯,我的臉為何會變成這樣了?」

近距離看文如意的這張臉,更加恐怖,葉副盟主簡直不願多看一眼,他厭惡的眼神,更加刺痛了文如意,她用力搖晃着他說道:「你賠我的臉!你賠我的臉!我的臉要是毀了,我一定把你碎屍萬段!」

現在的文如意真的就跟瘋了一樣。

葉副盟主知道這樣下去不是辦法,他只能用力掙脫文如意的鉗制,大吼一聲:「大小姐,你冷靜一下!把你弄成這樣的肯定不是我!」

文如意惡狠狠的盯着他,呼吸急促,問道:「不是你,還會是誰?我一直都沒有事,就是喝了你那碗湯藥之後,今早就變成這樣了!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00章:過河拆橋

54.95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