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1章:殊死搏鬥

第301章:殊死搏鬥

葉副盟主百口莫辯,文如意所用的湯藥,全部都是他負責的,實在是找不到別的原因了。

可是不管是藥方,還是用量,他都嚴格按照之前秦葉悠的方子來的,問題到底出在哪裏,他也實在是猜不透了。

萬般無奈之下,他只能跪下說道:「大小姐,我葉雲鶴在醫藥盟這麼多年,始終忠心耿耿,這您都是知道的,我怎麼可能會害你呢,這其中定然是有人作怪!」

文如意惱怒不已,剛才發了一通火,現在終於稍微平靜一下了。

她忍着怒氣說道:「你說是誰做怪,現在秦葉悠還在天牢裏,清風苑內外都是我的人,誰會對我這樣的毒手?」

葉副盟主想了一圈,實在是找不到別人了,只能硬著頭皮說道:「最有可能的就是秦葉悠了,雖然所有的藥材都經過我之手,但是畢竟是她親自熬制,或許這其中有我不曾注意到的,或者是她故意藏了一手不讓我發現也不是沒有可能。」

「你真是沒用,讓你跟在她身邊,這麼些日子,竟然連個藥方都學不全,還指望你能做什麼?」文如意對他十分不滿。

其實這也不能怪葉副盟主,他偷學的藥方是沒有錯的,只是秦葉悠並沒有把所有的藥材都放在熬制,還有一味特製的藥材,她是單獨放在文如意的茶水裏的。

如果缺了這一未藥材,那麼這個藥方的毒性,就沒有了剋制之物,自然就會全面爆發,文如意臉上的痘,就是毒發在之後的結果。

為今之計就只有讓秦葉悠來給她醫治了,文如意已經不相信葉副盟主了。

「這個賤人,竟然還敢留一手,在背後害我!我一定要殺了她!」文如意憤恨不已。

葉副盟主見她已經沒有那麼生氣了,趕緊上前說道:「大小姐,不如讓我先幫你檢查,先治療你的臉要緊啊。」

「你起開吧!我怕你把我給治死了,這既然是秦葉悠的手段,她自然不會輕易就讓我治好的,還是把她弄出來吧。」文如意十分不情願的說道。

葉副盟主有些猶豫,遲疑着說道:「現在恐怕……有些來不及了。」

文如意一驚,轉頭問道:「你什麼意思?怎麼會來不及呢?」

「當時為了替大小姐掃平後患,我們從宮裏離開之前,我安排了一個人,讓他趁機在天牢裏處理掉秦葉悠,不知道他現在動手了嗎?」葉副盟主說道。

本想等處理掉秦葉悠,他在文如意麵前也有功勞,沒有想到竟然有了變故。

「什麼?」文如意急的一下子就站起身來,對葉副盟主怒目而視:「你竟然敢擅自行動!還傻等着什麼,趕緊進宮,把她給我撈出來!」

葉副盟主再也不敢耽擱,立即進宮,想要把秦葉悠弄出來,自然要經過皇上的同意,所以他直接去找皇上。

皇上本來被秦葉悠氣的頭疼,正想着怎麼給她一點苦頭吃呢。

這時候葉副盟主突然求見,並且要他放了秦葉悠,皇上勃然大怒:「你們還能不能有點信用了?奕王之事,本來一切計劃的好好的,你們說反悔就反悔,現在奕王妃之事,你們又來這一套,這一處處的逗朕玩兒呢。」

葉副盟主也有苦說不出,他何嘗這樣反反覆復,奈何秦葉悠實在是太難對付了,這樣有心計,有勇有謀,哪裏像是深閨里的婦道人家。

「皇上請息怒,實在是這婦人太過陰毒,如果不放她出來,我們大小姐的臉就毀了,所以我特意來求皇上的。」葉副盟主言辭懇切。

「哼,你們堂堂醫藥盟,難道還找不出比她醫術高的,葉副盟主找來這樣的理由,忽悠朕,是不是太敷衍了一些?」皇上一點面子都不給。

葉副盟主不敢再拖延下去了,萬一他安排那人真的已經下手了,秦葉悠死了,從而導致文如意的臉毀了的話,他也就完了。

可是他又不能直接跟皇上說,他安排人下毒手之事,這事他本就打算讓皇上被黑鍋的,皇上要是知道真相,怕是只會對他更加恨之入骨了。

「我們醫藥盟雖然人才濟濟,可是卻都不在這邊,而且這一卻都是秦葉悠下的狠手,只有找她救大小姐,才是最快最好的辦法,還請皇上成全!」

皇上本就是小心眼,愛嫉恨之人,當初在秦葉悠的挑撥之下,他一直以為葉副盟主給他下毒,對他一直心有怨恨,要不是為了和天山派結盟,他早就對葉副盟主動手了,現在見他來求自己,自然不會答應他。

葉副盟主黔驢技窮了,什麼好話都說盡了,皇上不為所動,他心急如焚,索性豁出去了,直接說道:「皇上,大小姐是我們掌門唯一的女兒,我們掌門一直把她視為掌上明珠,她如果出了什麼事,掌門自然要找人算賬的。」

皇上神情一凜,冷冷開口問道:「文掌門會怎麼算賬呢?」

「大魏有多少大夫是來自天山派,就連這皇宮裏的太醫,又有多少來自天山派,醫藥盟每年向大魏提供多少藥材,皇上您恐怕不清楚吧?如果這些全部都斷了,皇上您說,會有什麼後果呢?」

葉副盟主十分冷漠的回答道,皇上的雙手緊緊握成拳,這是赤裸裸的威脅啊。

可是他不得不承認,葉副盟主說的也是事實,這也是為什麼各國都不敢得罪天山派的原因啊。

皇上終究不敢硬氣到底,最終還是慫了,答應先把秦葉悠放出來。

這時候的天牢裏,秦葉悠正在做着殊死搏鬥呢。

她本來正在天牢裏,閉目養神,算著文如意來把她撈出去的時間,突然聽到牢門外傳來腳步聲。

她睜開眼睛,看着有三個人朝着她這邊走來,其中一個手上端著一個托盤,上面放着一個酒壺和一個酒杯。

「罪犯秦氏,奕王圖謀造反,殘害皇子,其心可誅,皇上下令,滿門抄斬,念你曾經救過皇上,特意給你一個體面,賜你一杯毒酒,你現在就喝了上路吧。」

為首的一個侍衛說道。

秦葉悠冷冷的注視着他,冷哼一聲:「既然是皇上的旨意,為何不見聖旨?」

那侍衛一怔,隨即冷靜的說道:「皇上是口諭。」

「不管如何,我現在還是王妃,賜死一個王妃,絕對會有聖旨,而且來宣佈聖旨的只會是皇上身邊的太監,而不是侍衛!」秦葉悠盯着這些人說道。

那幾個人對視一眼,眼神中閃過狠毒,秦葉悠步步後退,後背抵著牆壁,全身戒備的看着這幾個人,冷聲問道:「你們到底是什麼人?」

「我們是誰,你沒有必要知道,你只要知道,今天是你的死期就對了。」為首的一個侍衛冷著臉說道,然後朝旁邊的人使了一個顏色,兩人立即上前就要鉗制住秦葉悠。

「你們好大的膽子,竟然敢私闖天牢,迫害皇族之人,你們可知,這都是死罪!」秦葉悠一邊喊著,一邊利落躲閃。

那幾個人眼神更毒,直接下狠手,他們是悄悄買通天牢的守門之人,溜進來的,萬一被人發現,那可真的就要是死罪了。

秦葉悠雖然也會一點武功,可是這幾個人也都身手不凡,而且雙拳難敵四手,她漸漸的就有些應對不來,終於被他們其中兩個給摁住了。

「快點!把毒酒給她灌下去!」其中一個喊道。

他們兩人摁住秦葉悠,其中一個人倒出一杯毒酒,就要給秦葉悠灌下去,她緊緊閉着嘴,拚命掙扎,情急之中,她快速的從空間里出去一把手術刀。

這幾人沒有防備,不知道她手中的利刃從哪裏出來的,她手腕迅速反轉,手術刀立即就刺中其中一個人的胳膊,那人慘叫一聲,終於放開了她。

秦葉悠趁機掙脫另外一個的鉗制,直奔那個托盤而去,一腳把托盤給踢翻了,毒酒撒了一地。

那三個人一看,頓時氣紅了了眼,其中一個說道:「大哥,這娘們太難對付了,別用什麼毒酒了,直接掐死得了。」

「不行,上面交代了,要讓她死的不漏痕迹,掐死太明顯了。」其中一個反對道。

就在這時候,其中一個侍衛喊道:「不好了,有人來了!」

「現在怎麼會有人來,那守衛不是說換班時間還早嗎?」

「先不管這些了,我們絕對不能被人逮著,先離開這裏再說。」為首的侍衛立即說道。

「那這個娘們……」他的小弟還有些不想放棄。

「先讓她多活一會兒吧,我們先離開,看看情況再說。」這個為首的侍衛還算有些心眼,知道留得青山在,不怕沒柴燒,三人立即逃竄。

秦葉悠心有餘悸的跌坐在地,大口的喘著氣,有一種劫后重生的感覺。

看着站在牢房門口的葉副盟主,秦葉悠微微一笑:「葉副盟主,你來的可真不巧啊,再晚來一會兒,怕是就見不到活着的我了。」

葉副盟主知道她是在諷刺自己,可是現在及有求於她,只能先咽下這口惡氣,面無表情說道:「王妃,皇上下令,可以先放你出去了。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01章:殊死搏鬥

55.13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