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2章:何須請安

第302章:何須請安

秦葉悠緩緩起身,拍了拍身上的草屑,嘴角帶著諷刺,淡淡的說道:「想必這次也是皇上的口諭吧。」

葉副盟主咬緊牙關不回嘴,心裡默默想著,只要她治好了文如意的臉,後面再好好跟她算賬。

文如意在奕王府等的心焦,她的臉又痛又癢,可是卻不敢用手去撓,只能死死的忍住。

苦等了半日,終於見葉副盟主帶著秦葉悠回來了,她一個箭步衝上去讓,手指尖差點戳到秦葉悠的額頭上,怒吼道:「秦葉悠,你說,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?」

秦葉悠猛然看到她這張慘不忍睹的臉,也被嚇了一跳。

「文姑娘,你這話是何意?我一直被囚禁在天牢,如何能對你做什麼?文姑娘,就是想要給我扣個罪名,也得找個說的過去的罪名吧。」

秦葉悠平靜如常的看著她。

「王爺出事,我心急如焚,你在宮裡被蛇咬,我進宮照顧你,結果你病好之際,就是我入獄之時,文姑娘,你說這都是巧合嗎?」秦葉悠的臉冷了下來。

文如意一怔,眼睛幾乎要噴火,她知道秦葉悠把所有的事情都看透了,那諷刺的眼神,讓她簡直不敢直視。

葉副盟主一看兩人之間的氣氛僵住,立即上前打圓場。

「王妃,您誤會了,大小姐聽說您被囚禁了,這也是十分著急,本想親自進宮求情的,結果她突然出了這樣的事情,所以只能讓我出面。」

秦葉悠差點笑出聲來,葉副盟主啊,你是真的不了解你們家大小姐啊。

幾乎全天下的人都知道,文如意一心就想弄死她秦葉悠,你說這樣的話,簡直就是諷刺她了。

「哦,原來是這樣啊,那還真是我誤會文姑娘的一片苦心了,剛才文姑娘的那樣質問我,想必也是因為見我回來,太高興的緣故吧?」秦葉悠笑吟吟的問道。

文如意被她奚落狠了,直接豁出了。

「好了,秦葉悠你也別這樣假模假樣的了,我的臉會這樣,別說你不知道原因,你如果治不好我,我父親一定不會輕饒了你的。」

秦葉悠冷冷一笑:「飯可以亂吃,話可不能亂說,你這樣說有什麼證據嗎?」

「你……」文如意氣的說不出話來,秦葉悠做事滴水不漏,她自然沒有證據。

葉副盟主嘆了一口氣,很明顯,文如意根本就不是秦葉悠的對手啊。

她大小姐脾氣,高高在上,拉不下臉,再這樣爭執下去,秦葉悠正好有借口,直接甩手就走,他們是真的白費功夫了。

而且文如意的臉治不好,他有口說不清,罪孽也大了去了,他忍不住腹誹,他招誰惹誰了,這大小姐怎麼就知道衝動,要不是為了討好文掌門,他何須在這裡討好賣乖的。

悄悄嘆了一口氣,葉副盟主上前說道:「大小姐,王妃,你們都冷靜一下,大小姐,現在最要緊的是趕緊治好你的臉,不要動氣了,王妃,我們大小姐,就是脾氣直,其實是很擔心你的,您這剛回來,不如先去休息一下?」

秦葉悠冷哼一聲,心想你們大小姐是很擔心我會活著走出天牢吧。

不過她也沒打算鬧僵,萬一文如意真的廢了,天山派和皇上再度勾結在一起,事情就更加難辦了,她剛才只不過想出出惡氣。

這葉副盟主圓滑,給每個人都找好了台階,她就順著台階下來了,文如意那邊,自然不會再鬧了,她的臉要緊啊。

秦葉悠回到梧桐苑,綠蘿和紅袖趕緊伺候她梳洗換衣,葛媽媽端出飯菜,秦葉悠美美的吃了一頓。

然後葉副盟主來了,好言好語的說了半天,唯一的宗旨就是希望秦葉悠再去看看文如意的臉,一定要幫她治好。

「大小姐也是我看著長大的,您也知道,她自小就是被寵著長大的,難免脾氣任性一點,王妃您不要介意。」葉副盟主笑著說道。

秦葉悠笑而不語,不接他的話,誰還沒有個小脾氣呢,就該全天下都讓這她啊?

葉副盟主假裝沒看到她臉上的諷刺,接著說道:「看到這孩子現在這樣,我心裡也著急,希望王妃看在天山派的面子上,看在王爺的面子上,幫幫她吧。」

秦葉悠看著他,對這位葉副盟主,倒是有些另眼相看了,她以前可是見識過他在人前耀武揚威的,上一次因為救薛神醫,這位副盟主帶人攔住她和祁元修的去路,差點就進行了一場火拚。

當時他是何等囂張和煊赫啊,現在為了文如意,又能這樣放低姿態,言語之間竟然還帶著一股長輩對晚輩的關懷。

真的是讓人嘆為觀止,同為副盟主,想想容副盟主耿直不拘的性子,再看看葉副盟主圓滑如玻璃珠的風格,人家穩坐副盟主之首位,也是有原因的。

秦葉悠隨著葉副盟主再一次來到清風苑的時候,這一次文如意雖然沒有笑臉相迎,只是板著個臉,可是也沒有再冷言冷語,反而有些配合秦葉悠。

秦葉悠又暗暗驚了一把,相比這也是葉副盟主的功勞,同時感嘆,天山派要都是這樣難對付之人,她和祁元修要走的路,恐怕更長了,他們想要對抗的是整個天山派啊。

秦葉悠為文如意做了一個詳細的檢查,又檢查了她之前吃的藥物,假裝驚訝的說道:「這湯藥了少了一味葯啊,怪不得呢,你這是毒發太猛導致的。」

文如意聽了之後,狠狠的瞪了一眼葉副盟主,他也是有苦說不出,趕緊問道:「這樣如何治療呢?」

「這倒也不難,按照我給的方子,補齊了藥材,繼續服用就行了。」秦葉悠說的很輕鬆。

「那我的臉……」文如意遲疑了一下,開口詢問。

「不要碰水,不要戳破,這些痘痘自己就會結疤萎縮,然後脫落,以後就沒事了。」

文如意終於放心了,她恨秦葉悠,但是對她的醫術卻是信服的。

秦葉悠三兩句交代完了,然後就從清風苑出來了,綠蘿跟在她的身後,憤憤不平。

「王妃,您也太好心了,他們這樣對您,您還對她這樣好,要我說,這樣壞心腸的人,就應該不救她。」

秦葉悠微微一笑:「傻丫頭,這世上拿來這麼多恩怨分明的事情,如果都這樣簡單,我何須費這個力氣。」

她是恨著天山派,討厭著文如意,可是她又不能不給她治。

文如意的安危關係的天山派的態度,天山派的態度又關係著大魏和祁元修的安危,這其中絲絲縷縷的關係,綠蘿是不會懂的。

不過她也沒有輕饒了文如意,她的臉如果用藥的話,肯定會好的快一些,而且不會痛苦。

現在她就讓文如意什麼都不做,讓這些痘痘自然痊癒,這些日子不洗臉,只能仰躺著睡,忍受痛癢,也夠她受的了。

料理好了文如意,秦葉悠回到梧桐苑,就著手開始忙碌別的事情,追風帶人去找祁元修了,為了防止泄漏行蹤,一直也沒有送信回來,她只能幹等著。

寒星在婉兒的照料之下,已經慢慢痊癒了,因為愧疚,他剛剛能下地走動,就主動提出去夏青青的葯田,保護五皇子。

秦葉悠想了想,現在留他在府里,他也難受,不如就讓他去吧,於是就同意了,讓他多帶了一些侍衛前去。

然後她來到書房,開始斟酌寫信,這封信是寄給南嶽太子隨煬的。

唐菲在南嶽失蹤,唐應帶人在南嶽尋找,雖然他在江湖上名氣大,可是這事畢竟牽扯到皇家,這是唐應不好下手的地方。

她曾經救過隨玉心,而且隨煬也是她救活的,憑藉這兩點,唐應不好開口的,她卻可以開口,而且她看的出來,隨煬雖然狠心拒絕了唐菲,他的心裡是有唐菲的。

於是她在信中把事情交代了一番,讓隨煬務必幫著尋找唐菲,她只說這是她主動請求的,把唐門撇開來,這樣唐應也不會太為難。

她剛剛把信教給冷月,讓他安排人去送信,綠蘿就帶著蘇嫣兒來了。

「秦葉悠,這些日子你去哪裡了?我來了兩次,都沒見到你人。」蘇嫣兒開口問道。

「去了一趟皇宮,還住了一晚天牢,今天這不是剛剛回來。」秦葉悠笑著回答。

蘇嫣兒一驚:「天牢?出了什麼事情?」

秦葉悠不願多解釋,於是直接反問道:「現在沒事了,你看我這不是好好的待在這裡了嗎?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啊?」

蘇嫣兒笑著說道:「我也沒有什麼重要的事情,許久不見,來向你問個安啊。」

秦葉悠狐疑的上下打量她,蘇嫣兒這人藏不住事,每次來找她,必定有事,之前為了尋找秦雲飛,她一直鬱鬱寡歡。

可是今天的蘇嫣兒看上去,氣色頗好,神清氣爽,雙頰緋紅,滿面喜悅,眼角眉梢,春風蕩漾,這是有好事啊,難道她這麼快就忘了秦雲飛,另結新歡了?

想到這些,秦葉悠突然替秦雲飛鳴不平,淡淡的說道:「你這說的什麼話,你又不是我的晚輩,何須給我請安啊?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02章:何須請安

55.31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