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3章:只怕不能保護她

第303章:只怕不能保護她

按照蘇嫣兒之前的脾氣,被人這樣奚落,那是一定要惱了的,秦葉悠就等著她惱了呢。

可是蘇嫣兒竟然面色更加粉紅了,笑意盈盈的說道:「其實就算你不是我的長輩,這些日子以來,我也把你當成姐姐一樣對待,以後我也喊你秦姐姐吧。」

秦葉悠震驚的差點在椅子上滑下去,太嚇人了,她都要懷疑眼前這個蘇嫣兒不會是唐菲假扮的吧,說起話來,含糖量怎麼這麼高。

唐菲一直走的是甜美路線,喊她秦姐姐,秦葉悠還能受著,可是這蘇嫣兒走的可是御姐范兒啊,她對自己的稱呼,一直都是直呼其名。

不管是以前把她當成自對頭的時候,還是現在兩人和解的時候,一直堅持,始終不便,今天這是怎麼了?

「嫣兒,你過來,來,到我這邊來……」秦葉悠朝著蘇嫣兒招了招手。

蘇嫣兒笑眯眯的靠近她,秦葉悠抬起手試了一下她的額頭,搖了搖頭,然後有捉住蘇嫣兒的手腕,給她號脈,也一切正常啊。

「沒有發燒,也沒有中邪,嫣兒,你這是怎麼了?怎麼突然改變了畫風啦?」秦葉悠疑惑道。

「哎呀,你說什麼呢,我好好的,清醒的很,只是雲飛都告訴我了,你既然是雲飛的姐姐,以後我也得尊稱你一聲姐姐了。」蘇嫣兒含羞帶怯的說道。

這幾句話,信息量太大了,秦葉悠稍微反映了一會兒,這才明白過來,終於知道蘇嫣兒今天這中邪一般的反應是怎麼回事了。

都是愛情的力量啊!

她既然能喊出雲飛的名字,自然就是知道了君公子的真實身份了,這就說明兩人之間的關係有了突破性的進展啊。

怪不得蘇嫣兒一掃之前的鬱鬱寡歡,滿臉笑的跟朵花一樣燦爛。

她看著蘇嫣兒,調笑道:「我說呢,原來如此啊,什麼時候好上的啊?」

蘇嫣兒風情萬種的一擰身子,在秦葉悠跟前坐下來,白了她一眼說道:「虧你還是王妃呢,說話怎麼這樣難聽,什麼叫好了啊,我們只是通曉了彼此的心意而已。」

秦葉悠再一次感嘆愛情的偉大,簡直偉大到可以大變活人啊,把蘇嫣兒這樣一個,只喜歡習武,不喜歡讀書的半文盲,都給熏陶成文意女青年啊。

她理解忍住笑意問道:「那敢問一句,你們是什麼時候通曉心意的啊?」秦雲飛這小子,竟然敢瞞著她!

蘇嫣兒微微一笑,眼神溫柔,緩緩說道:「就在幾日前,在我們第一次相遇,他曾兩次救過我的河堤上,我們把心裡話都說明了。」

聽到她溫柔的話語,秦葉悠簡直可以看到蘇嫣兒身旁的粉紅泡泡了。

她掐指一算,這不正是秦雲飛從北疆回來以後嗎,這小子,消無聲息的消失了這幾天,原來是去談情說愛了。

不過既然秦雲飛跟蘇嫣兒說了他的真實身份……她悄悄看了一眼蘇嫣兒,她就想所有陷入愛情的傻姑娘一樣,全身每個細胞都散發著甜蜜的氣息。

「嫣兒,你既然知道雲飛的身份,你真的一點都不在意嗎?」為了他倆以後的幸福,秦葉悠不得不先破一點冷水。

蘇嫣兒看了她一眼,大眼睛一眨:「我不在意,真的,年少的時候我曾經經常跟父親去軍營,有個士兵很勇敢,身手不凡,我父親經常誇獎他,可是有一次他來找我父親,讓他不要再誇獎他了,他只想默默的做個士兵。」

蘇嫣兒竟然開始講起了故事,秦葉悠也十分好奇的聽著。

「我父親問他原因,這才知道,這名士兵的父親和哥哥曾經通敵叛國,都被殺了,不過那時候他還小,躲過一劫,現在他出頭了,別人看不慣他,就總是拿這事笑話他,我父親當時跟他說了幾句話,我到現在還記得清清楚楚。」

秦葉悠看著她問道:「蘇將軍說了什麼?」

「我爹說,父母只能生養你,怎麼成長大多靠個人的修行,他們是他們,你是你,你只要做事上無愧於天,下無愧於地,中間無愧於心,你就是鐵骨錚錚的好男兒,在任何人面前都能挺直腰板,不必躲藏,也不必遮掩,就這樣坦坦蕩蕩,光明磊落做人!」

「說的好!」秦葉悠簡直都想給蘇將軍鼓掌。

蘇嫣兒微微一笑:「所以不管雲飛有什麼樣的身世,我都無所謂,我喜歡的就只是他這個人,不會因為任何別的事情而改變,我相信我父親也會同意我的想法的。」

秦葉悠突然感覺到鼻子一酸,她都有些羨慕蘇嫣兒這樣敢愛敢恨,愛恨都很熱烈的女孩子了,她們是那樣的鮮活,對生命,對生活都充滿熱情。

秦雲飛是個有福氣的男孩子,秦葉悠也希望她們能幸福。

蘇嫣兒走後不久,傍晚十分,秦雲飛也來了。

秦葉悠看著他問道:「你終於肯現身了,我還以為你要一直躲著我呢,這樣的事情,還要嫣兒告訴我。」

比起蘇嫣兒的興高采烈甜蜜幸福,秦雲飛就剋制的多,甚至還帶著的淡淡的愁容。

「其實我也不太確定,我做的對不對?只是那一刻,我控制不住自己,再也不想推開她了,所以就跟她說了一切。」秦雲飛低聲說道。

秦葉悠一愣,口氣有些冷:「所以你現在是後悔了?想要放棄了?」

如果真的是這樣,就算秦雲飛是她弟弟,她也要捶他一頓,不帶這樣玩兒的,人家蘇嫣兒對他牽腸掛肚,好不容易修成正果,正高興著呢,他怎麼能放棄退縮?

「不不不,姐,你誤會了,我既然已經答應她了,就不會反悔,不會放棄,我只是怕我會連累她,給不了她幸福,不知道該怎麼對她好而已。」秦雲飛趕緊辯解道。

秦葉悠這才鬆了一口氣,算這小子還有點良心。

「這個你不用擔心,只要你是真心的,嫣兒不會在乎別的,而且還有我呢,我也會幫助你的。」秦葉悠權威道。

又把蘇嫣兒白天跟她說的那番感天動地的話,跟秦雲飛說了一遍,秦雲飛感動不已,信念更加堅定了。

「放心吧,雲飛,誰都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事情,與其在擔憂中度過,不如樂觀一些,說不定明天就有好事發生呢。」秦葉悠拚命給秦雲飛打氣。

回想一下秦雲飛的成長曆程,她其實有些同情他,也能理解他為什麼這樣悲觀,秦雲飛既然不是楚美月親生的,只是她用來奪寵的工具,自然不會對他有多少感情。

年少時分就被送到書院讀書,很少回來,在書院孤苦伶仃度過那幾年,然後一道聖旨,還不知道怎麼回事,就被發配到了北疆。

他這前半生,著實算不上幸福,所以才會這樣悲觀吧,希望以後老天爺開開眼,不要再為難這個孩子。

這一次,沒有想到秦葉悠的嘴,竟然這樣靈,說有好事,就真的有好事,不過這個好事也只是對秦雲飛來說,對她來說就不確定是不是好事了。

第二日剛剛吃過午飯,秦葉悠正準備午休一會兒呢,綠蘿突然進來說道:「王妃,文意公主和九皇子來。」

秦葉悠立即醒來,想了一下,這兩人來能有什麼事,一個為了找她小舅舅,一個就是來打聽五皇子的下落吧。

不過可惜的是,她什麼都不能告訴他們,不過面還是要見的,畢竟這倆孩子也都是好意,在宮裡的時候,也曾暗中幫助過她。

於是秦葉悠去花廳見客,沒有想到這兩人見到她,說的第一句話就是:「王妃,我們有件重要的事要跟你說,這事跟你息息相關。」

秦葉悠微微一怔,嗯?怎麼今天這路數不對啊,竟然是跟她有關的事情。

她緩緩坐下之後,問道:「什麼事情啊,勞煩公主和皇子大駕奕王府。」

「王妃,我們說出來,你可一定要淡定啊,千萬不要激動。」九皇子緊張兮兮的說道,旁邊的文意也一臉緊張的盯著她。

秦葉悠被這倆弄的也有些緊張了,不到到底出了什麼事情。

「秦明源可能要回來了,而且可能官復原職。」九皇子直接說道。

這對秦葉悠來說,確實是個勁爆的消息,不過她勉強還能接受,她比較疑惑的是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,讓皇上改變了注意,難道是蘇嫣兒已經跟蘇正說,蘇正進宮求情?這也是現在她能想到最大的可能了。

不過這樣看來,蘇嫣兒的速度也太快了吧,不過這也符合她風風火火的性格,不過這樣看來,蘇正還是挺有本事的嘛,把發配邊疆的重臣,重新召回,這可是少有的事情,更何況還是官復原職。

在她的印象里,這在大魏還是從未發生過的事情。

「哦,是這樣啊,那真是他的福氣加運氣了,相比定然是遇到高人幫忙了吧?」秦葉悠低聲問道。

「可不是遇到高人了,我們還真是小看了秦明源,你知道這次給他求情的人是誰嗎?」文意故意神秘兮兮的問道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03章:只怕不能保護她

55.49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