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4章:悔不當初

第304章:悔不當初

秦葉悠雖然已經猜到是蘇正了,可是為了保護小公主和小皇子講故事的積極性,她還是假裝不知道,問道:「是啊,那到底是哪路神仙幫的忙啊?」

「是扶桑的長公主,而且那長公主還給秦明源生了一個兒子呢。」文意一語道破天機。

秦葉悠頓時僵住,這兩天怎麼都是勁爆的消息!

她有些懷疑的問道:「你們這是哪裡得來的消息?靠譜嗎?」

這倆孩子不會是道聽途說,然後就憂心重重來找她了吧?扶桑長公主來大魏的事情,她是知道的,可是這麼隱蔽的事情,他們怎麼知道呢,她記得當時就連九皇子都被趕出來了啊。

「我去找皇祖母,正好皇祖母跟那長公主遊園去了,我在皇祖母的寢室等的睡著了,她們回來之後,在外間說話,被我聽到的,千真萬確,皇祖母說了,她已經跟父皇說了,勸父皇同意了呢。」

文意說的確鑿,看來這事假不了了,一時之間,秦葉悠都不知道該感嘆的好,還是該擔憂的好,還是現為秦雲飛和蘇嫣兒這對小鴛鴦慶賀一下的好。

秦老爹啊,真看不出來,你還有這樣風流一面啊,竟然還是跨國戀!

九皇子和文意公主看著她,眼神一致,都十分的擔憂,紛紛表示:「您一定要做好準備啊。」

看來當年之事,真的是鬧得人盡皆知了,就連這倆孩子都知道了,竟然還為她擔憂,秦葉悠心裡感覺到暖融融的。

「放心吧,當年他鬥不過我,現在回來,我也沒有再怕的。」秦葉悠豪氣萬千的說道,這兩人終於放心。

隨即文意公主又問起單永樂的事情,九皇子也打聽祁元修回來沒有,可有他五哥的消息。

秦葉悠微微嘆了一口氣,她就知道,這倆人來,怎麼能不提這兩件天大的事呢。

她只能十分抱歉的表示,她不知情,人家給她帶來這樣勁爆含金量高的消息,她居然沒有同等價值的消息回報,頓時感覺有些過意不去。

於是秦葉悠更加熱情的招待公主和皇子,可是很明顯,兩人興緻都不是很高,待了一會兒,就起身告辭了。

兩人是趁著太后午睡時間,偷偷溜出宮的,所以要在太后醒來之前,趕緊回宮。

九皇子文意公主趁著太后睡午覺跑出宮,其實這時候,太后也趁著人少的時候悄悄的召見了一個人。

「德川,哀家讓你查的事情到底怎麼樣了?」太后問道,口氣有些急切。

她的對面站著一個男人,五十歲左右,身材高大挺拔硬朗,面容微黑,一臉嚴肅,眉頭緊皺:「太后,這事我說出來怕是死罪,還請太后恕我無罪,我才敢說啊。」

「德川,你說的這是什麼話,你我二人,從小一起長大,我什麼時候把你當成過外人,何況我是信任你,才讓你去調查的,你跟我還有什麼好隱瞞的!」

他的神色越嚴肅,太后就越緊張。

馮德川聽到太后這樣說,狠了狠心,終於說道:「太后,我派出去的人查清楚了,幾位皇子在外接連出事,背後指使之人,就是當今皇上。」

太后一驚,久久不曾說話,最後又問了一句:「真的確實定皇上?」

馮德川點了點頭:「我聽風閣,在江湖上專門從事情報搜集,不會出錯,皇上派出去的正是孔雀翎,首領夏毅,我們還曾交過手,我可以確定就是他。」

太后痛苦的閉上眼睛,當時祁元修跟她暗示這些事的時候,她雖然大為震驚,可是始終都不敢真的相信,還報有最後一絲希望,希望這一切都不是真的,希望這些都是祁元修故意陷害皇上的。

於是就去宮外找來她曾經的青梅竹馬馮德川,這麼多年,他暗中幫了她很多,她也給了他不少幫助,她相信他是不會騙她的。

一行清淚,緩緩的從眼角滑落,太后哽咽著說道:「造孽啊,我拼了大半輩子的命,最後落得個子孫相殘的結果,我活著還有什麼意思,不如直接死了算了!」

馮德川見她哭的傷心絕望,心中不忍,忍不住說道:「慧心,你千萬不要這樣說,一定要保重身體啊。」

太后淚眼婆娑的抬起頭來,看著馮德川,心裡感慨萬千。

她自小心高氣傲,從不服輸,家裡本來是想要送姐姐入宮的,也給她選好了親事,嫁給她從小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世家公子馮德川。

可是她不願意,她不願意姐姐入宮為貴妃,她卻只是個普通貴族家的夫人,於是故意使計謀,讓姐姐摔倒,傷了腿,家裡人沒辦法,只能送她代替姐姐進宮。

一入宮門深似海,宮裡的生活根本不像她想象中那麼風光,明爭暗鬥,爭寵奪愛,無所不用其極。

可是她已經沒有回頭路,只能硬著頭皮走下去,步步為營,小心謹慎,不敢行差踏錯一步,強顏歡笑,口是心非,一路走來,付出多少心血,只有她自己心裡清楚。

娘家人偶爾進宮看她,姐姐早已出嫁,嫁給一個普通官家子弟,丈夫寵愛,公婆喜愛,日子過的溫馨自在,她不是沒有羨慕的。

可是她不服輸,於是在宮中更加拚命的廝殺,終於成為皇后,她的兒子成為太子,然後成為皇上,她成為太后。

可是偶爾回想這一生,她真的幸福嗎?有過幸福嗎?她自己也不知道了。

眼前這個男人,曾經發誓要娶她的,她進宮為妃,他一生不娶,不忘當初的諾言,守護她一輩子。

如果當初她沒有入宮,真的嫁給了馮德川,會不會也像現在的姐姐這樣,過的平凡卻安寧的日子呢。

哭了許久,她終於抬起頭來,擦乾了眼淚,不,她不服輸!這一輩子她都不曾服輸過,現在也不可能服輸,沒有人可以毀了她的安穩人生!她還要繼續戰鬥下去!

馮德川看著她蒼老的容顏,依舊倔強的神情,微微嘆了一口氣。

秦葉悠得到秦明源要回京的消息之後,立即派人把秦雲飛叫來,想要跟他說一下這個事情,結果蘇嫣兒也跟著一起來了。

這倆人,現在就這樣如膠似漆的了嗎?秦葉悠忍不住腹誹道,知道人家老公不在家,還來秀什麼恩愛。

她嚴重懷疑蘇嫣兒是故意,以前自己為了氣她,沒少在蘇嫣兒跟前假裝秀恩愛,看來蘇嫣兒都記著呢,這小女子,心眼也忒小了。

秦葉悠把知道的事情和盤托出,包括扶桑長公主,還有她的兒子的事情,全部都告訴了秦雲飛。

他聽了之後,也是震驚了半天說不出話,最後幽幽說道:「如果真的是這樣,父親自然會很高興的,只是……」

他畢竟不是秦明源的親生兒子,現在人家親生的兒子找上門來,他好像說什麼都不合適,只能送祝福了。

他只是有些擔憂秦葉悠,畢竟當初秦明源和是秦葉悠徹底決裂了的。

秦葉悠知道他擔心什麼,她微微一笑:「雲飛,你放心吧,就算是他不願認我這個女兒,畢竟也養育了我這麼多年,過去的事,就都過去了,我不會再計較的。」

秦雲飛終於稍微放心了,旁邊的蘇嫣兒倒是高興的緊,自從唐菲給她洗腦之後,她越來越覺得,她跟秦雲飛很有緣分,今天這件事,她自然也歸結為兩人的緣分上去了。

就連老天爺都不願看他倆為難了,連最後一點障礙都給去掉了,管他什麼長公主不長公主的,她才不在乎,只要她的雲飛哥哥,可以一直陪在她身邊,她就心滿意足了。

秦葉悠看著兩人濃的化不開的眼神,更加覺得心裡酸溜溜的,正事說完,趕緊把這倆人給趕了出去。

也不知道祁元修怎麼樣了?這個沒良心,不知道家裡還有人惦記著啊,怎麼就不能悄悄遞個口信來。

秋風逐漸寒涼,夜裡突然起了大風,秦葉悠猛然驚醒,她抱著被子坐起身來,然後就再也睡不著了。

剛才她做了一個噩夢,夢見祁元修全身都是血,被好多人包圍著,她在旁邊看著,急的大聲喊叫,然後就被驚醒了。

此時距離京城百里遠的一個小小的山洞裡,正聚集著一群人,全部都是一身黑衣蒙著面。

為首的一個正在講話:「今天夜裡,我們必須要成功,這一次再失手,我們孔雀翎也沒有存在的必要了,我已經打聽好了,三皇子就在村中南邊第三戶人家,到時候外圍埋伏,其餘人殺進去,不管遇到誰,格殺勿論,不留一個活口!」

眾人齊齊答應一聲。

然後他們一起出發,剛剛走過一片密林的時候,突然一陣陣弓箭破風而來的聲音,很多人還沒有反應過來,就被一箭穿透心臟,立即死於馬下。

「有埋伏!大家小心!」首領喊了一聲,眾人立即四散逃開。

馬兒受到驚嚇,朝著四周的密林竄去,密林里灌木叢深厚,裡面竟然也有埋伏,這些逃竄出去的,還不知道怎麼回事呢,就被斬於馬下。

首領還算鎮定,身手又好,一時之間沒有被傷到,他的一個手下,打馬靠近說道:「頭兒,這邊兒,我發現這裡有個出口,我們趕緊走!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04章:悔不當初

55.68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