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5章:詐死之計

第305章:詐死之計

首領一聽,立即就跟着那名手下,往另外一個方向走去,可是剛剛走了一段距離之後,他突然停了下來。

手中的長劍如游龍一般,只朝着前面之人的心口而去,前方那人反應迅速,快速的一閃身,躲過了這致命一擊。

兩人在黑夜中對視,一個眼神陰冷銳利,一個眼神清冷不屑。

「你不是孔雀翎的人,到底是什麼人?」那首領最先開口質問道。

另一個黑衣人,輕笑一聲,並沒有急着辯解,反而淡淡的問道:「你怎麼知道我不是孔雀翎的呢?頭兒,您是不是被嚇傻了,草木皆兵了啊?」

「放你娘的狗屁,孔雀翎的人,有誰敢走在我的前面,你肯定不是孔雀翎,說!你是什麼人?」首領長劍一指,殺氣騰騰。

那人輕笑了一聲:「倒是本王大意,沒有想到夏首領,還有這樣的習慣。」

「你是奕王!你沒死?」夏毅大吃一驚。

「借您吉言,本王還活的好好的,並且這些日子跟在你們身後,日子過的還算滋潤。」祁元修微笑着說道。

夏毅恨的咬牙切齒,冷冷說道:「祁元修,你少得意,那日若不是皇上急急召我回去,我豈會容你活到現在。」

祁元修冷哼一聲:「夏毅,你一直在刀尖上添血,難道不明白什麼叫時運嘛,我時運好,命不該絕,你時運不好,今日就要命喪於此,這就是命!」

夏毅冷冷啐了一口:「那就看看有沒有這個本事,看看今天這個時運到底在誰那邊!」

說着就執劍上前,祁元修也拔劍應戰,高手過招,行雲流水,一時之間不分上下。

當初天山派和皇上聯合,他們發現了祁元修在外的暗衛,於是把他捉來,天山派出人使出魂墮術,騙寒星寫下那封信,並且畫了地圖。

祁元修果然中計,帶着幾個人到了地圖上的位置,夏毅在就帶着人埋伏在那裏,知道祁元修很能打,他做了十分周密的部署。

結果他還是小看了祁元修,他帶去的侍衛拚死護着他,殺出一條血路,祁元修受了重傷,被逼上了山。

夏毅帶着上百名孔雀翎,滿山搜索他的蹤跡,可是孔雀翎的人一個個悄無聲息的被殺死,就是抓不到祁元修。

皇上聽說之後大怒,這麼多人圍着一座山,抓捕一個受傷之人,竟然還抓不到,於是直接派了兩隊御林軍前來支援夏毅。

他們圍成一個嚴密的包圍圈,慢慢的縮小範圍,終於逼出了祁元修,讓夏毅氣惱不已的是。

在他們每日瘋狂搜山,不斷犧牲的情況,祁元修竟然包好養傷,氣色很好,絲毫沒有一點狼狽之像。

不過他畢竟受了傷,在家孔雀翎和御林軍人數眾多,祁元修寡不敵眾,被逼上山崖,夏毅十分得意,只要他殺了祁元修,那麼以後他在皇上跟前的位置就算是穩固了。

可是就在這要緊時刻,皇上突然傳來急招:不能殺了祁元修,只能活捉。

夏毅大為不解,反覆確認,確實是皇上的詔書。

有些時候,活捉一個人,比殺一個人,要困難的多,孔雀翎的人不斷湧上去,祁元修毫不客氣,手起刀落,他們當即非死即殘。

頓時沒有人敢上了,夏毅大怒,直接豁出去了:「全部給我上!」

混亂之中,沒有人發現祁元修是如何不見的,唯一的可能就是被他們擠下山崖了,山崖下是一條湍急的河流。

從這裏跳下去幾乎是不可能活命的,夏毅頓時高興了,這下不是他殺了祁元修,而是他自己摔死了自己,就算是皇上怪罪,他也也有的說了。

當即命人到懸崖下尋找,然後他親自進宮跟換上彙報,祁元修十有八九是死了,就算是或者,也必定殘廢了,形成不了威脅了。

皇上看上似乎並不是真的不想殺祁元修,似乎是被人逼迫的,聽到他這樣說,臉上難言喜悅之情,喃喃的說道句:「這多年啊,朕終於除去這個心腹大患了,夏毅,等確定之後,你記頭功,先先去領賞吧。」

夏毅也十分高興,剛剛要走,又被皇上喊住了,囑咐道:「這件事情,暫時摁住,不能讓別人知道,我自由別的打算。」

夏毅點頭答應了:「是,卑職一切以皇上的旨意為重。」

當時皇上是真的以為祁元修死了,這樣不明不白的死了,眾位大臣肯定不好交代,正好葉副盟主來跟他說離宮之事,暗示可以收拾秦葉悠了。

皇上頓時有了主意,判祁元修個謀逆造反之罪,然後把幾個皇子之死的罪,也推到他的頭上,只要秦葉悠親自作證,別人不會不信的。

他十分得意,感覺這個計劃簡直不要太完美,他沒有想到秦葉悠竟然那樣決絕,不但不同意,還訓斥了他一頓,把皇上氣的不輕。

話說夏毅領了厚厚的賞賜,回去之後,手下人來報,在山下發現一具血肉模糊的屍體,已經分辨不出面容,不過看穿着打扮,應該是奕王。

夏毅想了一下,這個山頭最近被他們圍得的鐵皮桶一般,根本不會有外人來,祁元修掉下山崖,也是九死一生,這血肉模糊之人,肯定就是他了。

正好這時候別的地方傳來消息,發現三皇子的蹤跡了,立即轉移了夏毅的注意力,於是他名人把奕王先匆匆淹埋即可。

其實這一切都是祁元修佈下的局,摔下山崖的也不是他,而是他前兩天殺的一個孔雀翎。

他躲在山上這幾天,並不是空躲著,他悄悄的觀察了一下周圍的地勢,發現懸崖下,其實有個山洞,順着崖上的藤蔓,可以盪到那個山洞裏。

他本來可以一直躲在山洞裏養傷的,這樣這樣被動等待,不是他的風格,尤其是見皇上竟然派來御林軍,一起圍着搜山之後,他就決定主動出擊。

皇上的那道聖旨,倒是真的幫了他大忙,夏毅不能殺他,只能上去活捉他,一兩個人是捉不住他的,他們只能一擁而上。

山崖上就那麼一塊地方,都是怕死之人,湧上來之後,難免緊張害怕,於是祁元修就趁着他們緊張混亂的時刻,跳下山崖,抓住藤蔓,躲進山洞。

然後迅速給那具早已準備好的屍體穿上他的衣服,推下山崖,這時候所有人都去山崖下找人了,沒有人發現這裏的行動。

然後他在假扮成這個孔雀翎,混進去孔雀翎的隊伍,好在孔雀翎都有蒙面的習慣,他又做的小心謹慎,竟然一點都沒有被發現。

跟在孔雀翎身後,知道了三皇子所藏身的地方,夏毅做了周密安排,還選了一個黃道吉日準備動手。

殺了祁元修,他已經立了大功,再殺了三皇子,他在皇上心裏的位置肯定就更加重要了,想到這裏,夏毅就激動不已。

他沒有想到的是,螳螂捕蟬黃雀在後,祁元修早已經把他們的計劃摸的透透的,然後他秘傳了一封信,讓追風先不佈置好陷阱。

就等這匹孔雀翎上鈎了,這一次,夏毅帶走了孔雀翎大部分人,準備十拿九穩的殺了三皇子。

結果半路上,被祁元修截胡了,孔雀翎傷亡慘重,又發現祁元修竟然沒死,還活的好好的,並且就活在他的眼皮子底下,這樣夏毅惱怒不已,太欺負人了!

他現在是凌遲了祁元修的心都有了,夏毅已經能夠想像的出,皇上要是知道祁元修根本本就沒死,而且還把孔雀翎給忽悠了一通之後,得暴怒成什麼!

想到這些,他身上的殺氣更厚重了,招式更見凌厲,招招都是致命的殺招。

祁元修好久沒有遇到這樣的高手了,打的十分痛快!兩人對戰半日,難捨難分,不相上下,都累的有些氣喘吁吁,暫時分開,兩人都喘口氣。

本着高手之間惺惺相惜的情愫,祁元修無不惋惜的說道:「夏毅,你也是條漢子,能跟本文對打這麼久,身手也還算可以,好好的做的江湖殺手不好嗎?幹嘛要做換上的走狗!」

「同樣是殺人,做殺手有什麼好,朝不保夕,命比狗賤,可是你看看我現在,只要為皇上辦好了差事,榮華富貴享受不盡。」夏毅竟然還有些驕傲。

祁元修的眼中流露出不屑:「沒有想到,你竟然是這樣愛慕虛榮之人,想一想你為皇上殺過的人,他們有多少是忠良,有多少是婦孺,你也下的去手?」

夏毅眼神頓時陰冷無比:「我就是愛慕虛榮怎麼了,我就是想要變得有錢有什麼錯,我父親為了錢去做殺手,結果慘死在外,我娘帶着我和姐姐東躲西藏,可還是被仇家找到,他們難道不是婦孺?當時可有人饒過他們?」

夏毅的臉猙獰如魔鬼,嘶吼道:「當年我從我娘的和我姐姐的屍體上爬出來的時候,我就發誓,我一定要變成有錢人,再也不受這樣的苦,人人都說我殘忍,人人都說我冷血無情,那有如何?」

夏毅已經狀若瘋狂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05章:詐死之計

55.86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