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6章:噩夢驚醒

第306章:噩夢驚醒

「當年他們不曾放過我娘和我姐姐,現在我也不會放過任何人,你們都得死,這個世上的人都要為她們陪葬!」夏毅聲嘶力竭的喊道。

「你這變態,廢話太多了,吵得本王不耐煩了,開打吧。」祁元修冷冷說道。

這一次他主動開始攻擊,剛才的一番對打,會打那麼久,一方面是他要找夏毅的弱點和空隙,另外一方面他比較享受這樣跟高手之間過招的感覺。

不過,現在他沒有多少耐心了,追風還在等着他的信號,去追三皇子呢。

所以這一次開打,祁元修絲毫不客氣,招招都是致命,而且每一招都是克制住夏毅的招數。

夏毅的額頭開始出現冷汗,他漸漸大的力不從心,現在終於反應過來了,他可能不是祁元修的對手。

他想到之前祁元修所說的時運和命數,難道今天,他就應該命喪於此,不甘心,實在是不甘心啊。

可是他再不甘心,也已經有了心慌,心一慌亂,手上就亂了章法,頓時被祁元修抓到空隙,他迅速抓住機會,一劍就刺穿了夏毅的腹部。

劇痛傳來,夏毅不敢置信的低頭去看,自己的腹部鮮血直涌,他直直的倒了下去。

祁元修冷哼一聲,抽出長劍,這時候追風已經趕來了,焦急說道:「王爺,我剛才看到有一對人馬,朝着村子裏去,看樣子來者不善。」

祁元修一驚:「孔雀翎不是已經被我們收拾了嗎?怎麼還有一隊人?難道皇上還有後手?」

追風一時之間,也無法去人這群人的來歷,祁元修直接說道:「走,我們趕緊去看看,不管來的是誰,都要保護好三皇子!」

追風答應一聲,剛剛要上馬,突然就看到祁元修身後一個黑影疾馳而來,他大驚失色,頓時大喊:「王爺,小心身後!」

夏毅剛才竟然是炸死!

祁元修快速閃身,連頭都沒回,手中的長劍,直接就往後飛去,夏毅還沒能靠近祁元修,他的胸前就被釘進去一把長劍,直接刺穿了他的胸口。

長劍上的力度非常大,直接帶着夏毅後退兩步,然後把他定在了樹上,長劍沒入樹榦兩寸多。

追風都看的目瞪口呆,祁元修轉頭冷冷注視着,死不瞑目睜大眼睛的夏毅,冷冷說道:「死有餘辜!」

然後二話不說,翻身上馬,跟追風一起直奔村子而去。

可是他們還是晚到了一步,等他們到了那戶人家,早已經是人去樓空,大門都敞開着,追風試了一下桌上的水壺。

「水壺還是溫的,他們應該剛走不久,我們還要繼續追上去嗎?」追風問道。

祁元修站在房間中間,環顧四周,房間里十分整潔,並沒有大頭過的痕迹,房門也是打開着,他走出門去,看到門外的馬蹄印,又出了半天的神。

過了許久,他終於站起身來說道:「算了,我們回去吧,三皇子應該是安全了。」

追風不解的問道:「王爺,您怎麼知道三皇子安全了的。」

祁元修微微一笑說道:「我不但知道他安全了,還知道他跟着什麼人,去了什麼地方,不過這樣也好,有他們保護著,三皇子相對更加安全一些。」

追風一頭霧水,卻也不好意思再問了,只能跟着祁元修往前走去,在村口的位置,停著一輛精緻的馬車。

「王爺,這些日子您幸苦了,你還是乘坐馬車回去吧。」追風十分體貼的說道。

「不必了,你家王爺沒有這樣嬌氣,我們還是一路騎馬回去吧,這樣還快一些。」祁元修說道。

追風一怔,隨即就笑了,王爺是想要早點回去見王妃吧。

五好小侍衛追風,最擔憂的就是他家王爺的安危了,當即說道:「王爺,我們緊趕慢趕,到了京城也得明天了,您累了這麼多天,不如先找個客棧休息一下啊。」

「我不累,不用休息,趕緊趕路就行,我不再的這些日子,王妃還好吧?」祁元修淡淡的問道。

追風早就知道王爺會有如此一問,他絞盡腦汁,也不知道該如何簡明扼要的回答。

又不能直接說,王妃很不好,那樣王爺不急了才怪呢。

於是他只能慢慢的細說,說秦葉悠如何震懾眾人,好好的守住王府,有說文如意如何不安分,王爺已離開,她就進宮找皇上。

幸好王妃發現的及時,如何動用計謀,讓文如意被蛇咬傷,然後她進宮照顧,如何兩邊挑撥,天山派和皇上的關係很僵。

祁元修聽的津津有味,問道:「你是說她猜出來,我被天山派和皇上聯合陷害,所以她就給文如意和皇上都下毒,只要我出事,別人就都跑不了?」

追風十分嚴肅認真的點了點頭,王妃當時就是這樣跟他解釋的。

祁元修坐在馬背上朗聲大笑,似乎十分開心,追風都好久沒有聽到王爺這樣大笑了,頓時也跟着開心起來。

於是又了幾件秦葉悠的趣事,葉副盟主來了之後,也被她那住了等等。

祁元修聽的更加開心,笑着說道:「這次是多虧了這隻小狐狸了,看來也是把她給逼急了,真的是事都做的出來,早就知道,她是豁的出去的。」

此時的秦葉悠還不知道祁元修已經大獲全勝,心情美美的準備回家了。

她被噩夢驚醒,獃獃的坐了一陣,滿腦子都是胡思亂想。

萬一祁元修要是真的死了,她該怎麼辦,她可就成為寡婦了啊,這時候反而有些後悔沒有要孩子了。

不過沒有孩子也好,她也能豁的出去,仇是一定要報,皇上,天山派,她一個都不會放過,不管多難,都要替他報仇。

這時候的秦葉悠,只感覺到心口彷彿有一團火在燃燒。

一夜噩夢不斷,睡的斷斷續續,清晨醒來之後,夢見了什麼她又記得不是很清楚了,只記得好像是祁元修出事了。

枕頭上一片濕漉漉的冰涼,她獃獃的坐在床頭,不想動,也不想躺下了,一直從天剛蒙蒙亮,坐到了天色大亮。

她似乎沒有直覺一樣,想要就這樣一直等著,等着他回來,推門進來,笑着告訴她:「我沒事了,我回來了……」

眼眶酸澀,她告訴自己,不能哭,不能哭,絕對不能在這時候哭,一定要堅持住,越是在這樣的時候,她越要想要堅強,相信祁元修,也相信自己。

綠蘿進來伺候她起床穿衣的時候,就看到她一副堅定的神情,拳頭緊握,她愣了一下,看着秦葉悠濕漉漉的眼睛,什麼都沒有說。

秦葉悠起床之後,冷靜的梳洗打扮,故意讓綠蘿給她打扮的鮮亮一些,頭髮梳的利落一些。

吃過早飯,她把福伯喊來,詢問府里的各處最近的動向,得知一切正常,她又做了一些安排,王爺不在家,各處更要小心。

福伯一一答應了,然後彙報說:「醫藥盟盟主的大弟子,司馬前來了,目前正在葉副盟主處說話,您要不要見她?」

「王爺不在家,我就不見他了,您把他安頓好了就行,故意也是為了文如意來的。」秦葉悠吩咐道,對這個慣會溜須拍馬的司馬前,她沒有好印象,現在也沒心情見他。

秦葉悠盡量讓自己忙碌起來,這樣就不會胡思亂想了,安排好府里的大小事宜,讓門房套了一輛馬車。

她坐着馬車,來到春風得意樓,上次這裏正是最清凈的時候。

從後門進來,早有小廝跟春風傳話說她來了,春風親自迎了出來,秦葉悠一看她的臉已經好了七八分了,痘痘大多都褪掉了,只有個別還帶着淡淡的粉紅色印跡,相比過不了多久,就能恢復往日的絕色容貌了。

「恢復的比我想像中要快很多,相比是成勛的功勞吧。」秦葉悠笑着問道。

春風到底是青樓老闆,這點子打趣,她根本不在意,臉色都沒變,直苦着臉說道:「可別提了,我這段時日子,可是被他折騰壞了,這也不準吃,那也不準弄,要不是我的臉真的慢慢好了,我都懷疑他是不是故意折磨我了。」

秦葉悠忍俊不禁,想起之前成勛關切的眼神,知道他肯定關心則亂,看的有些緊了。

她從懷中取出一個小小的瓷瓶子,遞給春風,笑着說道:「這個粉是我自己研製的,對皮膚恢復白皙非常,本想着提早給你送來,沒想到你恢復的這麼快,現在的倒是有些晚了,你湊合著用吧。」

春風相信秦葉悠的醫術,對她十分信任,她給的東西,春風自然十分珍惜。

她接過瓷瓶,笑着說道:「那我就不跟你客氣了,我一定會好好珍惜著用的,等我的臉好了,一定備一份厚禮送到奕王府。」

秦葉悠也不拒絕笑着說道:「那我就等著了,太輕的禮,我可不收哦。」

兩人說笑了半日,秦葉悠見春風得意樓漸漸的忙起來,就起身告辭了。

馬車依舊聽到春風得意樓的後門處,秦葉悠登上馬車,剛剛進入車廂,猛然發現車廂里竟然有人!

一個滿臉大鬍子的陌生男人,正端坐在車廂內。

她第一反應就是趕緊退出去!

那男人眼明手快,一看她要逃走,一伸胳膊就把她拉出了,輕輕一扯,她就跌進男人的懷中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06章:噩夢驚醒

56.04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