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7章:小別勝新婚

第307章:小別勝新婚

「夫人,你跑什麼啊?路途漫長,夫人就帶着我一起吧。」那人聲音沙啞難聽,說出的話,也更加難聽。

在自己的馬車上被人調戲,秦葉悠怒從心頭起,狠狠的啐了一口說道:「我呸!哪裏來的登徒子,你可知道這是誰家的馬車?瞎了你的狗眼,趕緊給我滾!」

「不就是奕王府的馬車嘛,爺我還沒有怕過誰呢。」那個男人竟然一點都不畏懼。

京城裏竟然還有這樣不怕死的登徒子,就連奕王府的馬車都敢劫持,這還有沒有王法了!

「諒你天不怕地不怕,姑奶奶我也要讓你知道知道厲害!」秦葉悠一邊說着,一邊用力掙脫,順手就從系統內取出一根銀針。

扎不死這個登徒子,也得讓你癱瘓了,不然還真以為她好欺負呢。

沒有想到那人似乎早有防備,秦葉悠剛剛出去銀針,還沒紮下去呢,就被那人攥住了手腕。

「夫人,好狠的心啊,你對準的這個穴位紮下去,我就是不死也殘廢啊。」那人沙啞粗粒的聲音帶着一抹調笑。

竟然失手了!秦葉悠心裏暗暗有些慌亂,她這扎針的功夫,出了祁元修很少有人能抵禦的了,看來今天遇到的這採花賊倒是有兩下子。

越是這樣的時候,越要鎮定,既然扎不死他,那也不能讓他好受了。

「你這個登徒子,活着就是浪費糧食,把你炸死了,世界都清靜了,扎殘廢了你,那也是對你的仁慈!」怒火攻心之下,秦葉悠開始破口大罵。

現在這個登徒子這樣淡定,不好下手,先激怒他,然後趁機一把藥粉撒出去,讓他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,看他還敢以後出來禍害人吧。

藥粉已經悄悄在手心裏準備好,不過她心裏還有些疑惑。

話說這車夫是死的嗎,他倆這樣大的聲音,難道他都聽不到嗎?難道不知道他們家王妃遇到淫賊了嗎?回去之後,一定要先辭了這車夫。

就在這個空檔,旁邊的男人突然噗嗤笑了一聲,隨後說道:「我的夫人啊,一頓時間不見,你的嘴皮子利索不少啊。」

秦葉悠頓時愣住了,這聲音……竟然是祁元修!

她竟然沒有聞出他身上的味道,肯定是因為他一聲的汗臭和塵土味給掩蓋住了。

前一刻她還橫眉豎目,眼裏噴火,這一刻已經滿臉驚喜的捧著這個大鬍子的臉,笑着問道:「王爺?你回來啦?真的是你嗎?」

說着就要扒拉他的大鬍子,嘴裏念念叨叨:「一段時間不見,你怎麼埋汰成這個樣子了?我看看,是不是毀容了,所以用鬍子遮蓋住了啊?」

祁元修哈哈大笑,捉住她的小手,低聲笑着說道:「小狐狸,不要以為這樣轉移話題,就可以剛才的事情掩蓋過去,為夫看不出來啊,你竟然還有這樣強悍潑辣的一面。」

秦葉悠很快反擊:「我也沒有看出來,你扮演登徒子也很像嘛,難道是本色出演?」

兩人對視,互相瞪了半天,同時忍不住笑了起來,一同破功了。

祁元修一下子掀掉臉上的人皮面具,露出本來英俊的面目,秦葉悠仔細檢查一番,很好,很好,沒有毀容,這樣一張俊臉要是毀了,她得懊悔死了。

祁元修緊緊摟着她,聞着她身上好聞的氣息,聽着她絮絮叨叨,只感覺到內心溫暖又充盈,這種幸福的感覺是誰都給不了的。

「這些日子讓你擔憂了,是不是怪我,生氣我不告訴你啊?」他把下巴擱在她的肩膀處,輕聲問道。

秦葉悠搖了搖頭,「我是有些擔心,但是並不怪你,天山派和皇上合起火來算計你,想必你一定十分兇險,所以才要小心謹慎,我都理解。」

祁元修想到追風跟他說過的事情,忍不住笑着說道:「我聽說夫人對他們也沒有客氣啊,不是把文如意和皇上都給狠狠的教訓了一頓?」

說到這個秦葉悠就有些驕傲了,現在想想,自己也知道當時為何那麼有勇氣。

她歪著頭想了一會兒說道:「現在我可能做不出那樣的事情了,不過當時我聽說他們合夥算計你,而且你又下落不明,我就什麼都豁出去了,當時真是人擋殺人,佛擋殺佛,什麼也不顧了。」

說道這裏,她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來。

祁元修怔怔的看着她,現在她說起這些事情,帶着調笑的口吻,可是當時她是抱着怎樣豁出去的心情啊。

她做的這些事,哪一樁哪一件不兇險,一著不慎,給她帶來的就是殺身之禍,她是那樣小心謹慎之人,為了他竟然都豁出去了。

「悠悠,以後不要在為我冒這個險了,如果我沒有保護好你,讓你這樣為難了,那就說明我該死,你不要自己設險去救我,明白嗎?」

她如果是因為救他,而有個好歹,祁元修真不知道自己到時候會做出什麼事情來。

秦葉悠看着他眼神中的內疚和自責,微微有些心疼,車廂里的氣氛隱約有些傷感。

她已經傷感擔憂了那麼久了,現在他終於平安回來了,她才不要這樣的破氣氛,於是抬起小手,頓時捶了他兩下,假裝生氣。

「你說什麼呢,我這樣做可不僅僅是為了你,我也是為了我自己,我還不想年紀輕輕就做寡婦呢,這奕王妃的位置我坐的很好,暫時不想退位,所以你一定要給我好好活着,明白了嗎?」

祁元修忍俊不禁,在她的臉頰上胡亂親了幾口,低聲笑着說道:「明白了,都聽夫人,夫人說什麼就是什麼。」

兩人回到奕王府,見到王爺回來了,整個奕王府都要沸騰了,感覺這些日子籠罩在王府上空的烏雲都要消散不見了,終於雨過天晴,迎來藍天白雲,晴空萬里了。

秦葉悠直接把祁元修推到怡然居,讓他趕緊梳洗一番,祁元修許久不見老婆,一點都不想分開,硬要拉着她去怡然居一起洗。

被秦葉悠一巴掌把他的爪子給拍開了:「你別忘記了,我可以是有協議在身的,我可不想讓文如意抓到把柄。」

「什麼協議不協議的,天山派是擺明了態度要跟我對抗了,我還有什麼好顧慮的。」祁元修冷哼一聲。

這一次天山派下這樣的狠手,本以為就算殺不了他,也能震懾住他,沒有想到祁元修這個刺頭,是越挫越勇型的,這一場惡戰,反而激起了他的戰鬥意志。

秦葉悠見他似乎想要豁出去真的大戰一場了,趕緊阻止:「還不到時候,他們的債我們得慢慢討,現在文如意對我們來說還有用。」

秦葉悠想了想,勸慰道:「你趕緊去梳洗休息一下,我讓葛媽媽今晚做你喜歡的水晶肘子,你來梧桐苑用午飯,下午咱們還能說說話。」

秦葉悠的這一招轉移注意力很到位,祁元修被她說的動心,乖乖的就去洗漱了。

秦葉悠搖了搖頭,男人啊,不管到了多大年紀,總有一點孩子氣。

午飯做的很豐盛,祁元修這些日子在外風餐露宿的,猛然吃到這些美味佳肴,吃的十分痛苦啊,半個水晶肘子,竟然都吃了下去,還拔上兩大碗米飯,外加碗兩鮮菇雞湯。

飯後,秦葉悠讓綠蘿給泡了消食的茶水,兩個人一人捧著一杯茶水,依靠在軟榻上聊天。

蕙娘急匆匆而來,進門見到祁元修,幾乎落下淚來。

「元修啊,你可算回來了,這些日子府里出了這麼多事啊,我都要擔心死了。」蕙娘都顧不得秦葉悠在旁邊了,淚眼婆娑的哭訴道。

這些日子,文如意被蛇咬,秦葉悠也進宮了,後來聽說秦葉悠被關入天牢,文如意回來,她還沒來及高興呢,突然就聽到消息說,秦葉悠被囚禁,是因為祁元修意圖謀逆造反,她一下子又驚嚇的吃不下睡不着。

每天天不亮,就去廟裏祈福求平安的,現在看到祁元修平安歸來,她怎麼能不激動。

祁元修自然是要安慰她兩句的:「我沒事的,蕙娘,這些年,那次我出任務沒有危險的,我這不是回來了,沒事的。」

蕙娘見他氣色真的很好,這才終於放心了,她瞥了一眼旁邊的秦葉悠,然後轉頭對祁元修說道:「元修啊,你快點去看看如意吧,她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些不懷好意的人陷害,受了很大的罪,你去看看她吧。」

一邊說着,一邊又瞪了一眼秦葉悠,用眼神暗示,她所說的那個「不懷好意」的人就是秦葉悠。

秦葉悠端起茶杯,十分坦然的喝了一口茶,用腳趾頭想也知道,文如意自然是不會感激她的,還不知道在蕙娘跟前是怎麼編排她的呢。

蕙娘對她不滿已久,她也不打算解釋了,公道自在人心,她一點都在意這些無關緊要之人的看法。

「好,我回去就去看看她,蕙娘,你沒事就回去吧。」

祁元修竟然難得有耐性的說道,其實他只是想要快點把蕙娘趕走,不要再打擾他們夫妻美好安靜的相處時光了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07章:小別勝新婚

56.23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