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8章:一脈相承的囂張

第308章:一脈相承的囂張

第一次祁元修在文如意的跟前吃了閉門羹。

長久以來,文如意總是想方設法把祁元修往她的院子里拉,要不是盡量黏在他身邊,可是這一次祁元修去清風苑,居然被擋在了門外。

「我們姑娘說了,她身體不適,現在不想見人,王爺請回吧。」文如意的侍女站在門口說道。

祁元修微微一怔,不過想起他聽聞的事情,也就瞭然了,聽說文如意現在滿臉疙瘩,那麼愛美的她,不想見他也是理解的,反正我就是來走個過場,應付一下蕙娘,省的她三天兩頭跑到他跟前哭訴。

剛剛走出清風苑的大門,就聽到裡面傳來嘩啦一聲巨響,似乎有人摔碎了所有的茶具,還聽到文如意有力的咒罵聲。

聽上去中氣十足,身體應該沒有問題,祁元修點了點頭,然後就走離開了。

回到梧桐苑,看到秦葉悠正在書房內裁紙,定成一個個的小本子。

「又是為那些孩子們做的吧?他們最近怎麼樣了?」祁元修在旁邊的椅子上坐下來,隨口問道。

提起那些孩子,秦葉悠就滿臉驕傲,這些孩子,可能都是因為窮苦出生,現在能吃飽穿暖之後,都十分珍惜,格外好學。

雖然資質不一樣,有的特別有天賦,一學就會,有的稍微笨一些,學東西慢,需要慢慢領悟,可是他們都十分努力。

在秦葉悠的提議之下,這些孩子們還自動形成了學習小組,選出一個小組長,帶著大家一起學習,學的快的,年紀大的,沒人還幫扶一個學的慢的,或者年紀小的。

所有的教學師父也都十分賣力,東方昱從藥王谷選了兩個老頭,學識豐富,教的很好,就連薛神醫也偶爾來客串一下老師。

祁元修靜靜的聽著秦葉悠的敘述,其實她說了什麼,他並不十分在意,吸引他的是秦葉悠臉上神采飛揚的神情。

他想起很久之前,在西域的高原上見過的一種花,這裡高原氣候,一般植物都不能生存,那種花卻生長的很好,不畏烈日,不畏嚴寒,開的絢爛,帶著一股熱烈的生命力。

秦葉悠就像這種花一樣,積極樂觀,永遠昂揚,永遠向上,讓靠近她的人,都能被她身上的光芒照耀溫暖著。

他竟然看的有些痴了,秦葉悠見她說了這麼久,祁元修也沒有動靜,轉頭看著他,問道:「你怎麼不說話了?我說的哪裡不對嗎?」

祁元修微笑著看著她:「你說的都對……」他眼神明亮,閃爍著異樣的光芒。

這樣平靜祥和的日子,只過了兩天,祁元修雖然回來了,但是後續要處理的事情還有很多,怎麼進宮跟皇上解釋,天山派和皇上這一次下了這麼大力氣,結果全部都白費了,下一步肯定不會善罷甘休,所以一定要想好對策。

他跟追風早出晚歸的,就連秦葉悠都見不到他幾面了。

不過她也有她的事情,自從有了密道,實在是方便很多,她每日從密道去蔣家小院,給孩子上課,關心他們的學習和生活,方方面面都要囑咐道。

每天也算是早出晚歸,幸虧福伯和婉兒得力,府裡外面,基本上不用她操心。

這一日,她剛剛從密道里出來,突然就聽到院中傳來一陣叫嚷聲。

「司馬公子,請您放尊重一些,我們王妃正在睡覺,您怎麼能直接闖進去,這裡是王府,不是你們醫藥盟!」這是綠蘿的聲音。

「你區區一個下人,竟然敢攔著本公子!你們王妃是睡覺啊,還是冬眠啊,我來了兩次她都在睡覺,肯定是你沒有給通傳!讓開,再不讓開,我就不客氣了。」

司馬前的聲音裡帶著急切和憤怒。

綠蘿也急了,王妃臨走之前也是叮囑她了,一定要守好門,她怎麼能放司馬前進去。

「我說不讓,就是不讓!沒有王妃的允許,誰都不能進去!」綠蘿高聲喊道。

秦葉悠趕緊整理一下衣服,往外走去,剛剛走到門口,就聽到綠蘿一聲慘叫!她心裡一驚,連忙打開房門,一眼就看到綠蘿摔倒在地,嘴角還帶著一絲血跡。

她頓時就怒了:「司馬前,你竟然敢跟我的人動手!你活的不耐煩了吧?」

司馬前也嚇了一跳,他來了兩趟秦葉悠都沒有出來,他以為這小丫頭撒謊騙他,一氣之下就動手了。

沒想到秦葉悠竟然出來了,不過他到底是醫藥盟盟主大大弟子,現在院里這麼多人看著,他不想丟人,依舊高聲說道:「為了大小姐,就算是我冒犯王妃了,大小姐出事,我也實屬無奈。」

「你們大小姐出事跟我有關係,你憑什麼對我的人動手?司馬前,這事你如果不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,我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。」秦葉悠怒氣沖沖的說道。

旁邊的紅袖這時候,已經把綠蘿扶了起來,秦葉悠試了一下她的脈象,好像沒有什麼大礙。

司馬前咬緊牙關,雙手緊握成拳,竭力忍住怒氣,說道:「好吧,我承認,剛才是我衝動了,我只是為了救大小姐而已,只要王妃願意去救大小姐,事後您怎麼懲罰我都可以。」

秦葉悠看了一眼綠蘿,輕聲問道:「綠蘿,今天這事你說了算,你說怎麼處置眼前這人,我們就怎麼處置,全完不用客氣。」

綠蘿看了一眼司馬前,她在王府這麼久,也練就處一些眼色,知道司馬前不是好惹的,她不想給王妃添麻煩,低聲說道:「我……我沒事了,這事就算了吧。」

司馬前冷哼一聲,料定這個小丫頭不能把他怎麼樣。

秦葉悠卻不願意綠蘿受委屈,不想放過司馬前,她冷著臉說道:「綠蘿心善,不願為難你,可是你不能不懂事,我要是親自作揖給綠蘿道歉。」

「你……」司馬前吃了一驚,立即就瞪著眼睛表示不願意。

秦葉悠立即說道:「你不道歉,我不會出門,你自己看著辦吧,而且道歉沒有誠意都不行,司馬前,你趕緊選!」

司馬前惱怒不已,他的身份何等尊貴,竟然讓他給一個小小的婢女道歉!

可是想到他做的事情,還有暴怒的文如意,他終於深吸一口氣說道:「好,我道歉!」

他緩緩走到綠蘿跟前,看著她,大聲說道:「剛才是我不對,冒犯了姑娘,我在這裡給你賠禮道歉了,請姑娘不要怪罪於我!」說完之後真的做了一個揖。

秦葉悠出了一口惡氣,終於肯跟司馬前去清風苑了,心裡也有些疑惑,文如意身上的毒素已經去除的差不多了,文如意臉上的痘痘,如果按照秦葉悠囑咐的來,現在應該已經都結疤了,不會痛癢了,她還能出什麼事情呢?

她問了司馬前兩句,司馬前支支吾吾的,見秦葉悠又要生氣,只能說道:「我來的時候,帶著我特製藥膏,從雪蓮花蕊里提取的花露,給大小姐用了,沒想到她用了之後,臉上的痘痘突然更嚴重了……」

秦葉悠聽了之後,也有些震驚,都有些同情文如意了,真是不怕狼一樣的對手,就怕豬一樣的隊友啊。

文如意遲早讓這些不懷好意的豬隊友給折騰死。

踏進清風苑,就聽到了文如意特有的咒罵聲,秦葉悠嘆了一口氣。

站在門口的侍女見到秦葉悠來,彷彿見到了救星一般,立即朝著裡面喊道:「大小姐,王妃來了。」

屋裡靜止了一下,文如意終於停止了咒罵,秦葉悠踏進房門,處了一兩個貼身伺候文如意的侍女留下來,其他人都四散逃竄,快速溜走了。

秦葉悠看著文如意的臉,暗暗吃驚,忍不住說道:「我之前不是囑咐你了嗎,不要管它們,別碰別動別沾水,它們自然會好,你這是怎麼弄的。」

文如意本就一肚子火,本是有求於秦葉悠的,死死的憋住了,可是她這個性子,聽到秦葉悠的話,頓時就憋不住了,怒吼道:「你以為我想這樣啊,現在你還說這些有什麼用啊,你是不是巴不得我的臉毀了?就再也沒有人跟你爭元修哥哥了。」

秦葉悠看著她忍不住搖頭,都什麼時候,竟然還說這樣的話,看來囂張任性,是天山派一脈相承的臭毛病。

文如意旁邊的侍女看不下去了,趕緊說道:「大小姐,我知道您現在在氣頭上,快別說這樣的氣話了,讓王妃給您看看臉要緊啊。」

然後對著秦葉悠說道:「王妃,我知道您最是心善了,快點看看我們大小姐的臉吧,大小姐在府里住著,出了這樣的事情,想必您也著急的是不是?」

秦葉悠抬頭瞥了一眼這個丫頭,哼,真是什麼樣的主子,就有什麼樣的奴才,這一番話說的,又是恭維,又是威脅的。

那侍女被她用眼神一掃,頓時低下頭,不敢再說什麼了,這奕王妃的眼神太過犀利了。

文如意也忍著氣,坐在那裡,十分彆扭的樣子。

秦葉悠嘆了一口氣,一邊檢查她的臉,一邊說道:「都說醫者父母心,我不知道自己有沒有達到這個境界,可是我也希望我醫治過的人都好好的。」

她語氣溫柔又無奈,文如意神色變了一下,抬頭問道:「那我的臉還有救嗎?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08章:一脈相承的囂張

56.41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