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章:誣陷

第30章:誣陷

秦葉悠則沒有好臉色給他了,憤憤不已的說道:「不識好心人!你的高傲呢,你的驕矜呢,居然讓我給他道歉?祁元修,你真讓我失望!」

祁元修卻並不在意,他覺得這樣的秦葉悠也很可愛,高深莫測的說道:「現在還不能把他氣死,他是我的誘餌,你把他氣死了,我用什麼引誘大魚上鈎呢。」

她的注意力馬上被轉移了,好奇的問道:「什麼大魚?」

祁元修卻賣關子,說道:「到時候你就明白了,對了,那監軍現在怎麼樣了?」

秦葉悠想起那個噁心的監軍,十分不屑的說道:「廢了,縱慾過度,精神錯亂,胡言亂語,還爆出陳副將的醜聞,直接被陳副將關起來了,怕是沒有重見天日的那一天了。」

「做的好!高人啊,你還懂得借刀殺人了啊。」祁元修眼中是不加掩飾的讚賞,秦葉悠被誇的飄飄然。

追風默默的看着這一幕,心裏想着,這裏的高人只有他家王爺一人啊,幾句話就把王妃的怒火給轉移沒了。

她的怒被轉移,可是鬱悶也隨之而來,總覺得祁元修好像有什麼不對。

看上去他真的只是安心養傷,並不多過問戰事,似乎真的都交給了陳副將。

唯一做的就是把他的部下都招來,狠狠訓斥一番,然後讓他們加緊整頓練兵,所以暫時也沒有出兵。

秦葉悠整天看着陳副將在軍營里耀武揚威。

她扇了陳副將一巴掌,這梁子算是結下了,他整日有事無事的故意在她面前晃悠,十分得瑟囂張。

秦葉悠不想看到他這幅小人嘴臉,故意出去溜達,反而在軍營後面的山上,發現一處好地方。

已經是初春,春寒料峭,山上的溫度更低,後山的梅花居然還開着,淡淡的梅香,隨着春風若隱若現,在這裏靜坐一會兒,她的心情就能平靜不少。

這一日她正坐在山石上賞梅,突然看到山下緩緩走來一隻隊伍,前面是六輛寬大馬車,後面跟着長長的護衛隊,看上去是大魏的隊伍,難道是援軍?

她站在山坡上,拉長脖子想要看的更清楚一些,結果一個不小心,踩到一塊小石頭,沒有站穩,朝前摔去,眼看就要摔下山坡了。

一個黑影閃過,居然有人瞬間攬住了她,她嚇得緊緊的摟住那人,唯恐自己摔下去,過了好一會兒,她才敢睜開眼睛。

然後就看到近在咫尺的一雙極為俊美的眼睛,優美好看唇形,只可惜那人帶來半張面具,遮住了上半部分的臉,擁有這樣好看的眼睛和唇形,想必臉也是極為好看的吧。

她還沒有反應過來,正在痴痴的打量那人呢,只見他猛然低頭,吻住了她。

她大驚,用力掙扎,推開了他,惱怒不已的說道:「你你你……你怎麼能親我,你這流氓,我可是有主的人。」

她的話似乎讓此人十分愉悅,他嘴角微微翹起,綻放出一個好看的笑容,依舊一言不發,轉身離開了。

秦葉悠怔怔在站在山坡上,用了好久來消化剛才這場突變,不知道為什麼,突然被別人親了,她有一種對不起祁元修的感覺。

秦葉悠磨蹭了許久才回去,看到祁元修正坐在床上看書呢,十分悠閑的模樣。

出於心虛的心裏,她非常狗腿的靠過去,柔聲說道:「王爺,您累了吧,我跟您捏捏腿。」

祁元修放下書,認真的看着她,問道:「你怎麼了?發生什麼事情了嗎?這兩天你不是一直都是走高冷路線,不願跟我說話嗎?」

「我哪有,王爺你誤會了,我只是……只是身體不適而已,你懂得。」她語無倫次的說道。

突然明白了為何那些出軌之人,回到家之後會加倍對伴侶好,原來都是處於愧疚啊,可是她愧疚個鬼啊,她明明是被動的。

祁元修看着她一邊幫他捏腿,一邊不知道想到哪裏去了,一張小臉,表情變幻多端,看着十分有趣。

第二天,祁元修在議事廳里接見了從京城而來的塗老將軍。

「塗老將軍,路遠長程的趕來,辛苦了。」祁元修坐在主位上淡淡的說道。

「為國效力,也是老臣職責所在,只是老臣年紀大了,心有餘而力不足,皇上聽說王爺又傷了腿,所以派老臣前來協助王爺。」塗老將軍說的更加客氣。

「我受傷之後,身體大不如從前,雙腿也無法行走,現在兵權都在陳副將手裏,由他坐鎮指揮的,塗老將軍有事盡可以和陳副將商量。」

塗老將軍似乎對祁元修的這番話十分滿意,並未推辭,而是轉移話題說道:「王爺現在這樣,身邊定然少不了人保護的,這幾個我都我親自訓練出來的,以後就跟在王爺身邊保護王爺吧。」

祁元修看着塗老將軍身後的幾個青年壯士,微微一笑:「塗老將軍想的周到,本王謝過了。」

哼,這群人說是來保護他的,其實就是來監視他的吧,這場大戲怕是就要開始了。

秦葉悠閑來無事,十分好奇昨天群人是什麼來頭,於是吃過午飯想要來軍營里打聽一下。

「王妃……」突然有人在她身後喊道。

秦葉悠一轉頭,看到的居然是程虎,他之前因為不服氣陳副將的命令,被關押起來,這兩天因為祁元修要練兵,他才被放出來。

秦葉悠自覺跟他很熟了,笑着說道:「你出來啦?怎麼看上去悶悶不樂的?」

程虎悶悶不樂,是因為之前他以為秦葉悠就只是王爺身邊的小軍醫,他喜歡跟秦葉悠在一起,所以出來后就直接就去軍醫營找她。

結果遇到追風,追風直接告訴他:「你找的秦姑娘,是咱們的正牌王妃,王爺的人,你明白了嗎?」

他自然明白,王爺的女人,他自然是不能靠近的,所以十分鬱悶。

秦葉悠卻誤認為他是為戰事鬱悶,於是自告奮勇,要為他分憂解難。

「我知道一個好地方,去了之後,保證你心情舒暢,來,跟我走!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0章:誣陷

5.49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