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9章:不願做違心之事

第309章:不願做違心之事

秦葉悠看著文如意,這個姑娘對來從來都是橫眉豎目,基本沒有一點好臉色,眼神里一直帶著的都是挑釁。

可是這一刻,她竟然從文如意的眼中看出了祈求。

一個想來對自己相貌引以為傲的女人,一旦毀容,對她心裡的打擊肯定是毀滅性的,對她整個人生恐怕都會產生毀滅性的影響。

秦葉悠看著文如意祈求的眼神,緩緩搖了搖頭,十分惋惜的說道:「我也救不了你了,天山雪蓮的寒性極高,你服用的藥性也是寒性的,內外衝擊,我也沒有辦法了。」

「不,不可能的!」文如意頓時崩潰,雙手緊緊的抓住秦葉悠的胳膊,聲音尖利的喊道。

「秦葉悠,你是不是不想為我治療,是不是就想看著我的臉毀了?所以才說不行的,是不是?」文如意逼近她問道。

秦葉悠有些不忍直視這張慘不忍睹的臉,她用力掙脫文如意的鉗制,冷著臉說道:「文如意,你清醒一點,從你中了蛇毒,到後來你的臉出事,我有哪次不是真心實意為你治療,想害你的人不是我!」

文如意突然頓珠,冷著臉問道:「你這話什麼意思?想害我的人不是你,還能是誰?」

在這個奕王府除了秦葉悠,別人誰敢惹她?

秦葉悠如何不明白她心裡的想法,十分冷淡的說道:「是,我是不喜歡你,誰讓你整天惦記我的夫君,如果你這樣,我還喜歡你,那肯定就是對你圖謀不軌,我不僅不喜歡你,我甚至是厭惡你。」

秦葉悠說的毫不客氣,文如意的雙眼幾乎要噴火了,她立即就想說,你總算承認了吧。

可是秦葉悠更快的搶在她前面說到:「可是我就算是厭惡你,我也不會主動毀了你,我不屑這樣做,我可以放心大膽的跟你公平競爭,我們簽的一年為期限的協議,就是最好的證明。」

說完這些,她猛然靠近文如意,壓低聲音在她耳邊說道:「如果我真的想要害你,不會忍讓到今天,你自己想想吧,你這兩次出事,都是因為什麼?你的臉毀了,祁元修不會要你,那麼你會落入誰的手中?」

文如意震驚的轉頭看著她,有些不敢置信,卻也沒有再說什麼,腦海里閃過幾個片段。

葉副盟主端著葯碗,信誓旦旦的說道:「這葯是根據秦葉悠的房子來的,絕對不會有錯的,大小姐,你就放心的用吧。」

司馬前手裡拿著小瓷瓶,滿臉真誠的說道:「大小姐,這葯是我親自研製的,用的可是極品天山雪蓮,你用了之後,保證臉上的疙瘩很快就消褪了。」

還有更長遠點的記憶,葉副盟主曾經在她面前暗示,司馬前現在是醫藥盟最有出息的弟子,而且對她也是忠心耿耿,一心一意。

難道是他們?她的臉毀了,元修哥哥自然不會喜歡了,他們以為這樣她就不得不嫁給司馬前嗎?

文如意看著秦葉悠,雖然她的心裡已經相信了大多數,可是她不願讓秦葉悠看熱鬧,還是說道:「你別以為這樣,就可以推卸責任,當初要不是你被皇上抓去,我也不會喝葉副盟主的葯,我的臉也不會毀了。」

秦葉悠冷冷注視著她,文如意感覺自己都有些說不下去了。

秦葉悠冷笑一聲:「按照文姑娘的這個說話,你就不應該進宮,或者你就不應該來奕王府!」

說完之後不願再搭理她,直接就轉身離開了清風苑,不出所料的,身後又傳來茶杯茶杯的摔打的之聲。

秦葉悠決定跟福伯說一聲,以後清風苑的茶具等日常用品,都用一般質量的就行,這整天摔摔打打的,可是一筆很大的浪費,王府的銀子可不是大風刮來的。

後來的事情,秦葉悠也不管了,她還有很多事情要忙,各地藥材的種植情況,每隔一段時間都會有人來報告,她得根據各地實際情況,調整方案,提供銀錢。

小院里孩子們的學習情況,她也得時刻關注,等晚上祁元修回來的時候,就看到她趴在桌前,竟然睡著了,前麵攤著一桌子的紙,上面密密麻麻的記錄著什麼東西,她的手裡還握著一支筆。

祁元修悄悄的把筆從她的手中抽出來,一彎腰就把她從桌前輕輕的抱起來,往旁邊的卧室走去。

走到半路,秦葉悠就醒了,她揉著眼睛,聲音有些慵懶的問道:「你回來了?」

祁元修看著她像是個剛剛睡醒的小貓一樣,忍不住親了一下她的額頭,笑著說道:「剛剛回來,你何必這樣累,反正事情也不是一天能做完的。」

秦葉悠舒服的靠在她的懷中,期期艾艾的說道:「這些都是要緊的,拖不得的事情,別的還有呢。」

祁元修滿眼都是心疼,總想好好的保護她,可是總是讓她跟著勞累。

祁元修輕手輕腳的把她放下來之後,兩人依偎在床頭說話。

「文如意的臉,你真的治不了?」祁元修隨口問道,他伸展開胳膊,攬著秦葉悠的肩膀,秦葉悠依偎在他的結實的胸前。

「也不是不能治,只是稍微麻煩一些而已,反正這次跟我們沒有關係,她自己作出來的,就讓她自己承受唄。」秦葉悠表示很無所謂。

這個女人對她總是態度那麼惡劣,她還沒有聖母到上杆子一邊挨罵一邊做好事的地步,反正這也要不了文如意的命。

「現在天山派,皇上,還有奕王府之間的關係比較微妙,目前還需要再拖一下天山派,你還是給文如意治一下吧。」

祁元修的手指一邊纏繞著秦葉悠的髮絲,一邊說道。

「你就這樣想要救她?怕是因為捨不得吧?」秦葉悠一聽這話,猛然起身質問,他來不及收手,她的頭髮還纏繞在他的手指上,頓時一陣疼痛從頭皮傳來。

秦葉悠感覺到剛才溫馨的氣氛頓時沒有了,她有些生氣,冷著臉看著祁元修。

「你這是怎麼了?我有什麼捨不得的,你之前不是做的很好嘛,離間這兩方,我們坐收漁翁之利。」

祁元修感覺有些莫名其妙,不知道她這突然而來的火氣是怎麼回事?

秦葉悠感覺心口的怒氣一層層往上涌:「那是之前,之前你生死不明,我為了保護你,所有才會那樣做,現在你好好的回來了,我不願意了,行不行?」

就算是她帶著目的,她也不願意伺候文如意,當時在宮裡,還有皇上撐腰,為了做戲,她對文如意關懷備至,其實那時候她心裡就難受,自己生生忍下了而已。

現在他回來了,為何還要讓她這麼勉強。

「悠悠,你到底為什麼生氣啊,這不是你的作風啊,你想來都是那麼識大體顧大局啊。」祁元修實在是理解不了,他再聰明再多思,終究也不了解女人的心裡。

「我不想識大體,也不想顧大局,我只想做我自己喜歡做的事!你這麼在意文如意,你就去找她啊,安慰她,告訴她你不在意她的臉,不管她變成什麼鬼樣子,你一樣喜歡她!」秦葉悠直接冷著臉說道。

祁元修雖然沒有直說,可是她已經聽出他話語里的職責,她如果不勉強自己去救文如意,不就是不識大體,不顧大局嗎?

祁元修被她接二連三的諷刺,也有些生氣了,可是看著她紅紅的眼眶,還是嘆了一口氣說道:「悠悠,你不要置氣好不好?有什麼話可以直接跟我說,行不行?」

秦葉悠不語,死死的咬住嘴唇,有些話讓她怎麼說出口啊。

祁元修確實對她很好,願意保護她,對她真心實意,可是這就是愛了嗎?

如果真的愛她,就不會勉強她,就會懂的她心裡的苦。

她為了祁元修,可是勉強自己去做那些不願意做的事情,包括忍辱負重的伺候文如意。

可是祁元修不能直接提出這樣的要求。

我也以主動為你做,可是不能要求我去做,現在他就是要求她去伺候文如意,給她治臉,他可曾想過,這樣做她心裡是什麼感覺?

秦葉悠轉過身,側身朝里躺下,聲音清冷無比:「王爺,我困了,要睡了,您也回去吧。」

祁元修看著她倔強的背影,過了一會兒,終於起身離開了。

秦葉悠一動不動,還是側身躺著,睜著大大的眼睛,眼淚不停的順著眼角低落在枕頭上,她緊緊的咬住嘴唇,沒有發出一點聲響。

之後兩人之間的氣氛,就冷了起來,祁元修再也沒有來梧桐苑,秦葉悠自然也不會去怡然居,兩人各忙各的。

文如意竟然也沒有再來煩她,綠蘿小心翼翼的說道:「聽說這兩天,清風苑那邊也平靜的很呢。」

秦葉悠沒有出聲,嘴角帶著一絲冷笑,出了這樣的事情,文如意會這樣平靜,自然是有人去安慰過了,怕是還承諾了什麼吧。

她的心口就好像壓了一大塊石頭,憋悶的難受,扔下手裡的書,轉身回房間,邊走邊囑咐道:「我去睡一會兒,誰來也不要打擾我。」

想了想,她又補了一句:「就算是王爺來了也不行。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09章:不願做違心之事

56.59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