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1章:物是人非事事休

第311章:物是人非事事休

秦明源進宮,見到皇上,直接叩首說道:「罪臣秦明源,見過皇上。」

皇上小的十分和煦:「秦愛卿快快起身吧,當年之事,朕已經調查清楚了,這些年委屈你了,朕一直惦念著你,這些年身體可還好?」

秦明源激動的老淚縱橫,他怎麼也想不到,有生之年,還能見到皇上這樣和煦的一面。

他顫抖著身子,哽咽著聲音說道:「老臣身子還好,能在位皇上效力,是老臣畢生的唯一的願望啊。」

皇上十分欣慰的看著他,回想當年,秦明源也是極為得力的住手啊,尤其是跟他同仇敵愾對抗祁元修的時候,兩人合作無間。

當初他礙著面子,發落了秦明源之後,之前一直擁護他的臣子,有一些也寒了心,轉而中立,或者擁立別的皇子,還有更可恨靠攏祁元修的。

這一次皇上答應召回秦明源,也是經過深思熟慮的,一是為了長公主的面子,扶桑雖然只是彈丸之地,可是也不可小覷,現任國君正是長公主的親弟弟,他賣給長公主這麼大一個人情,扶桑國君怎麼也欠他一個人情。

還有一層原因,就是為了拉攏人心,當初跟著他的臣子,都被發配邊疆了,還能再來回來重新任用,皇上這是多麼念舊多麼心善啊。

皇上曾經暗自揣測,外人定然會這樣看他的。

於是這時候對秦明源的態度就更加和藹可親了。

兩人都是善於做表面功夫之人,相互寒暄了半天,就差抱頭痛哭,互訴衷腸了,皇上突然想起來,他還是有任務的。

「對了,你這麼久沒有回來,太后也挺惦記你的,去給她請安把。」皇上突然說道。

秦明源一愣,如果說對於皇上惦記他,還有點可信的話,太后惦記她,就有點嚇人了,畢竟他當年曾經是皇上的寵臣,可是一直都不被太后待見啊。

尤其是秦秋燕嫁給皇上之後,太后更是沒有給過他好臉色。

此時秦明源的心裡頓時有些惴惴不安,不過也不好直接追風皇上,只能答應一聲,被小太監領著去見太后。

「微臣秦明源給太后請安了,祝願太後福壽安康。」秦明源跪下說道。

「秦大人,快快起身吧,從北疆到這裡路途遙遠,坐下休息一下吧。」太后笑著說道。

秦明源戰戰兢兢起身之後,太後身邊的春芳嬤嬤端來一個凳子,秦明源剛剛坐定了,就感覺到一束一樣的目光投向自己。

他微微抬頭一看,太后的旁邊還坐著一個女子,剛才進門的時候,他打了一眼,以為是後宮哪個嬪妃。

可是她看向自己的目光,實在是有些異樣,秦明源忍不住抬頭又看了兩眼,頓時愣住了。

女淚眼眶微紅,眼淚在眼中打轉,怔怔的看著秦明源,櫻口輕起喊道:「明源,你可還認得我?」

秦明源緊緊盯著眼前的女子,一個名字在他心口縈繞,可是他不敢喊出口,不確定是不是真的是她,過了許久,他終於艱難問道:「是你?」

女子用里點了一下頭,說道:「對,是我啊,明源……」

秦明源終於確定了,滿臉不敢置信,輕聲問道:「蘭芝,真的是你啊?」

眼前這個美艷的婦人,跟她印象中那個清麗的少女,有些想象,有又很大不同。

長公主閨名蘭芝,這麼多年,有人喊她長公主,有人喊她夫人,有人喊她長姐,有各種各樣的稱呼,只唯獨有一人喊她蘭芝,就是眼前這個男人。

長公主緩緩的走到秦明源跟前,二十多年過去了,他早已不是當年的那個青年了,滄桑了很多,臉上也有了皺紋,可是這才是她頭之人啊,這麼多年,一直忘不了的那個人。

「明源,你還記得我離開大魏的時候曾說的話嗎?」長公主問道。

秦明源點了點頭:「記得,你說過,但凡你還有一口氣,我們就還有能再相見的一天,蘭芝,你總是說道就能做到。」

長公主眼中的淚水猶如斷了線的主子一樣,她點了點頭,輕聲說道:「我做到了,我用了近三十年的時間做到了,我來找你了。」

直到這一刻,秦明源終於明白過來,為什麼皇上會突然召他回京?為什麼他會被官復原職?

哪裡是什麼沉冤得雪?哪裡是什麼皇上念及舊情?這些都不是,只是因為他有個扶桑國長公主的舊人而已。

此時,他不知道是該笑,還是該哭,這麼多年,他秦明源似乎一直依靠女人生存。

三十年前,他一文不名,但是滿懷抱負,同情異國他鄉而來的那姐弟倆,時時盡自己可能的幫助他們。

那時的長公主,雖然年輕,但是十分要強,咬牙護著自己的弟弟,讓他安心讀書,不讓任何人欺負他,這份勇氣也讓他敬重。

一來二去,兩人漸生情愫,他本以為自己可以娶她的,兩人死定終生。

那時候的長公主曾經跟他說,她也不想回國了,就陪著弟弟在這裡,安穩過一生算了。

誰知天意弄人,那一天,她突然跑來,一直哭一直哭,後來他才知道,原來她是要回國了。

那時候的蘭芝,哭的不能自己,斷斷續續的說著不想走,可是又不能走,為了弟弟,為了活下去,她不能不走。

這時候秦明源才知道,留在大魏安穩度日,只是長公主的一個人的想法,她的弟弟有抱負,不甘於平凡,一直密切關注國內形式。

而國內的那些皇子,在爭權奪勢的同時,也不放讓外面還留著這樣一個隱患,尤其是他們不經意間發現,這個隱患還跟國內的權勢有個千絲萬縷的關係,刺殺之人,一波一波的前來。

長公主為了保護弟弟,只能選擇回國,為了拉攏權勢,嫁給她一點都不愛的那個男人。

身為皇室中的子女,又有幾個人是真的擁有自由的,當時的秦明源不想放她走,可是也知道自己阻止不了,只能忍痛放手。

他深深的自責和愧疚,如果他厲害一些,如果他變的更有權勢,是不是就可以保護她了。

長公主走後,他遇到單家的那個大小姐,她告訴他,她可以助他取得功名,只要他願意娶她。

秦明源明白,天上不會掉餡餅的,果然單家大小姐告訴他,她已經懷有身孕,如果他介意的話,就當她從來沒有說過這件事。

秦明源答應了,那時候他什麼都不在乎了,唯一想要的就是爭權奪勢,讓自己變的厲害起來。

單家大小姐信守承諾,出重金為他鋪路,她的父兄在朝中也都有地位,暗中幫助他不少,再加上他本身就聰明圓滑,一路順風順水的坐到了禮部尚書的位置。

可是回首看向來路的時候,他已經不記得自己的初心是什麼了,爭權奪勢似乎已經成為習慣了。

那個善解人意,溫柔體貼的單家大小姐,很快過世了,留下一個小女孩,臨終之前託付給他,他對她雖然沒有愛情,卻也十分感激她,也曾想好好對待她的女兒。

可是在他娶了楚美月之後,在她的慫恿之下,他一步步的迷失了自己,在貪婪和慾望里越走越遠,直至陷入萬劫不復的深淵,才終於驚醒。

在北疆的這幾年,秦明源層反覆的反思,開始的時候他怪楚美月,後來他才想明白,其實是他自己的貪婪害了他。

長公主從領口取出一塊玉佩,上面書寫著兩行小字,她柔聲問道:「明源,你還記得我離開的時候,你送給我的那兩句話嗎?」

「兩情若是久長時,又豈在朝朝暮暮。」秦明源低聲說道。

「我把它們刻在玉佩上,一直佩戴,從味離身。」長公主把玉佩放在了秦明源的手中。

秦明源慢慢摩挲著手中的玉佩,感慨萬千。

隨後,長公主就跟著秦明源回秦府了,秦雲飛早已經派人把這裡打掃過了,內外整潔一新,來來往往不少奴僕,冷清了許久的秦府,又熱鬧了起來。

長公主陪著秦明源坐在尚書府的曠闊大廳中,秦明源忽然起身,在長公主的跟前彎腰作揖,高聲說道:「蘭芝,我能重新回到這裡,我知道都是因為你,不知道該如何表達我的感激……」

長公主快速起身,扶住了他,很快說道:「明源,你如果跟我如此客氣,就是沒有把我當成自己人,快快起來。」

兩人重新坐下之後,長公主試探著問道:「明源,我在宮裡的時候,聽說你會被發配去邊疆,其實都是因為你的大女兒,是奕王夫婦害了你?怎麼會這樣?」

秦明源的神情一變,沉默了許久,然後緩緩說道:「她平不是我的親生女兒,是我夫人在成親之前就有的孩子。」

長公主一下子就睜大了眼睛,震驚不已,不過似乎也明白了一些事情,她用力握住了秦明源的手。

秦葉悠趕了兩天的路,終於到了南嶽,她知道唐門在南嶽也有分舵,直奔分舵而去。

到的時候,正是傍晚時分,剛剛等了一會兒,唐應和長松就回來了,看著他們的臉色,就知道肯定又是無功而返了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11章:物是人非事事休

56.96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