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2章:多情也是錯

第312章:多情也是錯

唐應看到風塵僕僕而來的秦葉悠,既高興又震驚,他還以為自從秦葉悠上次離家出走,在唐門待了三年之後,祁元修再也不會讓她離開大魏了呢。

「你在信中說,那邊還有事情沒有處理完,現在都沒事了嗎?」唐應問道。

「基本上沒事了,別的都無關緊要,先說說菲兒的事情吧,你們找的怎麼樣了,有什麼線索嗎?」秦葉悠不願意說太多自己的事情,只是詢問唐菲的安慰。

唐應嘆了一口氣,搖了搖頭,在他來之前,長松已經找遍南嶽所有唐菲能去的地方了,一無所獲。

唐應來了之後,黑白兩道的朋友關係,都找了,他們都幫著打聽,可是依然沒有任何線索。

越是一點線索都沒有,也就越是說明唐菲現在的處境十分危險。

「那你們有沒有去太子府找過?」秦葉悠問道,畢竟唐菲心裡一直惦記著隨煬,而且這次來,也是奉了隨煬之命前來的。

唐應搖了搖頭,嘆了一口氣說道:「我們已經查清楚了,當初誆騙菲兒前來的,根本就不是隨煬,而是公主隨玉心,菲兒來了之後,就被帶進了安王府,然後才被人救走的。」

秦葉悠睜大了眼睛,這個隨玉心!簡直膽大包天,就沒有她不敢做的事情,明明是個公主,卻偏偏愛做這些陰暗齷齪之事。

怪不得當初她對五皇子那樣殷勤,五皇子卻始終淡淡的,怕是早就看出來她是什麼人了吧。

「既然是請菲兒來的,她又是怎麼離開的呢?」秦葉悠繼續問道。

說道這裡,唐應臉色變的十分難看,眼神也兇狠很多,一言不發。

旁邊鐵青著臉色的長鬆開口說道:「我們抓了一個安王府的小廝回來詢問,這才知道當天發生了什麼事,隨玉心把大小姐抓去,讓大小姐為安王治病,說這樣才有機會嫁給隨煬。」

「簡直不可理喻!怎麼能這樣侮辱人!」秦葉悠一下子就怒了。

長鬆緊握雙拳,眼神冷的嚇人:「安王當時已經生命垂危,大小姐表示自己也救不了,知道自己被騙之後,就打算離開里,可是那隨玉心,不但不讓她離開,反而讓侍衛逗弄羞辱她,大小姐一氣之大,差點自殺!」

嘭!一直緊繃著臉色的唐應,似乎終於忍無可忍,一拳打碎了旁邊的矮桌,恨恨說道:「這個仇我一定要報!當時如果不是那人就走了菲兒,隨玉心還不知道會做出什麼樣的事情。不管找不找的到菲兒,我不會放過隨玉心!」

秦葉悠也感覺到義憤填膺,可憐的菲兒,剛出狼窩又入虎穴,被人救走之後,就再也沒有了蹤跡,到現在也不能確定那救他之人到底是敵是友。

「我這就去找隨煬,菲兒既然是在安王府被人救走,這事就跟皇室少不了關係。」秦葉悠立即起身說道。

「安王府,太子府,包括皇宮我都悄悄進去查過了,沒有找到菲兒的身影。」長松嘆了一口氣。

「這些都是表面的,肯定還有內里的關係,來之前我曾經寫信給隨煬,他如果有良心,一定會去尋找菲兒的,無論如何我都要去見他。」

秦葉悠說著就要起身,這時候天都已經黑了,唐應有些過意不去,剛剛要說兩句感謝的話,被秦葉悠一個眼神給殺了回去。

「唐應,我們之間不需要這樣的客氣,當初我在唐門待了三年,早就把你們當成我的親兄妹,你說這樣的話,就是把我當外人,以後都不要說了,我這就去,等我的消息吧。」秦葉悠說完之後,很快就起身離開了。

唐應立馬讓長松跟上去,保護她的安全。

秦葉悠心裡又氣又悔,其實她隱約能猜到,隨玉心會這樣對待唐菲,跟她也有一定的關係。

當初隨玉心帶著隨煬來大魏求救,她雖然救了隨煬,可是因為隨玉心太能作,又太任性了,所以她沒有給隨玉心好臉色,尤其是後來隨玉心進宮告狀之後,她直接把她趕出了奕王府,讓六王爺把她帶走了。

而她對唐菲,自然是從始至終都很好,隨玉心這樣小心眼的人,難免嫉恨。

隨玉心自然不能奈何的了她,畢竟她是大魏奕王妃,所以隨玉心就對菲兒下手了,菲兒心善又單純,而且對隨煬還有一份痴情,隨玉心更容易得手。

秦葉悠越想越氣憤,就帶著這股怒氣,到了太子府。

長松上前叫門,門房一聽是大魏奕王妃,立即打開大門熱情迎客,同時派人快快去通報太子殿下,南嶽皇室都知道,他們的太子之命,可是奕王妃救的。

隨煬聽說大魏的奕王妃,直接出門迎接,奕王妃對他不僅僅有救命之恩,還有奕王妃的為人處事風格,都讓他十分的欣賞。

「奕王妃,好久不見啊,您來之前怎麼也沒有說一聲,我好讓人去接您啊。」隨煬笑著說道。

「太子殿下,我來所謂何事,你應該也清楚,這樣客氣的話,暫時就先不要說了吧。」秦葉悠心裡有氣,自然也不會很客氣。

隨煬聽了這話之後,苦笑一聲,秦葉悠突然前來,所為何事,他心裡如何不知道。

「我知道,自從我接到你的信,我就已經開始派人到處尋找了,王妃,請隨我來。」隨煬一邊說,一邊引著秦葉悠往裡走去。

來到內廳坐定之後,秦葉悠冷著臉,直接問了一句:「你現在有什麼線索了嗎?」

「我現在能知道的是救走菲兒的人,似乎是在大魏曾經刺殺過我們的人。」隨煬憂愁的說道,更加自責了。

在他看來,那人對南嶽皇室有仇恨,抓走唐菲,可能是為了報復南嶽皇室。

秦葉悠聽到這裡之後,頓時一驚,馬上就想到了秦朗。

秦朗之前找過她一次,當時曾鄭重託付給她秦府,似乎是抱著破釜沉舟的決心去南嶽的。

如果真的是秦朗,他應該認識唐菲,並且知道唐菲跟她的關係,他應該不會傷害到唐菲。

想到這裡秦葉悠稍微鬆了一口氣,只是不太明白,秦朗為何要把唐菲藏起來,他狐疑的看了一眼隨煬。

難道是因為他?秦朗這人心思縝密,唐菲和隨煬之間的關係,他或許看的出來,所以接著唐菲,來引起南嶽皇室的風波。

「太子殿下,您可知道,菲兒為何突然來大魏?」秦葉悠看著隨煬問道。

隨煬一怔,他去過安王府,知道一些內情,淡淡說道:「我知道,是心兒想要讓她來給我二弟治病,心兒真是胡鬧。」

「不,你錯了,隨玉心是打著你的幌子,說是你邀請來的,來了之後還羞辱她,如果不治療安王,就沒有資格嫁給你!太子殿下,我們菲兒,雖然是江湖兒女,但也是整個唐門的千金,你這麼金貴我們高攀不起,但是也不能承受這樣的羞辱!」

想到唐菲曾經聽到這樣被羞辱的話,她的心裡就如被油煎一樣難受。

這些隨煬也聽說過,他的臉色十分難看,低聲說道:「這些我都知道,都是心兒任性妄為,讓菲兒受委屈了,也是我的錯。」

「僅僅是受委屈嗎?」秦葉悠盯著隨煬,十分諷刺的剜了他一眼,「你可曾知道,菲兒讓侍衛羞辱菲兒的時候,她差點自殺,要不是當時有人救她,現在她可能不在這個世界上了。」

隨煬聽了之後,臉色頓時煞白,這一段他確實不知道,原來隨玉心還曾這樣過分,這一次他低下頭,什麼都沒有說。

秦葉悠從她這個角度,能看到隨煬額頭暴起的青筋,還有他緊握的雙拳,知道他現在心裡也不好受。

秦葉悠的口氣稍微柔和一點:「隨煬,我知道你不是惡人,你也不想害菲兒,所以當初在大魏,你才會拒絕菲兒,剛才你也說你是你的錯,你可知道,你錯在哪裡?」

隨煬頗為沉重的點了點頭:「我知道,是我的態度,讓心兒誤會,她自小以我為重,這麼做其實都是為了我,我既然拒絕了菲兒,就不能在由一絲一毫的表露,否則只能是害了菲兒。」

秦葉悠心想,你還真是不了解你自己的妹妹,隨玉心把唐菲弄來南嶽,一方面是為了隨煬,可是唐菲不同意之後,她後面的行為就純粹是為了她自己了,只是報復心理。

可是當著隨煬的面,她也不好多說人家妹妹的不是,意思表達到了就好,只有隨煬徹底放下對唐菲的執念,唐菲才能徹底死心,這兩人之間才能平靜。

「我和菲兒的哥哥,還會在南嶽繼續尋找,以後還請大皇子多多費心吧。」秦葉悠說完起身就要告辭。

「王妃,不如就在府里住下吧,您遠道而來,怎麼也要讓我盡地主之誼。」隨煬起身說道。

秦葉悠現在對南嶽皇室沒有一點好印象,哪裡會願意住下來。

「多謝太子殿下,我就不打擾了,我還有家人在等著我回去,告辭了,太子殿下如果有菲兒的消息,麻煩來告訴我一聲。」秦葉悠十分客氣的拒絕了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12章:多情也是錯

57.14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