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3章:畫技精湛

第313章:畫技精湛

秦葉悠回到了唐門在南嶽的分舵,已經是夜深人靜之時,長松一直沉默的跟在她的身後,快到門口時,他突然開口說道:「王妃,謝謝你。」

秦葉悠一路都在思索怎麼救唐菲,猛然聽到他這句話,一時沒有反應過來,直接問道:「你謝我什麼?」

「謝謝你為大小姐說的那麼些話。」長松說話一向簡潔。

秦葉悠這才反應過來,他是在說剛才在太子府,她對著隨煬的那一陣怒吼呢。

秦葉悠笑了一下:「這有什麼好謝的,菲兒是你的心上人,你在乎我,我早已把她當成我的親妹妹,我更在乎她,誰欺負她不行,我必然要為她出頭。」

長松聽到這話也笑了,撓了撓頭,低聲問道:「你都看出來了?」

秦葉悠簡直無語,看了一眼長松,無奈的笑了一笑就走了進去,心裡想著這傢伙不會以為自己做的天衣無縫,誰都沒有看出來吧。

幾乎整個唐門的人都知道長松喜歡唐菲好吧,顧忌唐應都在討論他們的婚禮以後該怎麼辦了。

秦葉悠沒有回來,唐應一直在院中等著,見她回來,立即起身問道:「可有消息?」

言語中的急切溢於言表。

秦葉悠點了點頭,說道:「我收到你的信之後,就給隨煬寫了一封信,今天我去問了他,這段時間他還算盡心,一直在查找菲兒的下落,雖然沒有找到,總歸還有一點線索的。」

長鬆氣哼哼的說道:「就算是他有心查找又怎麼樣,大小姐還不是因為來找他才會失蹤的。」

「長松,慎言!我們江湖兒女雖然不拘小節,但是也要注意名聲,菲兒雖然是這樣想的,可能並不想被人這樣說,不管她什麼時候回來,你都不要這樣說了,面的她心裡難受。」

秦葉悠立即囑咐長松,關心則亂,這個平時沉穩有度的青年,遇到自己心愛之人出事,也難免情緒激動。

唐應拍了拍長松的肩膀,似乎比較理解他,秦葉悠無奈,男人之間有時候還挺能惺惺相惜的。

她接著說道:「我大約知道當天救走菲兒的人事誰,只要找到他,或許就能找到菲兒了。」

唐應和長松一聽這話,立即雙眼放光,他們在南嶽尋找了這麼多年,沒有一點線索,沒有想到秦葉悠剛剛來,就找到了這麼重要的線索。

「到底是誰?這幾天我也在想呢,如果是救走菲兒之人,應該不會傷害她,或許只是有什麼原因。」唐應稍微鬆了一口氣說道。

秦葉悠想了想秦朗的為人,她也不敢十分保證,只是依著他們的關係,如果秦朗想要傷害唐菲,自然得看她的臉,總歸來說,他這樣做的可能性不大。

「是我認識的一個人,大魏的秦朗,他表面的身份就是一個世家公子,可是我知道他真實身份遠不止這些,不過他跟我認識,我知道這人並不是惡人。」

既然秦葉悠這樣說了,唐應就相信他,他沉思一下,然後說道:「這樣吧,我們明天就兵分兩步,一路按照我們之前計劃好的,繼續尋找菲兒,另外一路就去尋找這個秦朗。」

秦葉悠點了點頭,補充說道:「這樣也好,秦朗這人,十分自戀,愛好風雅,不管出了什麼事,他藏身之地,定然是個風雅之地,你們著重往這些地方找找。」

「悠悠,既然你見過他,自然知道他的長相,不如就畫一幅他的畫像,我讓門中弟子拿著畫像去找,或許更加快捷一些。」

秦葉悠聽到這話,一下子卡殼了,在這個時代,大家閨秀琴棋書畫都是必修課,更何況她是堂堂奕王妃,更應該出類拔萃才對。

可是她是穿來的啊,因為她小時候曾經練過書法,所以這一手字多少還能拿的出手,下棋這樣的技術活是可以後期練的。

至於琴和畫,她是真的無奈了,看著唐應一臉理所當然,她實在是不好意思告訴他,大哥,我不會畫畫。

「好啊,那我就多畫幾張,你們明早到我房間里取吧。」秦葉悠勉強笑著說道。

唐應點頭答應,笑著說道:「你也別太勞累了,簡單畫兩張,我再找人臨摹就成。」

長松自告奮勇:「我也會畫,王妃您現在就畫一張吧,別的我來臨摹,您先休息。」

對於這樣的好意,秦葉悠只能苦笑著拒絕,還得作出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說道:「不必了,我的畫一般人輕易模仿不了,還是我自己來吧。」

然後就作出一副時間緊迫的模樣,她很快竄到房間里,關上房門。

留在院中一臉感動到不行的唐應和長松,感嘆王妃對唐菲是真的好啊,為了找她什麼都親力親為,不眠不休的。

而此時的秦葉悠關上房門后,在房間里來回度步,這可怎麼辦呢?唐應的說法沒有錯,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拿著秦朗的畫像找人。

唐門中的弟子基本上都見過唐菲,尋找她不用畫像也可以,可是他們不認識秦朗,沒有畫像,他們找起人來,猶如大海撈針。

可是她不會畫啊,要是有相機就好了,給秦朗拍一張照片,然後列印出來,滿大街的找就行了,可是這是在萬惡的舊社會啊,去哪裡找相機印表機啊。

想到這裡,秦葉悠的腦海里突然靈光一閃,對了,檢查一下系統里啊,這裡面設備那麼全,說不定就有呢。

功夫不負有心人啊,她集中精力在系統內尋找了半天,終於在美容類別的房間內找到一套設備,裡面有關於整容的模型,可以隨意設計人臉的形狀,然後列印出照片來,看看效果。

簡直是天無絕人之路啊,秦葉悠取出模型,一邊想象著秦朗的模樣,一邊為模型整容,一直忙到快要天亮,終於完成。

連她自己都有點佩服自己了,這手藝啊,以前她不做整容醫生簡直太可惜了,做的太像了!

然後她忙不迭的送到系統內列印出來,為了不被發現,她特意列印成黑白的。

天亮之後,她打著哈欠,推開房門,看到唐應和長松已經站在她的門口了,長松已經在院中擺好了筆墨宣紙,似乎並不怎麼服氣,昨夜秦葉悠所說的話,準備臨摹她的畫呢。

唐應看著秦葉悠憔悴的臉色,還有眼底的濃重黑眼圈,頓時有些心疼,柔聲問道:「昨夜一夜沒睡?」

秦葉悠點了點頭,然後拿出一疊紙,又打了一個哈欠說道:「好在時間沒有白費,這些應該夠用的吧。」

唐應結果那一疊紙,連聲說道:「夠用了,夠用了……」一低頭,他愣住了。

長松早就想要看一眼秦葉悠的畫了,探頭看了一眼也愣住了。

過了半晌,唐應抬頭不太確定的問道:「這真的是你畫的?」

秦葉悠面色有些不自然,但還是十分堅定的點了點頭,話說她的畫上只有一個腦袋,脖子以下都沒有了,而且畫的太逼真了,一點都看不出筆墨的痕迹。

長松捏著一支毛病,嘆為觀止,這樣的畫他確實模仿不了,都不知道該如何下筆。

秦葉悠咳了一聲,說道:「時間倉促,來不及畫身子了,你就讓唐門弟子按照這個長相去找人就行了。」

其實是因為系統內沒有身子的模型,她造不出來,畫出來又怕露餡,索性就直接來個大頭照吧。

震驚不已唐應和長松,幾乎是用敬仰的眼神看了她一會兒,然後才拿著畫像離開了。

唐應臨走之前,還不忘貼身提醒道:「你一夜畫了這麼多,肯定也累壞了,今天你就在這裡休息吧,我們出去尋找就行。」

秦葉悠點了點頭,話說一夜沒睡,現在這感覺真不好受,她於是決定先去休息一會兒也行。

唐應很快把畫像發給門下的弟子們,不出意外的,那些唐門弟子也都被震驚了,他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逼真的畫像。

聽說是出自大魏奕王妃之手,對她更加佩服了,之前在各國之間一直流傳她醫術精湛,沒有想到人家的畫技更加精湛啊。

隨煬昨夜把秦葉悠送走了之後,獨坐了一夜,心裡百轉千回,第二日一早就出門了,直奔安王府。

他也意識到,現在能找到唐菲的線索,就是從安王府救走她的那個人。

隨烜自從身體好起來之後,一直在府里修養,拓跋雨兒每日都陪在他的身邊,伺候的十分周到。

聽到小廝來報,太子殿下求見。

他的嘴角微微翹起,冷哼一聲說道:「我這個皇兄最喜歡假仁假義了,這次定然又是來探望我病情的吧,本王現在心情很好,不想見他,讓他走吧。」

小廝不敢違抗他的命令,只能出傳話,沒有想到一會兒之後,隨煬居然直接闖了進來。

看到一臉愜意的隨烜,正躺在躺椅上曬太陽,旁邊的侍女正在剝葡萄喂他吃。

隨煬狠狠的瞪了一眼,緊跟在他身後的小廝:「你說安王身體不適,精神不濟,不宜見客?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13章:畫技精湛

57.33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