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4章:互相激怒

第314章:互相激怒

小廝瞬間低下頭,懊悔不已,早知道他就不來傳這個話了。

隨烜冷笑一聲,倒打一耙:「皇兄沒有看到我身體不適,精神不濟的樣子,十分失望?」

「二弟,我知道你不願意見我,我也不為難你,我今天來就是想要問一句,你可知當初刺殺你之人是誰?」隨煬直接問道。

隨烜看著他,暗暗揣踱著他的來意,十分敷衍的回答道:「我並不知道啊,難道皇兄知道了,想要替我報仇?」

「那天行刺你之人,很有可能就是從你這裡把唐菲抓走之人,請你好好想想,之前你有哪些仇家?」隨煬知道他不會直接回到,於是換了一種問法。

隨烜臉色一冷:「你這是什麼意思?什麼叫我有哪些仇家,說的好像我仇家很多一樣,我告訴你,我沒有仇家人,只有別人對不起我,沒有我對不起別人!」

隨煬十分無奈,他知道因為他被立為太子,隨烜對他意見很大,想要讓他幫助自己,太困難了。

可是為了唐菲,就算是再困難,他也要嘗試一下。

「二弟,你好好想想,如果你能提供一兩條線索,助我找到唐菲,那麼就算我欠你一個人情,你以後隨時可以找我討要。」隨煬幾乎都有點祈求他的感覺了。

這時候一直坐在旁邊,靜靜的剝著葡萄的拓跋雨兒,微微抬頭看了一眼隨煬,眼中閃過一抹驚訝。

他身為南嶽的太子,竟然為了一個江湖女子,說出這樣的話,看來是對那個女子確實用情很深。

隨烜也聽出來了,他帶著嘲諷的表情,輕笑一聲說道:「真想不到我,我們南嶽的太子殿下,還是一個痴情種呢,你說要是父皇知道了,你為了一個江湖上的女人,這樣低三下四的,他會怎麼想呢?」

隨煬聽他越扯越遠了,強自壓制住內心的怒氣,直接說道:「這是我知道事情,與是不是太子沒關係,與父皇也沒有關係,你不要扯這些沒用的。」

「怎麼沒有關係?你既然是太子,你的一舉一動,一言一行就都有關係,連這些你都處理不好,你就沒有資格做這個太子,這也證明當初父皇老眼昏花看錯了你!」隨烜冷著臉,毫不客氣的說道。

「隨烜!」隨煬終於大吼一聲,「注意你的言辭,你竟然說父皇老眼昏花,這是做子女的該說的話嗎?

隨烜一點都不在意,歪著頭說道:「我就說了,怎麼著,有本事你就去告狀啊,反正在父皇的眼裡,我一無是處。」

隨煬看著他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,嘆了一口氣,終於明白今天他是別想從隨烜嘴裡問出一句話了,他心中的戾氣太盛了,誰也壓制不住的。

「隨烜,別人怎麼看不要緊,關鍵是你自己怎麼做,你覺得自己很厲害,可以當得起太子之位,可是你連最起碼的憐憫之心都沒有,一味的程強鬥勝,所以父皇才不讓你做太子的。」隨煬直接說道。

這句話一次字就刺痛了隨烜的心,他惱怒不已,直接抓起抓起旁邊的果盤,朝著隨煬就扔了過去。

「我好或者不好,用不著你來教訓我!這裡是安王府,不歡迎你,為了一個女人,暈頭轉向的之人,我也看不起,你走吧,我什麼都不知道!」

隨煬內心有氣,瞬間抓住了果盤,又朝著隨烜摔了過去,隨烜本想直接擋回去,結果一抬胳膊,牽動了胸前的傷,一陣劇痛傳來,讓他胳膊瞬間顫抖一下。

這樣他擋回去的盤子就拐了一個方向,直接朝著拓跋雨兒而去,她來不反應,直接就被砸中了額頭,發出一聲慘叫,然後就捂住額頭彎下腰去。

隨烜大驚,他立即從藤椅上一躍而起,扶住拓跋雨兒,關切問道:「小蝶,你怎麼樣了?快讓我看看……」

拓跋雨兒疼直抽泣,捂著頭不肯動。

隨煬看到這一幕,冷笑一聲:「隨烜,你嘲笑我為了一個江湖女子暈頭轉向,那麼你呢,為了一個侍女不顧形象人,你又比我強到哪裡去?」

聽到隨煬的冷嘲熱諷,看著拓跋雨兒漸漸紅腫的額頭,隨烜怒不可遏,直接吼道:「隨煬,你給我滾!你敢傷害她,我不會放過你的!」

「這一切都是因你而起,菲兒如果真有什麼事,我也不會放過你!」隨煬冷哼一聲,轉身離開。

這時候他們都沒有注意到,安王府的房頂上,一個黑衣人,一直注視著這邊,看到這裡他冷笑一聲,很快從屋頂退下去,不見了蹤影。

秦葉悠從噩夢中驚醒,一下子坐了起來,一瞬間,她似乎看到窗外有個身影一閃而逝。

她抹了一下額頭的冷汗,在夢裡,她看到唐菲,她被關在一個小黑屋子裡,不停的哭泣,喊著秦姐姐,讓她救自己。

然後就衝進來一群人,什麼都不說,拿著長劍,一劍就刺死了唐菲,她被人拉住胳膊,什麼都做不了,記得要吐血,然後就驚醒了。

轉頭看了一眼窗外,太陽已經偏西了,自己竟然一不小心睡了這麼久。

她趕緊起床,只感覺到頭重腳輕,昏昏沉沉的,吩咐人準備熱水,狠狠的泡了一會兒,這才回魂。

梳洗之後,換過衣服,簡單吃了一點東西,她就出門了。

唐應和長松都沒有回來,她斷定是還沒有找到唐菲,那人到底是不是秦朗?如果是他的話,為什麼要把唐菲藏起來呢?

秦葉悠一頭霧水,一邊走著,一邊觀察周圍的環境,想象著如果是秦朗,他會在哪裡落腳。

經過一個十字路口的時候,她轉頭看了一眼四周,突然就感覺到周圍似乎有一束異樣的目光,正在看著她。

她環顧四周,四周人群擁擠,好像並沒有什麼可疑之人,秦葉悠轉過頭,繼續往前走著,那種被人注視的感覺還在。

她想了一下,然後加快腳步往前走去,在一個拐角處,她快速一閃身,然後就藏在拐角的另外一邊,等著跟蹤她的人過來。

就在她全神貫注注意著前方的動靜的時候,身後突然有人拍了她一下,把她嚇的驚叫一聲,轉頭一看,竟然是蘇嫣兒。

「嫣兒,你怎麼在這裡的?」秦葉悠撫著胸口,驚魂未定的問道。

「我自然是來找唐菲的啊,倒是你在這裡,探頭探腦的幹什麼呢?」蘇嫣兒大聲問道。

「我被人跟蹤了,我本想在這裡守著逮人的。」秦葉悠回答道。

蘇嫣兒一聽被跟蹤了,頓時睜大了眼睛:「被跟蹤?被誰跟蹤了嗎?是不是抓走唐菲那人?」

她一邊說著,一邊越過拐角去看,秦葉悠無奈的說道:「別看了,人早被你嚇跑了,我要是知道被誰跟蹤,我還用守在這裡嗎?」

蘇嫣兒想了想也是,兩人在街邊的茶館坐下來,互相交換一下,這些日子以來,兩人尋找唐菲的情報。

結果都是了了,兩人忍不住一陣失望,天色暗了下來。

秦葉悠帶著唐菲回到唐門分舵,等待著唐應和長松,想要看看他倆能不能有點收穫。

沒有想到沒等來他們,反而等來了隨煬的侍衛,秦葉悠認得這個人,曾經隨煬去大魏求醫的時候,他就一直跟在左右,幾乎跟隨煬形影不離。

「宏宇,你怎麼來?是不是你家太子找到唐菲了?」秦葉悠立即起身問道。

宏宇一臉為難的搖了搖頭:「王妃,我來時為了請您去救救太子殿下的,他受了重傷。」

秦葉悠一臉失望,然後說道:「宏宇,太子殿下受傷,你要去請大夫,不然就去請太醫,你來找我算什麼事,你們南嶽難道沒有大夫了嗎?」

經歷了這些事,秦葉悠隱約感覺到南嶽皇室是個麻煩窩,總是接二連三的出事,祁元修也層告誡過她,不要跟南嶽皇室有過多接觸,所以她不想再趟這個渾水了。

宏宇跪下說道:「王妃,太子殿下的病情跟被人不一樣,您為他治療過的,請您就看看吧。」

「我治療過的病人成千上萬,難道我都要負責他們一生嗎?而且上次我會救他,也是因為有菲兒在,現在你們南嶽的皇室這樣對菲兒,我為何還要就你們?」

秦葉悠直接回絕到。

宏宇本就是不善言辭之人,聽到這裡,更加著急,擔心自己又要說錯話,只能直接問道:「王妃,您到底要怎樣才能救太子殿下,不管什麼條件,您都可以提。」

秦葉悠看了他一眼,看到他眼神的急切,想來對隨煬也是一片忠心。

秦葉悠本就不是心硬之人,看到宏宇這樣著急,想必隨煬確實傷的很重。

她嘆了一口氣說道:「那好吧,我也是又出診費的,黃金五百兩,給我就出診!」

「好好好,只要您肯去看太子殿下,就是黃金前兩萬量,我們也都答應。」宏宇一連聲的答應道。

秦葉悠白了他一眼:「你這大話說的,到時候我治好了你家太子,他不願意出錢的話,我就是把你賣了,也不值這個價啊。」

宏宇楞了一下,隨即就反應過來,立即說道:「我知道王妃是心善之人,我一定會報答您的。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14章:互相激怒

57.51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