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5章:豁出命了

第315章:豁出命了

秦葉悠收拾好東西跟著宏宇就要前往太子府,蘇嫣兒有些不放心,低聲說道:「唐門主很快就要回來了,不如等一會再走吧。」

秦葉悠知道她是擔憂自己,笑著說道:「沒事的,你留在這裡,等他們回來了,替我知會一聲吧,不知太子傷情如何,我還是看去看看再說吧。」

旁邊的侍衛宏宇聽了更是感動,對秦葉悠更加恭敬,連忙帶著上了馬車,直奔太子府而去。

在路上,秦葉悠問起:「太子殿下,好端端的,怎麼會突然遇刺?」

他現在可是一國太子,誰有這麼大的膽子,敢對他動手啊。

「暫時還沒有查到,這兩天太子殿下為了尋找唐姑娘,幾乎把府里所有的侍衛都派出去了,太子遇刺之時,我也不再他身邊。」

宏宇的臉色看上去十分自責,他是隨煬的貼身侍衛,這麼多年相處下來,兩人之間的感情早已勝似兄弟,隨煬對他還有知遇之恩,由於自己的一時失察,竟然害的太子被刺,他內心的懊悔有多深,可想而知。

秦葉悠勸慰道:「你大多數都陪在隨煬身邊,這刺客竟然能尋到你不在的時候下手,看來也是十分熟悉你們平時行動的人。」

如果不是熟悉之人,自然不會知道清楚什麼時候隨煬是獨身一人的,如果一直跟蹤的話,隨煬以及他身邊的侍衛都是高手,不可能發現不了的。

宏宇突然握緊了雙拳,低聲說道:「其實行刺之人是誰派來的,我和太子殿下大約都能猜到。」

秦葉悠一驚,她剛剛在心裡猜測會不會是秦朗,以他的態度,好似恨不能滅了整個南嶽皇族。

「哦?你能知道是誰?怎麼猜出來的?」秦葉悠故意裝作什麼都不知道,反問宏宇。

「應該是安王,他之前就曾叫囂,不會放過我們主子的。」宏宇憤恨不已的說道。

隨烜現在竟然敢直接威脅隨煬?秦葉悠感覺到有些不可思議的問道:「現在他夜已經這樣囂張了嗎?我記得他自己好像也是剛剛撿回一條命!」

宏宇冷哼一聲,滿臉不屑的回到道:「安王一直覬覦太子之位,可是皇上並不看重於他,他一直嫉恨在心,再加上太子殿下前日剛剛去安王府跟他爭執一番,好似還傷了安王喜歡的一個侍女,安王當時就放過狠話,想來是他無疑了。」

秦葉悠也嘆息不止,這皇位就這樣有吸引力嗎?為了爭奪皇位,大魏父子相殘,南嶽就兄弟相殘,還有那個千年禍害拓跋宏,攪得各國不得安生,為的還不就是皇位。

想起這些,她順帶就想起自家的男人,祁元修手握重病,別說在大魏,就是在整個東大路,人氣都很旺盛,可是他偏偏對皇位沒有興趣,一心只能為國為民。

真的是旱的旱死澇的澇死。

「兩人既然不對付,太子殿下還去安王府做什麼?」秦葉悠不解,在她看來,隨煬這樣的行為其實有點點挑釁了。

你搶走了人家夢寐以求的位置,還跑到人家府里去爭執,隨烜的暴脾氣也是有名的,這不是故意惹火人家嗎?

宏宇卻嘆了一口氣,無奈的說道:「我曾經勸過太子殿下,去安王府是白費功夫,安王不會告訴他,他想要的答案的,可是太子殿下偏偏不死心,只說只要有一線希望,他也要去試試,結果還不是鬧僵了。」

秦葉悠聽到這裡,突然明白過來一件事,問道:「隨煬去安王府,難道是為了唐菲的事情?」

宏宇點了點頭說道:「這些日子,太子殿下就沒有別的事情了,其實他的身體還沒有完全恢復,可是他也顧不得了,整日奔波尋找,唉,王妃,我知道你心裡有氣,可是我們太子殿下其實也很可憐。」

秦葉悠聽了這番話,安靜了許久,輕輕嘆了一口氣,都是皇家子弟,她其實也能明白隨煬的苦心。

可人都是有私人的,比起隨煬,她更加在意更加心疼的是猶如親妹妹一般的唐菲。

進了太子府,剛剛進入隨煬的寢殿,就見一個從來,見到宏宇之後,猶如見了救星,立即上前喊道:「宏宇哥,你可算是回來了……」

宏宇和秦葉悠一看他著急的臉色,頓時心裡都是一驚,以為隨煬出了什麼事,立即就要往裡沖。

結果還沒到門口呢,就聽到隨煬的怒喊聲傳了出來:「你們都回來做什麼?我讓你們回來了嗎?都給我出去,繼續給我找!」

剛才衝出來那侍衛,喘了一口氣說道:「宏宇哥,你快進去勸勸吧,太子殿下剛才醒來,見我們都在,直接火了。」

宏宇點了點頭,輕聲說道:「你們都去忙吧,這裡有我呢。」

秦葉悠跟宏宇剛剛走進內室,就看到隨煬依偎在床頭,臉色蒼白如紙,正在訓斥那些侍衛。

一抬頭看到秦葉悠進來,他剛剛開口想要說話,可一張嘴就噴出一口鮮血,身子一歪,就倒在床上,又昏迷了過去。

眾人驚慌不已,秦葉悠立即上前扶著隨煬躺下,執起他的手腕為號脈,宏宇知道她的規矩,立即就帶著那些侍衛下去了,關上了房門,讓她專心為隨煬診治。

秦葉悠查看了一下隨煬的傷勢,這一劍傷在胸口,並不致命,看來太醫已經為他進行了包紮。

可是因為之前隨煬的心臟移植過的,現在剛剛過了適應期,外面猛然受傷,失血過多,心臟有些負責不了。

她趕緊取出設備,為隨煬的心臟做檢測,然後開始為他輸液,消炎補充能量的,雙管齊下的。

為了以防萬一,輸液期間秦葉悠也一直守在他的床前,一直輸液完畢,系統檢測出隨煬的心臟各方面都趨於正常了,他也沒有再發燒,秦葉悠終於鬆了一口氣。

收拾好了所有的東西,然後打開房門,門外只有宏宇跟另外兩個侍衛守在哪裡。

「王妃,太子殿下怎麼樣了?」宏宇立即著急的問道。

「現在情況已經還算穩定,你們仔細看著點,明天早上之前,如果沒有發燒,就不會有問題了,慢慢休養就成,千萬不要再讓他動氣或者激動了。」

宏宇終於鬆了一口氣,對秦葉悠感激不盡:「王妃,您這是第二次救我們太子殿下了,真的非常感激您。」

秦葉悠擺了擺手:「這樣客氣的話,就不必說了,我只是有些好奇,剛才我檢查隨煬的傷口,才發現他的傷口雖然已經處理了,可是處理的並不細緻,好像不是太醫的手法吧?」

宏宇臉色一變,有些心虛的低頭說道:「王妃好眼力,這確實不是太醫的,只是府請的大夫。」

秦葉悠不太明白:「這是為何?」

「太子殿下大病初癒,從大魏回來后不久,就被冊立為太子,這雖然是皇上下旨宣告的,可是一些擁護安王的大臣並不服氣,一直上奏說太子殿下身體不好,不適合擔任繼承人的大任。」

秦葉悠明白了:「所以這次刺殺,你們就隱瞞下來,其他人並不知道是不是?」

宏宇有些為難的點了點頭:「太子殿下昏迷之前,親自交代的,我們也不好違背,幸虧有王妃您在,不然真不知道太子殿下會怎麼樣。」

還能怎麼樣?不是撐過去,就是完結了唄,秦葉悠對於這樣為了皇位,什麼都能豁的出去的人,實在是喜歡不起來。

她的表情淡淡的:「實在是看不出來,太子殿下,對於皇位看的還是挺重的嘛,為了保住太子之位,連命都捨得豁出去賭一把。」

宏宇聽出來她話語中的諷刺之意,也不多做解釋,只是說道:「太子殿下有一次喝醉了,突然跟我說,如果有一天他站在了至高位置上,或許就能保護的了她了。」

宏宇說道這裡,臉上不由自主的帶著一絲悲傷和同情,淡淡的說道:「太子殿下,並沒有說這個她是誰,可是我心裡清楚,他心裡只有唐小姐一個人。」

秦葉悠也嘆了一口氣,選擇了原諒,她何嘗不知道,隨煬剛剛醒來,就拚命往外趕那些侍衛,讓他們繼續出去尋找,如果不是真心為了唐菲,他又何必如此。

從太子府出來,已經是深夜了,宏宇送秦葉悠上了馬車,本想送她回去的,秦葉悠拒絕了。

「讓車夫送我回去就行了,你趕緊回去守著太子,有什麼事立即找人來報我。」

宏宇十分感動,囑咐了車夫,一定要安全把王妃送回去,另外又指了兩名侍衛跟在後面保護著。

秦葉悠在唐門分舵門口下了馬車,讓他們趕緊回去,她剛剛要往裡走,一轉身就看到唐應站在她的身後。

唐應一身夜行衣打扮,手裡握著一柄軟劍,靜靜的站在哪裡。

「你這是什麼請款個?剛回來,還是要出去?」秦葉悠問道。

「我一直跟在你的旁邊,你不會沒有發現吧。」唐應哭笑不得問道。

秦葉悠搖了搖頭,這兩天她滿腹心事,在她想心事的時候,旁邊有什麼事,她基本上不會注意到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15章:豁出命了

57.69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