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6章:突然來信

第316章:突然來信

唐應回來之後,只看到蘇嫣兒,並沒有見到秦葉悠。

蘇嫣兒跟他解釋了一番,這才知道原來秦葉悠又被太子府的人給帶走了。

唐應現在簡直都快有心裡陰影了,上次唐菲被人以太子之名帶走,就再也沒有回來,現在又來相同的理由,唐應感覺自己等不下去。

立即驅身趕往太子府,他輕功了得,在太子府上方穿梭,並沒有被人發現,當然也有可能是太子府里現在人不多,都被派出去尋找唐菲了,留下的幾個也因為擔心太子的傷勢,而沒有平時那麼警覺了。

唐應觀察了一會兒,發現好像真的是太子重傷,秦葉悠正在為他診治,他放心不下,又不好冒然衝進去把秦葉悠帶走,只好守在太子府的屋頂,等著秦葉悠出來。

然後看著她跟宏宇道別,坐著馬車回來,他也一路尾隨回來。

兩人回去之後,秦葉悠把今日發生的事情,詳細的跟唐應說了一遍,最後感嘆道:「看上去,隨煬對菲兒是動了真心,自己的都傷的奄奄一息了,還惦記著尋找菲兒。」

「這又如何!」唐應臉色並不好看,他站起身來,在房間里走了兩個來回。

「作為一個男人,最應該保護的就是懷中的女人,腳下的土地,他隨煬再痴情,做的再好,可是保護不了菲兒,一切就都白搭,我不會同意讓菲兒跟他在一起的。」

秦葉悠淡淡的說道:「這些感情之事,最好還是讓菲兒自己拿注意吧,別人是左右不了的。」

唐應並不是不明事理之人,這道理他自然懂。

「希望菲兒能明白吧,我們唐門跟南嶽皇族之間,不會有任何牽連。」唐應輕聲說道。

秦葉悠總感覺他好像有什麼事情隱瞞,似乎唐門和南嶽皇室之間,有過什麼過節一樣。

唐門弟子,加上隨煬的皇室侍衛,蘇嫣兒帶來的手下,還有秦葉悠,整日的尋找,依然沒有任何線索,時間拖得越久,他們心裡越是恐慌。

「唐菲不會已經出事了吧?我們找了這麼多天,幾乎要把整個南嶽給翻個了,怎麼一點線索都沒有。」蘇嫣兒忍不住說道。

秦葉悠看了一眼臉色難看的唐應,趕緊制止蘇嫣兒:「別胡說,菲兒一聽不會有事的。」

長松一圈打在門框上,憤恨不已的說道:「都怪我,是我沒有保護好大小姐,如果大小姐有什麼事,我就殺光所有南嶽皇室之人!」

秦葉悠忍無可忍,猛然起身:「好了!沒有消息說不定也是好消息,菲兒說不定根本沒事,就等著我們去救她呢,你們怎麼能先泄氣了。」

蘇嫣兒和長松都不做聲,秦葉悠接著說道:「我已經飛鴿傳書回大魏,找人去秦府打聽了,看看秦朗在南嶽可有落身之處,等受到回信,我們就有能縮小一下尋找的範圍了。」

就在這時候,門外突然跑進來一個小廝,滿頭是汗,進來之後快速的說道:「有消息了,有消息了!」

房間里的幾個人,頓時來了精神,唐應更是一下子站起身來,盯著那個小廝問道:「小泉子,什麼消息,你快說!」

小泉子抹了一下額頭上的汗水,然後說道:「門主,你不是讓我守著太子府,說一有消息就來跟你彙報嘛,我跟小果子兩個人站在門口,連眨眼都不敢眨的守著。」

長松一巴掌拍在他的後腦勺:「誰讓你說這個了,說重點,有什麼消息!」

小泉子撫著額頭,委屈的說道:「馬上就要到重點了嘛,今天有人在太子府的大門上釘了一封信,門房看了之後,立即就傳到裡面去了,很快太子就出來,宏偉侍衛似乎還想跟著,被太子訓斥了一番,太子自己急匆匆走了。」

秦葉悠聽到這話一驚,隨口問道:「他自己的走了,他身上的傷口,現在根本還沒有完全癒合,怎麼能下床呢,還敢坐馬車,就不怕傷口掙開……」

說道這裡她突然停了下來,這段時間隨煬一直忙的是什麼?有什麼事情能然他連自己的傷都不顧了,執意要出門呢,肯定是與唐菲有關的事情啊!

這時候其他幾個人也都反應過來了,長松趕緊問道:「做得好,小泉子,那太子朝那個方向去了,可有人跟著?」

「嗯,小果子騎馬跟著去了,他會在路上留下標記的,讓我趕緊來跟你們彙報一聲。」小泉子快速的說道。

唐應已經沖了出去,長鬆緊隨其身,蘇嫣兒和秦葉悠也不再耽擱,趕緊出門,幾個人連馬車都不坐了,直接騎馬出去的。

他們按照小果子留下的線索,一路追出城去,越走越荒涼,一直來到一坐山下。山勢陡峭,山下停著一輛馬車,一看就是皇家的,這應該就是隨煬乘坐的馬車,這座荒山上並沒有路,看來隨煬是棄車步行上山了。

秦葉悠抬頭看了一眼陡峭的山勢,忍不住說道:「這樣的山勢,隨煬身上帶著傷,就算是爬上去,恐怕也得送下去半條命。」

唐應一言不發,緊跟著就要上山,身後突然有人喊道:「慢著!」

眾人回頭,一看居然是隨煬的侍衛宏宇。

「我知道你們肯定也是追著太子殿下來到,如果要上山,還是先把馬匹留在山下吧。」宏宇走過來說道。

見眾人不解的看著他,宏宇解釋道:「之前太子府的大門上被釘了一封信,上面寫著,如果要救唐小姐,就讓太子隻身一人來逍遙峰,如果有別人跟著,他就不會客氣。」

「不會客氣」這四個字,讓這幾個人心裡一驚,相互對視一下,紛紛下馬,他們也都知道,這樣的時候,宏宇沒有撒謊的必要了。

秦葉悠擔憂的說道:「可是如果對方只讓隨煬一個人去,我們這些人一起往上,萬一暴漏了,豈不是會害了菲兒?」

唐應剛才也有這個擔憂,聽到她的話,立即說道:「既然如此,你們就都留在山下,我的輕功還可以,比較適合隱藏,還是讓我去吧。」

秦葉悠不願意:「如果對方真的是秦朗,我和他相識,也算是朋友,有什麼事我可以直接出面保護菲兒,還是讓我去吧。」

長松,蘇嫣兒和宏宇,也都十分擔心,都想一起上去,經過一番爭執,最終決定讓唐應和秦葉悠上去。

唐應武功高,有什麼事,可以直接衝上去開打,秦葉悠醫術高,如果隨煬或者唐菲有什麼事,她可以第一時間進行救助。

長松和宏宇都被說服,蘇嫣兒很自覺的知道,自己這時候不是最佳人選,於是選擇山底下等著信號。

唐應和秦葉悠開始奮力爬山,這陡峭的山勢,他們爬起來都很費力,更何況隨煬這個重傷之人,秦葉悠真擔心,他可千萬別半路就掛掉了。

又往上走了一段,唐應突然停住了,指著前方一個位置說道:「看,是小泉子!」

他們提前走了這麼久,居然現在還在爬山,可見行走的有多麼緩慢。

唐應趕緊上前,悄悄的靠近小泉子。

他聽到身後有動靜,趕緊轉頭,一看是唐應,這才放下全身的戒備,小聲的說道:「太子好像身體很不好,爬的熱別慢,一直很吃力的往上爬,可是一隻沒有停下來。」

他一邊說一邊用手指指了指前方,唐應和秦葉悠抬頭一看,果然看到一抹天藍色的衣角,應該就是隨煬了。

慢慢的靠的近了,他們都能聽到隨煬一陣緊似一陣的咳嗽聲,秦葉悠眼明心細,在旁邊的石頭上發看了星星點點的血跡,還得這淡淡的血腥味。

想必剛才隨煬也吐血了。

「他簡直是不要命了,這一次他的心臟如果再累的停止跳動了,就是神仙來了也救不了他了。」秦葉悠忍不說道。

終於到了山頂,眾人躲在一塊大石頭後面,遠遠的看著逍遙峰那個清瘦身影。

「皇兄,你終於來了,說吧,有什麼條件你才肯放過小蝶。」這時候一個人一邊說著,一邊從旁邊的轉了出來,正是隨烜。

隨煬臉色蒼白,語氣卻十分有力:「少說廢話,你把菲兒藏到哪裡去?」

隨烜冷著臉說道:「隨煬,穩坐了你的太子之位,就想要藉機把我清除嗎?我沒見什麼飛兒,跳兒的。」

隨煬也懶得跟他廢話:「隨烜,你看我這樣你很痛快嗎?不管你怎麼折磨我,我都認了,請你放過菲兒,她是無辜的。」

隨烜似乎十分煩躁,揮舞著手說道:「我說了,我沒見你的什麼菲兒,之前的事情跟小蝶沒有任何關係,你抓走她,就是為了讓我難堪是不是?」

「隨烜,你不要太過分,你們府里不見了一個小丫頭,你就找我來要啊,哪有這樣的道理,你既然寫信給我,說菲兒在你手裡,現在為何又不敢承認了?」

隨烜啐了一口,緊跟著說道:「我呸!誰給你寫信了,你如果想要滅了我,就請找個合適點的理由,別跟著娘們一樣,就會潑髒水!」

隨煬被他氣的不輕,從懷中拿出一張紙,直接扔在隨烜的身上。

隨烜接過那張紙一看,頓時也變了臉色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16章:突然來信

57.88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