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7章:為愛下跪

第317章:為愛下跪

隨烜看著信紙,這上面竟然真的是他的字跡,可是他從未寫過這樣的信。

「哼,隨煬,你真是好手段,連我的自己都模仿的很像啊!」隨烜冷笑一聲,把這一切都歸咎於是隨煬的陰謀。

接著他就從懷中也拿出一封信,讓給隨煬,冷冷說道:「這麼說來,你是不是也要承認這封信不是你寫的了?」

隨煬也結果那封信,匆匆掃了一眼,上面只有簡單兩行字:「想要救你的女人,午後獨自一個人到逍遙峰,如果帶別人來,我不會客氣。」

兩封信一模一樣的內容,只是筆記不同。

隨煬瞬間就覺得這是有蹊蹺,這倆很有可能別人算計了,既然知道這兩件事,那麼很有可能就是綁走唐菲和那個侍女的人,不過既然來了,就不能無功而返。

「隨烜,不管怎麼樣,請你認真想一下,那個刺殺你的人,到底會是什麼人,這一切都有可能是他做的,他刺殺你,又刺殺我,搶走菲兒,又搶走你的侍女!」

以前隨烜不願意跟他說實話,現在兩人基本上就是一條船上的人了,隨烜就算是為了自己,也該說實話了吧。

他還是低估了隨烜的嫉恨之心。

「太子殿下,不要再演戲了好不好,我告訴你的,你胸口的那一刀是我砍的!你心裡很清楚,就是為了報復我,才把小蝶搶走的對不對?」隨烜語氣陰狠。

隨煬有些不敢置信。

「竟然真的是你?你就是為了替一個侍女報仇?」為了一個來路不明的侍女,竟然對自己的長兄下狠手,而且之前他剛剛用護心丹救了隨烜的命啊。

藏在大石頭後面的兩人也都有些驚訝,秦葉悠其實一直懷疑這都是秦朗做的,報復的痕迹太明顯了!

唐應微微皺著眉頭,再一次確定,不讓菲兒跟皇室人來往是對的,這都是些什麼人啊,兄弟之間,竟然都互相殘殺。

這時候隨烜看上去也沒有了多少耐心,冷哼一聲:「別裝的這麼驚訝,你不早就懷疑是我了嗎?你受傷之後第二天,你的侍衛就悄悄潛入安王府,想要刺殺我,不過……哼,反倒丟了自己的小命!」

隨煬這才想起來,之前派出去尋找唐菲的,確實有兩個侍衛沒有回來,他一直養傷,沒有顧得上尋找,以為他們只是還在外尋找唐菲,沒能及時回來。

原來他們都被隨烜給殺了。

「廢話少說,讓你擄走小蝶,是我失策,說吧,你有什麼條件,提出來吧。」隨烜冷冷說道。

「我不知道她在哪裡?既然你不願意幫助我尋找唐菲,我也無法可說了。」

隨煬懶得理他,隨烜是算準了,他沒有證據證明隨烜刺殺自己,所以才會這樣肆無忌憚。

「你不準走!隨煬,今天你不把小蝶,交給我,就休想活著離開這裡。」隨烜刷的一聲抽出了長劍,直指著他。

隨煬低頭一看指著自己的長劍,面色平靜的說道:「隨烜,這麼多年,你應該清楚,你或許可以砍我一到,可是你不敢真的殺了我。」

那眼中的輕蔑和淡定,猶如一根刺,插在隨烜的心裡,這麼多年,他最憤恨的就是隨煬眼中的這份不屑。

隨煬眼中的狠厲一閃而過,他突然冷笑一聲說道:「好吧,我承認,唐菲其實是被我抓走了!」

石頭後面的秦葉悠和唐應,聽到這句話,瞬間就豎起耳朵,唐應差點就要衝出去了,被秦葉悠一把抓住了:「先等等看,我覺得有詐。」

那邊隨煬已經轉身,急切問道:「真的是你?你把她怎麼樣了?」

「她現在還很好,可是如果你再不放小蝶回來,我就不敢保證唐菲是不是能繼續很好了!」隨烜的眼神里都是狠毒。

「我真的沒有抓走什麼小蝶,我一直在太子府養傷,去刺殺你的侍衛,也都是他們自行做主的,我根本就不知道。」隨煬解釋道。

「哈哈哈哈哈……」隨烜突然仰天大笑,然後又瞬間冷下臉來:「隨煬,你這樣的話騙鬼去吧,你不說,我立即就放出信號,讓人殺了唐菲。」

唐應的雙手緊緊握成拳,全身肌肉繃緊了,秦葉悠感覺他幾乎要控制不住了,下一刻他們都震驚了。

之間隨煬慢慢的跪了下去,他單膝跪在隨烜跟前:「二弟,算皇兄求你了,只要你放了唐菲,我什麼條件都答應你,太子之位也可以給你,我什麼都不要,只要她能好好活著。」

唐應看到這一幕,眼神十分複雜,秦葉悠也大受感動,這些日子以來,隨煬的行為她都看在眼淚,只是沒有想到他竟然能為唐菲做到這一步。

隨烜也愣住了,隨煬自小就是天之驕子,母親是皇后,又深的父皇疼愛,處處都比他強,所以他痛恨他眼中的淡定和不屑。

卻不曾想他為了一個女人,盡然給他跪下了,剛才那一瞬間,他是動了殺機的,可是隨煬這一跪,好似在什麼東西壓在他的胸口,他的長劍再也沒能前進半分。

「刺殺我那人,我只見過一面,就是他刺殺我那天見的那一面,別的我什麼都不知道,小蝶說,隨玉心見了那刺客的面,好像是認識的。」隨烜冷冷的扔下這句話,轉身就走了。

隨煬跪在那裡久久未動,猶如雕塑一般,秦葉悠覺得奇怪,出於職業習慣,她當即就想到,隨煬不會是暈了吧,他的胸口的傷還是很嚴重的。

她和唐應對視一眼,感覺還是衝出去看看吧,這時候隨煬突然動了一下。

「菲兒,我該怎麼辦?我要怎麼樣才能找到你,才能救你啊?」

山頂上的風很大,這句話在風中更顯得悲涼和無助。

唐應怔怔的看了他一會兒,然後對秦葉悠說道:「葉悠,你去看看他吧,我下山去找他的侍衛上來。」

說完轉身就走了,秦葉悠看著他的背影嘆了一口氣,唐應是怕繼續看下去,自己也會心軟吧。

再轉過頭看隨煬的時候,發現他已經倒在地上,她心裡早有預料,帶著那樣的重傷,折騰這麼久,不暈過去才怪,她趕緊沖了出去。

檢查一下他的傷口,然是有血跡伸出來,繃帶都浸透了,她趕緊重新為隨煬處理傷口,然後直接給他打了兩針消炎鎮痛的葯。

剛剛處理完,宏宇就帶著人衝上來了,秦葉悠驚問道:「這麼快的速度?」

宏宇回答道:「我們就藏在半山腰上,見安王走了,我們就往上沖了,王妃,太子殿下怎麼樣了?」

宏宇十分擔憂的看著緊閉雙目的隨煬。

「他傷口睜開了,失血過多,我已經給他處理好了傷口,你們把他帶回去的吧,我給開個房子,你回去就煎熬給他服用。」秦葉悠快速說道。

宏宇身後的侍衛聽到這話,不用人安排,直接上前就背起來隨煬,另外又兩個人在旁邊扶著。

「王妃,今天多虧有您在,我替太子殿下謝謝您了。」宏宇局促的說道,感覺這感謝的話太蒼白無力,他都不知道該用什麼方式,報答這麼深厚的恩情。

秦葉悠微微一笑,還打趣他:「謝什麼啊,這不是你的觀點嗎,我治療過他,就要一生為他負責的。」

宏宇面紅耳赤,當時的情況比較緊急,他也是口不擇言。

「王妃,當時都是我急糊塗了,您不要在意啊。」宏宇艱難的解釋道。

秦葉悠只是想要轉移一下他的話題,剛才有些承受不住,他那感恩戴德的眼神。

「對了,等太子醒來,你不要告訴她,我們曾經上過山的事情,只說你們擔心,就上來看看,然後把他背走的就可以了。」

秦葉悠覺得隨煬可能不想讓人知道,他剛才那一跪之事。

宏宇有些疑惑,可是隱約感覺到這奕王妃似乎是想要隱瞞什麼事情,於是就沒有追問。

兩人一起下山的時候,秦葉悠簡答說了一下山頂之事。

「果然是安王對太子殿下動手!」宏宇一臉憤恨,「要是太子殿下有什麼事,我一定不會放過安王的。」

「宏宇啊,你不要太衝動,以後什麼事還是聽你主子的,他自有安排的,不然就像那兩個人白白送死的侍衛,多可惜啊。」

宏宇聽到秦葉悠的話,頓時一驚:「王妃,您怎麼知道的?我到現在也沒有查出來那個殺他們的黑衣人是誰,太子這樣,我也沒敢直接告訴他。」

秦葉悠聽了這話,感覺不太對,她轉頭問道:「那兩名侍衛,難道不是因為去安王府刺殺,反被安王殺了的嗎?」

宏宇震驚的看著她說道:「這怎麼可能,我是他們的首領,太子殿下都沒有給我指令,去少安王,他們怎麼可能擅自行動!這倆人是跟我一起出任務的時候,被一個來路不明的黑衣人給殺了,當時太子重傷昏迷,我暫時沒告訴太子。」

秦葉悠疑惑了,可是她剛才明明聽到安王說的去刺殺他,被他殺了的啊,以她的經驗判斷,當時安王應該沒有撒謊。

兩名侍衛,不能死兩次吧?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317章:為愛下跪

58.06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